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三百零二章 红尘若梦

    一名男子,从天而降,他的容颜俊美得仿佛不像真实,让人一看就觉得身心的愉悦,似乎他就是世界上最完美的人,让人找不出一丝的暇疵,一举一动都可以让无数人疯狂崇拜。

    哪怕是在鸿蒙起源的诸多绝世美女在他面前都会自愧不如。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九州神朝之主,苏若邪。

    “见过邪皇。”孟子颜,高子期,楚兰纷纷行礼,此刻邪皇亲自降临,他们不明白其心中用意。

    “免礼!”邪皇摆了摆手,看向了许道颜。

    “邪皇是想要带我回去吗?”许道颜看向苏若邪,平静道。

    “你怎么会这样想,我只是来兑现文武状元的奖励而已,毕竟你是我九州神朝第一届的文武状元,我可不能够说话不算话。”苏若邪淡淡一笑。

    “多谢邪皇。”许道颜心尖一颤,躬身行礼。

    “我不知道,接下来所做之事,是不是适合你,但我只想问你,愿不愿意接受这一份奖励?”苏若邪声音很温和,丝毫没有无上皇者的气息,让人如沐春风。

    “自然愿意。”许道颜一口答应,无论如何,他相信苏若邪不会害他。

    “那就好。”苏若邪一步踏出,一指点在许道颜的眉心之中。

    许道颜心神一颤,只觉得眉心一暖,周身光怪陆离,自己又回到了九州仙殿,似乎时光逆转了。

    “文武状元,为许道颜。”萧太傅宣布,无数人一片哗然,当然更多的人为许道颜庆贺。

    没有神秘圣帝搅局,身份没有暴露,无数人众星捧月,从此许道颜名声大振,被九州神朝无比重视。

    刑天巫殿强者来寻,传刑天一族的经法, 带回刑天巫殿进行闭关苦修,使得他战力突飞猛进。

    九州神朝,天下各大世家,纷纷想要将自己的女儿嫁给许道颜,包括田家,只不过许道颜一心想要报仇,没有心思想这些事。

    三年之后,许道颜踏入圣之境界,由于母亲为匈族王后所杀,杀母之仇,不可不抱,于是他率兵攻打匈族神朝,他为主帅,天石公为副帅。

    一路上,所过之处,势如破竹,血流成河,无数匈族战士,子民死于他的手中。

    匈族神朝节节败退,最终不得已交出匈族王后,被许道颜斩于石龙城下,以告慰死去的数百万无辜百姓在天之灵,同时也了了他一桩心愿。

    就在这时,其他起源入侵,匈族身为人族之一,却反戈对付九州神朝。

    百家圣地,出面调停。

    最终除非废掉许道颜在九州神朝的地位,他们才肯共同对付各大起源之敌。

    许道颜心中无奈,为了顾全大局,就辞去了九州神朝的职位,变成一届平民。

    此刻萧彦已执掌萧家一部分大权,利用萧家的权势,暗中炮制许道颜的诸多罪名。

    包括他在匈族所造成的死伤,传遍整个九州神朝,动用儒家一批有威望之人,联合起来,书写锦绣文章,将许道颜写得罪大恶极,为一己私欲,母亲之仇,发动战争,使得无数本朝战士,匈族神朝的同胞为之丧命,这些大儒文笔有着极强的渲染之力,让许道颜臭名远扬,苦困窘迫。

    石蛮为护许道颜,使得石龙商会一泻千里,石家也受到偌大的影响,她更是受人指摘,被按上许道颜帮凶的罪名,被人以道音活活骂死,天石公率领战士,抗衡各大起源入侵,无暇顾及这些。

