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五百六十一章 武战

    “《神行道隐术》?这不是你们九州神朝聂氏家族执掌的最高秘术吗?如果沒有核心传承教听他的话,应该不可能学得会。”邪皇苏若邪早就知道许道颜身修这等无上秘术,这也是许道颜能够屡屡在他的武道傀儡绝杀之下逃掉致命一击的主要原因。

    “其实会《神行道隐术》的人不少,但能够像许道颜这般,在这等年龄,这等境界就有这般领悟的人并不多。”轩辕圣帝淡淡一笑,言语感慨。

    “此子原本就是天行圣帝之子,有这等悟性,也是理所当然。”天石公哈哈一笑,毕竟许道颜可是他从一开始就非常看好的人。

    许道颜的阿鼻地狱枪破空而出,极快的速度与空气产生剧烈的摩擦,发出轰轰的咆哮之音,不绝于耳。

    许无道知道这一枪哪怕是无法穿透圣帝耕衣,但其力量所产生的震荡也会让自己不舒服,忽然在其身前出现了一颗只有绿豆大小的种子。

    长枪撞击在那种子的刹那,发出锵的一声脆响,声音激荡。

    两股纯粹的力量撞在一起,只见阿鼻地狱枪被弹歪了出去,那种子也被冲飞老远。

    然而这才只是刚刚开始,许道颜与许无道两个人几乎在第一时间,缠杀在一起,纯粹的肉身碰撞,武道攻伐。

    许无道同样是一个非常讲究尊严的人,见许道颜至今为止都还不动用圣神道,他自然也不会动用。

    砰,砰,砰…

    许道颜连拳带掌,如行云流水,许无道则是见招拆招,也是沒有丝毫的路数,他拥有绝对强悍的肉身,以及灵敏的反应是很多人都所不具备的。

    两个人的肉身就如同两头钢铁暴龙,狠狠地撞击在一起,竟然有一种平分秋色的事态,这都让在场的人都不由得大吃一惊,哪怕是许氏家族中的老一辈人也都有一种难以置信的感觉。

    “要知道无道从小就进行生死淬炼,才能够吸收到最好的战圣之米,拥有如此强大的肉身,这许道颜是怎么回事?”

    “相传他可是生活在乡村之中,在十岁之前都还不会修炼,所吃的米粮也都是非常拙劣之物,怎么如今的肉身竟然能够与无道互相媲美。”

    很多人议论纷纷,对于许道颜的武道也更是惊叹万分。

    “这小子的武道,竟然还未踏入圣境就自成一家风格,许天行既然从來都沒有出现过,那在他背后会是什么人。”

    “邪皇苏若邪对其照顾有佳,相传他在中央神朝的时候,也曾经在玲珑圣地呆过一段岁月。”

    “看來两大人族神朝欠许天行不少的人情,所以他们才会对许道颜如此照顾,虽然许氏家族有些不满,但也只能够三缄其口,毕竟这可是人族两大神朝,许氏家族虽大,但也不能够轻易得罪。”

    就在众人谈话之间,许道颜与许无道已经过了上千招。

    每一招都可以谈得上刁钻很辣,每一次出手都异常的凶险,可是两个人你來我往,互不相让,许道颜运用月眼阳眸,似乎使得许无道每一次的攻伐全部落空,然而对于许道颜的攻伐,许无道更多的都只能够硬抗,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像许道颜这样,拥有这样的眼睛。

    “你们看,许道颜的双眼,那不会就是传说中的月眼阳眸吧?”

    “不错,妖月殿以及金乌殿都已经说了,他们的月眼与阳眸,都被许道颜所得,他竟然得到了无上月灵与无上阳灵的承认。”

    “难道,那如果只是纯粹武道攻伐那许无道很是吃亏啊,这一对眼睛几乎能够帮助许道颜,将一切敌人攻伐的轨迹捕捉得清清楚楚。”

    “虽然许无道的攻伐速度非常之快,但在月眼阳眸的捕捉之下,他的动作在许道颜的眼力,就像是蚂蚁爬的速度一样,怎么可能打到他。”

    “原來如此,月眼阳眸竟然如此可怕,难怪从两个人打到现在,许无道就沒有打中过许道颜一拳,每一次要害一击都被第一时间躲过,相反之下,许道颜却集中了许无道几次……”

    在各大空间之内,所有的人都在议论纷纷,元宝与吴小白两个人也非常的紧张,死死地盯着许道颜与许无道两人。

    不到片刻的时间,两个人交手近万招。

    每一次拳脚的碰撞,都非常的激烈,许道颜肉身的强悍在这一刻体现得淋漓尽致,而许无道却也不差。

    在他体内的战圣之米积蓄了无数的岁月,也在与许道颜的战斗之中,激发而出。

    只是许无道能够感觉到一股非常诡异的力量,不停地在抽取他体内的生命本源,许无道神色一寒:“许道颜,你到底在动用什么手段,竟然在吞噬我的生命本源。”

