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五百七十九章 扶桑祖树

    在许道颜的生命本源之中,

    有一颗无色的嫩芽,冒了出來,它的气息截然不同,似乎它的成长与五行息息相关,但它自身所散发出來的气息却与五行毫无关联,可又蕴藏着不可思议的力量,

    许道颜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在自己的体内,他从來沒有发现这样的东西,为什么会生长出这一颗嫩芽,他心里也感到很奇怪,难道是那大劫之中无意间留下的,会不会对自己造成其他的危害,

    要知道,他已经融入了不少的记忆,从來沒有听说过,在一个人踏入圣者之境,在自己的生命本源中会生长出这样的东西,基本上自古以來,都沒有这样的记载,所以他心里会有不小的担忧,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竟然植入在我的生命本源之中,我从來沒有将什么东西引入到生命本源之内,它到底从哪里衍生而出,”许道颜内视自己的身躯,生命本源就在自己的丹田部位,如今在那一部位生长出一颗嫩芽,虽然细小但似乎却蕴藏着强大的力量,并且他有一种预感,这一颗嫩芽还会伴随着自己的实力增长而跟着提升起來,

    他能够清晰地感受到,这一棵神秘的嫩芽生长出來的瞬间,的确让自己与天地之间的感应,变得更加的敏锐,至少到现在为止,它并沒有给自己带來多大的不适,

    在许道颜踏入圣之境界时,他的魂魄一直不停受到雷劫的洗礼,同时也打通了与天地之间的感应,

    圣雷灵的力量不停地扩张,并且以极快的速度在成长,与此同时也在对许道颜的魂魄进行无时不刻的洗练,原本对于他天地之间的感知,沟通沒有那么敏锐,但那一颗嫩芽生长出來之后,却使得许道颜与天地之间的感应,有了很大的突破,

    “算了,管他的,如果真有什么危险的话,到时候再说吧,反正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许道颜思虑了极长的时间,最终决定放弃,一切都只能够走一步看一步,

    在未來一个月的时间,他留在这一空间当中,他对自己的五大圣则重新进行凝练,融入到自己的五脏之中,不停地积蓄,不缓不急,

    圣则,踏入圣者之境,最少都要凝练出九十九道,这是一个人入圣之境的最大象征,每一道圣则的威力都非常巨大,这是一名最弱的圣者所必须具备的,

    能够凝练超过千道圣则的,都是一些资质超常之辈,在各大世家之中,也都是比较精英的弟子了,

    相传哪怕是得到无上圣帝的传承,体内单一圣则最多只能够凝练出九千九百九十九道圣则,难以突破万之数,

    自古以來,能够突破万之数者,寥寥无几,然而许道颜体内五大圣则,在他经历过如此可怕的劫罚之后,全部破万,足足有五万之巨,在其五脏之中,交相呼应,相生运转,

    然而,许道颜五大圣则,各凝聚出一万道,其体内所蕴藏的圣则之海量,强大得无以复加,

    他的寿命上限,突破到二十五万载,这已是一尊圣者寿命的极限,他在踏入圣者,历经可怕的劫罚之后,直接到达圣者巅峰的境界,

    他缓缓地睁开双眼,此刻在其月眼阳眸之中,暗藏五行运转,阴阳五行已经有了一个最初步的结合,

    许道颜整个人的气质,有了一个质的飞跃,超凡入圣,他看着自己的双手,完全不同的生命体质,澎湃汹涌的战力,一拳就能够力压圣神境时的自己,完全不可同日而语,

    大羿飞宇仰天大笑,口水狂喷,看着水镜之中的许道颜,这些日子以來,他无时不刻都在关注着他的成长:“这小子果然是一个好苗子啊,千万年都难遇的好苗子啊,來修炼我《破天》跟《射日》,再好不过,我相信他绝对能够把我大羿氏的至尊巫诀提升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

    在一旁的刑天元辰却也只能够红眼,许道颜的确是一个极好的苗子,虽然眼前被大羿氏捷足先登了,但他还是觉得有机会的,

    “哼,我先走了,”刑天元辰不想再看大羿飞宇那一张得意洋洋的嘴脸,一步踏出,消失在这大羿殿中,心里寻思着要找一个机会把许道颜抢到刑天巫殿去,

    在许道颜修炼的空间,一道门户打开,他知道是时候去学习《破天》跟《射日》,他一步走出,置身于大殿中,

    大羿飞宇笑容灿烂,就像是一朵盛开的菊花,他连连点头,很是满意:“不错,在修炼《射日》之前,要先修炼《破天》,在扶桑祖树里面是另外一片世界,《破天》就深藏其中,能不能够得到,就要看你找得到找不到了,你可以让小白跟元宝还有流寒与你一起,刚好他们在这一阶段,都一起突破到圣者境界,”

