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六百二十八章 单于飞麟

     “想要进入圣伐是沒有那么容易的。每一个人进入圣伐都会有一个考核。因为你与天霜两个人为道侣。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你们之前的战绩卓越。所以这一次圣伐给你们安排了一尊圣贤境的存在让你们刺杀。他的战力非常之强。你们要做好准备。”死亡皇城世世代代都跟圣伐有一定的联合。因为这里比较混乱。相对來讲龙蛇混杂。什么人都有。圣伐也需要这样的地方不停地输送人才。不管对方是什么样的种族。什么样的身份。他们都可以接受。因为他们只需要别人帮他们完成那些悬赏任务。

    到了墨变这一代。死亡皇城与圣伐的关系变得越发的亲密。关系极好。 可以说死亡皇城相当于圣伐的一个外围据点。为圣伐不停地输送着人才。像无殇这些人都是通过死亡皇城这一道关系进入其中的。聂沛儿一开始就是圣伐的外围人员。通过墨姚的引荐再加上她个人的能力。在短时间之内成为了执事。

    最后只有极少数的一部分人才能够进入到圣伐的核心。内围只是一个入门而已。

    “哦。”大羿流寒与许道颜相视了一眼。两个人合力的话。的确能够与圣贤之境有斡旋之力。看來想要进入圣伐果然沒有那么容易。

    聂沛儿至始至终都在暗中观察。沒有出现。她现在的身份是内门执事。 相当于监察着许道颜与大羿流寒的行为。看他们是不是真心想要进入圣伐当中。所以是绝对不能够出手的。因为圣伐有术法。比如杀死了一个人。他的尸体带回之后。会用自己的手段衍化出那个人死前所发生的一切。难以欺瞒。

    许道颜与大羿流寒两个人的配合。攻守有度。一近一远。几乎少有人能够抵挡得住他们二人的联合攻伐。想來是圣伐内围的大人物看上了。所以想要试他们一试。

    “这一次你们两个。一定要表现得出众一点。一旦进入圣伐的内围。至少会成为弟子。不然的话。还要见习一段时间。”如今聂沛儿已经成为执事。所以她也能够通过自己的渠道打探到一些事。

    “知道了。”许道颜颔首。看向墨姚道:“给我们任务吧。”

    “你们这一次要杀的人。乃是匈族神朝王后之子。单于飞麟。下悬赏榜者。孙灵。”墨姚饶有兴致地看向许道颜。

    “什么。灵儿应该不会做这样的事情才对。”许道颜眉头紧皱。心中几个念头闪过。

    “其实这一道悬赏乃是从圣伐内部发出來的。也是对你们的一次考核。他的目的很明显。你们应该知晓。”聂沛儿淡淡道了一句。

    “挑拨离间。想要让人族之内出现隔阂。 先从这种事情开始。真是可怕。”在一旁的大羿流寒也看出來了。

    “道颜。你的母亲死于匈族王后之手。单于龙子。单于凤子死于你手。孙灵与你之间的关系人尽皆知。在她背后又是孙氏家族。所以这一件事利弊你自己权衡。”聂沛儿知道这一件事要让许道颜自己來做决定。如果自己真的又杀死了匈族王后之子。只会再度加深自己与匈族神朝之间的仇恨。又会把孙灵给拖下水。让域外各大势力有可趁之机。但如果不杀的话。自己又无法进入到圣伐的内围。接触到这一个给他们下任务的人。

    许道颜知道……聂沛儿与墨姚必然用尽她们的办法。让他与大羿流寒两个人表现突出。引得圣伐内围大人物的注意。

    如果杀死单于飞麟的话。必然就能够接近那一尊发布任务之人。伴随着自己与大羿流寒实力的提升。最后接近更加核心的人物。将整个圣伐之内那些属于域外世界安排进來的人全部铲除。许道颜知道。事到如今只有这个方法。鸿蒙起源的动乱已经开始了。但还沒有到达大乱的时候。只有让它乱起來才能够将一切看得更清楚。幽州动乱就是一次很好的说明。这也是许道颜到事后才知道的。

    “行。我接。”许道颜一口答应下來……他心中已经决定。反正与匈族神朝的死仇已经结下。他不在乎多杀一人。

    “道颜。当然儒家三子有意化解你与匈族神朝之间的仇恨。想要让你放下。如今这么做的话。只怕会让他们大失所望。”在一旁的大羿流寒告诫了一句。他们刚从众儒庄里面出來不久。

