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二百七十三章 趁虚而入

    田甜有些失神,看着赵红羽,萍水相逢,她怎么肯这样帮自己,心中觉得很奇怪,难道她有什么阴谋诡计不成。

    “你是不是很好奇,我为什么会这么做。”赵红羽嘴角露出一丝苦涩的笑容,带着些许幽怨,不甘。

    “难道……”田甜眉头一皱,神色疑惑。

    “你猜对了,你与神威候之事,我也略知一二,但好歹孟尝君是站在你这一边的,我的话,我爹则是摇摆不定,在利益与女儿的选择上思虑很久,我希望你跟神威候两个人的事能够定下來后,强强联合,站在田家的角度,说能够支持我,这样一來我在赵家的分量就会重许多,帮你也是在帮我自己,这才是我最终目的。”赵红羽一声轻叹,让人根本分辨不出是真是假,煞有其事。

    “原來如此。”幽州地处偏远,田甜被自己的事弄得焦头烂额,整日修炼,空闲下來就是处理田家事务,哪里会去打听其他州的一些其他郡主的传闻。

    “所以表面上是帮你,促成你们的姻缘,其实却是在帮我自己,我们都是不甘受家族摆布的人,田郡主聪明智慧,年龄比起我虽然小了一些,却比我有能耐,如今已经能够算得上田家的小家主了,只怕以后孟尝君的班要由你來接,我打听过你那几个兄长,除却田语还不错,其他实在难成大器,只是田语一心想从军,自然不可能接掌家主之位,年轻一辈能够接家主之位的人,也只有你了。”在这一点上,赵红羽说得很不客气,也不怕田甜翻脸,因为这从侧面上算是对田甜的肯定。

    事实上,田甜也是这么觉得,尤其是自己那些哥哥反对她跟许道颜时,只有田语只字未提,其他人都不看好许道颜,她自然会心生怨怼,像田武还百般阻挠,设计陷害,这些都是许道颜会不知不觉跟自己疏远的原因之一。

    两个人感情是一回事,但当两个人要结合在一起,如果与家人关系恶劣,是极大的阻碍。

    田甜从來沒有想过要将田家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如今被赵红羽怎么一说,心中突然生出这样的想法,不过如今自己的父亲正当壮年,只怕还轮不到自己,不过要有心往这一个方面去留意才对,到时候一切就是水到渠成了。

    “多谢赵郡主,不过如今我们两个人之间的阻隔,已经不是家族之间的问題了,道颜他乃是邪皇钦点的神威候,天赋过人,又得天石公赏识,前途一片光明,当然相比之下,是沒有其他世家传承下浓厚的底蕴,但我相信他日后必然会出人头地,成为九州神朝不可或缺的大人物。”田甜说起许道颜,心中带着些许骄傲与自豪,毕竟从跟他相识之后,她就很看好,从來不觉得许道颜弱于他人,如今他凭着自己的能力,让许多人都认可了。

    “哦,那问題出在哪里,好看的小说:。”赵红羽眉头一皱,仔细沉思了一会,顿时恍然大悟:“我道是怎么回事,之前他还想要让我当他侍女,只是他回头看了一眼,就反悔了,看來他是顾虑当时在你身前女子的心情吧,那人是谁,竟然只是稍微一皱眉,就能够让神威候改变想法,不会那是他的意中人吧。”

    田甜在当时,是看不到聂沛儿的表情,听到赵红羽这么一说,她心中气苦,难道许道颜喜欢上聂沛儿了,从身法上來看的话,她知道许道颜必然是得到聂沛儿的倾力传承,否则的话,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掌握如此精妙的身法。

    两个人经常外出历练,聂沛儿又能够倾囊相授,会产生感情也是理所当然的。

    如今又听赵红羽这么一说,她心里越來越不是滋味:“原來是这样,我还以为他是顾虑我们的感受,生怕有外人进入不太方便,才会提出那样的要求。”

    “那个女人,杀气极重,身上气息近乎全无,显然是刺家中人,这种出自刺家的女人心狠手辣,感情淡漠,沒什么做不出來的,对于她们來讲,只要能够完成任务甚至出卖自己的身体,魂魄都无所谓,我倒是觉得田甜妹妹长得比她漂亮,知书达礼,温婉贤淑,回头我要跟神威候好好说一说才是。”在一旁,赵红羽为田甜鸣不平,一脸的气愤。

    “多谢赵郡主夸奖,人这一生,总要经历一些感情,我们两个人也未必合适,需要时间的磨砺,历经起落沉浮,世事变幻,最终能够留下來的才是真,人生太过漫长,也许只有缘分很多的人,才能够最终走到一起吧。”田甜心中带着些许感伤,可能自己跟许道颜真的是有缘无份。

