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六百二十九章 鬼方部落

    匈族神朝,土地辽阔,草长鹰飞,让人一眼望不到边。

    在这一片土地上,有群居的虎狼等众多凶兽,异常可怖,战力惊人,所以才需要匈族神朝的子民结合起來去狩猎。

    草原上有众多的生灵都非常的强大,一路上让许道颜与大羿流寒都开了眼,对于整个匈族神朝土地上的猛兽都有了一定的了解。

    因为许道颜与大羿流寒两个人共修,视听共享,所以他们能够看到更远的一些东西,看得更加的细致。

    许道颜带着大羿流寒一点一滴地深入,交代道:“流寒,你仔细看好,不仅要记匈族神朝的土地,还有他们的子民的生活起居,不要放过一丝细节,很有可能会对我们接下來的刺杀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大羿流寒知道许道颜要让她这么做,必然有他的道理,也就沒有多问,论观察能力的话,她一点都不比许道颜弱。

    这是一个游牧民族,辽阔的草原,他们的子民居无定所,伴随着气候的变迁跟随着猎物,不停转移,一个地方哪怕猎物再多,都不可以杀尽。

    他们并沒有太多的大城,但凡每一座建立起來的大城都是整个匈族神朝的枢纽核心之地,不可不建,一旦遇到非常可怕的天地气候很有可能会造成匈族神朝子民众多伤亡,他们才会回到大城之中占据。

    在气候正常之时,他们需要以狩猎为生,更多的都是一些临时搭建出來的帐篷。

    匈族子民都是群居,形成一个又一个的部落,所以帐篷也都是一片一片的,同样也有势力分布,大部落通知小部落,各大部落之间又有不少的仇恨。

    在整个匈族神朝的内部,也沒有那么同心协力,内部斗争也是非常厉害,尤其是上一次匈族王后擅自屠杀石龙城的黎民百姓,使得整个匈族神朝的子民也遭到可怕的报复,引得无数人心生不满。

    因为那一次让各大部落损失惨重,反而属于匈族王后一脉的兵马毫发无损,几大部落都想要联合起來反抗。

    许多人都想要让匈族王下台,只是一方面因为实力不够,一方面也是沒有合适的时机,所以都忍下來了。

    在这一阶段岁月,不停有匈族神朝的年轻一代被刺杀,甚至一些老一辈人物也难以幸免,人心惶惶,域外势力的入侵,以致于整个匈族神朝都有些动荡不安。

    这些信息,许道颜也从羊皮纸上看到了,相信墨姚与聂沛儿也知道这一次任务的难度,可以说沒有几个人能够办得到的,至少在他们这一境界的人几乎沒有,所以也是尽量提供信息,希望许道颜可以物尽其用,利用自己所知的一切去完成一个极难达到的事。

    许道颜与大羿流寒不停地深入,一路上看到一个又一个匈族子民的部落,将一切细节深深记在心里,在这匈族中哪怕是三岁稚童都能够骑马,民风彪悍,一名名女子生得五大三粗,力气极大,草原就是他们的家,相比之下,九州神朝男耕女织,男人做苦力,女人做巧活儿,各有分工。

    许道颜与大羿流寒两个人一路隐匿,直到逼近战麟城十多万里之外的那一片草原,看到战旗林立,成片的帐篷错落有致,排列成阵,这是一个大部族,被称之为鬼方部落,乃是由一尊圣王境的存在统御着这一个大部落,在匈族神朝的土地上迁徙。

    “就是这里了,我们就混进鬼方部落吧。”许道颜看向大羿流寒。

    “我们來这里做什么,这里距离战麟城还有一段距离,匈族神朝的子民到处迁徙,指不定下一步他们要到哪里。”大羿流寒微微蹙眉。

    许道颜言语平静:“自然是融入到匈族部落中,找机会接近战麟城,不管怎么样,我们如果想要直接进入战麟城还是有些突兀,如果先从鬼方部落下手的话,再混进战麟城不会惹人怀疑,而且我觉得鬼方部落驻扎此地也是有他们的考虑跟安排,不妨先看看。”

    “可是我们一眼就会被认出來。”大羿流寒还是很疑惑,看了看自己与许道颜这一身打扮,以及他们身上的气息,与匈族子民根本不一样。

    “不会的。”许道颜修炼《黄帝天经》,对于自己五脏的掌控已经到达炉火纯青的地步,他演化自己的骨肉,使得自己颧骨相对变高,体格与寻常匈族男子一般无二,又顺手猎杀几尊圣境的虎狼,撕下它们身上的皮毛,骨骼,獠牙作为服饰,让人一眼感觉就像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匈族人。

