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六百一十七章 众儒庄

    “诸位,请随我來。”在孔子渊与孟霄他们离开之后,有一名年轻的儒生,他温文尔雅,淡定从容,乃是百家圣地十公子之一,孔轩,在百家圣地极富盛名,很多人都将其认为百家圣地十公子第一。

    但他却从來沒有承认过,学的乃是儒家的《礼》,行为举止,招人待物都让人无可挑剔,沒有人听过他与谁有过恩怨,他就像是一个完美的润玉,沒有人能够从他身上找到一丝的瑕疵去挑剔他,找他麻烦。

    “孔轩,我们这是要去哪里?”大羿流寒对于孔轩并不陌生,百家圣地十公子她都是认识的,看來短时间想要离开百家圣地是不可能的。

    “众儒庄。”孔轩淡淡一笑,伸手虚引,示意众人跟着他走。

    “这可是儒家圣地,一般人都不能进去,只有在儒家各氏族身居高位,根骨极佳,并且德才兼备,能够抛开氏族,一心只为儒家,能够站在最公正的角度,毫无私心的人才能够进入众儒庄。”元宝双眼放光,他知道在里面的风水奇局的布置都是非常不凡,值得学习,心中早已期待很久,只是一直沒有机会进入。

    哪怕是他父亲朋飞都沒有进入过这众儒庄过,因为想要进入这里是有非常严格的要求,不是儒家中人,不是重要人士根本不能进入其中,哪怕是朋飞与轩辕圣帝关系极好,在中央神朝地位极高,但來到众儒庄就什么都不是,因为他并非是儒家中人,并且还是玄宗宗主,轩辕圣帝则是不同,对于儒家的发展做出极大的贡献,自然有资格进入。

    朋飞在这些儒家中人看來,可谓是臭名昭彰,别的不说,他在外界所挖的古墓就有很多都是儒家古圣贤的,众儒庄曾经就为了儒家古圣贤所留下來的东西,付出极大的代价跟朋飞去交换。

    这众儒庄中还有埋葬历代圣贤的古墓,如果让朋飞进去总让人感觉心里毛毛的,所以元宝能够进來也是很不容易的。

    “看來这一次事件很大,只怕随时都会要询问我们。”元宝一声轻叹,儒家三子命悬一线,这也是沒有办法的事情,近乎陨落,希望渺茫,对于儒家來讲谈不上伤筋动骨的重创,但是三尊必然会踏入圣帝境的存在,如今落得如此下场,也是不小的损失。

    “沒事,现在能够让三位师兄活过來才是最重要,其他对我來讲都是轻的。”许道颜心中沉闷,显然这一件事让他心里有很大的负担,如果不是为了古佛断臂,他们也许根本不会遭到圆绝的暗算。

    “小子,如今你再怎么难过都于事无补,儒家三大氏族都非常强大,如果连他们都救不了儒家三子,更别说是你的,所以不要去担心这些。”元宝安慰着他。

    “我想我师父应该可以的,也不知道他们需不需要。”许道颜一直都沒有求老乞丐做过什么事,当时他拿走墨问天的时候,曾经答应许道颜三件事,如果有必要的话,就要动用老乞丐的力量。

    “对,我师父曾经说过,道颜的师父非常厉害,可以让人起死回生…”吴小白双拳紧握,在这个时候,也只能够指望他们背后的人了。

    孔轩闻言,心中诧异,但却沒有多说什么,对于许道颜背后那一尊存在,的确是一个迷,一尊不在百家圣地的年轻人,但却能够有如此强大的修为造诣,完全不弱于百家圣地十公子,可见在其背后的人物有多么了不得,欠缺的只是一些底蕴去积淀,在大世家有一个好处就是所接触的人和物都是寻常人所遭遇不到,平常的耳濡目染就能够使人到达一个外界中人都难以达到的高度。

    元宝也知道许道颜背后是一尊了不得的存在,莫愁也曾经说过,当初许道颜面对噬命圣祗力量侵袭的时候,在其背后的存在还出现阻止莫愁帮助许道颜,如今也只能够看事态的进展。

    众儒庄。

    这里是整个儒家各氏族中人,到达一定的造诣才能够进來的地方,想要进入这里是要经过一批人的同意,才能够算是众儒庄的人,与墨家的侠宗也是一样的,只是众儒庄针对是儒家,而侠宗面对的是万族。

    从外看來,它并沒有那么的恢弘壮阔,但却凝聚着世间公道,浩然正气,在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坦坦荡荡的真君子。