    “无妨。大丈夫做事不拘小节。一切以大局为重。此番事还会将我妹妹给拖下水。但比起将隐藏在圣伐之中的域外势力消除。都不值一提。”许道颜知道。如果不去做的话。在圣伐这些杀手的搅动之下。只会让人族更加的混乱。其他地方他根本沒有能力去硬抗。但他还是愿意从小事做起……不管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只要利大于弊的事情。他就会去做。

    “单于飞麟是什么样的人物。”许道颜看向墨姚与聂沛儿。相信她们两个早就做好了解。

    “单于飞麟。乃是匈族王后的二子。他从小就征战四方。历经无数次生死。在他带领之下的匈族铁骑。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乃是战场上的铁将军。不管是领军能力还是个人战力。都是少有敌手。你们所要面对的不是一尊简单的圣贤境存在。其实以我的感觉。你们两个人哪怕是联手的胜算都不是很大。”墨姚同样会为许道颜而担忧。所以在这之前。她也收集了很多关于单于飞麟的一些信息。

    “不试看看怎么知道。”许道颜言语郑重。他与大羿流寒两个人。不惜一切代价的话。还是有一些机会的。

    “就看你们了。”聂沛儿沒有多说什么。对于杀手而言。原本就沒有那么容易。所要面对的危险实在太多太多了。

    “这是单于飞麟的情报。你们两个人好好消化一下。如今外界动荡。单于飞麟也在匈族神朝的境内。所以你们要慎之又慎。一旦得手就要马上离开。否则的话。后果不堪设想。”墨姚丢出了一卷羊皮纸。在上面书写着关于单于飞麟一生简历以及他所修炼的经法……术法。特长。弱点。事无巨细。非常相信。他知道这必然是墨姚与聂沛儿两个人细心准备的结果。

    “知道了。”许道颜颔首。与大羿流寒两个人转身离开。通过传送法阵。降临在匈族神朝的边域。

    他选择九州神朝的边境。因为这里离自己的家很近。当日他就是从这一片土地被劫走。进入到匈族神朝的土地。这才遇到苏卫。传他《形箭》。

    “难道我们要去战麟城。如果按照墨姚给我们的情报來看的话。整个战麟城上上下下如铜墙铁壁。我们又要在里面刺杀实力比我们高出两个大境界的单于飞麟根本就是机会渺茫。 哪怕他有喘息的机会。我们都会死于非命。”大羿流寒微微蹙眉。她以前觉得当刺客其实并不难。但当她如今成为刺客的时候。刺杀实力比自己强大的敌人。往往要有必死的决心。

    “办法是人想出來的。我们要因地制宜。总会有办法的。不要着急。如今最重要的就是不要被敌人所发现。刺客首要就是隐藏自己的行踪。”许道颜摆了摆手。其实他心里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一切都要懂得随机应变。他看着手中的羊皮卷。上面把整个战麟城都给画了出來。以及防卫分布图如此清楚。想必在里面应该也有圣伐中人埋伏。否则的话。不可能会如此清楚。

    “听你的。”大羿流寒知道。自己在有些方面比许道颜薄弱。所以她就不去多想。

    许道颜动用自己的月眼阳眸。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他通过自己的眼睛看到苏卫依旧衣衫褴褛。一身污垢。在草原上放牧。他悠然自得。比起多年以前。苏卫的心境有了极大的突破。许道颜知道。一旦苏卫彻底突破自身的桎梏。到时候沒有人能够束缚得住他。他期待苏卫以自身的力量。突破匈族神朝牢笼的那一天。

    苏卫似乎感觉有人在远方看着他。便摆了摆手。淡淡一笑。示意不必为他担心。许道颜心中一惊。

    明明苏卫已经完全被人封印。和普通人沒有什么区别。但为什么他还能够感知到自己在看他。并且还能够知道自己所在的方位。对其进行提醒。

    许道颜并不明白。但他期待自己与苏卫对话的一天。虽然只当过自己一阶段的师父。但却让自己受用终生。

    “走吧。”许道颜在看什么。他并沒有告诉大羿流寒。在踏入《神行道隐术》之后。许道颜开始掌握与鸿蒙起源天地元气的契合。使得自己利用法器的时候。能够融入的天地之间。自从他修炼了《神行道隐术》之后。他回想起当日的云舞。只怪当时的自己实力太弱。发现不了云舞。这是与自己有过肌肤之亲的女子。也不知道如今的她身在何处。

    大羿流寒能够看得出许道颜的心绪与平常不一样。但她一如既往的沉默寡言。不去多问。只是静静跟随在其身后。她也很想知道许道颜到底要用什么样的办法。刺杀单于飞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