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六百二十七章 化名藏身

    聂沛儿与墨姚两个人之间说话经常带刺,绵里藏针,撩拨对方内心的那一条线,对于聂沛儿來讲,同样是女人她又何尝看不出墨姚对许道颜心生情愫,只不过墨姚性格太过倔强,也不太愿意去承认,想必她也明白许道颜与她注定不会有太大的交集,所以有些事情墨姚想要烂在心里。

    “哎哟,沛儿姐姐,你怎么会这样想,你跟道颜公子两个人可是天造地设的一对,大羿流寒那个小贱人竟然敢横刀夺爱,我这是为姐姐抱不平啊,要知道我可是从一开始就看着道颜公子为了沛儿姐姐可以不惜一切代价,往事历历在目啊。”墨姚一脸的委屈,好像眼泪就快要流出來了。

    “好了,这是我自己的事情,我会自己处理,就不用你多加操心了。”聂沛儿瞥了墨姚一眼,她知道墨姚也就是随意说说的,心里沒有多大的恶意,哪怕是她答应了,墨姚也不可能真的动手让人去杀大羿流寒的。

    “既然沛儿姐姐都这么说了,那我也只能够听你的,不过大羿流寒真是有几分手段啊,我总感觉她的气息与道颜公子很接近,两个人共修了就是不一样,你说他们在这样进展下去,会不会变成双修的道侣啊,如果有这种势头一定要赶紧掐掉,不然的话就太危险了,道颜公子情窦未开,若是大羿流寒再动用一点手段,与其相恋,以道颜公子的性情,只怕会至死不渝啊。”墨姚虽然心里沒有恶意,但她却很喜欢去刺激一下聂沛儿,不知道是处于什么样的心理,总是看着聂沛儿那一张古井不惊,表情不变的脸,她就会觉得心里不舒服,喜欢看着聂沛儿心神不定的样子。

    “他们两个人经历过不少的生死磨难,会共修也是理所当然,这些都不是你该关心的事情,帮道颜他们挑选一些任务,我要先去做自己的事情,到时候就让道颜跟大羿流寒去完成,以最快的时间进入圣伐内围。”聂沛儿知道,内围只是圣伐的一道小门而已,想要融入到核心地带,还需要很长的一段路要走,不知道要刺杀多少强大的存在,才能够取得圣伐里面众多强者的信任,她知道墨姚想要让她生气,但她就是一副不咸不淡的样子。

    “好吧,姐姐你对这种事都不在乎,那如果有一天道颜公子要是被流寒姑娘给抢走,到时候你可前往那不要后悔啊,如今在这世界上,像道颜公子这样的男人可不好找,你看那大羿流寒死死地缠着他就知道了。”墨姚笑容灿烂,看沒有激怒聂沛儿,心里有些怅然若失的感觉。

    “不会,你就放心吧,如果他们两个人在一起若能够真的幸福,我也只能够祝愿。”聂沛儿直接离开,虽然当日聂氏家族擒拿她的时候,不少人被击杀,但她还是有布下暗线,哪怕是墨姚也不知道的,如今回到死亡魔城,她也要在暗中把这些事情给处理好,就不想跟墨姚多做纠缠,至于许道颜跟大羿流寒,她还是打从心里相信许道颜与她不会有太大的关系。

    因为她知道许道颜的心思一直都在为自己母亲复仇这一件事上,至少看他如今的状态不像是与大羿流寒情投意合的样子,只是她哪怕是知道真相,但当许道颜在她心中比重到达一定地步的时候,她还是会心生不满,嫉妒,至少不愿意他跟其他女性有太多的交集,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像石蛮那么大气。

    女人的心总是很小,遇到自己喜欢的男人就再也容不下其他,天性使然,尤其是像聂沛儿这种出身,从小沒有母亲,缺乏父亲的关爱,一个人在血与铁中成长,颠沛流离,风雨飘摇更只要有一个让自己深爱依靠之人的重要性,她觉得自己要求得不多,只要能够与许道颜在一起,什么都是可以放弃的。

    许道颜知道聂沛儿有自己的事情要做,他与大羿流寒就一直静待消息,墨姚了解许道颜的性格,知道让他去刺杀一些好人是不可能会做的,所以基本上挑选的都是一些大奸大恶之徒,不知道杀死多少人,危险系数非常高,一般人根本是对付不了的。

    这些人物实力至少都在圣将到圣相之境,并且非常狡猾,不停有圣伐外围人员被反杀,墨姚挑选这些人一來觉得许道颜肯定会接受,二來也容易使得他们可以最快进入到圣伐的内围当中。

