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五百七十一章 大羿氏飞宇巫尊

    许道颜深深明白,在一些跨越境界的对决之上,箭术会给自己起到一个至关重要的作用,如果能够习得《射日》与《破天》,跟《形箭》结合起來,有多强大,难以估量,

    提升自己的战力,对敌人进行远程的攻伐,并且自己修炼《神行道隐术》哪怕遇到无法力敌的对手,也能够进行打游击战,打不过就跑,

    在人族纷乱的时候,各大族进行漫长时间的战争,在当时游牧民族,类似于匈族,金族等众多在马上生活的民族,他们就是依靠战马强大的机动性,去打游击战,耗死很多步兵,

    虽然如今时代已经不同了,但道理是永远都不会变的,尤其是《神行道隐术》的修炼,可以让许道颜隐匿于天地之间,让敌人无法寻找,而他可进可退,如果不在箭术上苦修一番的话,就会大大浪费掉此术的价值,

    大羿流寒眼神盯着许道颜,似乎在等待着他的回应,许道颜眼帘低垂,不动声色,静静地在思考,

    在一旁的吴小白以及元宝则是在替他着急,这么好的一个机会,一定要答应下來,李抱石也饶有兴致地看着许道颜,不知道他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许道颜思虑了片刻,缓声道:“流寒姑娘,我想大羿氏应该也不会白白的传给我《射日》以及《破天》两大至尊巫诀吧,毕竟这是你大羿氏的根基之所在,所以有什么要求就直接说吧,”

    “这是自然,我巫族都是不拘一格,要求很简单,你与我大羿氏的嫡传血脉通婚,日后你想再纳妾,绝对不会阻止,”大羿流寒爽朗一笑,嘴角上扬,一对眼眸水汪汪地看着他,显然在大羿氏这一批年轻女子当中,属她的天赋,体质以及日后的成长性最强,最后只有她能与许道颜成亲,经过一阶段时间的观察,她对许道颜很满意,

    许道颜得到月眼阳眸的消息早就传递开來,如今已经不是九州神朝的大羿巫殿想要拉拢许道颜了,就连大羿氏祖地的人都立即行动了,因为他们深知阳眸的力量程度,

    这些年來,大羿氏不少的英才,死在金乌殿的手里,都是那些得到阳眸传承的人,或是他们所留下來的血脉,只要拥有阳眸的人将其炼入到自身的骨血当中,会融入到血脉传承给后代,有一定的机会使得后代衍生出新阳眸,伴随着新生婴儿逐渐成长起來,只是这些阳眸哪怕是别人夺取都不会有丝毫用处,

    许道颜如今得到月眼阳眸,如果能够与大羿流寒成婚的话,两个人孕育出來的子女,有很大的几率衍生出月眼阳眸,这样一來就能够给大羿氏带來新生的一代,拥有月眼阳眸的力量,到时候一旦繁衍开來,在大羿氏开枝散叶会使其壮大到一个寻常人都难以想象的程度,

    “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就算了,”许道颜一声轻叹,直接拒绝了,

    “什么,”大羿流寒脸色一僵,她万万沒有想到竟然有人能够抵挡得住两大至尊巫诀的诱惑,她看向许道颜:“公子,你可要考虑好了,《射日》与《破天》一旦你结合修炼,必然会使你有更高的飞跃,日后成就不可限量,而且我大羿氏也会全力支持你,”

    “考虑好了,如果要以通婚为代价的话,我宁肯不要,”许道颜言语平和,一对眼眸如古井般沒有丝毫的波澜,

    “你可知道,会将和谁成亲,”大羿流寒在本族之中,地位超然,不论从自身实力,背后家族之大,以及她的容颜,少有人能与其媲美,见许道颜盯着的她,将脸微微偏到一边去:“是我,”

    “”许道颜吸了一口气,缓缓道:“这不是与谁成亲的问題,而是这样的交换条件我是无法接受的,难道就沒有其他的选择,”

    “道颜公子,在你的眼里我就那么差吗,哪怕大羿氏送你《射日》与《破天》两大至尊巫诀你都不愿意娶我,”大羿流寒心里落差很大,什么时候被人这般对待过,

    在一旁李抱石眼珠子差点沒掉出來,大羿流寒性格在百家圣地年轻一代中是清楚的,一等一的,谁敢招惹她,她都能够在第一时间杀到对方的世家去,手段之强硬,非寻常女子所能够比的,

    “并不是这个问題,只是这并非是我想要的方式,巫家大羿氏,果然大气磅礴,今天总算是开了眼界,如果沒有其他什么事,我们就先告辞了,”许道颜看向大羿流寒,拱手施礼,吴小白当即引出机关玄武,悬浮于半空之中,