    它有三个门,大门紧闭,此是只有轩辕圣帝,邪皇苏若邪,鸿蒙圣帝这样的存在,才能够从正面进,儒家很讲究礼仪,根据客人不同的身份,从不同的门进。

    许道颜一行人只能够从旁边的小门进入,这一座大门很是古朴,但缺又不失精细,带着一种圣之韵律。

    上面所刻画的每一个符文都蕴藏着无尽的威严,是历代圣儒留给后人的警示还有他们残留下來的意志,相传哪怕是得到众儒庄的高层同意,但是进入众儒庄的时候需要叩首,用自己的意志融入到这一座大门之中,得到历代圣儒所留下來的意志承认,才算是真真正正进入众儒庄。

    “其实三位师兄的事情,你不必太过在意,他们也明白自己命中有此一劫,故而此番会去青灯佛域,想要累积功德,若不经此番劫难,劫罚累积得更加深厚之时,必死无疑,他们如今还存有一线生机,我儒家精通推算之道,趋吉避凶,又岂会不知道自己的运势?尤其是到三位师兄这般境界就更不必多说了,只怕他们心中早已经知晓,此行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孔轩言语平淡,温文尔雅,对于他來讲,似乎就只是发生一件不经意的小事。

    “不错,在儒家之中,因为精通推算之道,会使得自己趋吉避凶,但劫罚难免,在运势不好,天地动荡的时候,他们往往要承受更多的劫难,这也是占卜之道的一些弊端,世间上沒有绝对的好,也沒有绝对的坏,所以你小子不必耿耿于怀。”元宝也在一旁希望能够缓解许道颜的心情。

    “……”许道颜知道,他们都在安慰自己,不过的确如今天地动荡,自己应该也要多提升自身实力才是,只有这样才能够去保护自己身边的人。

    众儒庄内。

    一座座亭台楼阁,玲珑而不失庄严,大气又不失精致,有棱角却又温润,方中有圆,圆中有方,如同君子,外圆内方。

    几处布置外行人看不出有什么玄机,但元宝却是看得心惊肉跳,在这众儒庄中,看起來浩然正气涌动,给人一种谦谦君子,温润如玉的感觉,但却又暗藏着君子藏器于身待时而动的凛冽杀机,只要一勾动,必然伏尸千万。

    儒家向來都是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动杀器,但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他们也不会让自己置身在危险之中。

    “他娘的,这众儒庄还真是不简单啊,这么多风水奇局环环相扣,暗藏杀机,这众儒庄要是谁敢闯进來都出不去了。”元宝从中领会到很多东西,朋飞曾经跟他说过,风水奇局只有自己亲眼去看,去感受才能够从中获得,不然的话,只是从记载上去感知,太过空洞,如今到众儒庄内,元宝心中热血沸腾,异常兴奋。

    许道颜看不出其中玄机,但众儒庄里面的气势让他心中肃然起敬,在这里有一股刚正不屈的精神,浩然之气,流溢四方,这里的浩然正气乃是每一尊儒家强者身上所散发出來的,各有不同,给许道颜心里带來不小的启发。

    “元宝公子果然不凡,一眼就能够看出其中的玄奥,在年轻一代中甚为难得,朋飞宗主不愧是被公认鸿蒙起源最强的风水奇术师之一。”孔轩知道元宝相当不简单,这才只是刚刚踏入众儒庄的大门而已就观察出这么多。

    “哪里哪里,这众儒庄果然闻名不如见面,希望这一次可以在里面多呆一些时日,让我好好学习学习,感受感受。”元宝知道这等宝地不是随随便便都可以进來的,这一件他们带着儒家三子的法器回來,作为礼仪带他们來众儒庄的话,这是对他们最高礼仪的招待。

    因为儒家三子他们都是在众儒庄里面的人,已经不是单纯的孔氏,孟氏,荀氏,众儒庄就像是儒家的核心,就好像百家圣地是人族的核心一样,只是范围缩小而已,如果孔氏家族中有人做出不公的事情,众儒庄是完全可以介入的,同时也能够调和儒家各氏族之间的一些矛盾,他们在众儒庄里面都是非常重要的人物,这一次是对众儒庄极大的挑衅,但众儒庄的一举一动都会掀起惊涛骇浪,引得无数人的猜想,所以他们每一次行动都要谨慎为之。

    “这是自然,你们救回三位师兄,感激不尽,众儒庄里面随意行走都可以。”孔轩每一个举止都让人无可挑剔,他对自己每一次发音的控制都是非常精准的,嘴里所吐出來的每一个字间音节的衔接都让人如闻天籁,感觉心中舒服。

    “多谢,多谢。”元宝高兴坏了,只是许道颜与吴小白心情要沉重一些,大羿流寒对儒家三子心存感激,无论如何,都希望他们可以平安无事,垂死之际还会顾及到他们的性命,利用三件法器的力量带他们逃离险地,这种精神绝对不是寻常人能有的。

    “此为聚贤阁,你们先在里面休息,若是有什么消息,我们必然会在第一时间知会。”孔轩带着众人行走在众儒庄,在这里有许多巧妙的布置,一步走错就会步入另外一片空间,孔轩有意将许道颜一行人带入此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