    田甜执掌田家,有了石蛮的教训,为护族人,不敢替许道颜辨证,只得以暗中派人相帮,希望有朝一日能够还许道颜一个真相。

    聂沛儿不言不语,知道许道颜会落得今日这般下场,全部都是萧彦险恶用心,他不惜一切代价斩杀萧彦,被萧家无上存在打成重伤,不知所踪,再也没有出现。

    整个人族内乱,许道颜虽毁誉加身,但不顾诸多罪名,与吴小白,孙灵,石云一起反抗其他起源的侵略,但却受到各大起源的伏击。

    吴小白,孙灵,石云战死沙场,他更是身受重伤,修为受损,难以复原,这一战使得九州神朝千万兵马葬身于沙场之上。

    这个许天行从天而降,救走了许道颜,使其身份暴露。

    为了人族,他身边亲人尽皆战死,可却因为许天行之子的身份,被无数人族恶语相向,称其为人族罪人,称其那一战乃是与外来起源联合,坑杀同胞,。

    更因为聂沛儿斩杀萧彦,萧家中人,不惜一切代价追杀其到天涯海角,外界更传许道颜指使刺家中人,想要挑拨人族内乱,无数罪名,加诸于身。

    从此一生飘忽,根本无法反驳,只能够任由世人诋毁。

    而各大起源入侵,许道颜只能够随许天行四处抗衡,守护人族。

    最终,许道颜为了斩杀一尊圣帝,受其反噬,重伤垂死,许天行也不知所踪。

    许道颜身受重伤,奄奄一息,来到田府。

    田甜发现,想要为其治疗,却发现许道颜体内生机不停流失,难以修复。

    时隔无数岁月,两人皆已不再少年,历尽世事,再次相见,一眼万年。

    “你这又是何必呢?”唯有田甜知道,许道颜绝对不会背叛人族,反而为抗衡各大起源的入侵,付出了极多。

    “这一生,没有虚掷光阴,违背本心,已经心满意足,没有什么可抱怨的,心中所愧对的,乃是小白,灵儿,石云皆因与我一同抗敌,因为我的失误,中敌埋伏,无力保护,使得他们早早战死,还有石蛮挚情护我,你一生错爱,难以回报人生在世,变幻无常,有太多我们无法掌控的东西了。”许道颜奄奄一息,倒在田甜的怀中,低声细语。

    “你不要说了,我一定要让你活下来。”田甜泪如雨下,紧紧抱着许道颜,不停施展术法想要为其疗伤,只是无论如何,却都无法让其恢复。

    “田甜,这一辈子所遇之事,我生前无法自辩,唯有你知我一生苦衷,于我而言,已经足够。”许道颜嘴角溢血,脸色苍白,他喃喃自语:“人之一生,不可重来,五感七情,难以自控,天道运转,兴亡交替,无法易改,然人生于世,忠于本心,只求无愧众生。”

    话音一落,许道颜生机断绝。

    田甜将其埋葬在石榴村边上,立无字碑,路人皆不知道此墓为谁。

    云舞与田甜交好,得知许道颜已死,一生守在墓边,不曾离去……

    千百年后,各大起源入侵被平复,一切归于平静。

    许道颜骤然惊醒,自己似乎好像历经千百年,仿佛亲身经历一般,极为真实,他明白苏若邪的用心。

    “多谢邪皇!”许道颜躬身行礼。

    “我不知道这样做对你好还是不好,只是红尘若梦,无对无错,你好好衡量便是,你要选择走哪条路,跟着自己的本心去走便是,那便是你的道,刚才你所遇之事,只是依你心中所想,衍化而成,并不代表未来。”话音一落,苏若邪转身离去。

    许道颜感觉仿佛好像历经了千百年,而在外界只过去了一瞬间,他的心情很复杂,没有人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红尘若梦,红尘若梦……”许道颜闭上双眼,深吸了一口气,他心中感触良多。

    他知道,苏若邪希望他,无论自己以后背负上如何的罪名,骂名都能够保持本心,不为世间的误解而扭曲自身。

    除此之外,也给许道颜活了一世的记忆 ,刑天巫殿的经法, 完整地烙印在许道颜的脑海之中。

    “道颜,接下来你有何打算。”孟子颜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也没有多问。

    “跟元宝去中央神朝吧,相传那里乃是万族共存,能够容下许多事,我想应该不会有人会为难于我。”许道颜和声道。

    “也好,元宝小友,道颜就拜托你了。”孟子颜看向元宝,出现这样的事,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天石公能够拦住农部天圣,但拦不住百家圣地的农家许氏,只要他们要人,邪皇也无法阻止。

    来伏龙学院传给许道颜奖励,邪皇的暗示已经再明显不过了。

    中央神朝是一处颇受争议之人,与百家圣地一些人的关系,已经不怎么好了。

    因为百家圣地容不得妖魔万族,鄙夷这些异族,而中央神朝却倡导万族共存,当然百家圣地也有一些人支持中央神朝,所以入驻其中,替轩辕圣帝治理中央神朝。

    “放心吧,这小子既然是许天行的儿子,来我中央神朝保证不会有太大的事,实在不行躲到魔族也成啊。”元宝不敢打包票,毕竟在中央神朝之中,有一些人也很反对许天行。

    “不错,实在不行来我魔族吧。”薛少帅双眼发亮。

    “那就好,道颜有你们这些朋友,我们都很欣慰,事不宜迟,我送你们回中央神朝,接下来是福是祸,道颜就要看你的造化了。”孟子颜郑重交代。

    “知道了,师兄!”许道颜没有想到,自己会有这么一天,九州神朝竟然无自己的容身之处,只能够逃到别的神朝,也许这就是自己的命运。

    在伏龙小筑的后山,孟子颜施展传送大阵,将许道颜,薛少帅,元宝,聂沛儿全部都传送到中央神朝。

    “可惜了,好不容易道颜师弟熬出头,却出了这样的事。”高子期无奈一叹。

    “罢了,一切皆是命,半点不由人。”楚兰一阵感叹,接下来她知道要好好安慰好孙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