    大羿流寒一下子气结了,有一种自己白送给别人都沒有人要,对于她來讲很简单,巫家原本就是一个比较原始的人族一脉,

    族中的男子负责在外猎杀凶兽,抵挡來敌的侵犯,保护自己的家园,

    对于女子來讲,她们挑选配偶的标准,就是实力,绝对强大的战力,能够给她们带來安全,又愿意呵护她们的男人,都会愿意,

    大羿流寒对许道颜早有耳闻,在整个百家圣地中,无人不知其父许天行,可是非常强悍的一尊老牌圣帝,对他的一些所作所为虽然褒贬不一,在面对世人的指责,许天行依旧我行我素,无惧于一切,

    许道颜受许氏家族追杀,沒有丝毫的妥协,在外颠沛流离,历经生死磨难,最后回來战胜许无道,其中艰难,自不待言,大羿流寒一切都看在眼里,知道大羿氏巫尊的安排,心生仰慕,觉得也就许道颜与其最为般配,但她万万沒有想到,竟然会是这样一个结果,

    “别走,”大羿流寒有些生气,小麦色的肌肤依旧能够看到她的脸颊上两抹红晕,一对眼眸里有说不出的失落跟无奈,

    “流寒姑娘还有何吩咐,”许道颜知道,《射日》与《破天》虽好,但也不是那么容易学的,他对大羿流寒沒有丝毫的反感,甚至心里还有些欣赏,只是自从经历过田甜这一件事,他就对所谓的联姻通婚有一种说不出的抵触跟反感,

    “算了,我也不强人所难,你们跟我去见一见大羿氏的巫尊吧,”大羿流寒感觉自己脸都要丢尽了,无论如何,一定要让许道颜与大羿氏发生一些紧密的关系,就算现在不行,说不定以后就可以了,

    如果在这个时候让许道颜走了,可能以后想要建立关系就沒有那么容易了,

    “好,”许道颜颔首,心中很是兴奋,如果能够从大羿氏的巫尊身上学得什么就好了,有其他方法可以学到《射日》与《破天》自然是再好不过,

    吴小白与元宝两个人站在一起,对于许道颜这等行为,元宝恨其不争,哼哼着碎碎念道:“也不知道这小子是不是脑子被门给夹了,大羿氏送出两大至尊巫诀,又将他们最年轻最强大的圣女嫁给他,到底有什么不满意的,要是本佛爷的话,早就满口答应下來了,我恨死这小子了,肥水不流外人田啊,为什么不流一些给本佛爷,苍天啊,你到底有沒有眼呐”

    “每个人的想法都不一样,第一次与大羿氏的人接触,道颜怎么可能就轻易答应这样的事情,如果他是一个想要靠跟别人联姻才提升自身的人,那么从一开始他早就会抱住田氏的大腿不放了,也不至于到现在还单着,”吴小白也是压低了声音,瞥了元宝一眼,道:“我觉得应该是田甜那一件事,让道颜很不想以这样的方式,來提升自己,只会让人看不起,所以我觉得他做得沒错,”

    李抱石作为一个外人,他沒有说什么,进來大羿氏也只是感受一下这一片天地的气势,大羿氏的这一片空间,的确超乎了他的想象,巫家各大氏族,每一个氏族都是各有所长,强大非常,作为一个人族初始最强的支撑,他也想要有更深的理解跟体悟,只是人族诸子百家,想要一一了解过去,需要漫长的岁月,他看向大羿流寒,道:“流寒姑娘,不知道可方便让我在大羿氏里面住上一段时间,”

    “李公子乃是道家李氏年轻一代的翘楚,想要在我大羿氏做客,自然是欢迎,不过在那之前,还是要先见一下我大羿氏的巫尊,他应该有安排,”大羿流寒知道,李抱石是故意说话,给她一个台阶下,转移一下话題,缓和气氛,

    “嗯,这是自然,对于飞宇巫尊,我心中敬仰已久,求之不得,”李抱石云淡风轻,如闲云野鹤,山中老石,自有一种天地自然的气息,此子于天拙峰上苦修悟道,深得道家之精髓,所以在道家李氏中,许多大人物都很看好他,

    不过在修炼一道上是如此,少年得志不在少数,但往往这些年轻时异常了得的人成就反而沒有那些大器晚成的人來得多,

    年轻一代的天骄,尤其众多人为了名气,都免不了厮杀,或是埋下怨恨,或是与人结仇,又或是天妒英才,往往有很多名盛一时的天骄帝子陨落,让许多人扼腕叹息,众多的天骄争雄,最后能够活下來有大成就的,绝对不出十指之数,很少有人能够从年少之时一直到达圣帝之境,一生不败,自古以來,都是屈指可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