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三百零八章 杀手之路

    只要能够成功,对于许氏家族来讲,是有重大意义的,至于是什么,除却天德圣帝这样的人知道,哪怕是寻常许氏家族的弟子,也未必能够知道真正的原因。

    每个人都知道,绝对不止是将粮种引入人体,以修炼者的血肉魂魄进行滋养这么简单,必然还有一些让农家都会感觉到巨大危险的手段。

    对于孙灵的身份,消息很快就传出来了,这是一件大事,不可不重视,整个百家圣地,大部分都是支持孙家的,因为如果他们都不能够给孙尚英这种为人族做出极大贡献的人一个交代,那么百家圣地也就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百家圣地不止一个人族各脉文化的集中地,它更是一个象征着公正的存在,是一个公道之地。

    一开始,许氏家族以为这只是许道颜传出来的假消息,要让孙尚英亲自前来。

    几经证实,孙灵的血脉,的确乃是孙尚英之女。

    孙尚英乃是兵门虎女,战力一流,日后有机会成就大圣贤的存在。

    这个尚且不论,这些年来她为整个百家圣地立下无数汗马功劳,无论如何,如果百家圣地连她的女儿都要不回来的话,那就没有丝毫的威望可言了。

    许氏家族根本没有办法,谁都不知道孙灵的确是孙氏家族的子孙,并且遗传了极其强大的血脉,这让整个孙家都感到很欣喜。

    当日,孙尚英大战之时,并不是简单的把孙灵给丢在一处隐秘的地方。

    那一套阵旗就是孙尚英所留下来的,如今孙灵就是有阵旗相伴,根本不可能有假。

    由于阵旗威力太大,里面也蕴藏太多兵家孙氏的秘密,哑姨出手封印其中许多力量,让她去施展,伴随着灵儿自身的突破,里面关于孙家的一些秘密也会被孙灵所知晓。

    孙灵所修炼的孙氏兵法,也是哑姨从阵旗之中得来的。

    孙尚英看着孙灵手中的阵旗,能够感觉得到之前抱走孙灵的人,对她有多疼爱,很是关怀备至。

    孙尚英知道,那人必然与许道颜有不小的维系,只不过这件事还得回中央神朝再说。

    正如孙断锋所预料,孙灵在许氏家族里面根本没有受到虐待,哪怕吃的米,都是最好的米种,几乎是盛情款待。

    短短的几天时间,让孙灵根本压制不住自己的力量,突破到力神的境界,血脉之力得到激发。

    对于许氏家族来讲,他们是不可能做出太卑劣的事情来的,因为这是一个人族的大世家,是一个光明与正义的象征,突然真做出令人发指之事,偌大的世家在人心之中,就会轰然垮塌,到时候再也树立不起威信了。

    他们是有自己的原则,孙灵就是一个无辜的小女孩,他们针对的只是许道颜而已,。

    如果许道颜真的用自己来换孙灵的话,到时候他们也会把孙灵交出来,给天下人一个交代。

    没有想到,许道颜竟然借兵家孙氏来反击,谁都不知道孙灵竟然会是孙尚英的女儿。

    元宝在第一时间通知许道颜,让他知道孙灵平安无事了。

    “哈哈,你小子果然有一手,毕竟孙尚英为鸿蒙起源立下汗马功劳,为人族做出不小贡献,哪怕农家许氏也不敢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去跟孙氏家族硬撼,不管站在什么角度上讲,得罪兵家孙氏总是不太好的。”元宝知道,在这一场许道颜与许氏家族的对抗之中,他获胜了。

    “灵儿安全,我就放心了,其实这么做最重要的目的,就是想要知道灵儿对孙家的重要性,他们能够拿出这种态度,尤其是孙尚英几乎是悍不畏死都想要找回灵儿的决心,让我总算能够安心了,一方面能够增进这么多年灵儿与孙尚英母女之间的疏离感,另外一方面在这种方式之下,孙灵对于孙家的抗拒也会小一些,毕竟这才是她的家,让她知道也有人会为她而着急,并不是只有我而已,毕竟血浓于水,我再自私有不能剥夺她们母女的亲情……”许道颜幽幽一叹,如今的他再也不是当初的他了,如果没有经历过邪皇的红尘若梦,他定然不会想这么多,只是在那一场漫长的梦里,他经历了太多太多,一切恍若真实,世间冷暖,无常变化,给他带来不少的改变,知道这种事该如何处理。

