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六百二十四章 沛儿归来

     吴小白终于明白为什么自己之前所炼制出來的战鼓总是缺少了一点什么味道。那就是战争的气息。

    鼓如果只是作为歌舞升平之时使用。所散发出來的也只能是淫靡之音。只会使人安于享乐。沉醉其中。销魂蚀骨。

    鼓是霸气的。征战四方。乃是阳刚乐器。震慑之音。激人心神。燃起热血。厮杀四方。在七天的时间里。吴小白心有所悟。虽然谈不上有多通透。但至少所炼制出來的战鼓会比之前都要好上许多。

    他心中已经有新鼓如何炼制的步骤。吴小白将自己的一些想法与许道颜进行沟通。他只是炼制法器的人。许道颜才是真正使用法器的人。两个人都是需要沟通交流。只有这样才能够将法器的炼制达到最佳的效果。

    在这期间。元宝也终于找到了一处兵家必争之地。在这一片战域。众儒庄经常会分出几个阵营。让门下的弟子互相厮杀。实地演习。容不得一丝的作假。兵者。重在天时。地利。人何。

    天时变幻莫测。谁都难以掌握。只能够随机应变。地利则是可以靠人去争取。所以一些处于兵家必胜之地。常年都凝聚着强大的战意。而且在这种地方也自然生成的风水奇局。元宝能够布局与其结合。然后配合一起炼制战鼓。

    儒家三子一路以來。静观不语。哪怕是他们三人从小一起长大……到达圣将境界之时。虽然在一些默契程度上远超许道颜一行人。但是他们却深知。无法像许道颜一行人三一样。非常契合。能够去弥补对方的不足。

    元宝引动风水奇局。一些暗藏在这一片天地的战灵汇聚而來。他连忙惊呼:“这是儒家战灵。”

    “嗯。怎么回事。”许道颜有些不解。

    “在这一片战域中进行演习。众儒庄是允许存在一定的伤亡率的。想必这些就是一些众儒庄弟子临死之前所残留的一些意念。经过这一片风水奇局的凝聚。最后使得它们形成战灵。拥有之前死去的众儒庄弟子本能意志。若能够将它们炼入到战鼓之中。必然威力倍增。”元宝双眼放光。他也沒有想到自己成局之后竟然能够招引出战灵。他原本只是想要借助这一片天地的力量为己所用。

    “开始炼制吧……”吴小白心情也异常兴奋。偌大的地磁圣炉将许道颜的麒麟震天鼓卷入其中。片刻之后就完全烧化了。不管是谁。都是一步一步成长过來的。经过这些天的感悟。吴小白再看麒麟震天鼓方知自己以前所炼制出來的战鼓有多么的差强人意。所以他要从头再來。

    只见整片天地的战意全部都被吸入这一片炼制法器的区域。感受到这般画面。许道颜心中也汹涌澎湃。知道这一次所炼制出來的战鼓。威力必然不凡。

    “好。”许道颜引动体内的五大圣则之力。融入到那一团精粹之中……

    这一次的炼制足足耗费了三十六天。三人合力炼器。许道颜引动自身浩然正气。让那些儒家战灵认可。自主融入到战鼓之中。使其威力节节攀升。

    麒麟战魂鼓。无比纯正。在鼓腰周边镶嵌了三十六颗震天雷音石。一道道古老的麒麟烙印从鼓面中呈现出來。

    两道麒麟腿骨炼制而成的鼓槌。奇重无比。一击之下。山岳崩裂。每一次轰击。都是对体内力量的巨大消耗。

    当然。威力也是不可同日而语的。其战鼓之音。惊天动地。似麒麟怒吼之音。威震八方。如同天崩。甚至能够整片天地的浩然正气为自己所用。若是不惜一切代价去施展。引动福泽降临。都不知道会有多大的威力。

    当炼制完第四件圣则器的时候。许道颜只感觉整个人都快要被抽空了一样。对于吴小白來讲。他是沉浸在其中。心里非常开心。这是他炼制出來的法器。这般强大他感到心满意足了。在一旁的元宝心中艳羡。只不过他已经有人皇笔了。寻常法器都用不上。之前让吴小白为其炼制法器也是为了有能够与他一同成长的法器。但更多他都是用人皇笔。不管用來攻伐。防护。还是逃离。人皇笔全部都能够做到。所以他也不急着让吴小白为其炼制法器。对于许道颜來讲就不一样了。一路上都是用吴小白给他炼制法器渡过种种难关。所以一旦自己境界提升上去。法器沒有提升的话。对于许道颜來讲就会很致命。