    “……”赵红羽虽然是在演戏,但田甜却是真情流露,使得她心中触痛,至少田甜还能够有一段这样的感情,努力的去喜欢自己所喜欢的一切,自己却是连喜欢一个人的资格都沒有,虽然是在用计,但她所说的,却也都是实情:“那许道颜难道不知道,你为了想要跟他在一起,为他付出多少努力,在田家苦苦争取,甚至不惜跟萧家决裂,他怎能如此。”

    “感情的事,本不能强求,其实他现在的心思不在男女之情上,他母亲被匈族王后所杀,如今他一心修炼,只想要报仇,自从发生过匈族神朝那一件事后,整个人都变了不少,这也是原因之一。”田甜眼神哀伤,世事无常,便是如此,许多感情会夭折,有时候跟这些外界的影响,使人心境发生变化,也有很大的关系。

    “哎,田甜妹妹真是宽宏大量,在这个时候还在为他着想,替他说话,也不知道这许道颜上辈子修的什么福,今生能够让你这样对他,如此爱他,我从心里替你不值,听说最近萧彦得势,动用萧家主家的力量,去跟田家谈你们婚约之事,可有大碍,若有需要随时知会一声,我们赵家会站在你这一边的。”赵红羽心细如发,早就将这一次会进行比试的人底细都调查了一遍,她的情报网遍布极广,如今说什么话,自然都是信手拈來。

    “我只是说了,短期内自己并不想嫁,哪怕是萧家主家老一辈人也不能够勉强我什么。”田甜如今有孟尝君站在她的背后,有底气很多了,如今整个田家的大权基本上都掌握在田文的手中,只是他承受的压力也很大。

    所以田甜现在也只想让自己强大起來,帮自己的父亲多分担一些,希望他别那么辛苦。

    “嗯,田甜妹妹这是要去哪里。”赵红羽知道,有些事不宜多问,立即收住,转移话題。

    “我本來是想要拜访一下旁边的邻居,如今却是心情全无了,想回去休息一下,明日再说。”田甜一声轻叹,拱手道:“多谢赵郡主。”

    “哪里,我们也只是同为苦命人而已,都在世家的苦海之中,挣扎求存,希望能够有自己的一片净土,若是妹妹以后有什么事,可以尽管跟我开口,若是能够帮得上忙,我自会全力相助,只是希望以后我若是受到同样问題困扰,希望妹妹能够借手中的力量,站在我这一边,我们这样,也算是互惠互利。”赵红羽一下子就找到田甜心中的缝隙,趁虚而入,无形之中,使得两个人贴近了不少,不得不说,她在揣摩人心一道上,造诣极高。

    舞魅之术,原本就是迷惑他人心智的术法,对于人心的掌控要求极高,田甜心中有诸多缝隙,她想要使其心防瓦解,自然不难。

    “放心,只要我能够帮得上忙,一定会全力相帮。”田甜颔首:“赵郡主,你跟我进來吧,我跟道颜说一些,毕竟你也是一州郡主,让你守在宫门口也不好。”

    “这不太好吧。”赵红羽有些为难。

    “不会的,这一点面子道颜还是会给我的,到时候你寻一个房间修炼便是,只要不影响到他们就无大碍。”田甜拉起赵红羽的手,不由分说,就将她带进地宫之中。

    “嗯,田甜,你不是去拜访其他学院之人吗,这么快就回來了。”许道颜愣了一下,看着田甜带赵红羽进來,心中诧异。

    “突然沒什么心情,就站在门口跟赵姑娘聊了几句,虽然她输给你当侍女,但毕竟也是赵州郡主,如果让各大学院看到她一直站在外面,的确也不太好,不如就让她找一个房间修炼,你要是有事唤她也就好了。”田甜声音柔和。

    “哈,既然你都开口了,自然是可以,我从來就沒有打算把赵郡主当成自己的侍女,一切自便。”许道颜摆了摆手,浑然不在意,只是他心里有些奇怪,之前田甜对于赵红羽还是带有敌意的,不知道为什么,如今两个人似乎看起來关系还不错。

    “多谢神威候。”赵红羽盈盈一笑,媚眼如丝,秋波荡漾,声音酥酥软软,让人听着很是舒服。

    “嗯,你去寻个修炼室吧。”许道颜摆了摆手,虽然能够让赵红羽住进地宫,但他也不太想与她多做接触。

    赵红羽寻了一处修炼室,嘴角噙着一丝的笑意,一切都在她的掌握之中。

    就在这时,一道寒锋离她颈部,仅有一寸,这正是聂沛儿的法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