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六百零二章 出关

    圣者,踏入圣士,

    由者入士,便是一个巨大的蜕变,

    自古以來,壮士,勇士,学士,都是对人的美称,乃是一种高尚的情怀,

    士农工商,士始终派在前面一方面乃是身份地位的象征,拥有学识,勇气,意志之人,并且将其传播四方,为世人延续传承,才有资格被称之为士,

    圣之士,可见其意义之重大,

    在许道颜与大羿流寒前后突破的刹那,上苍降临下一股属于他们独特的圣士之中,因为他们处于共修的状态很多感受都碰撞在一起,产生更加强烈的火花,让两人的内心有前所未有的冲击,

    他们來自不同的世界,不同的背景,不同的际遇,所以突破之时所降临下來的意念也都是天差地别,

    大羿流寒似乎在突破的刹那,懂得许道颜的内心世界,而他也似乎明白了大羿流寒的内心,

    大羿流寒就像被关在牢笼之中的凤凰,她想要飞出去,但却总有诸多束缚,所以她内心异常渴望想要与许道颜一同行走天下,

    许道颜在大羿流寒看來就像是一名颠沛流离的逃亡者,带着一种桀骜不驯的气息,永不屈服,更有一种王者的孤独,一个人去承担所有,让人感觉多少有些落寞,大羿流寒心中轻叹,

    两个人体内的圣则,被苍天士气进行洗礼,不管是许道颜还是大羿流寒都可以感受到自身的圣则在发生前所未有的变化,本质上在提升蜕变,

    因为两者共修近乎同时突破的缘故,使得双方的苍天士气都冲入了对方圣则之中,且不说谁的苍天士气强弱,但是那一种冲击对双方都是有极大的体悟,

    许道颜心中沉静,五脏之中少帝也受到苍天士气的洗礼,多出了几分士者的高风亮节之气,它们的本质也在发生细微的变化,

    圣者之境巅峰,寿命上限为两亿载,

    如今许道颜的寿命上限,跨越两亿的极限,踏入圣士之境,

    两个人闭目修炼,感受着自己的身体每一丝每一寸的变化,并且去感受那苍天士气的力量贯穿自己身体每一处角落时所带來的触动,

    在他们身上的气势,节节攀升,

    “轰,”

    许道颜睁开双眼,在突破的过程当中,他感受《破天》进行修炼,使得自己突破到力破两重天的境界,

    一身的力量暴涨,修炼了《破天》,仅仅只是到达力破两重天的境界,许道颜能够明显地感觉到,自己的力量至少在原來的基础上提升了四倍,可见此至尊巫诀之珍贵,他深知只要不停地突破每一重天,就能够让力量增长的倍数更大,

    在一旁,大羿流寒的感受也极为深刻,不知不觉,三个月的时间过去,两个人这才缓缓地站起身來,共同在力破两重天的巅峰止步了,

    以他们如今的境界,并非突破不了,而是需要循序渐进,一步步去稳固方才是王道,

    “道颜,此番领略了《射日》之后,能否带我一同离开大羿氏,”大羿流寒手握圣寒弓,一对眼眸凝望着他,

    “这不是我能够决定的,飞宇巫尊也要能够同意,而且与我同行危险重重,你应该也能够明白我的处境沒有你想像的那么简单,”许道颜不知道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心里总有不好的预感,

    “放心,只要飞宇巫尊同意你就让我与你同行如何,”大羿流寒认真问了一句,

    “可以,我多了一个帮手,自然可行,”许道颜并不排斥大羿流寒,而且两个人的确也在洪荒世界的磨练中,有了共同的默契,

    “好,”大羿流寒神色欣喜,心中说不出的开心,

    “我要先把《射日》给烙印在识海之中,”许道颜不再多说,他去看着每一道铜柱上面所刻画下來的图案,

    沒有顺序,沒有头绪,有些画面能够让他心中产生一些感悟,但并不连贯,许道颜知道只有自己对这些图案无比熟悉之后,再日后的修炼自然会跳跃出來,给与自己重大的帮助,如果自己沉浸在这里非要将其修炼完整的话,只怕还会耗费不少的时间,

    大羿流寒与许道颜也是相同的想法,飞宇巫尊也曾经跟她说过,任何的修炼都要从日常的磨砺中所获得,

    两个人耗费了两个月的时间,这才将《射日》完整无缺地烙印在自己的识海之中,在这一片《射日》所在的殿堂,日夜沉浸两个月的时间也让许道颜心中有不小的体会,对于大羿流寒來讲她只是要修炼《射日》,对于许道颜來讲的话,他是要将《射日》与《形箭》结合起來,难度自然是更高,

