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二百七十七章 九州仙殿

    第二百七十七章九州仙殿

    风雪中,赵红羽被冻得瑟瑟发抖,寒气如体,她只得不停地以红莲仙道去消除。

    不然的话,寒气积郁在体内,会给她造成巨大的伤害,甚至会留下后遗症,难以消除,使得日后修炼出现诸多困难,再难以寸进,这种例子,比比皆是,她极为谨慎,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赵红羽外柔内刚,求助于赵家不是不行,但这样的话,会无形之中,使得自己在赵家的地位降低,赵红羽从一开始就不想依靠与家族,才会想要进入学院之中,建立出自己的势力,她不想遇到一点挫折苦难就早早的低头,所以只能够咬着牙坚持下來。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一路上遇到了诸多凶兽,元宝与薛少帅两个人带着赵红羽一路艰辛逃亡,每到晚上的时候,他们总是说要去四方布置,守护。

    然而赵红羽根本信不过他们,连休息都不敢休息,被折磨得心力交瘁,不过她还是硬撑着,伴随着时日的推移,她不停地突破自己忍受的极限。

    每天都在天寒地冻之中,忍受刺骨的冰冷,以及随时有可能凶兽会突袭所产生的恐惧,还有心中那一分迫切想要回到九州神朝的焦急。

    每一次,赵红羽都被元宝与薛少帅带到一处气候开始变好的地方,使得她舒服不少,感觉应该他们是要停止对自己的折磨,心里也松了一口气,但就是每一次即将脱离的时候,结果又不小心踩到什么东西,又被传送回北地的中部,让赵红羽有种想要吐血的冲动,仿佛在地狱苦苦挣扎,看到出口了,即将逃出结果又被牛头马面给锁了回去。

    她感觉整个人的精神差点都要崩溃,突然发现自己以前所受的修炼之苦,根本不算什么,北地她以前只有听闻,沒有亲临,如今算是彻头彻尾体验到了,为什么人家都会说北地是一个能够磨砺她人心志的地方。

    不得不说,少有女子能够像赵红羽这般坚强,她一路忍耐,很少表现出來,只是这样心里就越发的苦闷与压抑,在这北地一困,就接近两个月的时间。

    哪怕是元宝与薛少帅都对她有些佩服。

    这一阶段时间,使得他们在北地皆受益良多,两个人根本就沒有闲着,四处搜刮天材地宝,一方面是帮许道颜给这赵红羽一点教训,另外一方面则是他们两个人臭味相投,一路上不停地给自己找乐子。

    虽然如此,但每一次赵红羽受到致命攻击的时候,他们都奋不顾身保护,有一次薛少帅差一点重伤身亡,这让赵红羽有点搞不清,到底他们这是在害自己,还是帮自己,许道颜到底在想些什么。

    在这两个月的时间里,纯阳学院的人在第七天过后,就告辞离去了,他们知道,可能赵红羽会在北地呆上一段漫长的时间,至于多久,就要看许道颜的心有多狠了,这一件事毕竟是赵红羽理亏在先,闹大了,对于天闵学院脸上也不好看。

    接下來的日子里,许子学院的人也主动來拜访,除此之外,通天学院的人也來了。

    他们之间,互相交流,不得不说,这些人都是九州神朝千挑万选出來的尖子人物。

    并不是每一个人都是出身高贵的,也有一些出身卑贱的人,但是比例终究还是在八二之间,不得不说,很多人都赢在命上。

    一命二运。

    命之一道,出生王侯将相之家,注定要强过很多出生于寒门子弟,这是无法辩驳的事实。

    不管是从父母的资质传承,先天时的养胎孕育,还是从后天上的培养,与人接触的阶层,远远不是寒门子弟所能及的。

    许道颜心中感慨良多,如果不是自己生在幽州边戍的小山村,如今自己的实力会如何。

    在九州神朝有不少年轻的新秀,都让他发自内心的赞叹。

    田甜的信心已经开始有些动摇了,在來九州学院之前,她内心一直很坚定,在幽州之中,她的天赋几乎是少有人能够媲美。

    直到见识了许子学院,通天学院等诸多年轻一代的新秀,她才发现,始终还是有所差距的。

    在这阶段时间,她有不少的收获,突飞猛进,但她深知,自己在进步,别人也不可能停滞。

    许道颜原本以为,九州学院打着交流的名号,无非就是比一下各自的弟子,谁更优秀。

    却是沒有想到,当真是以交流为主,不管是谁是赢,对于來参加比试的这些弟子來讲,都能够有属于自己独到的收获。

    至于为什么还要分出个名次,应该是为了让各大学院的弟子,起到一个竞争的效果。

    在这阶段时间里,最为着急的人就是赵红羽,可以说她失去了一次很好的交流机会,原本对于她來讲,就是想要趁这阶段时间,与各大学院的年轻新秀搞好关系,沒有想到许道颜竟然这么狠,把她在北地一丢就是这么久。

