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六百二十二章 杀孽

    许道颜一行人与儒家三子寒暄一番。

    元宝与吴小白正在突破,沉淀,由儒家三子亲自带许道颜与大羿流寒在众儒庄内行走,感受着整个儒家象征之地的万千气势。

    “道颜师弟,如今整个鸿蒙起源动荡不安,我们只能够拼死挣扎,所以你们一定要切记,尤其是你,身份特殊,只怕会遭到一些域外奸细的暗杀,到时候若是有心人栽赃嫁祸,以你父亲的名望,应该会有不少人替你出头,会引起严重的后果,所以你要明白。”孔严郑重交代,虽然许道颜自出道以来,被人追杀,没有谁在表面帮他,但却没有人能够推算得出他的下落,就知道有多少人在庇护他。

    许天行的用心,只怕是想要让许道颜能够得到很好的磨砺,而不是很多人为其保驾护航,平庸成长。

    当日许道颜的身份暴露出来,以许氏家族以及一些与许天行敌对的大世家联合起来,动用所有的资源,联手推算许道颜的下落,但却都还推算不出,可见有多少人庇佑着他,最后许氏家族不得不放弃,用许无道所提出来的办法。

    “我明白,几位师兄只怕也是儒家日后的中流砥柱,你们若是成长起来,踏入圣帝之境,也能够为鸿蒙起源做许多事。”许道颜很佩服儒家三子,在他们身上有大情怀。

    “道颜,你乃是许天行之子,你的师父又是那般了不得的存在,本来这些事不应该让你现在得知,但我们觉得有必要将这些事情告诉你,希望你可以谨慎为之,我想哪怕是你父亲都希望你能够有大的担当,虽然你如今境界低微,但我们都希望你能够有更高的视野与格局。”孟念看向孔严与荀爻,现在要让许道颜承担这些,虽然有些不公平,但这是迟早的事,谁都无法避免。

    “好。”许道颜想都没想就答应下来了,儒家三子在自己魂魄破碎游离的这一段时间,在冥冥之中,获得很多关于域外起源的一些讯息,无形之中让他们的心理增添了许多负担。

    “那你要做好心理准备……”儒家三子在第一时候,引动自己眉心之中的记忆,融入到许道颜的识海之内。

    庞大的信息量,让许道颜脸色苍白,冷汗渗透而出,他万万没有想到表面看起来只是起了一点波澜的鸿蒙起源,竟然面对着如此之大的凶险,这些讯息也有老乞丐塑造他们的时候无形流散到他们记忆之中的,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但是许道颜能够看到老乞丐以一人之力抗衡四五尊圣帝境存在,从中斡旋,这也是为什么如今鸿蒙起源还没有遭到彻底入侵的原因。

    一方面是鸿蒙起源有诸多圣帝正在做这样的事情,一方面对于域外起源来讲,他们要等待一个时机,就是要让鸿蒙起源内乱起来的时机,一共有域外八大起源要攻打鸿蒙起源,在八大起源的背后,还有一尊神秘的存在,这也是儒家三子在无意中获得,形势不容乐观,许道颜心思运转。

    原本他仅仅局限于复仇匈族神朝,为自己母亲报仇血恨,但是如今发生这样的事情,不应该自我内乱才对,显然他也明白儒家三子的良苦用心,想要要让他在这个时候放下私仇,毕竟匈族神朝也是人族一股很强大的力量。

    “你们的想法,我能够明白,所以放心吧,轻重我还是知道拿捏的,有些事情我心中有度。”许道颜很是直白。

    “道颜师弟,以直报怨,以德报德,出自我儒家《论语》,我们都能够明白你的心情,但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覆巢之下岂有完卵,我想你更应该明白这个道理。”荀爻字字铿锵,掷地有声。

    在一旁的大羿流寒很沉默,没有说话,她与许道颜共修知道向匈族神朝为自己母亲报仇,是许道颜一直以来认真修行的动力,如今却要让他面对其他的东西,放弃自己原来的目标,的确对许道颜来讲,心里是很艰难的。

    “自然,我虽然没有见过我父亲,但我母亲出事,他却都没有出现,我就知道他应该对我会有更高的期待,你们尽管放心好了。”许道颜深吸了一口气,如今的确也只能够见机行事了,壮大自身才是关键。

    在这几天,许道颜与大羿流寒在众儒庄内,受到很浓重的招待,他们想要去哪里都是可以自由行走,并且又儒家三子为他们带路,为其讲解一些儒家的典故,让许道颜与大羿流寒都得到不少见识。

    正所谓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儒家三子一个个都是不比孟子颜弱的存在,并且都有自己独到的见解,所说出来的每一句话,都是凝聚了文思精粹,字字珠玑,能使人振聋发聩,直达内心。

