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六百二十五章 前往圣伐

——    “我们去。”许道颜直接一口就答应下來了。

    “什么?”聂无血都感到难以置信,因为进入圣伐当卧底特别危险,有时候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对于我们來讲,在暗中反而能够看清楚很多事情,也算是对我们自身的一种磨砺。”许道颜沉声道。

    “你们这是要抛弃本佛爷的节奏啊,以本佛爷如此耀眼的身份,一旦进入圣伐必然会在第一时间被发现。”元宝脸都绿了。

    “不错,我也不方便加入圣伐,应该也沒有墨家中人进入圣伐之中,而且我的机关玄武也不太适合刺杀。”吴小白摇了摇头。

    “我跟道颜会比较合适,毕竟大羿氏的箭术,适合暗杀。”大羿流寒热血沸腾,对于大羿氏一脉來讲,他们拥有强大的破坏力,如果又能够进入到圣伐这种组织里面修炼一番,必然能够使得自身的战力节节攀升。

    “那就只有我与沛儿,流寒一起进入圣伐了。”许道颜修炼了《神行道隐术》,再加上他的手段都是搏杀之道,进入圣伐并不会引人注目。

    “那我们就要这样分道扬镳了吗?”吴小白微微蹙眉。

    “无妨,小白如今你有更重要的人物,域外起源必然会在器宗埋伏内奸,你回到器宗好好观察,稳固一下自己的地位,并且专心修炼机关术,这才是重中之重,我们几个人同行目标太大了。”许道颜言语郑重,的确如此,他们一进入到圣伐之中,不管是什么目的必然是会受到针对的。

    “放屁,你这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一个人与两大美人进入圣伐,不想让我们跟了就直接说,还讲得如此大义凛然……”元宝义愤填膺,口水狂喷,许道颜引动勾动天地气流,将元宝的口水都抵挡住。

    “元宝,在这期间我就不太方便带着苍卫跟我一同进圣伐了,它就跟着蚕妹妹,你可以去寻找一些古墓去好好挑战一下,说不定会有更好的际遇。”许道颜知道元宝这死胖子无非就是担心这一点,不然的话有沒有在一起元宝都是无所谓的。

    “算你小子识相一点,哼,苍卫,小蚕,跟我走。”元宝原本那一脸的愤怒立马喜笑颜开,乐滋滋的别提有多开心了。

    许道颜知道,苍卫暂时跟着元宝不会有什么坏事,一路上苍卫之所以能够跟着他们一起同步突破很大一部分都是元宝的功劳,喂养了诸多的天材地宝,如今伴随着苍卫实力越來越强,许道颜知道自己沒有多深厚的经济能力,元宝需要苍卫,而苍卫也能够通过自己的能力活得一些宝物,并且与小蚕相辅相成,这是挺好的。

    “吼……”苍卫看了许道颜一眼,在它身上趴着小蚕,一副很是慵懒的样子,两者情意绵绵,让许道颜一行人望之感叹。

    “走吧。”许道颜摆摆手,如今就在中央神朝之中,元宝想要离开就是分分钟的事情。

    “小白,我想跟你去器宗好好观摩一番,相传在鸿蒙起源很多在风水奇术一道上造诣深厚的人都会去器宗拜访,我爹也曾经进入器宗过,佩服得五体投地,你可是器宗未來的宗主,应该不介意我去吧?”元宝双眼放光,要知道器宗精通炼器,包括建筑之术,可以说器宗是第一个将建筑与风水奇术结合起來的存在,机关与风水奇术向來都是绝佳搭配,很多风水奇术师都会与机关师形成一个组合,因为机关术可以保护他们,而风水奇术可以使得机关术变得更强。

    “这是自然。”吴小白很欢迎元宝,不得不说,自己的机关兽在元宝风水奇术辅助之下,各方面的综合能力都有了极大的提升,尤其是像玄武这等存在,由于元宝所布下來的风水奇局使其到达每一片天地,都能够跟那一片天地的风水之力进行结合,所以元宝强大之后,他也会跟着一起提升:“刚好回到器宗,也帮你炼制出一套新的圣则器,在这之前你可以先回到玄宗准备一些天材地宝。”

    “好。”元宝双眼放光,他知道吴小白炼器之术会变得越來越精湛,一直以來,他们三个人配合得非常好,所以基本上很少有敌人近得了元宝的身,所以基本都沒有用上吴小白为他炼制的法器,当然很大程度上他更喜欢施展人皇笔。

    “那道颜,我们就先走了。”吴小白看向许道颜,虽然有点担忧,但相信他还是沒有问題的:“一旦有危险就催动墨牌的力量,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赶到。”

    “好。”许道颜颔首:“你有空的话,就去看一下灵儿,也不知道她最近怎么样了,如今时局动荡,灵儿的身份特殊,只怕会被不少人盯上。”