    许道颜颔首,他心中有众多想法,果然一踏入圣者之境,他就发现站在一个更高的视角,总能够看到更多的东西,

    有许多术法,他觉得都要在施展之中,不停地去进行演变才能够感悟到最强的术法,吴小白给自己炼制的极品圣器,如今的自己才能够将其发挥到极致,

    “好,”许道颜惜字如金,他如今非常享受自己身躯这种状态,前些时日他都在忙着感悟自己每一条圣则中所蕴藏的五行道韵,只有了解自己掌握的力量,才能够将它们发挥到极致,所以许多术法之上的想法,他都还沒有好好的梳理,

    “《破天》在我大羿氏中,乃是提升本族弟子力气最基础,但也是最高的无上巫诀,每个人一生进入扶桑祖树只有一次机会,每一次进入其中,寻找到属于自己的《破天》之后,每个人会根据自己的感悟,将《破天》修炼到一定的境界,力破九重天,是整个《破天》的最高境界,但自古以來,能够修炼到这一境界的人,并不多,”大羿飞宇自然希望许道颜能够寻找到最完整的《破天》巫诀,他盯着许道颜:“相传,我大羿氏的圣祖,将其突破了极限,到达力破十重天的境界,你可不要辜负我对你的期待啊,记住,在扶桑祖树里面沒有人限制你一定要早点出來,可以慢慢寻找,”

    “多谢,”许道颜思忖了片刻,他知道大羿飞宇的确是想要帮自己,躬身一礼,说什么都是多余的,只有用最实际的行动,才是对其最好的回馈,

    许道颜盘膝而坐,沒有搭理大羿飞宇,而是静下心來,在梳理这一阶段时间,自己的所获所得,所思所想,他知道接下來去那扶桑祖树,哪怕是自己的实力已经有了大飞跃,但依旧凶险异常,所以绝对不能够满足眼前自己所掌握的一切,自己一定要做好最佳的准备去面对一切,

    七天的时间过去了,

    元宝,吴小白,大羿流寒这才陆续到达,因为他们都分开进行领悟,突破圣者之境,所以各自都有休整期,

    许道颜能够达到眼前的成就,吴小白与元宝并不意外,因为在这一次圣者境界的突破,他们的提升,也是骇人听闻的,

    大羿飞宇知道,这两个人比起许道颜,不分伯仲,各有千秋,也给他们临时准备了极佳的场所,让他们的突破,有最佳的环境,无论如何就当跟这些小辈结一个善缘,不管是他们的资质,还是他们背后的存在,就摆在那里,对大羿氏來讲,不会有丝毫的坏处,

    元宝红光满面,笑容灿烂,心里那叫一个高兴,他觉得接下來三个人也许都可以一起去百家圣地附近的《奇地录》了,之前他还不是很有信心,但是当他踏入圣之境界后,《风水古神术》里面的一些古法,让他信心膨胀,

    “道颜,看來我给你炼制的极品圣器,很快你就用不上了,”吴小白感受着许道颜身上力量的变化,一阵感叹,

    “哈哈,到时候我们一起联手炼制更强大的圣则器就是,”许道颜双拳紧握,知道自己前往匈族神朝报仇之日,已经不会太远了,当日自己的母亲死无全尸,为人子女,父母之仇,必然要报,

    “赶紧走吧,相传扶桑祖树里面,藏有古老的洪荒世界,凶兽种类之多,分布之广,让人数不胜数,除此之外,还有众多古老的遗迹,兴许机缘好的人,能够得到神秘的传承也说不定,其中还有许多古老的风水格局,是外界所不具备的,本佛爷已经迫不及待了,”对于元宝來讲,只有古老的风水布局才是最重要的,他并不在乎《破天》,每个人主修的经法,术法都不一样,

    “嗯,我师父也曾经跟我说过,如果想要让自己的铸造之术,到达极致,也要去古老的空间,去感受那一片人族所经历的天地,会给我不一样的体会,”吴小白眼神之中,透着向往,如今总算是有机会了,

    曾经那一片人族最初的天地,已经被封存了起來,形成独立的世界,因为后來不停的大战,使得土地破碎,

    巫族各氏合力,将这一片他们原本所居住的土地给封印起來,让它们在另外一片空间孕育生长,

    对于他们來讲,大地就是自己的母亲,在无数的战争中,自己的母亲满目疮痍,身为子女只能够将其保护起來,并且与世隔绝,

    后來鸿蒙起源的力量衍生出其他的土地,孕育出更加广阔的世界,巫族也开始慢慢隐匿起來,

    “去吧,”大羿飞宇把手一挥,只见许道颜一行人脚下一空,跌落而下,任凭他们怎么施展手段,都无法腾飞起來,四人砸向那一棵最大的扶桑祖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