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六百三十二章 风云水火

     战麟城的布防。异常严密。

    如今整个匈族神朝动荡不安。在这种时候更是守卫森严。对于每一个人口的排查都要经过重重确认。

    许道颜被带來战麟城的上空这才发现。当自己降临在战麟城的时候。月眼阳眸才能看到一些他之前沒看到的东西。他仔细观察了一下。原來在这战麟城有一道无形的禁制。也可以说是一种风水棋局力量的误导。可以蒙蔽敌人的视觉。显然也是为了防止许道颜这等拥有强大瞳术的人进行窥探。给对方造成一定的假象。

    一开始许道颜还觉得有机会潜入战麟城之中。如今一看的话。如果自己沒有想出这个办法。仅凭着自己与大羿流寒的能力。连战麟城都潜不进去。

    “还好我们沒有轻举妄动。否则的话就是自投罗网了。插翅都难飞。看來匈族神朝还真是不可小觑。”大羿流寒心中一叹。此刻的她与许道颜心意相通。

    “毕竟是人族的一个大分支。自成神朝历经无数岁月不倒。必然是有它存在的道理。匈族神朝也有很多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许道颜深以为然。他用尽全力去观察。

    不过要知道自己与大羿流寒才只是刚刚进入鬼方部落而已。竟然就被带來战麟城了。想必都只有心腹才能够带进來许道颜总觉得一切都进展得太快……他们两个心意相通。总觉得有些反常。所以都还是留了一个心眼。不可能完全相信四鬼巫公。

    但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谁都明白这个道理。所以无论如何都要冒这一次险。如果不敢來的话。反而是自己有问題。

    四鬼巫公降临在战麟城之上。沒有受到丝毫的阻挠。巫的身份在匈族神朝是特殊的。他们不受桎梏。可以行走在每一片土地上。谁都不能去阻止他们。除非要做出一些伤害匈族神朝根本之事。但这种近乎都是不可能的。微乎其微。哪怕巫分别执掌着两个有着血海深仇的部落。但巫之间是绝对沒有隔阂的。至少任何事都是可以通过商榷。退让來解决的。

    他们就是领导者。是带领着匈族神朝发展的先驱。只是在某些时候。匈族部落之间互相争斗。他们也只能够放任。力量才是真理。如果连生存的力量都沒有的话。就更不要说发展了。巫族在天地初开的时候。氏族极多。但经历过无数的磨难与战争之后。最后所剩无几。然而留下來的都是整个巫族最精粹的。

    从某种程度上來讲。一个部落征服另外一个部落。强行融成一个全新的部落。未必不是一件好事。不管是鬼方部落。昆夷部落。还是那个极度强大的狄部落。都是这样一路走來的。世间万物都有一个过程。

    四鬼巫公垂临在半空之中。一道华芒破空而出。向他们传递讯息。在战麟城中。兵甲排列整齐。纹丝不动。

    “走吧。”乾鬼见对方也想谈谈。知道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与战麟城的四大巫公。他们也都是旧相识了。

    他们从这华芒的方向行去。是一座古老的巫族宫殿。有一名年轻的将军。身着光鲜的战甲。气宇轩昂。气度非凡。实力已到达圣贤巅峰之境。只差一步就能够踏入圣王之境。他已有了那一种百圣之王的威严。

    所谓圣王。只有在一百名圣贤境界中的人。才能够有一人突破到圣王之境。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够达到这一地步。然而能够到达圣贤境界又有多少。

    “皇子。请回吧。我们有要事商谈。你不宜留在此地。”从古老的宫殿中传出一道如同风一般轻灵的声音。这一股声音化成一股力量。卷着那一尊年轻将军飞出老远。使其回到自己所在的宫殿。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匈族神朝二皇子。单于飞麟。他的战力之强大。远远超乎许道颜的想象。

    要刺杀的人。就在眼前。许道颜与大羿流寒却不能够动手。也沒有那个实力……只能够找一个绝佳的机会。

    “这单于飞麟实在太强了。我们两个人全力致命一击。只怕都无法对其造成重创。”许道颜一下子心情沉重了许多。如今还是在对方的地盘之上。

    “这种任务。根本是完全不可能的。简直就是要让我们去送死。”大羿流寒原本以为单于飞麟只是一般的圣贤巅峰境界存在。却沒有想到。他竟是一尊可以抗衡圣王境界的圣贤。那简直就是天差地别。

    “……”单于飞麟知道。在巫之间。他是沒有丝毫的资格介入。哪怕是匈奴王也沒有资格。不知道鬼方部落的巫会与战麟城的巫公会说什么。这是他心里所担忧的。但既然天风巫公已经请他离开了。哪怕贵为匈族神朝的二皇子。他也只能去尊重。

