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二百七十八章 一个巴掌一个糖

    白玄一与公孙秋两个人显然动怒了,杀气腾腾,战意从他们的气息中渗透,在地宫内流转。

    “不在我手中,如何将其交出來,來找我们麻烦的是你们,输了也是你们,现在又一副我欠你们的模样,这是何道理?”许道颜依旧不为所动,淡淡道:“我们本不相识,若是你们不挑衅,何來这些后续的事,这一件事哪怕你们闹到九州仙殿,我都无妨,尽管让各大学院的前辈去评理…”

    “你…”公孙秋的脸色难看。

    “我什么我,难道我伏龙学院弱就应该受人欺负?各大学院之间不是本应该互相扶持,帮助弱者?你们事事挑衅在先,我不去告你们一状你们就应该庆幸了,如今还如此理直气壮,闯进來质问我们?”许道颜站起身來,厉声道。

    “神威候,这一件事的确是公孙师弟做得有些过了,不过你也赢了,赵师妹有时候就是任性了一点,她绝对不会有什么恶意,我知道你觉得她是想要挑拨伏龙学院与纯阳学院之间的关系,但在我看來,实则不然,她是真的只想试一试你们的克制能力,不然以她的舞道,跳升神舞少有人克制得住才对,她做事还是会分轻重的。”白玄一知道,这一件事闹大了,对于天闵学院沒有丝毫的好处,有伤学院之间的和气。

    孟子颜,高子期,楚兰原本就是新一派的人物,为了幽州的发展,才去开创的伏龙学院。

    抛开伏龙学院不说,他们三个人在九州神朝的地位都是举足轻重的,尤其是高子期,在琴之一道技艺之高超,就连孔子渊都自愧不如,乃是九州神朝未來的大琴圣。

    孟子颜在推算一道,占卜凶吉祸福的能力,更是直逼孔子渊,这一位帝师曾经说过,再过千年,孟子颜于推算一道上的术法,必然会超过他。

    楚兰就更不必多说,身在兵家之中的白玄一,深知这个女人的能力,是九州神朝出了名在战场上的铁娘子,立下了无数汗马功劳,巫殿一直想要将其招拢到刑天殿之中,但她却一直留在伏龙学院就是想要教出一批可造之才。

    在九大学院之中,伏龙学院算是新派,虽然底蕴不足,但这些人却都极有活力,其他八大学院几乎都是全力在扶持伏龙学院。

    至少表面上是这样,如果他们看不起伏龙学院在先,传出去回到天闵学院,第一个遭殃的就是公孙秋。

    “是吗?原來如此,那倒是我会错意了,你们放心吧,我绝对不会对赵郡主不利的,要知道像她这等身份在赵家都会有自己的命牌,除此之外,想必还有家族中的紧急传讯之宝,如果真有什么大危险,她第一个通知的就是赵家,想回來还不容易吗?”许道颜见白玄一的语气变得缓和,也不想将矛盾激化,顿了顿,缓声道:“赵郡主是你们的师妹,她聪明伶俐,城府极深,只怕我的人遭殃了,她未必都会有事,要对她有点信心才是。”

    “……”白玄一与公孙秋一时无语,的确如果赵红羽真的遇到巨大的危险,绝对会在第一时间捏碎保命符诏,赵家的人也会在第一时间赶到,如果她真的死了,或是被封印了,她的本命玉牌都会有所显现,然而却沒有,赵红羽依旧处于活动的状态。

    “让开吧,如果不想把这一件事闹大的话。”许道颜瞥了白玄一与公孙秋一眼,见他们不敢出手阻拦自己,这才重声道:“我们走,去九州仙殿。”

    “嗯。”田甜一行人齐齐应了一声,跟着许道颜走了出去,大猪卷着小尾巴,扑扇着小翅膀,唔哼,唔哼地叫着,昂首挺胸,一脸的骄傲。

    白玄一与公孙秋沒有阻拦,如今只能够看赵红羽到底会在什么时候回來了。

    北地,元宝一副实在被折腾得沒办法的样子,咬了咬牙,又试一下他那所谓的传送禁制。

    “哎呀,沒有想到,竟然在这个时候有灵了,回头一定要找猪头大叔算帐,终于可以回九州神朝了,不用呆在北地这个鬼地方了。”元宝一副恶狠狠的模样,似乎恨透了那一个教他传送禁制的人。

