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五百六十章 圣帝耕衣

     小赌怡情。

    在百圣庙面前。每个人都不会押太多的钱。谁都不会在这里赌上自己的身家。

    但下注的人是极多的。

    很快。押许无道胜的赌金高达二百多亿圣帝币。而赌许道颜能够获胜的赌金。却是连一百万都不到。

    看到这样的赌注。元宝很是兴奋。如果许道颜能赢的话。百家商会抽掉一部分的佣金。其他就都要归于他自己了。

    在许道颜身边的朋友。都知道这是元宝设下來的赌局。如果赢了基本上这些钱都会归他。所以他们也都沒有怎么下注。结果才是最重要的。

    在短短一个时辰之内。下注完毕。

    押许道颜胜的赌金直接突破三百亿圣帝币。折合成圣币的话。三百万亿圣币。

    “可以开始了吗。”许无道笑得很淡然。他很想看看许道颜输了之后。元宝会是一副什么样的表情。

    “开始吧。”赌局已经开始了。元宝对于许道颜有极大的信心。

    许道颜看向许无道。言语温和:“在这比武的规矩是什么。你说吧。”

    “比武拼的不仅仅是自身的天赋与血脉。还有世家的底蕴以及自身的命运。便是如此。所以这一场仗。乃是装武。”许无道直接立规矩。他看着许道颜:“你可以拒绝。这并不算什么。”

    “什么。许无道竟然提出装武。这未免也太过无耻了吧。他从各方面上來讲都要远远胜于许道颜。但竟然还要求装武。以许氏家族的底蕴。也不知道会给他什么样的宝贝。”

    “太无耻了。简直就是明摆着欺负许道颜。”

    有很多人都在为其鸣不平。也有很多人都在冷笑。之所以会那么多人赌许无道胜。那并非是沒有道理的。

    “许道颜也可以不答应。沒有强迫他非得比。”

    “这么一说。也是对的。其实大家应该都明白。在这个世界上本來就沒有绝对的公平可言。”

    “自古以來。一些白手起家的人物到达圣帝之境也是不胜枚举。”

    “但更多人都是化为了白骨。只是我们看不到罢了。”

    “许道颜虽然为许天行之子。但所得到的提携实在太少太少了。”

    无数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许道颜的身上。等待着他的答复。在暗中。聂沛儿双拳紧握。声音低沉:“不要答应。”

    墨姚也在以一种很阴毒的眼神。就像毒蛇一般。死死地盯着许无道。并沒有说话。

    “可以。 ”许道颜嘴角上扬。自信满满地答应了下來。

    在一旁的元宝眼皮子狂跳。道:“小子。我的人皇笔借你。”

    哄。

    全场一片哗然。许道颜颔首。只见那人皇笔直接落到了许道颜的身上。许多人都知道。人皇笔乃是跟随着轩辕圣帝无数个岁月。他以此笔不知道批阅过多少中央神朝的奏折。凝聚了不知道多强大的气运。

    哪怕是许无道也不由得瞳孔一缩。心中泛起一阵寒意。许氏家族并不是拿不出可以跟人皇笔相提并论的至宝。但毫无疑问。许道颜得到人皇笔就是加大了赢的几率。装武很重要的一件事拼的就是身上的法器。这是至关重要的。法器不是说品阶越高越好。而是要最适合自己的。

    人皇笔不管是在哪一个境界。只要拥有者体内引入自己的圣神道。就能够使其爆发出极大的威能。这是很多法器所不具备的。

    “还有其他什么要求吗。”许道颜知道元宝给自己人皇笔。但这未必是最适合自己的。接过人皇笔也是为了给许无道一个压力而已。他静静地看着许无道。眼神始终如同古井之水。波澜不惊。

    “丹药只能够服用一颗。除此之外。就沒有其他了。”许无道提出了自己的要求。在百圣庙前是很公平的……每个人都可以提出一个条件。他看向许道颜:“你也可以提出你的要求。”

    “我也沒有什么要求。如果你输了。就将《万物生》的真本给我就可以了。如果许氏家族害怕的话。也是可以拒绝的。”许道颜回想起当日李禅心跟自己所说的。这可是许氏家族至高经法之一。得到想必对自己也有不小的好处。在众目睽睽之下。如果许氏家族一答应下來。是不可能耍赖的。

    “你。”许无道沒有想到。许道颜竟然沒有提一些对自己有利的要求。反而直指《万物生》好像自己必胜无疑一样。

    “我说了。如果许氏家族不能够答应的话。 也沒有关系。我也能够理解。输不起很正常。”许道颜脸上一副人畜无害的笑容。看到这一幕。邪皇苏若邪。轩辕圣帝。鸿蒙圣帝都笑了。沒有想到此子竟然有如此之大的胆量。

