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二百七十四章 交换!

    聂沛儿将其取名为斩神刃。

    斩神刃寒光逼人,丝丝缕缕的凛冽之气无孔不入,渗透进赵红羽的四肢百骸,使得她内心忍不住颤栗起来,这一种气息实在太骇人了。

    聂沛儿手中不知道斩杀过多少生灵,自已经凝聚出属于她的气,哪怕赵红羽乃是在神之境界下的顶尖存在,依旧难以抵挡聂沛儿所散发出来的气息。

    “你是谁?你想干什么?”赵红羽是心头一颤,眉头紧皱,她一动都不敢乱动,知道自己的实力与聂沛儿差距太大。

    “我不知道你到底出于什么样的目的,跟田甜说那些话,如果你想要对道颜不利的话,你会死!”聂沛儿一字一句,无比浓郁的杀机肆虐,渗透到赵红羽的识海之中,使得她心惊肉跳,更加的惶恐不安。

    要知道聂沛儿可是一尊智神巅峰境界的存在,并且手握吴小白亲自炼制的斩神刃,比起赵红羽,实在强太多了。

    “你不敢杀我,如果在这里杀掉我,许道颜难辞其咎,到时候只怕会把他拖下水,染上谋杀其他学院弟子的恶名……”赵红羽强行镇定,收敛了一下自己的心神,郑重道。

    “想要杀你的手段有千万种,你能够防我几年,我就不信你能够整天躲在天闵学院或是赵家不出去!”聂沛儿收起了斩神刃,沉声道:“你与田甜之间,两者世家往来,交易权势,与我无关,但最好不要牵扯到道颜身上。”

    “哼。”赵红羽冷哼了一声,道:“你到底是为了许道颜的安危,还是为了你自己?”

    “你说什么?”聂沛儿眉头一挑,杀气凛人,将赵红羽笼罩,只要她意念一动,瞬间将能够将其杀死。

    赵红羽开始镇定下来,毫无畏惧,道:“许道颜是神威候,我们九大学院比试,我刺探情报,小打小闹,哪里会伤及其性命,还是你怕我帮田甜,最终他们两个人会走到一起,而你只会被抛弃,你是为了自己?”

    “笑话!”聂沛儿心绪复杂,自己从来就没有想过要跟许道颜在一起,如今的他最多只是让聂沛儿感觉到他是一个可以信任的好朋友。

    “你应该也喜欢神威候?也难怪,少年英雄,十四岁封侯,得邪皇赏识,前途无量,又有天石公为他后盾,寻常人根本不敢招惹,我倒是觉得你接近神威候别有居心,想要从他身上谋夺什么,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这些身为刺家中人,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不择手段,甚至不惜牺牲自己的色相,感情,肉身……”赵红羽豁出去了,反正她笃定在这里,聂沛儿绝对不敢杀她。

    “住口!”聂沛儿心中震怒,冷斥道:“你一个外人,我们之间的事,又岂容你置喙?”

    “看来被我说中了,如果不是的话,你何必如此生气?你的身法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应该与中央神朝刺家聂氏的有极大的关系,相传这些年来,聂家一直在明察暗访,寻找一名聂家叛徒之女,为女子,算一算,今年刚好十八岁,我想应该就是你。”赵红羽心思玲珑,她从舞道,经常去醉城等地,她手里养了一批情报人员,教她们舞蹈,然后她们前往各地顶尖的娱人之地,不管是在九州神朝,还是中央神朝,还是鸿蒙神朝,这些女子以演艺为名,暗中都在不停收集消息,靠买卖情报来维持她的整个暗部的运转,以及自身的修炼。

    许多大世家出身的人,表面上很风光,实则并没有那么容易,有的人为了磨砺家中弟子,不会提供任何钱财,让族中弟子自给自足,像正法就是被下放到幽州,日子过得很拮据,田甜算是幽州中唯一的郡主,是孟尝君手中的宝,又有孟子颜,高子期对其十分重视,家族之中,自然也是不留余力去培养。