    一个月的时间过去,许道颜与大羿流寒获益匪浅,在整个众儒庄气息的熏染之下,哪怕是大羿流寒表面的野性都消退许多,多出了几分淡雅之气。

    元宝与吴小白两个人的突破,都给他们自身带来巨大的提升,一个月的沉淀,使得他们的境界巩固,战力暴涨。

    两个人提出一个月的时间,吴小白想要对机关进行一次改造,而元宝也想要把自己在风水奇局一道上的领悟融入到玄武之中。

    他们都知道以后自己要面对的是什么存在,玄武是他们的立身之本,出行守御全部都要靠玄武的力量,自然不可小觑。

    儒家三子为了感谢许道颜一行人的救命之恩,放下话,需要什么材料整个众儒庄来承担,元宝与吴小白激动得口水都快要喷了出来,可谓是狮子大开口,就连许道颜都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但是这么大的一个众儒庄又怎么会去吝啬这些天材地宝。

    于是,吴小白又多提出了一些要求,就是要给许道颜炼制圣则器,他深深明白,如今踏入圣将之境,那些极品圣器已经根本不能满足许道颜的需求了,听说是要用在许道颜身上的,众儒庄自然更是不惜一切代价,别的不说,老乞丐帮助众儒庄造就三尊圣皇存在,就已经远远超乎这个价值了。

    许道颜感觉都快要把脸埋在土里了,这些日子吃别人的,住别人的,现在还要用别人的,已经显得自己有点坑人。

    元宝拍了拍许道颜的肩膀,语重心长道:“小子,你要知道儒家也没有你想象那么大方,你都不知道你师父为了救儒家三子付出多少代价,不然你以为众儒庄真的会任由我们提条件吗?这些东西不拿白不拿,懂不懂,我们也是为了日后的天下苍生,众儒庄具备这种情怀,你要想炼制出这些圣则器,我们以后只要造福天下苍生,他们也就觉得物尽其用了。”

    许道颜被元宝这么一说,也就显得心安理得,于是有多要了一些天材地宝,甚至请儒家三子引自己的本命精血帮忙炼制,让元宝与吴小白眼珠子差点没掉出来,觉得许道颜还真是不坑人则以,一坑就要坑到底。

    从吴小白与元宝联合炼制玄武,水清圣狮兽,玄清龙龟兽的一个月时间,最后为了帮许道颜炼制出强大的圣则器,足足耗费了五个月的时间。

    几次福泽降临,都将整个众儒庄的龙脉之气引动,元宝借助风水大局的力量,让几件圣则器都得到最好的提升。

    对于大羿流寒来讲,一把弓足以,圣寒弓乃是从碎日帝弓中分化出来的一道化身,持有之人力量又多强,它就能够发挥出多强的威力,所以根本不用重新炼制,但是对于许道颜来讲却不一样,他身上的每一件东西都是伴随着自己成长起来的法器,已经形成细微的灵智能够与自己心意相通,他要有完完全全属于自己的法器。

    许道颜的阿鼻地狱枪,杀气极重,在儒家看来是极为不祥,但深知许道颜心性为人刚正,绝对不会祸害苍生,故而在炼制阿鼻地狱枪的时候,儒家三子带着许道颜一行人进入一道空间,在那里怨气冲天,杀机弥漫,一尊尊儒家的怨魂都强大无匹,实力最弱都在圣贤之境。

    在遥远的以前,有大秦神朝,焚书坑儒,想要打压震慑儒家,所以捕捉那些敢违抗大秦神朝,实力强大的儒家高手,将他们所存的儒家经典焚毁,将他们的人坑杀,手段之残忍,让人发指,儒家向来以直报怨,以德报德,这些儒家高手死后,历经无数岁月,怨念凝聚,最后在当日被坑杀之地衍生出很多类似于圣祗却又不完全是圣祗的儒家阴圣,在这里杀气满天,怨恨之气弥漫四野,乃是炼制阿鼻地狱枪此类法器的绝佳之地,有吴小白的炼器之术再有一些珍稀的天材地宝辅之,必然能够炼制出一道大杀器。

    果不其然,元宝借主焚书坑儒这一片空间的风水之力凝聚出炼器磁场,由儒家三子坐镇其中,使得他们不受其害,许道颜日夜引自己的五大圣则力量,融入自己的智慧,意志配合吴小白的炼器之术,最后炼制出一道极品圣则器,名为杀孽!

    通体透着冷冽的寒光,杀气冲霄,枪身一抖,无尽地狱弥漫,一尊尊死去的大儒意志形成战魂,绞杀四方,霸气非凡,对于许道颜来讲,武器乃是大凶之物,不得已而动之,枪又乃是百兵之中的霸主,杀力非寻常兵器所能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