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五百九十六章 行走的力量

    三天的时间过去,不灭亡炎与伏龙御土中蕴藏着强大的力量,无时不刻都在滋养着许道颜的五脏,因为有众多圣物在,它们引动自身的力量进行滋养,互相之间都会有良性的影响,也是因为这种原因使得许道颜每每都有一种想要突破的感觉,但他却都一直压制着自己,不让自己突破到圣士之境。

    圣之境界,一方面是对自己圣则的淬炼,一方面也是对自己魂魄的提升,许道颜想要让自己身体各方面都到达一个境界最巅峰之后才进行突破,如今要让阴阳咒珠以及圣雷灵的力量对魂魄进行最根本的滋养,使其能够与天地意志有初步的沟通,只有这样去突破到圣士之境才能够有更高的基础。

    他将这些时日自己所消耗的力量恢复之后,缓缓睁开双眼,看向众人,嘴角扬起一丝笑意:“这一次收获很大。”

    元宝一张脸跟苦瓜一样,在一旁如同深闺怨妇般抱怨着:“就你收获最大,我们都只能够在一旁红着眼,你小子怎么运气就这么好呢,天底下所有的好事都归你了。”

    “放屁,那三尊域外帝子身上的空间法器都让你里里外外搜了一遍,大部分的东西都被你搜刮去了,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吴小白在一旁啐了元宝一口,这死胖子得了便宜还卖乖。

    “放屁,这是本佛爷的辛苦费,理所应当,如果沒有本佛爷如此机智将他们引进风水奇局之中,道颜这小子岂能够得到那三件圣物,这一路上本佛爷流血又流泪你们都看不见,哎哟,本佛爷怎么这么命苦啊,交了你们这些白眼狼当朋友,难道一生出來就是为他人作嫁衣的吗?苍天啊,大地啊,为什么你对我如此的不公啊。”元宝赖在地上,抹着莫须有的泪水,大声嚎叫。

    吴小白嘴角抽搐,这死胖子还真能不要脸,不过他自己也得到一定的好处,有不少极品材料以及那些极品圣则器吴小白这几天都还沒有好好研究,也算是收获颇丰,只是都还沒有來得及研究。

    只是事后,吴小白依旧感到非常凶险,也幸好许道颜早就有所预感,留出了一条后路拖延了一定的时间,否则的话,只怕就是两种完全不一样的结果。

    “行了,降龙坤圣木本來就是你的,你此行有它就已经足够,如今是你实力不够驾驭不了怪谁?一旦那你能够驾驭得了降龙坤圣木倒时候天地间众多古墓还不是随你遨游?”许道颜翻起了白眼,这降龙坤圣木可以说是最强大的存在,虽然不灭亡炎,伏龙御土,阴阳咒珠都很厉害,但是远远都沒有降龙坤圣木來得成熟,要知道里面的木之圣灵已经是一尊圣皇境的存在了,只是想要踏破圣帝境那一道关口实在太难太难,这也是降龙坤圣木为什么选择离开的原因。

    因为整个太一苍天局都已经被隔绝起來,它能够吞噬到的龙脉之力已经越來越少,再呆在那里的话,一旦整个苍血腾蛇一族完全强大起來,反而能够将其毁灭,这也不是沒有可能,孤掌难鸣,降龙坤圣木对于苍血腾蛇一族,包括整个龙族都有极大的克制,它们也怕将其逼急了,來个鱼死网破又要损失掉不少高手。

    元宝一副怅然若失的样子,哀怨道:“我宁愿把降龙坤圣木给你,如果能有像你身上那些圣物能够跟自己一起成长的,再好不过了。”

    “那好,降龙坤圣木归我了……”许道颜深以为然,点头道。

    “你小子要敢私吞,我跟你拼命…”元宝尖叫了起來。

    “嗯?怎么回事?范围变得这么大,我们要怎么去寻找?”许道颜看向水镜,那天照与璇玑子的星盘石的力量封锁的范围越來越大。

    “看來应该是我们时间拖得太久了,以致于《破天》不想被我们找到,它故意将自己的活动范围越变越广,这样星盘是找了等于沒找。”吴小白蹙眉,这样一來,寻找《破天》的难度又增加了,至少时间又会延长。

    “无妨,既然如此的话,那我跟流寒姑娘就出去碰一碰运气,反正我们有墨牌维系,随时都能够知道对方的位置所在,小白我相信那些域外帝子身上的法器你也很想静下心來好好研究一番。”许道颜知道,想要找到最完整的《破天》凭借外力的话,不是一件好事,最重要的还是看自己的机缘,只怕如今自己已经引起《破天》的注意力,这样也好,接下來就要靠自己了。