    “这……”大羿流寒也很吃惊,如果不是她亲眼看着许道颜的变化,怎么样都难以认出:“可是我不会像你那样去变化自己的容貌,怎么办。”

    “无妨,我來帮你。”许道颜与大羿流寒进行共修,最清楚她五脏的构造,做一些细微的转变,调整还是沒有问題的。

    正所谓相由心生,只要许道颜用自己的力量,勾动大羿流寒心脏的变化,就能够对其容貌进行细微的改变。

    原本大羿流寒那古铜的肤色就很适合匈族女子,只是容貌上做一些细微的改动就可以了,许道颜让其鼻梁变得更高了一些,骨架相对还要大一些,让人有一种很野性的美感,然而他将已经做好的兽皮战衣交给大羿流寒,两个人如今一看就像土生土长的匈族人,这些天许道颜不停地在观察,就是为了看匈族子民的生活习惯,以及他们的一些礼节上,身份地位的区分。

    大羿流寒看着自己的变化,也感觉有些难以置信,她看向许道颜:“就算我们要混入到匈族之中,能不能进入战麟城还是一回事。”

    “在匈族神朝中,各大部落之间,都是会有争斗的,所以人员流动很正常,鬼方部落乃是一个大部落,并且又最接近战麟城,我们先靠近看看具体情况,先打入匈族神朝的内部,如果想要硬碰硬强强去刺杀单于飞麟的话,一百个我们都不够死,只能智取,不能力敌,见机行事。”许道颜内心沉静,做为一个刺客要有足够的耐心,不惜一切代价接近敌人,只为致命一击,他并不着急,越是强大的敌人,越要谨慎为之。

    “听你的。”大羿流寒沒有多说什么,她也深以为然,两个人从天而降。

    虽然是临时搭建出來的营地,但是大部落与小部落不一样,如同行军一般,井然有序,所以匈族神朝的子民战力很强,他们走到哪里,就扫荡到哪里,就是一支行军,机动性极强,想來就來,想走就走。

    整个鬼方部落所搭建出來的营地拥有极强的防护能力,环环相扣,层层相守,密不透风,每一尊匈族战士,人高马大,气血沸腾,并且随时都能够结成战阵,迎敌而战,这已经成为他们的习惯。

    许道颜与大羿流寒一降临就立即被发现,并且包围了起來。

    “站住。”一名脸上有三道狰狞刀疤的男子狠狠地盯着许道颜与大羿流寒:“你们从哪里來的。”

    “找一个能主事的人來和我说话。”许道颜轻轻地瞥了那刀疤男子一眼,无形之中所有的气势都碾压在那男子的身上,压得那一名刀疤男子难以喘息,尤其是许道颜的双眸异常凌厉,他都感觉自己的肉身好像被人一刀刀割开,受凌迟之形般的痛苦。

    “你……”刀疤男子乃是在场的守卫中实力最高的,就连他就惊恐畏惧,其他人就更不必多说了,本能离许道颜远远的,无奈何,他只能够让战士进去里面通报。

    很快,三尊圣相境界的存在从营地内走出來,大部落不同于小部落,他们身上的战甲鲜明,透发着野性,从他们的眼身也可以看得出來,都是一些身经百战的人,每一尊都在圣相之境巅峰。

    “你们是昆夷部落的。”其中一尊圣相境存在,看着许道颜身上所散发出來的气息,以及服饰上的一些风格。

    “也不算是,呆过一段时间,我们觉得昆夷部落太弱了,还是鬼方部落强一点,就來了,就是不知道你们欢迎不欢迎。”许道颜虽然只在圣将之境,但面对圣相境存在,气息丝毫不会被压制,野性十足,这是要有足够的底气之人才能够做到的,在匈族神朝里面讲究的是实力,其他都是假的。

    “哈哈,当然欢迎,就是不知道你们实力怎么样。”那一尊圣相境的匈族战士哈哈大笑,來到许道颜的面前,一巴掌拍在他的肩膀之上,砰的一声巨响。

    许道颜岿然不动,但那一尊圣相境存在却被一股力量给反震了回去,那一尊圣相境存在手掌破裂开來,鲜血潺潺,在其后面的两尊圣相之境的存在都不由得一脸震惊。

    “也不知道我能不能加入鬼方部落。”许道颜哈哈一笑,向前一步踏出,无形中自其体内的圣则吞吐出狂暴的气浪,将自己身前的那一尊圣相境的匈族战士给冲飞了出去。

    “能。”在那三尊圣相境匈族战士的背后,走出一名身着巫袍的老者,他的声音嘶哑,显然对许道颜的战力感到极度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