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二百七十六章 恶人磨

    赵红羽的舞道,暗藏玄机,一直以来众人都没有发现,直到这一支舞的爆发点,瞬间勾动!

    每个人都感觉到自己有种想要突破的冲动。

    易水寒第一个忍不住,神躯一震,突破到了力神的境界,一道华光降临。

    许道颜,吕方,荀络,易逝水在第一时间反应了过来,以各自的神通,压制住自己。

    石云陪着孙灵去修炼,研究兵法,不在场,否则的话,只怕他也难以幸免。

    不得不说,赵红羽的手段惊人,能够不知不觉,使人突破,曲毕舞止,她盈盈一笑,媚眼如丝:“不知道我这一支升神舞如何?虽说是表演给大家看,但也算是给诸位一个惊喜,考验考验大家的定力。”

    吕方,荀络,易逝水的脸色都不是很好看,如果他们突破到神之境界,就失去了比试的资格。

    田甜专注抚琴,无暇欣赏她的舞姿,自然不会受到影响。

    “呵呵,看来想要看赵郡主一支舞,也要付出不小的代价,不过我们都压制住了,没有突破到力神的境界,倒是从中有不小的体会,有了些许提升,多谢。”吕方淡淡一笑,神色从容。

    “赵郡主,我想要喝北地冰雪所化成的水,你这就赶往北地为我取雪吧,像你这等天下一流的大美人,亲自取雪化水,只怕喝起来更有滋味。”许道颜不动声色,淡淡一笑道。

    “……”众人目瞪口呆地看着许道颜,他还真做得出来。

    “神威候,你这是闹什么脾气,我只是跳了支舞而已,不是故意的,吕道兄不是说他也获益了吗?”赵红羽一阵委屈。

    “我没闹脾气啊,我只想喝北地冰雪所化成的水,清澈甘冽,很喜欢,身为我的侍女,你想抗命不成?也好,你可以走了,回头我就说赵郡主说话不算话,出尔反尔就是,反正从一开始我也没有想要让你当我侍女,是你非要来的,原来你另有所图。”许道颜不愠不火。

    “别,我去便是了,红羽是真心诚意想要伺候神威候,刚才只是意外,请你相信我……”赵红羽一声轻叹,心中虽然不舒服,但是也得照做。

    “元宝,她毕竟是我的侍女,孤身一人前往,有些危险,你负责好好的保护她,知道吗?只要将赵郡主完全护送归来,我必有重谢!”许道颜当着众人的面前,神色平静,一字一句,说的时候瞥了薛少帅一眼。

    “哈哈,能够一路上与美人相伴,这是再好不过的事!”元宝眉飞色舞,知道许道颜的意思:“兄弟,跟我一起走吧。”

    他招呼起薛少帅,认许道颜为大哥的他,自然是一点就通,这个时候要好好献殷勤才是。

    刚才赵红羽的行为,已经触碰到许道颜的底线了,他绝对不会就此作罢,反正元宝与薛少帅整人自有他们的一套,恶人自有恶人磨,许道颜就由他们去,不想管了。

    “大哥放心,我们必然不负使命,一定会保护好赵郡主。”薛少帅拍拍胸脯。

    赵红羽眉头紧皱,感觉事情有些麻烦了,对付许道颜不难,但她感觉不管是元宝,薛少帅,一看都是工于心计的人,也不知道许道颜示意他们怎么对自己。

    不过众目睽睽之下,总是不会害自己的性命,如今也只能够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

    赵红羽与元宝,薛少帅一同离开了地宫,虽然她跳了升神舞,害得纯阳学院的人差点突破,但哪怕是吕方也觉得这样对赵红羽,只怕于许道颜日后,会有不小的麻烦。

    “神威候,我看要不如这一件事就算了吧,我们既没有突破就好,如果太过了的话,与赵家结仇对你没什么好处。”吕方也能够明白,赵红羽想必是成为许道颜的侍女,心有不甘,伺机报复,想要使得他们尽数突破,没有资格参加比试,到时候纯阳学院与伏龙学院互相怨怼,挑拨离间,但他又怎么会中计。

    “水寒兄,对不住了。”许道颜一声轻叹。

    “哈哈,没事,我又不是比试中人,这升神舞玄妙异常,我倒是从中得到不少的启发,放心,放心,道颜兄弟不必心怀愧疚。”易水寒哈哈一笑,今年他没有被选上去比试,已经放弃了,原本就打算突破,这一次却是刚刚好。

    “是啊,我们知道这一件事与神威候无关,赵郡主的事,不如就这么算了吧。”易逝水也开口了,他这么说不是为了赵红羽,而是不想让许道颜给自己增添敌人,正如易水寒所说,许道颜此人值得结交,纯阳学院已经把他当成朋友了。

    “没事,我只是让他们护送赵郡主周全,不会怎么样的。”许道颜微微一笑。

    只是这句话,哪怕是荀络听着都不相信,也不知道赵红羽会遭遇到些什么。

    “呃……”

    一时瞬间冷场了,田甜也感觉尴尬不已,赵红羽此举用意何在?的确自己所弹奏之曲,很适合升神舞之风,但舞那么多,偏偏选升神舞,只是以她的智慧,如果要害许道颜的话,不可能会在众目睽睽之下做这等事啊?