    “好了,也是时候该跟飞宇巫尊告辞了,”许道颜看向大羿流寒,淡淡一笑,

    “嗯,”大羿流寒手一挥,一道门户显现,两人齐齐踏入其中,

    “飞宇巫尊,多谢,”许道颜踏入那一道门户后,看到大羿飞宇的背影,躬身行礼,

    “不必,”飞宇巫尊沒有转过身來,而是静静地看着碎日帝弓,

    大羿流寒似乎发现碎日帝弓与平常有所区别,只是她如今的心思不在这里,只见其走上前去,行了一礼:“巫尊,我想与道颜同行,让自己得到更好的历练,还希望你能够成全,”

    “也罢,道颜,这丫头在大羿氏里面都被我们给宠坏了,同行的话只怕会给你们添不少的麻烦,”大羿飞宇心中早已经做出了决定,

    “无妨,流寒姑娘战力非寻常人所能及,与我们同行倒是一大助力,”许道颜既答应大羿流寒,飞宇巫尊只要应承,他便不会拒绝,

    “那就好,忘你们一路上互相扶持,流寒,带他们走吧,”飞宇巫尊把手一挥,许道颜与大羿流寒被一股巨力给传送出去,最后跌落在吴小白的玄武之中,

    他看着身前的碎日帝弓,慢慢地伸出自己手,在其手心上有一个黑色的血洞,鲜血一滴滴溢出,显然是非同寻常的杀招:“看來域外的圣帝已经开始不甘寂寞了,鸿蒙起源随时都可能出现大乱,也不知道各大族会如何去应对,流寒啊,你拥有纯正的古羿寒血之传承,希望你跟许道颜在一起,能更安全一些吧,”

    玄武之内,

    许道颜与大羿流寒突然降临,也让吴小白,元宝一阵错愕,

    在玄武内,两个大茧子紧紧地包裹在一起,许道颜知道这必然是苍卫与蚕妹妹要突破到圣士之境了,

    “道颜,流寒姑娘,你们可算出现了,”吴小白神色有些凝重,

    “乖乖,小子,你这是拿走了人家两大至尊巫诀,又将人家的圣女给拐跑了,”元宝口无遮拦,哈哈大笑,

    “小白,发生什么事了,”许道颜见他的脸色不对,知道必然有大事发生,

    “也沒有什么大事,只是百家圣地众多圣子级存在,遭到莫名存在的刺杀,许无道差点陨落,运气好救了回來,李抱石也遭到了追杀,生命本源遭到重创,百家圣地十公子死掉了五尊,现在几个大世家之间,剑拔弩张,巫家也有三尊圣子圣女惨遭杀害,有些是神族老一辈人物动的手,有些是魔族,有些是妖族,整个鸿蒙起源不知道怎么了,之前的秩序似乎都已经开始在逐渐崩坏了,”元宝在这些天打探了许多消息,毕竟沉寂在大羿氏空间里面太久了,与世隔绝,

    “我们去看看抱石兄吧,”许道颜微微蹙眉,

    “不用去了,我们之前也想去看看他,但抱石兄拒不见客,相传他的修为尽毁,只怕很难修炼了,这一件事可能对抱石兄的打击有点大,所以他想一个人静一静吧,”吴小白摇了摇头,

    “也罢,九州神朝,中央神朝那边有什么情况发生吗,”许道颜心中有些担心孙灵,石蛮,田甜,石云一行人,

    “九州神朝与中央神朝早有防范,所以并沒有太大的危险,但基本上年轻一代的圣子都不敢在外面行走,”元宝摇头轻叹,

    “既然如此,我们先去死亡魔城吧,”当日许道颜将重明见在死亡魔城,已经沒久沒有与聂沛儿相见了,如今实力已经到达圣士之境,在这种时期也有一定的筹码回到中央神朝聂氏家族为她争取一些东西,

    “你小子可算是想起沛儿姑娘了,那就走吧,”元宝经百家圣地一役,名声大噪,在朋飞面前也有一些话语权,回头去找轩辕圣帝的话,也许能够帮忙沟通,

    大羿流寒心头一紧,看了许道颜的背影一眼:“难道他已经有心上人了,”

    “流寒姑娘,可有传送大阵可直接降临到死亡魔城的,”吴小白看向她,如今苍卫在进行蜕变中,虚空之门的力量也是动用不了,

    “自然有,沒有我大羿氏到不了的地方,”大羿流寒手中的密令一挥动,只见一道门户打开,乃是大羿氏高手共同打开的通道,

    “走,”许道颜知道,当务之急是将自己身边亲近之人聚集在一起,使得她们安然无恙,各自有所归属才是最重要的,至于整个鸿蒙起源会发生什么事,完全不在自己的掌控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