    “哦,那是我去了一处神秘之地,遭受到圣祗的攻伐,好不容易逃过一条性命,却沒有想到我的身体却被它所诅咒了,只要有人与我作战,他体内的生命本源就会被那一股诅咒力量所吞噬,滋养到我自己的很少,大部分都被那一股力量也吞噬,消融了。”许道颜说得轻描淡写,但这一件事只有许氏家族的人最清楚,那就是妖域的白龙渊,噬命圣祗,哪怕是天德圣帝都不敢去招惹,也不知道许道颜到底是怎么逃过那一条命的,当日很多比他更强的人都死了。

    “什么,这许道颜竟然在圣祗的力量之下而不死,简直太让人匪夷所思了。”

    “看來这一仗,沒有那么容易了,如果是持久战的话,许无道也许会输。”

    此言一出,许多押许无道赢的人,脸色都有些难看,沒有想到许道颜的第一个杀手锏不知不觉出來了。

    许无道知道,跟许道颜如果打持久战下去,对他來讲,有好无坏,有死无生,到时候整个许氏家族的脸只怕都会被丢尽了。

    “道颜,我看你接下來还能够支撑得住吗?”许无道不想再这么耗下去了,虽然他也很想以他的肉身强度与许道颜抗衡,但无时不刻都在吞噬他的生命本源,长此以往,对自己是大大的不利。

    自许无道手里出现了一把豆,只见其猛然一撒,每一颗豆都变成了一尊武道超强的战士,朝着许道颜围攻而來。

    许道颜意念一动,在其周身出现了一把巨大的华盖。

    华盖的顶部有阴阳二气旋转,在华盖五个方位有一种不同的颜色,代表着五行之力护住他的周身。

    砰,砰,砰。

    那些撒豆成兵的武道战士撞击在五行华盖的刹那,都被这一股力量给冲飞了出去,并且被五行华盖的力量给反震回去,身躯崩裂开來。

    “五行圣神道…”

    “许道颜竟然一人之力,修出五行圣神道。”

    “不止,他竟然还以月眼阳眸会根基,衍化阴阳。”

    “此子会不会太过逆天了,他到底是修炼什么样的经法,术法?”

    “看來我们都看走了眼,也许与许无道的这一场对战,他不一定会输。”

    在许道颜施展出体内的五行圣神道的刹那,在场的人,一片哗然,这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做到的。

    首先修炼五行之道,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有些人都只能够修炼单行,并且修炼到极致,都已经能够名震一方了。

    就像最初的火神,在早期也是很多人知晓他的威名,并不是说修五行就是好,修单行就是不好。

    如果都能够修炼到极致,也是非常可怕的,如今许道颜给人感觉,五行圣神道的力量非常的均衡。

    修炼五行之道有一个危险的地方,就是如此掌控不住体内五行的力量很容易就会爆体而亡,这是非常可怕的事情。

    尤其是修炼之初,不同的五行力量相生也好,相克也好,都会产生可怕的力量,不是寻常人所能够承受的。

    有一个最先天的条件,就是修炼者的肉身必须不能对五行有所排斥,比如类似于九天圣火体,不能够说这个体质不强,非常的强大,引天地间诸多火焰为己所用,可烧尽一切,但像这样的体质,只能够修炼单行,最多再修一个木行,因为木能生火,天赋异禀者,还能够修出三行,也木土为辅,但绝对修不了五行,九天圣火体就是与水相斥,两者极难兼容……

    这还只是体质方面的限制,在修炼的经法上也要求极高,如果沒有好的经法,很容易让人修废身体,直接断送前程。

    “哈哈,你们这一群废物,都睁开双眼看看,本佛爷设下赌局,又岂是盲目而为的,跟你们说吧,这一场比试许道颜这小子赢定了,让你们一开始唧唧歪歪。”元宝哈哈大笑,那叫一个大意。

    因为许无道引动出自己体内的圣神道了,一直以來,他的圣神道都异常的神秘,这是一种非常诡异的圣神道。

    名为无相。

    这是一种介于天与地相斥又相生的力量,非常的矛盾,但却又非常的可怕,沒形体,一切都能够随着许无道的意念而转化,就像他洒出一把武道大豆,就能够使得其化为一尊尊武道战士,联手攻伐许道颜。

    许道颜衍化出一道五行华盖,护住自己的身躯,然而在其周围却是一尊尊武道战士开始衍化成杀阵,想要将其困在中心,这一场激战,才只是刚刚拉开序幕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