    赵红羽实在不知道元宝与薛少帅两个人到底是真的在折磨他,还是真的传送禁制出了问題。

    薛少帅与元宝两个人身上都带了不少的伤,极为狼狈,赵红羽有一次身躯差点被撕裂,伤势极重,元宝用了一颗极为珍贵的保命神丹将其救过來了。

    如果是想要让自己死的活,其实借凶兽之手就可以,但却又沒有这样做,赵红羽第一次如此拿捏不定。

    经过元宝的几次努力,结果终于传送出北地,來到地石王城,他们连忙传送到幽州,然后在第一时间传送到状元城,赶往状元楼。

    许多人都集结在一起,走出状元刘,这时他们刚好到了。

    “小子,这一次去北地,差点要了本佛爷的命啊,你可要好好补偿我,不然的话,我跟你沒完…”元宝尖叫了起來,他衣衫褴褛,身上还带着血渍,活脱脱的像是一尊苦行僧,只不过他身上的肥肉却是一两都沒少。

    薛少帅也是,一身的狼狈,不过得到的好处,只有他们两个人知道,此行北地历练,顺带折磨赵红羽,给他们带來不小的收获。

    赵红羽回到状元楼的瞬间,只感觉整个人有一种说不出的疲累涌上心头,两个月的时间里,精神紧绷,日日夜夜都被凶兽追杀,围攻,在她身上的神衣都破裂开來了。

    但是她整个人的气质,变得极为凌厉,眼神也变了,白玄一与公孙秋也很震惊,竟然在短短的时间里,使得赵红羽有如此之大的蜕变,应该说现在的赵红羽比起之前,要强上太多太多了。

    原本赵红羽都是以智谋为主,如今她的肉身强度,气质,意志还有仙道的凝练程度,以及所流淌出來的道韵,都有了质的蜕变,自其眉心之中,一朵红莲绽放,道显天庭…

    人的额头,又被称之为天庭,很少有人能够将自己的道,从凝于天庭之中,显现而出。

    “是啊,大哥,我们差点惨死北地啊,所幸沒有辜负大哥的期望,将赵郡主安全护送回來了。”薛少帅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众人看着他们,还真不像是故意整赵红羽的模样。

    “嗯,那就好,准备一下,等比试完,我们一起去中央神州,到时候给你们一个大惊喜。”许道颜淡淡一笑。

    元宝的眼珠子一瞪,不知道许道颜有什么目的,去中央神州,不过这个时候,他却也不好多问。

    赵红羽神色复杂地看了许道颜一眼:“多谢神威候让人带我去北地磨砺,对我裨益极大,长进不小,待到比试的时候,会让神威候亲自见识一下的。”

    “那我倒是很期待。”许道颜看都沒看她一眼,对着众人道:“走吧…”

    赵红羽见许道颜不屑的态度,恨得直咬牙:“许道颜,你这个混蛋,竟然让人那么折磨我,你大概不知道此行虽然很苦,但对我的提升是你难以想象的,我还真是要好好多谢你,让我的基础更加的牢固,以后踏入神之境界,必然能够扶摇直上。”

    这一路上,她从元宝,薛少帅身上学到了许多东西,这些都藏在她的心里。

    她很是惊叹,元宝与薛少帅两个人若是在神仙巅峰的境界,哪怕放在九州神朝也是顶尖一流的存在。

    其他学院也有听说赵红羽被许道颜命令去北地取雪,一直未归,如今看到,每个人心中各有想法,只是都沒有说出來。

    公孙秋连忙问道:“师妹,到底是怎么回事?”

    “回头再说,比试要到午时才开始,我要先回状元楼,换一身衣裳,好好休养生息,以最圆满的状态应战。”赵红羽径直进入状元楼。

    白玄一与公孙秋跟在她身上,赵红羽对于他们而言极为重要。

    “看來我是小人之心了,原本以为许道颜想要让你回不來,害得我天闵学院少去一个可靠的主力学员。”白玄一见赵红羽能够成长,他自然心中欣喜,一直以來修炼的时候,他们都狠不下让赵红羽吃苦,许道颜这一狠,却是遂了白玄一的意。

    “不管怎么样,反正我跟他沒完…”赵红羽一想起那两个月被折磨得心惊肉跳,感觉不找回來实在太沒面子了。

    “……”

    “小子,我就搞不懂了,直接把那赵郡主折磨疯不就得了,非得还我们这样去帮她提炼仙道,坚定心志,这哪里在折磨她,分明就是在历练他。”元宝有些不满。

    “我就是想要让她吃点苦头,受点痛而已,毕竟是我九州神朝的同胞,哪里能够下毒手,不能让她受两个月的苦,却一点好处都沒有得到,一个巴掌一块糖,她又不能够烦着我们,多生事端,是最好的。”许道颜淡淡一笑,不过赵红羽的确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众人踏空而行,前往九州仙殿。R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