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二百九十八章 无间地灵

    谁能够将那一尊命神境界的存在杀死,就能够成为文武状元,名声还只是其次,最重要的是能够得到邪皇的亲自奖励之物,是什么东西谁都猜不清楚,但价值绝对是无法估量的,这是无数人心中向往的,一旦得到,对于一个人的一生,是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了,每个人都会有私心,他们都想要得到邪皇的奖励。

    他们心里都会有想法,唯有许道颜很是平淡,他知道他所修炼的经法已经是最顶尖的存在了,如今他什么都不缺,缺的只是时间让他成长,修炼是一步一步走的,是一天天时间,一个个脚印,一场场生死战役磨砺而出來的。

    许道颜心中虽然有所期待,有自然好,但沒有也无所谓,只要不让伏龙学院垫底就好了,來参加这一次考核最大的愿望就希望能够那伏龙学院夺得一个相对较好的名次,而不是每一年垫底。

    一天的时间过去,在许道颜催动慈悲,以仙道雨进行恢复,他们又吞服下恢复丹药,各大学院的精锐伤势都已经完全好了,到达最佳的状态。

    许子学院的慕容婉儿朝着许道颜行了一礼:“神威候妙手仁心,以一人之力为我们疗伤,才能够这么快恢复,辛苦了。”

    “哪里,不必如此客气,诸位,你们现有何打算。”许道颜摆了摆手,淡淡一笑。

    “自然是杀到山巅,将那一尊命神存在彻底斩杀,都已经走到这里了,谁能够得到文武状元就要看各自的本事了。”一尊天赐学院的女子走了出來,她同样是赵国人,名为赵沂,在舞之一道,有不弱的造诣,她是将舞与刺道结合起來,体轻能为掌上舞,这是赵国女子在舞道上的一大境界,可以看得出來,她与赵红羽两人在这天重山所受到的影响都不大。

    因为她们的身体本來就极轻,能够很好的掌控,重力这种东西,与自身体质所修炼的术法是有极大的关系了。

    像赵沂这样出身于刺家的女子,可以在跳舞之时,不知不觉,迷惑对方,然后神不知鬼不觉将敌人杀死,对于肉身沒有太大的要求。

    她举止温婉,亭亭玉立,端庄贤淑,身体如同风中杨柳,弱不胜衣,一言一语,极轻极细,若是于耳边轻吟,有千种风情,万种妩媚,让人根本察觉不出这是一尊出身于刺家的冷血杀手。

    刺家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可以牺牲自己的感情,牺牲自己的生命,只为了能够达到目的,这样的人,是极为可怕的。

    刺家那些圣祖级的人物也知道,这就是一把双刃剑,如果刺家掌控不好,就会害人害己,所以刺家各氏都立下了祖训,比如聂氏祖训,像聂沛儿的父亲,对她沒有任何的要求,就是要将祖训牢记心间,这是一个身为聂氏子孙所要铭记在心的重中之重,刺家各氏的祖训,就是要让自己的子子孙孙,无论自己多强大,都要坚守自己心中的信念,不为所动。

    人当以心驾驭力量,而非被力量驾驭了心。

    “嗯,走吧。”孔无伤点了点头,毕竟这是众人最后的目标,他看向天刺学院中人道:“就有劳你们了。”

    刺家在隐匿之道,极为精通,等一下要让他们探清情况才出手,这样会有不小的安全保障。

    “嗯。”一名男子很沉默,他走在前方。

    一行人,很快就到达了山巅,就在这时,他们发现这山巅有一道门户,无比坚固,让人束手无策,既要悄无声息打开不被敌人发现,又不使用暴力,这是很难的。

    如果这样的话,就会打草惊蛇了,时间已经不多了,不可能等到那一尊命神的存在出來。

    “谁能够打开着一扇门户,悄无声息的。”吴道子也开口了。

    “我來看看吧。”墨彧乃是墨家中人,这山壁若是有机关的话,也许能够打开。

    每个人都让开了一条道,他仔细观察了一下,感叹道:“这山壁乃是以纯粹的力量闭合,并沒有任何墨家的机关,我无法打开。”

    他看向了许道颜,知道只有许道颜才有这样的能力。

    “嗯,我來吧。”众人齐齐看向他,有许多人还不知道他的能力,。

    许道颜双手按在双臂之上,墨彧连忙道:“神威候,你自己要小心了,那一尊命神很有可能会在山壁打开的刹那出手。”

    许多听到这一句话,顿时严阵以待,诸多法器只要他们意念一动,就会瞬间击出,保护许道颜。

    许道颜淡然一笑,道:“沒关系,大不了我第一时间引动木牌,放心吧。”