    不过她吃了无数的苦,也有不小的收获,红莲仙道有了更大的突破,心志比起以前更加的坚定,在她修炼一道上,为其夯实了根基,她突然感悟到,原來在修炼一道上,最重要是自己的意志,而不是其他的外物。

    “道颜,明天九大学院的比试就要开始了,难道你真的想要让赵郡主无法來参加吗,这样传出去对于我伏龙学院的名声可不太好,是时候就收手吧。”此刻,在地宫之中,已经沒有外人了,田甜看着许道颜,郑重问了一句。

    “这个,我也不知道,但是元宝跟少帅他们应该能够把握得好尺度,我相信他们,你就放心吧。”许道颜并不是很在意,赵红羽既然跳出了升神舞,就应该为自己所做的事情付出代价,如果纯阳学院的吕方,荀络,易水逝真的突破到力神境界,这就等于陷自己于不义。

    “道颜哥哥,我也觉得给她一点点小教训就好了,如果让她不能比试,她会恨死你的。”孙灵认真道。

    “这个我现在也找不到元宝跟少帅,只能够由他们去了。”许道颜耸了耸肩,一副完全不着急的模样,让在场的人毫无办法,根本说不下去。

    “大家准备一下,明日就要前往九州仙殿,到时候各大学院的主要人物都会到,也不知道他们会出什么样的考題,文武之间,如何区分,我要梳理这阶段所得所思,你们自己也好好整理一下自己的思绪跟心情,以最好的状态面对与各大学院之间的比试,明日辰时大殿见。”许道颜如今一门心思都在明日的比试之上,他知道想也沒用,只能够随机应变了。

    田甜一声轻叹,只得独自回房了,孙灵也是,反正许道颜做什么她都是全力支持的。

    吴小白至今还在研究阵旗,沒有出现过,聂沛儿也是在独自修炼,偶尔会出來走动一下。

    这地宫环境极好,会收那么多钱,不是沒有道理的,不管是吴小白,还是聂沛儿,他们收获巨大。

    石云有些担心,跟在许道颜身后,道了一句:“薛少帅身为魔族,手段狠辣,元宝生性大大咧咧,我怕赵郡主真出现什么意外,对我们会有极大的损害。”

    “放心,我一切自由主张。”许道颜摆了摆手,石云见他如此有把握,也就沒有再多说些什么了。

    他回到了一间修炼室,这阶段获益匪浅,他发现自己以前的术法,威力虽然不小,但完全沒有发挥到极致,故而在这两个月的时间里,他每有收获,都会融入到术法之中,精益求精,在这一夜,他将自己这阶段重新衍化的术法,一一梳理,使其更加的精炼。

    这一夜,很快就过去。

    一大清早,天还沒亮,地宫的门就被踹开,如果不是质地坚固,早就粉碎了。

    许道颜,聂沛儿,吴小白,田甜,孙灵,石云尽在大厅之中,今日他们就要赶往九州仙殿,准备参加这一次的比试。

    “好你个神威候,红羽师妹你到底把她弄到哪里去了。”公孙秋与白玄一彻底坐不住。

    今日就要开始比试,而赵红羽却迟迟不归,实在令人担忧。

    “哦,她还沒回來吗,当日她跳升神舞,带我们参悟成神之道,可惜,只差一步就能够突破,我深感遗憾,心中抱憾之时,突然想喝那北地冰雪所化之水,故而就让她去取水了,怎么,还沒归來吗。”许道颜对于公孙秋与白玄一的愤怒,置之不理,言语淡淡,很是平静,不以为意。

    白玄一语塞,他知道许道颜让赵红羽去北地,但却不知道,原來是赵红羽跳升神舞在先,一时之间,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对于这一件事,纯阳学院的人只口未提,外界的人知道无人知晓。

    “纵然如此,你也不能够让她连比试都参加不了吧,这样将我天闵学院置之何地。”公孙秋厉斥道。

    “我沒有让她连比赛都参加不了,生怕她遇到危险,我还让我两位朋友一路保护她,你们也知道北地气候恶劣,可能是出现什么意外,所以耽搁了一点时间,如果你们不放心也可以去北地找一找……”许道颜的话,差点让公孙秋一口血喷出來。

    白玄一眼神之中,寒芒闪烁,一字一句吐出:“神威候,今天无论如何,你都要把赵师妹给交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