    赵红羽则不一样,她外柔内刚,自诩巾帼不让须眉,向赵家要求,自给自足,这样也不用看赵家老一辈人的脸色,她发展了一些年,才走到今日。

    “什么?”聂沛儿目露杀机。

    “没有想到真的是你,看来被我猜中了。”赵红羽原本对这个消息,也只是随意一说,但聂沛儿眼神之中所流淌出来的气息,却是让她心中大惊,显然聂沛儿还真的是。

    “你想如何?”聂沛儿想要杀死赵红羽,但她却不想连累许道颜,自己的下落,绝对不能够被人发现,当年她父亲以秘术遮蔽了天机,才让她无法被人推算出来,不然早就被抓到了。

    “不想如何,我们来做一笔交易,你告诉我许道颜所掌握术法之秘密,我就帮你保守秘密,如何?”赵红羽知道如今自己已经占据上风了,她没有丝毫畏惧。

    “不可能!”聂沛儿斩钉截铁。

    “呵呵,是你的性命重要,还是他的输赢重要?神威候乃是我九州神朝的未来新星,哪怕输了这一次,他还有很漫长的路要走,又不会危及他的性命,你就不一样了,一旦身份暴露的话,那就是必死之局,你真愿意拿自己的性命换他的前程?”赵红羽轻笑道。

    “那又如何,就算死,我也不可能会做出背叛他的事,这是原则问题。”聂沛儿眼神之中,寒芒闪烁,有了不顾一切,要将赵红羽斩杀的念头。

    赵红羽心中一凛,怕聂沛儿情急之下,真的会杀死自己,到时候真就冤枉了,她心中虽惊,但表面上却没有丝毫变化,反而掩嘴一笑:“噗,好好,你也不想一想,神威候背后站着天石公,如果真把你交出去,他还不得恨我一辈子?我们赵家可不想与神威候这样的人物结仇,对我们可是没有丝毫的好处,不过你想要我保守秘密,总要付出一点什么?我想与你交换一个承诺!”

    “你说。”聂沛儿心中松了一口气,她要救出自己的父亲,赵红羽又不能杀,她只能够答应。

    “我想撮合神威候与田甜郡主,让她欠我一个大人情,我不管你是不是喜欢神威候,我只希望你答应,不要从中阻碍,哪怕神威候对你有情意,你也要拒绝,可能做到?”赵红羽噙着一丝玩味的笑容,看着聂沛儿。

    “可以!”聂沛儿神色很冷淡,一口答应下来,没有丝毫的犹豫,她承认心里可能真的对许道颜有一丝特别的感觉,但眼下最重要的就是将父亲救出,其他她根本无暇顾及。

    “那就好,你可以走了,我会替你保密的,不过你要记住,如果被我发现你违背自己的承诺,到时候聂家人应该会在第一时间追杀到你。”赵红羽机智非凡,转败为胜,不仅没有被聂沛儿吓到,反而掌握了更多的东西。

    聂沛儿眉头一皱,心中很是无奈,事到如今,一切也只能够看许道颜如何去应对了。

    她一步踏出,消失在赵红羽的身前。

    “这个女人还真是有点意思。”赵红羽很享受将敌人的感情,玩弄于鼓掌之间的感觉,她心中立志,以后一定要成为赵家家主,取代她爹的位置,如今在她手中掌握了大量的情报,一切都在为她日后铺下了坚实的道路。

    一日之后,众人都休息得差不多了。

    许道颜一行人,坐于地宫大厅,听着元宝与薛少帅这些日子以来,在血云宗所做的事,他心中感叹,果然一切不出自己所料,血云宗许多人的古墓,只怕都会被挖得一干二净。

    “哈哈,后来风声太大了,我觉得这样下去不好,又知道九州各大学院比试即将开始,所以就赶紧过来,给你小子加油,看你能不能够拿到好名次。”说起那一段血云宗的日子,元宝神色,颇为自得,红光满面,都有点痴醉的模样,似乎很享受那样的日子。

    许道颜知道,接下来,如果自己参加完九大学院的比试,应该会与聂沛儿去中央神州见识一下,他刚想要开口问一下元宝关于中央神朝的事。

    就在这时,地宫门外,传来敲门声:“神威候可见?”

    “请进。”许道颜耳力极佳,知道这是易水寒的声音,连忙道。

    地宫大门被推开,易水寒在前,在其身后有三名男子,同样是纯阳学院的弟子。

    为首者男子身着道袍,朴实无华,就连长相也是平平无奇,言行举止透着一股朴素与自然,然而却是这一次纯阳学院的领头人,他朝着众人拱手施礼,很是严谨,一丝不苟:“我乃纯阳学院代表,吕方,是水寒的师兄。”

    “幸会!”许道颜与他们互相介绍了一下,众人寒暄了几句,也对对方的人都有了一些了解。

    在吕方身边,两位与他一同参加的其中一位名为荀络,另外一人乃是易水寒的亲哥哥,易水逝。

    许道颜不动声色,也不知道这一次纯阳学院的人来有何目的,自己想一次教薛少帅兵法,就是纯阳学院的人传出去的,显然对自己很有意见。

    这一次来,也不知道是福还是祸,不过也只能够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