    “哈哈,没事吧,继续喝酒,这逍遥酿当真是好酒啊,这一种意境非同寻常,传闻纯阳学院有一尊道祖,生性逍遥,狂放不羁,乃性情中人,此酒味道十足啊,能够喝到,当真是三生有幸。”许道颜笑了起来,仿佛刚才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对于逍遥酿的溢美之词听得纯阳学院众人心中舒服。

    他们接下来小酌慢饮,下棋对弈,谈经论道,许道颜没有丝毫的保留,都把自己的心德给说了出来。

    在地宫之中,有点燃极为珍贵的悟道香,于此间谈经论道,领悟起来极快。

    吕方,荀络,易逝水心中惊叹,面面相觑,此行收获不浅,他们自然也没有藏私,从他们身上,许道颜也获得了不少的帮助,果然有交流,有突破,就是好的。

    比如,对于浩然正气的理解,他有了更大的突破,浩然乃存于心中,它不止是一种道形式的体现,而是一个人由内而外所散发出来的力量,许道颜懂得如何将浩然正气引入五大仙道之中,使其仙道对鬼神有极大的破杀之力,下一次遇到天鬼宗的话,他会有更出彩的表现。

    时间一天一天过去。

    吕方,荀络,易逝水并没有走,他们也想知道,赵红羽会被如何对待。

    赵红羽原本想要让人去北地取一把雪回来,自己私下去交代一点事,谁知道元宝,薛少帅寸步不离,她只能够亲自到北地去。

    就在他们刚刚入北地之后,元宝一个不小心,把自己身上传送禁制给施展出来了。

    ‘很不小心’的将一行人传送到北地的边缘深处的危险地带,铺天盖地的风雪覆盖,呼啸连连,严寒让赵红羽动手动脚,气血不畅。

    “哎呀,不好意思,我的传送禁制就是这样,都是猪头大叔不会教,惨了惨了,这样怎么回去啊?”元宝在一旁只跳脚,一副着急的模样道:“赵郡主,你可有与家族中人传讯的手段……”

    “没用的,在这里,风雪覆盖了天地大道的波动,哪怕真能够传到赵家,他们也无法在第一时间赶到,我们总不能在这里坐以待毙吧,四方都有凶兽向我们逼近了。”薛少帅神色一片凝重,心中早已经乐开花了,的确,四方有诸多凶兽气息翻涌,让人心中惊惧,赵红羽知道,自己如果真被凶兽杀死,死了也是白死了。

    “……”她彻底无语了,在这北地之中的气候,她的身躯并不像寻常人般能够抗冻,这不到一会儿,已经被栋得瑟瑟发抖了,她知道许道颜要整她,但没有想到竟然这么狠,而且还真下得去手。

    “赵姑娘,你赶紧取雪,事到如今,我们只能够一路回行了,我的禁制法阵出了问题,我怕下一次传送,就飞到了北地的核心,到时候我们都要吃不了兜着走……”元宝一阵哀叹,惨嚎,说起演戏,元宝比起赵红羽只强不弱。

    “知道了……”赵红羽知道自己遇到两个无赖了,根本拿他们没有办法,都是演戏一流的高手,她还能够说些什么,只能够自认倒霉了。

    她取雪之后,引红莲仙道护体,这才让自己的身体舒服了一些,但却无法长久维持,在这种天气里对自身的消耗是无比巨大的。

    元宝与薛少帅说是往回走,但越走环境越是恶劣,让赵红羽根本无法忍受:“两位,我怎么感觉越来越深入了……”

    “不好,我们迷路了,惨了惨了,这么大的风雪,怎么办啊,我长得这么帅,如此英明神武,玉树临风,人见人爱,实在不想英年早逝啊,难道真的是天妒英才吗?你这贼老天,是在嫉妒我比你帅吗?如果这是一种罪的话,就让我罪上加罪,天妒又如何,我来踏破这片天!”元宝一副无比愤怒抓狂的样子,言语之间极为夸张,让赵红羽根本一点脾气都没有,想发飙都不能。

    她咬牙切齿,一言不发,想要看元宝与薛少帅两个人接下来有什么戏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