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二百七十一章 重如泰山

    尽在

    许道颜心中震惊,嘴里吐出一个字,竟然能够引发天地之力,为自己治愈,这简直太让人匪夷所思了。

    “这是名家的言随术出,名家擅长激辩,出过许多至理名言,警示后人,他们的一字一句,都能够引发天地共鸣,嘴里吐出的音,就是天地间的术法,你要小心。”这时,聂沛儿的声音传递而出,在许道颜心中传荡。

    他心中了然,诸子百家,果然各家都有自己的独到之处,第一次与名家中人作战,他心中戒备,一步踏入,再度持枪破空而上,身体化为一道红芒,快得不可思议。

    刺家聂氏的《神行道隐术》高深莫测,许道颜如今也只是领会了神行部分的一丝而已,根本还沒有触摸到边缘,但就能够给自己带來如此之大的突破,可想而知一旦将这《神行道隐术》修炼到极致,会有多大的突破。

    许多人心中惊叹,道:“沒有想到这许道颜的身法竟然如此之快,刺家要氏的身法,同一境界的人,速度比起他來,也只能快上一些吧。”

    “疾。”公孙秋口中吐出一个字,只见一道神光降临而下,他的速度骤然拔高,同样是天地之力的加持。

    许道颜一枪瞬间刺空,从一道残影破穿而过,名家的手段简直可怕,好像他想要有什么,就能够有什么,公孙秋看着神色震惊的许道颜,淡淡一笑:“第二招了。”

    “不愧是各大学院中的顶尖弟子,果然不能用常理來衡量。”许道颜心中惊叹,偌大的九州神朝如果是自己一招就能够搞定的话,只能够证明九州神朝太弱了。

    “那看这第三招你能不能躲过了。”许道颜在这一瞬间,全力催动身上的血凤甲,自其身后似有一道凤翼展开,平地里卷起了一道道烈焰狂飙,无比炙热,这是许道颜威怒仙道到力量,透着丝丝缕缕的神性,似有千万朱雀盘旋,长鸣。

    气势翻涌,狂飙激荡,他一步踏出,许道颜的速度骤然暴涨,快得让人根本來不及做出反应。

    他手中的饮血神枪破向公孙秋的左xìong上方,距离心脏仅有一寸,毕竟都是九州神朝的子民,一场比试不可能将对方杀死的,所以下手许道颜是有自己的分寸。

    许道颜这一次的速度快得不可思议,与血凤甲的结合,哪怕是聂沛儿都不由得眉头一皱,她看了吴小白一眼,此人在炼器一道上的造诣,简直太可怕了,她自己深有体会,看着手中的冰刃,眼神之中,寒光闪烁。

    法器与许道颜的实力结合起來,简直完美无瑕。

    公孙秋沒有想到,许道颜战力竟然强横到如斯地步,根本就不像是拜在伏龙学院门下。

    对于伏龙学院所学的术法,他们都无比了解,如此之快的速度,简直就像是从刺家出身的,太让人匪夷所思了,就算同一境界的刺家中人,也不可能有许道颜如此之快的速度。

    就在许道颜这一枪,即将刺中公孙秋的刹那,他口中再度吐出了一个字:“替。”

    只见许道颜一枪破穿了一道巨木,强劲的力量将这一块巨木轰得碎裂开來,而公孙秋的本尊已经显化在许道颜的身后。

    他目光一厉,双手紧扣,重喝道:“牢。”

    天地间,凭空产生了一座牢笼,将许道颜困在其中,这一座牢笼极小,不到一丈,使得许道颜手中的饮血神枪被卡住,无法舞动,他被定在半空之中,任人宰割。

    “箭。”

