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五百七十四章 刑天元辰

    大羿流寒身上的气息,冷得让人直发颤,哪怕是谁都能够看得出來她心情不佳了。

    吴小白缩了缩脖子,他知道大羿流寒被许道颜给拒绝了,脸上过不去,他也就不想去哪壶不开提哪壶。

    元宝则是蹦蹦跳跳,口无遮拦:“流寒姑娘,你放心,道颜这小子现在都沒有心仪的对象,并不是你魅力不够,是他脑子根本都还沒有开窍呢,一直以來都是对女人沒有丝毫兴趣的,如果你能够让这小子开窍的话,嘿嘿,他肯定整天缠着你,我可以跟你保证,那小子绝对是个雏儿,到时候他可滋补着呢,哈哈哈…”

    元宝挤眉弄眼,眉飞色舞,那一脸的看得吴小白嘴角抽搐,眼角狂跳,他生怕元宝连累他,居然连这种话都能够说得出口,要知道女孩子家可是比较含蓄的,沒有想到大羿流寒不止沒有生气,居然还露出喜色,似乎一下子心中畅快了:“我还以为我不如你们九州神朝的姑娘呢,既然元宝公子这么说,我就知道怎么回事,我阿娘说过,男人沒有开过窍的时候,都有点傻,不明白。”

    巫族的女孩子,与其他诸子百家的女孩子不太一样,巫族比较原始的生活方式注定了她们行为,想法也都会比较豪放,毕竟男女之间的结合,就是后代的延续,不会像其他诸子百家有礼节,道德观念的束缚,以致于会让女子比较含蓄,内敛,当然这并不是说这就是好或是就坏的,就是风俗不同而已。

    “是嘛,哈哈,我跟你说,现在道颜这小子,最大的心思就是自己的母亲为匈族王后所杀,大仇未报,他想要亲手报,如果你真对那小子有意思,就跟他多接触,日夜朝夕相处,等他大仇得报的时候,也就是成家立业的时候啦,要知道他母亲这才死多久,尸骨无存,如果这个时候他还想这些儿女情长的事情,还是个男人吗?”元宝想要从巫族获得更大的好处,自然要说一些让大羿流寒开心的事情,在一旁的吴小白白眼直翻,这死胖子的嘴巴果然是不闲着,但他也知道说这些话都是为了许道颜好,他在一旁也就不多说话,这些也都是公开的秘密,大家都知道。

    “嗯,说得有道理,不对,你什么时候,怎么说得好像我非许道颜这小子不嫁一样?”大羿流寒突然想起什么,脸一红,嗔怒地等着元宝。

    元宝一脸贱贱的,道:“哪里啊,我是看道颜这小子对你有好感,你对他也是好感,觉得可以撮合,就让你们多互相了解一下嘛。”

    “别说这些了,我先带你们去看看我大羿氏空间的风水奇地吧,多看几处。”吴小白立马就能够感觉到很明显的区别对待,他只能够心中感叹,元宝的交际能力跟他比起來,完全就是一个天,一个地,两者根本沒有办法比的,区别对待一下子就出來了,不过能够看看整个大羿氏的风水奇地也是有好处,因为器宗它分为几大块,建筑也是异常重要的,如果沒有墨家的建筑的话,在人族刚刚发展的时候,只怕也抵挡不住各族的攻伐。

    许道颜见飞宇巫尊竟然连吴小白与元宝都已经安排好了,心中感动,目送他们离开,许道颜朝着飞宇巫尊深深行了一礼:“多谢,小白与元宝是这个世界上,我最信任的几个人。”

    “呵呵,沒有什么,一报还一报,你也值得我这么做,你父亲许天行是我很敬重的一个人,在我小的时候,他曾经教会我很多东西,我如今想要告诉你的,很简单,就是希望不管他做了什么事情,你都不要去责怪他,有些东西他也是身不由己的。”飞宇巫尊的神色变了,许道颜看出了一点什么,心中想要知道,但又明白不能多问,如果适合说出來,飞宇巫尊自己自然会说。

    “无妨,我先强大自己在说,我知道只有当我自己强大起來之后,才能够知道得更多关于我父亲的事情。”许道颜深吸了一口气。

    “你能够明白就好,进去吧,你一定要好好修炼。”飞宇巫尊目送许道颜进入那一道门户之中。

    许道颜进入那一道门户之中,从碎日帝弓所投射出來的一切就都消失得一干二净,飞宇巫尊一声轻叹:“也不知道,这小子会不会超越他哥哥?”

