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五百六十九章 大羿流寒

    侠宗。

    虽然侠宗乃是墨家中人所开辟出來,但是它的影响能力都已经能够与墨家齐名了。

    侠宗里面的人都不多,但都是很强,包含人族各家,天下万族,异常强大,每一个人近乎都是侠骨铮铮。

    这是人族一个非常特殊的宗门,哪怕是百家圣地对其也都是非常重视。

    侠宗也是人族通过它來了解万族的一个渠道,它受很多人喜欢,也受很多人敌视,毫无疑问,在整个鸿蒙起源而言,影响力最大之一的宗门,就是侠宗。

    侠宗里面的每一名弟子都是经过重重考核,有侠宗里面的重要人士,进行长期的观察,跟进,直到最后才会主动邀请。

    当然也有人可以主动要求进入侠宗,但所受到的考验将会是非常艰难,比例都不足千万分之一。

    就算如此,至今为止依旧有人不停的想要进入侠宗。

    对于侠宗,许道颜早就心生向往了,如今竟然是侠宗副宗主布衣剑子主动邀请,他心中自然开心。

    “进入侠宗,你不必拜谁为师,人人可为师,互相讨教,只要你能够找到与你机缘相投之人,可互相学习,不必听谁号令,自由行走天下,只要奉行侠宗宗旨即可。”布衣剑子言语柔和,他的目光犀利,眼神中流露出异样的神彩,非常看好许道颜,如果他能够进入侠宗,日后必然能够成为整个侠宗里面,极为优秀的人物。

    “如此甚好,沒有拘束,自然是求之不得。”许道颜颔首,一口答应下來。

    百家圣地诸多圣帝境人物也只能够发出一声轻叹,他们也知道在许道颜出事的时候,侠宗有暗中帮忙,而且他们也知道许道颜身边的人与侠宗里面的大人物关系紧密,别的不说,单单是他能够得到墨问天这一件事就足以证明很多事。

    “哈哈哈,我早就说了,你必然是我侠宗的子弟,此为侠令,乃是我侠宗的象征,若附近有同门弟子发出求救,一定要出手救援,若是有无辜种族需要帮助的人,定要义不容辞,侠宗之所在,除恶扶善……”布衣剑子言语平淡,但字字句句如同金石之音交击,铿锵有力,掷地有声,重如山岳,直震人心。

    “是。”许道颜拱手施礼,接过下令。

    侠宗的底蕴也许不如各大世家,但绝对是最受善良之人爱戴的一个宗门,所以才会有人心生向往。

    吴小白已进入器宗,自然就不会再进侠宗了,元宝乃是玄宗少主如果在这个时候腆着脸想要进入侠宗,有份,再加上人家让不让进还是一回事,他也只能够忍住冲动,沒有开口提了。

    许道颜已经进入侠宗,诸子百家的众多圣帝一声轻叹,也就不再多说什么,许无道脸色发青,沒有想到自己竟然会将许道颜成就到这种地步,一想到这里就越想越难受,他胸口发闷,一口血直接吐了出來。

    人情冷暖他在这一刻有了深刻的感受,许多人看向他的眼神都变得不一样了,许天德也对他很是失望。

    当然谁都知道,这一场比武怪不得许无道,不是他太弱,而是许道颜体内不知道有什么神秘之物,刚好克制住他的死亡青花,否则的话,他绝对不至于会落得如此的下场。

    “好了,我侠宗弟子想要去哪里,都沒有束缚,你想要行走天下的话,鸿蒙起源各地都有侠宗的隐秘之地,唯有侠宗弟子才能够知晓,此为布衣剑令,只有遇到万般危急的情况,方可使用,否则的话,唯你是问。”布衣剑子话音一落,一脚踏出,消失在众人面前。

    许多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凉气,众人知道这是布衣剑子在向那些想要对许道颜不利的人进行警告,一旦想要对其下手,就是等于得罪他布衣剑子,许多原本想要让许道颜难堪的人,如今想要做什么事情都要掂量一下,他随时可以引出布衣剑子來为他出头。

    “是。”许道颜收起剑令,他发现这不仅仅是剑令那么简单,在上面还有诸多玄机,等待着自己去发现。

    许多大人物都从各自的空间走了出來,离开了这里。

    有一名男子从天而降,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道家李抱石,他笑容和煦,來到许道颜面前,作了个揖:“道颜兄果然实力非凡,此番旗开得胜,可喜可贺,如今事情已经告一段落,不如去寒舍小叙一番?”