    “我答应了。”就在这时。一道声音传出來。此人正是许氏家族的天德圣帝。他拥有这一个权力。

    “如此甚好。那就开始吧。我已经沒有什么要求了。”许道颜神色平淡。手握阿鼻地狱枪。一股浓郁的战煞之气。鼓荡开來。自其身后。似乎有地狱之景如同一道长卷平铺。栩栩如生。宛若真实。尤其许道颜身上的刑天涅槃甲仿佛活物一般。有自己的呼吸。血光涌动。在场的很多人一看都不由得心中一颤。

    许道颜松了一口气。也幸好在來之前。他与吴小白都已经做足了准备。

    吴小白看向许无道。在其身上。乃是一件耕衣。此物与寻常法器不同。乃是许氏家族一尊古老的圣帝所遗留下來的贴身之物。

    那一尊古老的圣帝经常穿此衣进耕地之中农作。日积月累。使得这衣服融入帝气。不仅防护能力坚固。并且穿此衣施展许氏家族的术法。还能够有所增益。提升自身。

    “沒有想到许无道身上竟然是这等帝物。”元宝看得都有些急眼了。也幸好自己有给许道颜人皇笔。就是不知道许无道身上的攻伐法器到底是什么样的东西了……

    许无道长发翻飞。凌空而立。他看起來就像是一块古石。自其体内冥冥之中散发出一股神秘的力量。

    “杀。”许无道眼眸一利。剑眉一挑。想要将许道颜徒手击杀。举手投足间。流露出对自己肉身绝对的自信。

    “呵呵。我倒要看看。是你的双手坚固。还是我手中的阿鼻地狱枪坚固。”许道颜手中的长枪一抖。如龙破空。只见那一杆大枪仿佛活了过來一样。扑杀而上。

    许无道不闪不避。阿鼻地狱枪狠狠地刺在他的胸口。要知道这一件极品圣器乃是吴小白与许道颜接近心力炼制而出。 所炼制的环境。所用的材质都是要求最高的。可以说哪怕是寻常圣器都会被其打得支离破碎。

    可是如今却是刺在许无道身上那一件耕衣。连痕迹都沒有留下。许无道双手如腾蛇缠杀而上。贴近许道颜想要使其长枪沒有用武之地。

    许道颜身躯一抖。握枪的手臂猛然一震。使得阿鼻地狱枪如恶龙翻身。在枪身上出现锋利的逆鳞。

    锵锵锵。

    许无道的肉身之强大。远远超乎了许道颜的想象。只见大片的火星炸裂开來。他一拳朝着许道颜的门面直击而來。

    许道颜在九州神朝可以说是历尽邪皇武道傀儡的折磨。如今许无道的武道攻伐对他來讲。根本不算什么。

    他轻轻将头一偏。并且顺势借对方的力量往身一拉。一脚重重蹬出。拳脚的力量撞击在一起。一道纯粹的力量碰撞所产生的波动掀起尘烟。一股强劲的冲击将人冲飞了出去。

    许无道原本以为自己在肉身一道上的造诣。少有人能够与自己媲美。但却沒有想到许道颜的肉身本质比起他。一点都不弱。

    “我倒是很意外。沒有想到你的肉身竟然能够与我抗衡。看來天行圣帝还是沒少在你身上下心思啊。”许无道眼神开始变得更加的谨慎。刚才故意以自己的肉身结合耕衣硬撼许道颜一枪的冲击之力。

    虽然无法对自己造成致命的损害。但难免还是会有些疼痛。要知道耕衣常年在农田之中。受大地之力以及圣帝意念的影响。使其拥有化力之效。从此可见许道颜的力量有多强大了。

    “如果他有在我身上费点心思的话。你连跟我比武的资格都不配。”许道颜眼神之中。带着一种木然。似乎提到许天行。他就很不喜欢。

    他死死地盯着许无道身上的耕衣。这将会是自己最大的障碍。如今只是许无道的试探而已。等两个人真正打起來。到时候也不知道这圣帝耕衣能够发挥出多强大的力量。如今两个人都在互相试探。想要寻求机会给对方证明一击。

    “是吗。”许无道眼神一寒。杀气腾腾。他沒有想到许道颜竟然如此的嚣张。

    “你觉得呢。我一路艰辛走來。凭借着都是自身的能力。所有的天材地宝都是为自己所得。苦苦挣扎求存。你则是养尊处优。背后有偌大的许氏家族作为你的支撑。如果我有你的资源。如今一个手指头都能够按死你。”许道颜手中的阿鼻地狱枪骤然掷出。这是以纯粹的力量。在他投枪的瞬间。施展《神行道隐术》打算与许无道进行一场纯粹的肉身搏杀。速度之快。哪怕是许无道都不由得心中一凛。更加慎重了。

    看到这一幕。轩辕圣帝眼神一动:“哦。是何人教他《神行道隐术》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