    “好…”吴小白很是兴奋,对于他來讲,最开心的事情就可以找到好的法器,静心去研究,然后全部都用來提升玄武,经过这一次的大战,吴小白觉得自己太弱了,尽管很多人都会觉得他已经很强了,但他一直都是严格要求自己。

    “哎呀,那蚕妹妹你得跟着本佛爷,不能跟那小子跑了。”元宝显然也不想闲着,他最想在这一片天地搜刮到一些稀有的天材地宝。

    苍卫闻言,显得有些委屈,不想和蚕妹妹分开,显然元宝想要让苍卫跟着他一起找宝贝,因为它掌握着虚空之门,并且还有其他诸多手段方便元宝做事,许道颜当即也不勉强:“苍卫,你保护蚕妹妹就是。”

    苍卫这才生龙活虎,欢天喜地,许道颜也只能够一声感叹,他看向元宝,道:“不过小白为了我们,把三尊公输家机关全部都毁了,之前那水清圣狮兽以及玄清龙龟兽的尸体以小白如今的实力,想要将其炼成机关只怕有不小的难度,需要你动用人皇笔的力量多帮忙,这样吧,反正我跟流寒寻找《破天》也需要一定的日子,你至少要帮小白一个月的时间,你才能够出去干其他的事情,作为交换。”

    元宝闻言,一下子脸都绿了:“凭什么本佛爷要给你们当苦力啊?你小子有沒有良心啊,是不是让狗给吃了。”

    “你看你,一点都不会想事情,一旦小白将水清圣狮兽跟玄清龙龟兽给炼成机关之后,你想干什么不方便?至少也会多出一分保障啊。”许道颜乐呵呵地看着元宝,让他一点脾气都沒有了。

    “好吧,既然你小子都这么说了,本佛爷就看在你的面子上,帮帮小白。”元宝一副大爷的模样。

    吴小白早就习惯了,知道元宝认真起來也会尽心尽力,许道颜看向他,交代了一句:“小白,趁这几天好好提升一下自身的实力,玄武一时半刻急不得,如果你将水清圣狮兽以及玄清龙龟兽给炼制成机关傀儡的话,兴许能够给你带來更大的感悟,到时候你再去提升玄武的话,才会有更多的变化,世间之物,万变不离其宗,只要吃透了根源,其他都不是什么难事。”

    “好,我会的,这一路上你也小心,必要的时候动用墨牌。”吴小白明白许道颜一直都很为他着想。

    “好。”许道颜看向大羿流寒:“走吧…”

    毕竟这一次只有他们两个想要得到《破天》,一路同行也是沒有多大的区别。

    “嗯。”大羿流寒沒有多说什么,心中多多少少有点羡慕许道颜与吴小白,元宝这样的感情,虽然在大羿氏中她也有要好的朋友,但是这些年來,大家都各自修炼,沒有在外面经历太多的生死,感情都很难达到这一步。

    她还是一个女子,在巫族当中不能说女子的地位弱,但始终在外征战还是以男人为主,女人再强最多也就是守护家园,虽然也有不少诸多巫族的女战神,但那毕竟是少数,所以她想要跟着许道颜,无论如何都想要走出大羿氏,在外面闯出一片自己的天地。

    这些年來巫家各氏族都是尽量低调,也勒令各氏族的子弟尽量减少外出,都在各自的空间里面历练,极少数的情况下才会打开一些域外战场的通道,让他们进行生死磨砺。

    两个人走出玄武,洪荒世界茫茫一片,根本不知道该何去何从,大羿流寒问了一句:“其实离开了玄武,一下子就失去方向感,要怎么去寻找《破天》?”

    “我也想明白了,历代巫族中的强者也沒有依靠什么手段,同样都能够得到《破天》,我自认为不比他们弱,相信也能够找得到。”许道颜发现在玄武内虽然很有方向感,但却始终感觉自己离《破天》很远,这一片天地是《破天》生存了无数岁月的土地,许道颜也想切身去感受这一片天地,用心去行走,用心去感受这里的每一寸土地,这一片天地每一缕气息,只有这样才能够与《破天》有最大程度的契合,为什么大羿氏要把《破天》留在这洪荒世界中让后人來寻找,肯定是有他的道理。

    “行走的力量吗?你说得对。”大羿流寒深吸了一口气,眼前一片片大山起伏波澜,气息雄浑有力,大道狂野澎湃,这是洪荒世界,她心中豁然开朗,许道颜似乎又在无形中为其打开了一道门户。

    洪荒世界,如同《破天》二字,霸气非凡,许道颜指向北方:“走,我们就往这个方向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