    “嗯。”吴小白知道,许道颜一直不想跟孙灵太过贴近是因为不想那些盯住自己的眼睛,转移到孙灵的身上,所以都会尽量规避。

    吴小白与元宝,苍卫,小蚕一同离开了这聂氏家族。

    聂无血沒有多说,只是静静地看着聂沛儿,相信她一切自有安排。

    “沛儿,如今我们三个能够一同进入圣伐吗?”许道颜沉声道。

    “当然,其实我现在有一个身份就是圣伐惊门的执事,想要将你们转化成圣伐的弟子并不难。”聂沛儿微微颔首,道:“我很早就在圣伐的外围布局了,是凭借着自己的实力一点一滴杀进内围当上这个执事的,所以不会有人怀疑,但是想要进入到圣伐的内围核心,只怕沒有那么容易。”

    “这个倒无妨,我们三个人联合,应该沒有我们暗杀不掉的人,只怕圣伐中的任务不会少,再加上圣伐可是有不少我们的人。”许道颜亲自感受到无殇一行人的战力,他相信重明的精英绝对都是被聂沛儿转移到圣伐之中,无人能知。

    “沛儿,想不到你却是挺会防我们的,无论你的人到哪里,我们都能够查得出來,但一到了圣伐之中,的确我们就很难介入了,不过反而倒成了好事,至少在圣伐看來,我们是敌对的。”聂无血对聂沛儿的实力,由衷赞赏,一般人根本不可能做到这等地步。

    “过奖,如果沒事的话,我们就先走了。”聂沛儿沉默寡言,对于聂氏家族如今已经不记恨了,在她身上有一把利器,乃是她的父亲所送,在融入了许道颜所给的古佛断臂之后,自己体内那一股意志被强行镇压下來,显然对其无法造成太大的影响,所以在这阶段时间,她要不停壮大自身,不惜一切代价。

    “去吧。”聂无血见木已成舟,他也就不再多说什么。

    对于许道颜來讲,进入圣伐有几个好处,在里面所打探到的消息,绝对与外界不一样,并且有助自己看清很多东西,到时候甚至可以跟吴小白,元宝或是其他人里应外合,将一些域外起源的奸细尽数铲除。

    “告辞。”许道颜与大羿流寒行了一礼,与聂沛儿一同离开。

    一行人很快就出了六道轮回城,聂沛儿看向大羿流寒,道:“你回大羿氏吧,去圣伐太危险,你擅长箭术,血脉特殊,很容易让人产生怀疑。”

    “无妨,此行对于我來讲,就是为了磨砺自身,机会难得。”大羿流寒能够感觉到聂沛儿的敌意。

    对于聂沛儿來讲,自己被困在聂氏家族最深处的牢笼,许道颜竟然能够为了她,不顾一切來到这里,她已经从心里认定他了,对于一个女人來讲,当有其他女人觊觎自己喜爱的男人,自然就是自己的敌人。

    “道颜,你怎么看?”聂沛儿看向许道颜,目光柔和,言语温润许多,带着一丝丝的情意。

    “让流寒跟着也好,其实只有我们两个人的话,可能会危险程度大一些,流寒能够在躲藏在背后,杀敌人一个措手不及,也能够对我们进行掩护,我觉得还好。”许道颜通过实际的考虑,的确三个人组合会更好一些。

    “……”聂沛儿无言以对,也只能够接受这样的事。

    大羿流寒虽然大大咧咧,但也能够知道聂沛儿的心思,淡淡道:“我知道你喜欢道颜,我也喜欢他,如果有本事的话,用实力说话,不要用其他的借口说什么我不合适进入圣伐……”

    “是吗?”聂沛儿在第一时间就对大羿流寒出手了,她的速度极快,沒有动用兵器,只是用指尖的力量,杀机凌厉。

    大羿流寒心头一凛,自其体内古羿寒血激发而出,形成一道领域,寒气逼人,哪怕是聂沛儿都感觉自己的血液都快要冻结一般。

    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她催动体内的圣则也形成一道领域,异常凌厉,锋芒万里,这两个女人动手,直接把许道颜吓一跳,立即施展少帝领域,冲撞进两个人的领域之内,硬生生将她们逼开。

    “你们这是在干什么,正事要紧。”许道颜一阵无言,厉喝之下,大羿流寒与聂沛儿都收敛了许多。

    “别忘了,我是圣伐的执事。”聂沛儿冷冷道了一句。

    “那又如何,别忘了,如今这是鸿蒙起源动荡的时刻,不要老想着儿女情长,还是好好提升自己最重要。”大羿流寒出身在大羿氏空间,身为圣女看待事物的眼光与聂沛儿完全不一样。

    在聂沛儿的眼里鸿蒙起源怎么动荡都与她沒关系,谁死了,她都无所谓,自己的父亲与许道颜都不能够有事,这是她的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