    话音一落,无比坚固厚实的山壁,在许道颜的力量之下,轰轰往上打开,众人严阵以待。

    山壁之内的情况,出乎大家的意料之外。

    谁都沒有想到,在这天重山深处竟然还暗藏着一座宫殿。

    放眼望去,气势古朴,通体光滑平整,沒有丝毫的装饰,在宫殿的最高处,有一名男子坐在偌大的石椅之上,自其怀中抱着一名女子,一动不动。

    许道颜第一个走进宫殿之中,他在第一时间就感受到一股悲伤的气息,在这宫殿里,都是一个人的情绪。

    “小心,那一尊命神就在大殿座椅之上,他的力量好强。”天刺学院的人连忙告诫许道颜。

    “无间幽冥,此人明明是我人族,怎么会是无间幽冥之主。”许道颜心中疑惑,宫殿中所萦绕的气息,有他的神情,后悔,疑惑,迷茫,悲伤,无法自拔,极其丰富,甚至可以透过这宫殿的气息,感应到他的心绪。

    各大学院之人,纷纷联手结合在一起,准备在最佳的时机展开攻伐。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田甜实力比起在场的许多人都要弱上许多,但是她的心,却是很敏感,这萦绕在宫殿的气息,让人有一种想落泪的感觉。

    “大家小心,不要被宫殿的气息所迷糊,一旦陷入幻境就难以自拔了。”赵红羽告诫众人。

    许道颜沒有多说什么,他觉得这种气息,乃是发自内心而并非是术法幻境所造成的。

    他将自己的意念,融入到这些情绪的碎片沉浸在其中,一动不动。

    从这些情绪碎片之中,许道颜知道了无间幽冥之主的故事。

    原來,他原本乃是一名嫉恶如仇的人族,被派來镇压无间幽冥的诸多凶物。

    在他來无间幽冥期间,手段狠辣,使得四方凶物不敢兴风作浪。

    当无间幽冥恢复了平静,一名女子出现了,她乃是整个无间幽冥地灵,在不知不觉中,两个人相恋。

    对于他來讲,世间上似乎沒有比她更重要的事了。

    然而好景不长,就在两个人最为甜蜜的时候,整个无间幽冥的诸多凶物,不知道怎么回事,联合在一起,向天重山发起了攻伐,想要将其驱逐出去,他仅有一人,不顾一切,施展绝杀手段,一路斩杀。

    整个无间幽冥处处染血,在他无意识之下,将地灵之根击碎,虽然他最后镇压了整个无间幽冥的叛乱,但他这一生最爱之人也死在自己的手中。

    最后他才发现,原來地灵之根,是引发无间幽冥连连暴乱的原因。

    地灵发现,她与他相爱之时,整个无间幽冥的气息变得越來越匮乏,触犯了天地间的禁忌。

    那些凶兽都是需要生存在这一片土地上,如果两个人继续相恋的话,总有一天无间幽冥会彻底干涸,使得这些凶兽都无法生存。

    地灵也知道原因所在,所以她选择死在自己最爱之人的手中,一方面她不愿意见自己心爱之人,手上沾染太多的生灵的性命,另外一方面也不想她触犯了禁忌,牵连到她挚爱之人的身上。

    无间幽冥原本就是一处阴戾之气极重之地,身为地灵却与人族相恋,产生了爱这种东西,自然能够消除阴戾之气,使得这些凶物难以生存,每一处空间都有开辟者,一旦发生了巨大的变幻,自然会有大神通者降临。

    在临时之前,地灵之根,也就是她的心,化为一座山,就是天重山,比天还重,藏着自己心中挚爱之人。

    这些年來,无间幽冥之主,为了想要维持地灵形体的维持消耗了自己极大的心力,寿命损耗得极为严重。

    许道颜一下子明白了许多事,他看向了眼前的男子,这一尊无间幽冥之主,心中有种说不出的情绪。

    “诸位,我们走吧。”许道颜突然说了一句。

    “怎么。”剑无敌眉头一皱,不明白许道颜是什么意思。

    “你们用心感受一下这一片天地的情绪,可以看到属于这无间幽冥之主的故事。”许道颜重声道。

    “我也看到了,道颜说得对。”田甜眼眸泛红,落泪。

    “你们不要被这幻境所欺骗,无间幽冥之主,手段万千,想要欺骗你们轻而易举。”赵红羽乃是施展幻术的高手,可以不知不觉将敌人带入自己的情绪当中,她厉声一喝,希望许道颜与田甜两个人能够清醒过來。

    突然,在座椅上的无间幽冥之主,他抱着死去的地灵形体,抬起了头,气息散发而出,将众人尽数笼罩。

    无数人汗毛竖起,一尊命神的境界,恐怖如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