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六百二十六章 海底针

    虽然聂沛儿觉得全世界只有自己的父亲与许道颜才是最重要的,但她也能够知道许道颜所背负的东西。

    他的父亲许天行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在这一阶段时间聂沛儿有一个很清晰的了解,想必他的父亲对许道颜是寄予厚望的,所以她也只能够进行忍让了。

    一路上,聂沛儿与大羿流寒谁都不离谁,两个人身上所散发出來的气息让许道颜都觉得渗得慌,但他也不想去说什么。

    “先跟墨姚打一声招呼吧。”聂沛儿也知道墨姚对许道颜有一定的情愫,但是两个人的相处还是很愉快的,而且这一次自己被聂氏家族的人擒回,也多亏了墨姚的提醒,否则的话,虽然能够与自己的父亲相距,但主动也只能够被关押在聂氏家族的深处,不见天日。

    “嗯,上一次我到死亡魔城也因为你的事就马上走了,沒有跟墨姚好好坐下來聊一下。”许道颜也觉得这样怪不好意思的,虽然跟墨姚有一些小冲突,但是这些都是过去,再怎么样墨姚都不会做出对他不利的事情,许道颜心里还是很清楚的。

    大羿流寒沒有多说什么,在她看來,好男儿才会有很多女子喜欢,只能够证明自己的眼光是对的。

    从六道轮回城,他们直接通过传送大阵,降临在死亡魔城,要知道六道轮回城是一个什么样的存在,他们精通刺杀,整个鸿蒙起源各个地方无所不去,所以开辟出很多空间,很少有他们到不了的地方。

    一降临便往死亡皇城前行,谁都知道聂沛儿与墨姚的关系,当日虽然她被聂氏家族的人擒拿,如今却归來引得不少人心中诧异,不过都沒有人阻拦,一行人直接进入到死亡皇城的主殿。

    墨姚原本正在处理公务,看到许道颜带着聂沛儿,大羿流寒归來,眼神中流露出一丝的惊喜,只不过她的神色依旧沒有什么表现,言语还带着一丝刻薄:“哎哟,沛儿姐姐,你居然沒死啊。”

    “托你的福,一时半刻还死不了。”聂沛儿已经习惯了与墨姚这样的交流方式,所以并不觉得有什么,的确这一次也是多亏了她,许道颜才能够知道她深陷聂氏家族的牢笼之中,所以聂沛儿心里对墨姚还是很感激的。

    两个人虽然平时会有不少的针锋相对,但是在关键的一些事情上,还是会帮助对方的,所以在聂沛儿与墨姚两个人一些口角问題上,许多人都选择闭嘴不言,因为这两个女人的相处关系实在太奇怪了,不管帮谁,最后自己都会不落好。

    自从墨姚的父亲突破了之后,他就开始长时间的闭关,只是对整个死亡皇城的机关进行修复以及提升,其他的事情再也不管,所以墨姚也得到极大的历练,如今整个死亡皇城都是交给墨姚來做主,所有的元老基本上都对墨姚是心服口服,因为的确经过她的一些变革方式,以及对于整个死亡皇城的统御,在加上龙虎城的两位老宗主大力支持,对于整个死亡魔域的格局扩大,使死亡皇城越变越好,无数的人才崛起。

    不能说墨姚的能力比其父要來得强大,只能够说时势造就一切,对于墨变來讲,当时整个死亡魔城三足鼎立,异常复杂,如今被他们完全统一之后,墨姚不仅在用人上,以及在治理上都非常大胆,从而使得整个死亡魔城有巨大的发展。

    大羿流寒始终沒有说话,她一路上都很寡言,只是静静地看着一切,对于大羿氏來讲,死亡魔城根本算不了什么,可能大羿飞宇巫尊一箭就能够使得整座城飞灰湮灭了,但她却能够感受到死亡魔城日后潜力巨大。

    聂沛儿很强,要知道她可是大羿氏的圣女,自小到大所有的资源都沒有少在她身上耗费,聂沛儿她多多少少知道一点,两个人虽然只是过了几招,但对对方的实力,她还是非常的认可,而且如今的聂沛儿实力踏入圣相之境,还更压大羿流寒一头,如果要真打起來自己优势还真的不大。

    如果说保持一定的距离,说不定聂沛儿会被大羿流寒射杀,但若是近身搏杀如果不是她与许道颜共修,得到一些《神行道隐术》的传承以及对于一些近身搏杀,武道精神上的学习,只怕刚才与聂沛儿的过招在第一时间就会落入下风了。

    “你先好好陪一下她吧,我跟墨姚说点事。”聂沛儿看向许道颜,言语又变得冷淡了,因为刚才她与大羿流寒过招的时候,发现她的身法融入了《神行道隐术》,并且一些躲避或是攻伐的手段都融入了许道颜一些非常个人风格的东西,所以她发现两个人必然是共修过,所以心里很不舒服,只是沒有说出來而已。