    任务一共有三十六道,许道颜与大羿流寒接到任务之后,就立即离开了,进入圣伐的外围很简单,几乎是什么人都可以加入,只要接了圣伐的外围任务都算是外围的人,当然也随时都可以离开,还算不上圣伐的弟子,想要进入内围,可以接触到圣伐里面的一些人物,就需要经过重重考察,首先就是实力,圣伐拒绝弱者,进入内围在每一个境界上都有他们的标准要求。

    如果能够越阶击杀强敌,圣伐就会更加重视,许道颜与大羿流寒想要在短时间内进入内围,成为弟子就要这么去做,当然也不能够太夸张,最多就是击杀圣相境的存在,要知道圣相境上去就是圣贤,如果能够跨越两个大境界杀敌的话,只怕太过显眼也不是什么好的事情。

    第一个人物,乃是一尊在死亡魔域中让无数女子闻风丧胆的灵羊兽,它修炼成精无意间获得邪门歪道的采阴补阳之术,经常有圣者境界以上的女子莫名失踪,最后发现的时候都已经变成枯骨,只剩下一张皱巴巴的人皮抱住,精华尽失。

    墨姚早有安排,让人帮许道颜与大羿流寒推算任务中猎物的下落,在第一时间就勾勒出那灵羊兽所在之地。

    两个人在第一时间出发,那灵羊兽实力在圣将之境,在许道颜与大羿流寒找到它之时,它正以道家邪术采补一名女圣士,许道颜与大羿流寒趁其不备,要知道她与许道颜共享视觉,听觉,可以遥空杀人。

    两箭破空而出,让其根本难以躲避,这一头灵羊兽当场就被抹杀,许道颜二话不说将其收入到大罗圣镯中,带回死亡皇城。

    在接下來一个月的时间里,许道颜通过墨姚的关系,寻找一些在推算之道还比较强的人辅助自己,可以找到并且持续锁定对方的位置,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之内,与大羿流寒跨越了好几个地域,将这些人全部都击杀,所得之物全部都带回给墨姚。

    对于许道颜來讲,沒有特殊的物品,留在自己身上也沒有丝毫的意义,墨姚一直都在帮忙,所以给她也是应该的。

    墨姚对于许道颜完成任务的速度感到瞠目结舌,这些年來她也算是见过不少的,能够像许道颜跟大羿流寒如此之快的时间里,完成这么多任务,并且大部分还是跨越境界杀人的,为数不多。

    墨姚可以从这些被暗杀者身上看到,几乎都是一击毙命,有的甚至连对方都还沒有反应过來,足见许道颜与大羿流寒的配合非常之默契,在圣伐上外围上的榜单,是谁都能够去承接的,只要有一定的关系,奖赏是不会少的。

    连续斩杀了三十六个人,许道颜总共拿到接近三万亿的圣帝币,说多不多,说少也不会太少,至少想要去哪里当费用还是够的,金钱方面一直以來都是石蛮帮他掌管,有元宝在的话,几乎都是由元宝來负责,许道颜从來不带钱,所以基本上也沒有什么概念,反正拿着有需要再使用就是。

    聂沛儿一直都沒有出手,在暗中观察许道颜与大羿流寒,的确两个人已经在无形之中养成了寻常人所不具备的默契。

    聂沛儿也在尽量调整自己的状态來配合许道颜,只不过如今她是圣伐的内围执事,身份敏感,所以每一次都在暗中监察,沒有出手。

    许道颜在这期间,化名言武,并且身上的极品圣则器焕然一新,再加上改变了自身的容貌,基本上不会有人能够认得他。

    而大羿流寒手中的圣寒弓会比较显眼,但她也用了大羿氏的秘术做出了一些改动,掩盖掉圣寒弓的特征,但杀力不减,她化名天霜。

    他们两个人假扮道侣,让聂沛儿在暗中吃味,虽然这是为了完成聂氏家族所给的任务,但聂沛儿心中还是会有些吃味。

    但是为了让他们进入到圣伐之中,又不得不这么做,在圣伐里面很多都是道侣结合起來,他们隐姓埋名,因为很多人修炼都是需要大量的费用,不是每个人都能够经商赚钱,可能更擅长修炼杀敌,所以都会有道侣联合起來,接榜杀敌,有自己选择性的,对付被自己克杀的存在。

    然而在墨姚挑的时候,她几乎是把所有外围一些最危险的人物都给弄出來,沒有想到许道颜竟然还能够完成得如此顺利,聂沛儿沉默不语,不得不说,许道颜与大羿流寒的默契是此刻的她所不具备的。

    “圣伐的内围已经有人在注视你们了,不知道有沒有兴趣加入圣伐。”在死亡皇城的大殿上,墨姚问了一句。

    “这是自然。”许道颜双眼放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