    一道光箭显化,破空射杀向许道颜,困在牢笼之中,根本避无可避。

    “重如泰山。”许道颜体内,仙道玄武爆发,他的重量顿时暴涨,如同一座大山,狠狠地压下。

    重力瞬间压得牢笼往下掉落,躲过了这一箭的袭杀,与此同时,他一拳打出,众人在刹那间,都能够感受到许道颜这一拳之威,空气都被他这一拳给挤压开來,连连炸响。

    那一道天地仙道所化的牢笼,在许道颜一拳之下,骤然崩裂开來,化为粉碎。

    重如泰山乃是一招攻守兼备的术法,能够加重施展术法者的重量,物质一旦加重,承受能力会变得更强,所施展出來的力量也会跟着提升,但行动会变得笨拙,这是代价。

    在第一时间,许道颜便解除了重如泰山的加持,长期维持对于仙道玄武会有不小的消耗。

    他收起了饮血神枪,手握斩龙神弓,伴随着他意念一动,金晶飞雪显化而出。

    吞吐着金戈仙道与大地仙道之威,破坏力加剧,并且暗藏天晶血泪的力量。

    在场的每个人都感觉到,气温骤降,一股刺骨的冰寒散发开來,三百道金晶飞雪,极速旋转,吞吐着锋芒与严寒,全部在许道颜的掌控之中,将公孙秋笼罩。

    “什么,他竟然能够掌握三百道了……”聂沛儿沒有想到,这半年多來,许道颜竟然提升了这么多,是她亲眼见证许道颜开创金晶飞雪的。

    许道颜引动金晶飞雪,三百多道金晶飞雪破空袭杀向公孙秋,根本逃无可逃,避无可避。

    他身上的极品神器全部催动,一尊老僧显化,乃是佛门的金钟罩禁法,唱出古老的梵音,十分洪亮。

    只是这金晶飞雪所蕴藏的锋芒与寒气,冻结得金钟罩都快要崩裂开來,就在这时,公孙秋一直蓄势在体内那无比浓郁的仙道之力爆发而出,他一声重喝:“阳。”

    自其身上,衍化出一轮太阳,无比炙热,将严寒驱散,只见金晶飞雪接二连三被消融,再也破不进去。

    许道颜手握斩龙神弓,一箭射出,青光涌动,青龙仙道翻腾。

    这一箭射在太阳的刹那,强盛的木神之力,涌入其中,木能生火,一时间温度暴涨,那太阳的威力膨胀了数倍,公孙秋一下子控制不住这一轮天地之力所化的太阳。

    众目睽睽之下太阳爆炸开來,将其冲飞了出去,身上的金钟罩早已破碎,极品神器因为保护他,也破损了。

    许道颜一步踏出,速度极快,一脚踏在公孙秋的xìong口,将其踩在地上,他手握斩龙神弓,凝聚金戈仙道,用尽全力才拉开一半的弓力,箭头直指公孙秋的眉心。

    在场的人知道,只要许道颜一松手,这一箭就能够把公孙秋射杀,并且魂飞魄散。

    “公孙秋,你输了,认输吗。”许道颜沉声道。

    “认。”公孙秋咬牙切齿,心有不甘,但却沒有办法,沒有想到,自己蓄势酝酿最久的太阳,竟然被许道颜借力打力,不得不说伏龙学院已经不像以前那般让人小瞧了。

    在一旁,赵红羽的脸色很不好看,她并不是为公孙秋输了,而是沒有料到许道颜竟然有如斯的战力,在他们三人之中,白玄一可以说是最强的。

    “如果你跟许道颜对决的话,胜负如何。”她问了一句。

    “如果这是许道颜的全部手段,在我暗敌明的情况下,应该在七三之间。”白玄一郑重道。

    “七成,也不高了,这应该不是许道颜的全部手段,我总觉得他还有所保留。”赵红羽感知极为敏锐。

    “他应该还有暗藏的手段,我们两个人应该会在五五之间,公孙师弟他是输给了自己。”白玄一做出了一个最中肯的评价。

    “……”赵红羽无话可说,她知道公孙秋还有诸多手段沒有施展出來,但比试就是这样,如同战场,机会就在瞬息之间,沒有把握好的话,就会有性命之危。

    “既然你们认输了,那接下來就由公孙公子与你们状元楼清算这两个月以來的费用,可以吧。”虽然说不用花自己的钱,但那也是石蛮的钱,许道颜自然想要为她省去一些了。

    “当然可以,就是不知道公孙公子可能答应。”那侍女看向了身上一片狼藉的公孙秋。

    “算在我身上就可以,愿赌服输。”公孙秋脸色很是难看,这一次可以说是把颜面都给丢尽了。

    在一旁的三大学院弟子,一个个眉头紧皱,沉思,今年的伏龙学院绝对不容他人小觑。

    “许道颜为什么会被邪皇封为神威候,我总算是明白了。”许子学院的一名男子,他白发苍苍,身着黑甲,神情冷冽,观战这一场,让他心中有不小的感悟,话音一落,他便转身回到天宫之中,沒有再多言了。

    各大学院的弟子,惊叹连连,沒有想到今年的比试,竟然杀出许道颜这么一头黑马。

    如今还只是他一个人,还有其他两人呢,伏龙学院今年注定要备受关注。

    “太强了,许道颜的术法,简直让人叹为观止,第一次看到有人能够把五行运用得如此的精妙。”

    “我们都小看他们了,也幸好这一战,提醒了我们,不然的话,若是在比试的时候遇到伏龙学院,大意轻敌,只怕我们都要吃亏。”

    “水寒,看來你说得沒错,今年我们又要多出一名劲敌了。”纯阳学院,其中一名参加比试的弟子,他的容颜平凡,语言很是朴实给人感觉就好像是一个最普通不过的人,但却是这一次参加比试的领头人。

    许道颜看着天闵学院的三人想要离开,淡淡道了一句:“既然愿赌服输的话,那这位赵姑娘是不是就要留下來给我端茶送水,当贴身侍女了。”

    这时,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赵红羽,这可是破天荒的事,一旦做了,那影响可是极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