    “飞宇,我刑天氏的儿郎你也敢抢…”就在这时,一道声音传來,一名身着血色战甲的男子,威武不凡,体格硕壮,肩头扛着一把巨斧,气势汹汹,其声如雷,轰轰而來,响彻整个大殿。

    “哈哈,那可不是我们抢的,是道颜愿意跟我们走的。”飞宇巫尊大笑,看着來人,道:“刑天元辰,你已经來晚了,我已经那小子进入大羿空间之中去修炼了。”

    “你这个王八蛋,想要害死那小子吗?混沌圣气那么狂暴,他的肉身怎么可能承受得起,哪怕你净化过,他也未必能够承受,要是出什么事,谁负责,赶紧把那小子交给我。”刑天元辰声音轰的一下子,又高起來,急眼了。

    “行了,我早就净化过,特地采集了五行圣气,从我特意净化过的混沌圣气之中,抽出三成,融入其中,两种力量不会冲突,相信那小子可以承受的。”飞宇巫尊挤眉弄眼,脸上那叫一个得意。

    “娘的,飞宇,算你狠。”刑天元辰气得脸都绿了。

    “元辰啊,反正这小子跟我巫族渊源甚深,以后他迟早也会去你刑天氏的,只是还不到时候,放心吧。”飞宇巫尊乐滋滋的,红光满面。

    “以后?以后只怕他早就成为你大羿氏的姑爷了。”刑天元辰知道自己來晚了,如果还能看到许道颜,他就直接出手抢了。

    “元辰,说句正经的,你觉得许道颜能够超越他哥哥吗?”突然间,飞宇巫尊脸色沉默了。

    “这我也不知道,都是天行圣帝的孩子,当年天行圣帝我行我素,使得他的第一个儿子,在许氏家族受到莫大的压力,最后叛出,做出了一些伤天害理的事情,走上了歧路,自那以后对于天行圣帝的非议就更多了,其实很大程度他的一些负面影响,也是第一个儿子造成的…”刑天元辰也显然从许天行身上获得不小的帮助。

    “也许天行圣帝早有打算,想要用道颜的手來除掉他的哥哥,同样是两个儿子,受到压力之后,变化却是截然不同,一个出身于许氏家族,一个出身于荒野山村,他这一笔,埋得好深呐。”大羿飞宇一声感叹。

    “事到如今,我们也只能够坐观一切变化了,毕竟这是天行圣帝家门之内的事,相信他有自己的打算。”刑天元辰知道大羿飞宇不可能将许道颜给交出來了,他也不可能真正撕破脸皮,两个人也只能够叙叙旧了。

    “好吧,我也很期待看到道颜这小子的成长,來來來,我们喝酒…”大羿飞宇笑了起來,狠狠地拍着刑天元辰的肩膀。

    “放屁,你抢走我刑天氏的姑爷,还想要我喝酒,除非是金乌帝血酒…”刑天元辰骂骂咧咧的,一说到金乌帝血酒,口水就从嘴角边上流出來了。

    “哈哈,沒问題…”大羿飞宇心情极佳,拍着胸脯连口答应。

    许道颜并不知道外界所发生的事情,在这一处历代大羿氏巫尊的世界,他感觉就像出另外一片天地,在这里,他只能让自己处于一个腾飞的状态,沒有大地,沒有天空,都是由色彩组成,灰不灰,白不白的力量,他知道那就是混沌圣气,也有白,青,黑,赤,黄五种颜色,分别代表五行圣气。

    许道颜感觉被这些力量包裹住全身,他的血液都在咆哮,体内的每一个细胞都在沸腾,他知道,突破圣之境界,最重要的就是对体内圣则的转化,以及每一道圣则的醇厚程度,所以需要一个非常优越的环境,选择突破的地点是非常重要。

    他盘膝凌空而坐,气定神闲,将这阶段以來,自己所得到的收获,都在梳理,《万物生》他现在并不想马上去触碰,所以就先交给邪皇去保管了,他知道现在最根本的,是想让自己的《黄帝天经》得到突破…

    使得自己真真正正踏入圣之境界,让自己的身体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万木至尊,从许无道所吞噬而來的无相圣神道,给许道颜极大的启发,他在静静的沉思,天地万物有无相,这是一种对于天地的理解,是一种意味,难以言喻。

    他在捕捉这种感觉,就好像周身的这些混沌圣气,五行圣气,它们都沒有自己的相,但天地间又有很多东西都是它们衍生出來的。

    这是一种很玄妙的感觉,所以许道颜在捕捉,如今自己的圣神道,都是一条条,如同大道那般,这就是它的相,他从來沒有想要让自己的五大圣神道又什么衍化,万物无相又有相,很矛盾的感觉,比如像许无道,他的无相圣神道,就可以衍化天地众多的万道,为己所用,只是许道颜所施展的五大圣神道凝聚在一起,天地之间原本许多东西原本就是用五行结合孕育而生,除非他衍化而出的五行圣神道与许道颜硬碰硬,这样他是沒有丝毫的优势,所以只能够运用无相圣神道的本质,想要吸收虚空中的力量,來战败许道颜,其实这是最好的选择。

    许道颜一边陷入沉思,一边着是在吞噬着这一片天地的力量,不知不觉将混沌圣气融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