    “这可不行,他要跟我走,李抱石,你可别跟我抢。”一名女子的声音传來,只见她身着兽皮战袍,身背木弓,古铜色的肌肤,完美的线条,虽然不像男人的肌肉那般粗狂,但却充满了力量。

    在她坐下,乃是一头冰晶圣雕,通体流动着淡蓝色的光芒,极为美丽,似乎乃是以冰雕琢而成。

    这一名女子出身于巫家大羿氏,乃是大羿氏年轻一代,女子当中最强的存在,大羿流寒。

    哪怕是李抱石看到她,都不由得眼角狂跳几下:“呃,竟然是流寒姑娘,既然如此的话,那就依你吧,不过要让我跟着一起去你大羿氏空间里参观一下。”

    “自然是沒有问題,道颜公子,你拥有月眼阳眸,必然能够将我大羿氏的《射日》跟《破天》两大至尊巫诀修炼到极致,我不知道你是否有兴趣來我大羿氏中做客?”大羿流寒盘膝坐于冰晶圣雕之上,她一袭长发垂落,眼神漆黑光亮,贝齿洁白,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异样的野性之美。

    “可以,我也是要多学习一下,让自己长长见识。”许道颜连连点头,要知道他可是刚想要将《形箭》与大羿氏的箭术好好结合一下,如今刚好是一瞌睡就來枕头,自然是求之不得。

    在一处空间之内,天石公大叫不好:“完了完了,沒有想到大羿刹竟然会來这一手,直接让巫家大羿氏的圣女出手,惊圣,如今也只有你能够将道颜抢回來了。”

    “大羿流寒的实力比我弱那么多,只在圣神境界,你让我出手不是以强欺弱,以大欺小吗?众目睽睽之下也不怕人笑话?”苏惊圣眼珠子一瞪,显然也觉得自己这么做不太合适。

    “石蛮,你去…”天石公心里着急,生怕许道颜的魂让大羿流寒给勾走了。

    “既然道颜想去就让他去吧,他会答应必然是有自己的想法,我不想让他难堪。”石蛮很是温柔体贴,让天石公非常上火。

    “哎呀,那可怎么办是好啊,道颜这小子可是我刑天巫殿的人,要是被大羿巫殿的人给抢走了,我这一张老脸可要往哪里搁啊。”天石公都快要哭了,以他的身份去把许道颜抢回來也不太合适。

    “放心吧,道颜有自己的打算。”田甜对许道颜还是有一定的了解,她淡淡道:“应该是对大羿氏的至尊巫诀有兴趣,想要去了解一番。”

    “好吧,也只能够看这小子的定力了。”天石公哭丧着一张脸,沒有办法。

    “原本还想要跟他说上几句话,沒有想到,竟然就有小妖精出來勾搭他,以如今的形势來看的话,他不可能会属于你。”在暗处,墨姚看到这一幕,酸溜溜地笑道。

    “更不会属于你,道颜是什么人,我很清楚,他从來都是属于他自己。”聂沛儿从心里为许道颜高兴,如今他总算是凭借着自己的实力为自己正名了,虽然他在日后必然会遭到巨大的挑战,但至少在光天化日之下,沒有多少个人族的大世家敢去迫害他。

    “……”墨姚一下子都不知道怎么去回答她,她跟聂沛儿的关系很复杂,亦敌亦友,敌是情敌,友是可以并肩作战的朋友,在面对敌人的时候,她可以与聂沛儿生死与共,但在面对许道颜的时候,她千方百计想要挑拨聂沛儿对许道颜的信任。

    “我早就想要一睹巫家的风采了。”元宝很不要脸地凑了上來,这一次他赚得盈钵满盆,开心得不行,笑得合不拢嘴。

    “邀请道颜,自然也要邀请你们几个,不然的话,怕他不跟我走。”大羿流寒笑容很是迷人,虽然她不像寻常女子那般白皙,小麦色的肌肤却给她有一种别致的美丽,举手投足所散发出來那本质上的野性,很是吸引人。

    一些原本想要上前挑衅,或是想要邀请许道颜的年轻一代,或是选择避开大羿流寒,或是进行简单的自我介绍,与许道颜混个脸熟,并说有空來寒舍小叙一番之类的话语,许道颜也只能够一一寒暄过去,记住他们的脸,毕竟人族诸子百家,各家经法,术法,意志都不尽相同,有很多需要自己去学习的地方。

    许道颜的谦卑,亲和让许多年轻一代对他都很有好感,大羿流寒虽然有些不耐烦,但也只能够按着性子,让许道颜跟这些人打完招呼之后,这才前往巫家大羿氏所在的空间。

    许道颜心生向往,也不知道怎么样才能够学到大羿氏的至尊巫诀,他相信只要自己能够将大羿氏的至尊箭诀将儒家的《形箭》完美地结合在一起,必然能够使得自身的破坏能力得到大大的提升,大羿流寒的心思他也猜不透,如今也只能够走一步看一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