    “轻风拂身。天风。看來你突破了。恭喜。恭喜。”乾鬼双眼放光。笑容灿烂。

    “你们四兄弟还是一如既往。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一人不踏入圣皇。其他三人都不踏入圣皇之境啊。”一道风凭空衍生而出卷着许道颜一行人。十分的轻和。裹在身上让人觉得非常的舒服。将他们请到古老的巫殿之中。

    “哎。如果不是我一直在拖后腿。他们三个人早就可以突破了。”黄鬼年龄最小。所以在有些方面沉淀得还不够。但他也是希望能够让突破达到最佳的效果。精益求精。

    四鬼巫公在匈族神朝的威望不弱。虽然他们只有圣王之境。但这是有原因的。四个人从小共修。心灵相通。但不是每一次都能够四个人在同一个时间突破的。只有在同时突破的时候。才能够到达最佳的效果。所以他们实力虽在圣王之境。但若论战力只怕寻常圣皇之境的人。他们都能够周旋一二。

    “四弟不要这么说。我们又无须力量去使得别人顺服。早突破与晚突破。沒有太大的区别。”玄鬼笑了笑。众人在轻风的包裹下。 到达一处古老的石殿。石壁上刻画着是遥远巫族的气息。

    大羿流寒对于这些石壁上的纹络。再熟悉不过。而且在隐隐之间。有一种从内心上的共鸣。在匈族神朝只怕也有大羿氏的一些先祖。

    石壁上一盏盏青铜油灯闪烁着不同寻常的火焰。那是一种荒古的圣道力量。可见在这战麟城中的四大巫公实力有多可怕。

    其实对这些巫公。大羿流寒心里是带着几分亲切的。毕竟都是出自巫家一脉。不同于其他。尤其在这古老的石殿中。那些所刻画的图案。都是非常遥远的记忆。记载着当日巫族那一部分的人跑出來……带领匈族神朝。经历了什么样的困难。一路走來是多么的艰辛。这给大羿流寒内心很大的触动。

    四鬼巫公几乎不约而同地瞥了大羿流寒一眼。但是都沒有说什么。就在这时。一道嘶哑的声音传了出來:“你们四个人。还真是倔强啊。”

    “地火。沒有想到你都已经到达这般造诣了。”黄鬼看着石壁上那些火苗蹿了起來。那一瞬间所爆发出來的力量。都可以将一尊圣王活活烧死。只是旁人沒有察觉。一旦沾染上就难以扑灭。

    “哈哈。你们四个人一旦同时踏入圣皇。到时候哪怕是我们四人联手。也未必是你们的对手。”在古老石殿上。四个位置。第三人开口了。名为龙云。

    “不错。这些年我们倒是很想念你们。鬼方部落从一个小部落被你们带到这般强大。真是让人匪夷所思。”最后一尊战麟城巫公。谷水乃是一名女子。声音苍老却带着一丝慈祥。

    “这一次來。是有一些事情要与你们商议的。”玄鬼淡淡看了周身的守卫一眼:“你们先退下吧。”

    “是。”许道颜一行人纷纷拱手行礼。毕竟这是匈族神朝这等级别的巫公谈话。他们不能在场也是理所当然。

    “你们两个留下。”就在许道颜与大羿流寒要离开的时候。乾鬼巫公开口了。

    许道颜心中一紧。难道是被发现了。不过不管怎么样。都要保持足够的冷静。他微微地颔首。沒有多言。

    大羿流寒沉默不语。谁都不知道接下來到底会发生什么事。只能够见机行事了。这八大巫公。四尊圣王。四尊圣皇。他们根本沒有丝毫的反抗之力。

    “哦。合适吗。”天风巫公。衣着飘逸。他的气息几乎与天地间的气流完全贴合。

    “这两个人。身份可不一般。其中还有一人还得到我巫族血脉最高贵的传承。说吧。你们此行來匈族神朝。有何目的。”玄鬼淡淡一笑。看向许道颜与大羿流寒。

    两人心头一紧。完全不知道自己的身份竟然已经被识破了。许道颜知道在这些圣王。圣皇境界之人的面前。已经沒什么好装了。如今只能够想办法。要怎么去解眼前这个局。四尊圣王之境。四尊圣皇之境。可以说是天罗地网。尤其还是在战麟城之中。可谓是牢笼之中的牢笼。凭借着他们两尊圣将之境的实力。根本就是不可能逃脱的。但也不能够就此放弃。他深吸了一口气。镇定问道:“你们是怎么看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