    “你小子怎么一副老头子的语气,反正灵儿能够回来就好,想这么多干嘛,快跟我去孙家见她吧。”元宝表面不说,但心里却很佩服许道颜竟然能够将人与人之间的情感想得如此到位,他感觉似乎经历了身份败露这一件事,许道颜一下子成长了很多,仿佛变了一个人,如果不是本质的气息还没有变的话,他都会觉得许道颜是不是被许天行以特殊的手段附身了。

    “不能,你觉得许氏家族的人,会是傻子吗?”许道颜摇了摇头,他终于明白,为什么在那一场梦里,会有不少许氏家族的画面了,对于许氏家族的手段,他多多少少也算是有些了解,这是邪皇在无意之间的点拨,他沉思了片刻:“许氏家族的手段,高深莫测,你觉得他们放灵儿回来的话,会不可能派人跟踪监察吗?如果到时候我跟灵儿见面,他们想要带我走,谁能够阻拦?或是在灵儿身上布下什么秘密手段,根本是防不胜防,所以千万要小心谨慎。”

    “呃,你小子不说,我倒是把这件事给忘了,哎?奇怪,我怎么突然觉得你小子比我聪明了很多啊,以前发现你呆呆的就是一个木头,居然一下子想得比我都多,不行不行,难道是你以前的白痴都传染到我身上,我把聪明都传染给你了吗?”元宝一下子感觉到了智商的差距,顿时醒悟。

    “以前,我,只是比较,低调而已。”许道颜略微萧瑟,轻叹道。

    “你大爷的……”元宝一下子急眼了。

    “现在我就像是一个不能够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的死刑犯,与其如此的话,我还不如将自己彻底隐藏起来,改头换面的去生存,忍辱负重,直到我有实力光明正大抗衡许氏家族的那一天再露面!”许道颜从来没有想过,自己竟然会陷入如此窘困的境地之中,不过回想一下,在红尘若梦之中,自己经历的种种,现在比起来,根本算不得什么,他看向元宝:“我也想趁着这一个机会,到鸿蒙起源各地去游历一下,你是怎么想的?”

    “呃,本佛爷务必要盗尽天下的古墓,聚无数财富,为己所有,所以勉强能够跟你小子一路同行,指点你一番,让你见识一下我鸿蒙起源无数风水大局,长长见识。”元宝沉思了片刻,虽然不知道许道颜用了什么方法,但是语言之中,透着一种魔力,让他想要跟着走下去,一方面是期待许道颜的成长,另外一方面,自己也想要出去外面走走。

    “好,那元宝你先回孙家,替我迎接一下灵儿,并且带话给她,让其认祖归宗,好好修炼,若是有时间就回伏龙学院一趟,替我看看子颜,子期师兄,楚兰师姐他们。”许道颜嘱咐道。

    “放心,放心。”元宝满口答应,转身离去。

    这时,聂沛儿却出现了,许道颜愣了一下,道:“你偷听我们说话?”

    “不小心,谁叫你们说话那么大声。”聂沛儿白了他一眼,她一身素雅的棉麻布衣,别有一种味道,有一种质朴与空灵的美,但其气息太过冷冽,依旧让人感觉难以靠近。

    “……”许道颜无言以对。

    刚才许道颜的那一番话,让聂沛儿感同身受,两个人都是不能够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的死刑犯,只能够忍辱负重,隐藏起来。

    她的感情向来细腻,与许道颜有好感,却也都是觉得两者不是一路人,她是杀手,他是前途光明的天之骄子,邪皇钦点,天石公着重培养,哪怕是她都能够看出许道颜的前程是多么的敞亮,所以在以前她选择了抗拒与逃避,只是那一尊神秘圣帝的捣乱,让他一下子跌落到谷底,甚至比自己更凄惨。

    聂沛儿心中竟然有一种庆幸,说不出为什么,但至少两个人现在是平等了,她并不介意这个时候的许道颜,只是觉得两个人的距离拉近了许多,没有像以前那般遥远。

    “你想知道如何做一个杀手吗?”聂沛儿问道。

    “想。”许道颜眼前一亮,是不是杀手,一点都不重要,关键杀的是什么人,做的是什么事,在红尘若梦里面,他深深体会到,刺家那种行走在黑暗之中的正义,与他自己的本心并不违背,而且现在最适合自己的身份,那就是杀手,刺客。

    这一刻,许道颜感受到,邪皇给他这一份奖励,实在太重太重了,远远超过一切的法器,经法。

    如果有一天,自己能够到达一定的成就,必然要好好报答一下邪皇苏若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