    许道颜静下心來。盘膝而坐。恢复自身的消耗。吴小白与元宝则是沉浸在各自的感悟中。不言不语。

    儒家三子见他们已经彻底完事。就带着他们回到聚贤阁中去休养。跟大羿流寒交代了一声变便离去了。

    三天过后。许道颜体内圣则完全恢复如初。处于盈满澎湃的状态。并且圣则的威力更上一层楼。在这阶段的修炼。 也使得他在圣将之境。有不小的提升。

    “道颜。儒家三子说。如果我们想走就直接离开。不必多礼了。”大羿流寒和声道。

    “嗯。这些时日他们都陪着我们。想必也有很多事等着他们去处理。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去聂氏家族。把沛儿给接回來。”许道颜颔首。知道这阶段已经麻烦众儒庄诸多。并且还用了不少他们的天材地宝。用孔严的话说。这一次所炼制出來的这些极品圣则器都已经可以媲美一些下品的圣道器了。别的不说。单单所用的材料就不一般。

    众人齐齐点头。只见聚贤阁内。一道传送大阵显现而出。 儒家三子早就知道许道颜一行人会在什么时候离开。并且去往哪里。一切都早就已经准备好了。

    “走吧。”许道颜看向众人。置身于传送法阵中。众人齐齐踏入。磅礴的浩然正气将众人笼罩。一道华芒直冲九霄。带着众人破空前往六道轮回城。

    许道颜一行人从天而降。直接到达聂氏家族的大门口。

    元宝在前开路。基本上沒有人去阻拦他们。聂无血在第一时间便感知到他们的气息。让人前來结引。

    隔了一段时间。聂无血显然脸色多出了些许疲态。显然这一阶段聂氏家族也遇到了一些麻烦。对于他來讲。是一个不小的消耗。

    许道颜微微蹙眉。沒有多说什么。他拿出一道古佛断臂:“你说的东西。我已经找到了。放沛儿出來吧。”

    “嗯。放人。”聂无血摆了摆手。片刻后。聂沛儿从一道空间走了出來。她的修为已经踏入圣相之境。眼神冰冷如霜。所有的杀气内敛。无声无息。似乎与天地彻底融入在这一起了。显然在这一阶段时间里。她与父亲聂云在一起。得到很纯粹的聂氏家族刺杀之道的传承。在聂氏家族中并不是只有《神行道隐术》。还有一些至尊刺杀之术。并不是外人能够轻易掌握的。《神行道隐术》只是一个相辅的效果而已。

    在聂氏家族中。许多人对于聂沛儿可以说是避之不及。因为她的血脉太过特殊了。并非人族。又有圣祗的力量与天地圣灵结合。人族血脉只是一部分。虽然聂氏家族高层都很看好聂沛儿的成长。但始终沒有几个人愿意与聂沛儿为伍。所以对于聂氏家族來讲。这也是一个让人很头痛的问題。

    虽然解开了误会。但他们一直不确定能不能让许道颜与其一起同行。直到聂氏家族众多老一辈看到古佛断臂。知道沒有人比许道颜更合适带着聂沛儿一同成长了。

    “多谢。”许道颜心中欣喜。聂无血说话算话。沛儿的事情一得到解决。他心里的一块大石就放下了。见聂无血一脸的忧愁。他顿了顿道:“你应该已是聂氏家族的家主。难道还有什么大事困扰你吗。”

    “沛儿。你培养了一批人进入圣伐。”聂无血问了一句。

    “嗯。怎么了。”聂沛儿如今对于整个聂氏家族的行为表示理解。因为她的父亲也沒有怪罪聂氏家族什么。一切都是为了苍生福祉。避免悲剧发生。

    “沒什么。这件事你们应该解决不了。算了吧。实力相距太悬殊。也太危险了。”聂无血摇了摇头。

    “请说。做不到的话。我也不会答应。”许道颜知道如今整个鸿蒙起源内忧外患。他也想做一点什么事。

    “……”聂无血看着许道颜在短时间之内又有如此之大的突破。心中赞叹。思忖了片刻。这才缓缓开口:“相传域外起源有人在圣伐培养了一批顶尖杀手。这阶段有圣伐中的杀手对各族重要人物进行刺杀。我六道轮回城分不轻谁是真圣伐。谁是假圣伐。所以需要有人混入圣伐中为我们获取得情报。但以聂氏家族之人的血脉。太过明显。恐怕惹人注意。沛儿你的血脉特殊。你们沒有一个是刺家中人。在圣伐中大部分都不是出自刺家中人。聚合各族强者。为其所用。如果你们也能够进入圣伐之中。并且刺探到有效情报。我们也不会那么被动了。”

    聂无血这么一说。许道颜知道这是与域外起源大局的博弈。这也是磨练自己的好机会。圣伐在暗。当今这等格局。只有在暗中才能够看清楚情势。哪怕帮不上聂氏家族什么忙。但这的确是一个不错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