    不是一般人都能够一同进行共修的,除非是达成某种默契,虽然大羿流寒与许道颜是后面相识,但聂沛儿也抓不准他们两个人到底是什么关系,毕竟自己跟许道颜充其量也只是好朋友关系,她觉得自己不好要求许道颜太多,但自己又憋得难受,毕竟不是每个女子都能够像大羿流寒这般放得快。

    大羿流寒出身于大羿氏,人族最早的一支最强的种族,性情豪放,不拘一格,于莽荒中挣扎求存,敢爱敢恨,沒有太多的礼节上讲究,类似于女子要含蓄如何怎样,在巫家是根本行不通的。

    巫族中的女子,要是喜欢上一名男子,就算是抢都会把对方给抢过來,相传相柳氏的女子还会下毒蛊,毒杀自己的情敌,手段之狠辣,让人心悚,不过她们都会很光明正大,就像大羿流寒所说,能不能够得到许道颜的欢心,各凭本事。

    许道颜自己心里也很苦恼,有些东西也不知道该怎么解决才好,但能够这样过去就这样过去,感情之事他现在还不想涉及,聂沛儿说要与墨姚谈事,许道颜也不去多想,摆了摆手,由她去了。

    聂沛儿沒有想到许道颜竟然还答应得这么干脆,心里又堵了一下,对于她來讲,自小被收养,又是一名杀手,可以说是无依无靠,与许道颜从她要杀他,倒两个人后面的发展,可以说,她的父亲是精神的寄托,许道颜最后成为她最实际的支撑,可以说无形当中许道颜已经彻底揉入到她内心深处,以前不管是田甜,还是石蛮,因为她自己是后來者,并且还想要对许道颜不利,她觉得自己沒有什么资格去要求这些一直真心对待许道颜的女子,但大羿流寒是在她之后,并且越到后面许道颜为了她不惜一切代价,去聂氏家族救她,让聂沛儿觉得许道颜应该是喜欢她的,所以这一股占有欲就变得更强。

    而且她也知道,到后期许道颜与田甜基本上已经变淡了,至于白燕儿那边,两个人由于种族的关系,再加上许道颜的身份以及她的感知,两个人应该也沒有太大的机会,而石蛮一直都在默默付出,不求回报,有天石公牵线两个人也沒有去促成,所以她觉得自己还是很有机会的,如今突然半路杀出一个大羿流寒,让她觉得很有危机感。

    但是聂沛儿这么多心事,许道颜根本不知道,女人心,海底针,哪怕是久经情场的男子都未必能够猜得透,更何况许道颜这么一个初哥,并且还一心都在修炼一道上,就更不必多提。

    墨姚心思玲珑,对于聂沛儿也非常的了解,显然知道这个大羿流寒与许道颜关系匪浅,已经威胁到聂沛儿了,无形之中墨姚心中也起了很大的戒备,与聂沛儿一下子站在同一条战线上。

    两个人进入密地商议着一些事,因为圣伐外围乃是墨姚一手掌握,在死亡魔城龙蛇混杂,圣伐不可能不和死亡魔城打交道,要知道这么多年死亡皇城能够在夹缝中生存屹立不倒,自然是有它的几分本事。

    一开始聂沛儿也是外围成员,最后也是通过墨姚这一边的关系,渗透到内围的执事,虽然这个地位不高,但想要混入两个人还是不成问題的。

    对于墨姚聂沛儿也沒有多说,只是说许道颜想要通过刺杀來磨砺自己,也趁机在暗中看清楚整个未來的大势发展格局走向。

    墨姚沒有多想,许道颜身份特殊,利用元宝的关系,要向聂氏家族要到人不是不可能的事,她也不知道聂沛儿的体质特殊以及一些聂氏家族的密令,思考了一下,还是沒有问題,所以就一口答应下來,这一件事由她來促成,不过许道颜与大羿流寒两个人要先进行伪装,并且从外围开始进入,不然的话一下子进入圣伐内围,哪怕是死亡皇城引荐都会惹人怀疑,到时候被人发现反而不好。

    两个人一番计划,终于想好怎么去布局,将正事谈完之后,墨姚淡淡一笑道:“怎么,是不是这个大羿流寒给你很大的压力。”

    “你说什么。”聂沛儿嘴很硬,不想去承认。

    “不如我帮你杀了她,这样就沒有人跟你抢许道颜了。”墨姚笑容莹莹,很是妩媚。

    “只怕你帮我杀了她,就沒人跟你抢许道颜了吧。”聂沛儿也不傻,如果自己真的授意墨姚那么去做,只怕许道颜会在第一时间远离自己,她相信墨姚什么事情都能够做得出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