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六百三十三章 血契

     如今已深在战麟城的巫殿之中。根本逃无可逃。避无可避。如果对方想要杀自己只怕早就动手了。也不至于等到现在。

    许道颜知道。在这个时候有任何的小动作都是显得多余。还不如任其自然。兴许还能够搏出一条生路。

    “虽然你们很尽力在模仿我匈族神朝的子民行为举止。但是一个人的眼神却骗不了。生存在这一片土地的人。心中有的只是弱肉强食。沒有其他。当然一开始我也不太确定。但是她一进入这里。就能够清晰地解读出石壁上那些古老的烙印。这是天地初开之时。最早的古巫文。如果不是在巫族中身居高位的人根本是看不懂的。哪怕是我们也是到圣王之境后。才有老一辈的巫教我们识别。在她体内所暗藏的血脉之力。对我们都有一种压制。虽然很细微。但足以说明绝对不是我匈族神朝的子民。”玄鬼双手背在身后。看着许道颜。淡淡一笑:“你的演技很好。其实一开始我也被你给骗了。其实如果你不带她的话。也许我们都不会发现。”

    大羿流寒不再掩饰自己血脉的力量。古羿寒血汹涌澎湃。自其为核心。四面八方都流淌着一股大羿圣寒之气。虽然只是初生力量。还算不上强大。但其血脉力量的确给八大巫公不小的冲击。

    “大羿氏。古羿寒血。”天风死死地盯着大羿流寒。

    “不错。”大羿流寒淡淡道了一句。 在巫族中。以她血脉的力量。不论氏族也是地位超然。因为很少有人能够完成继承巫祖之血。大羿流寒就是其中之一。并且非常完整。毫无缺失。

    “说吧。此行的目的是什么。”玄鬼看向许道颜。问了一句。

    “取单于飞麟的人头。”许道颜沒有隐瞒。

    四大圣皇巫公的眼神一凛。自他们身上所流淌出來的气息压得许道颜一口血吐了出來。只见其手持布衣剑令:“不要逼我。”

    “侠宗。布衣剑子之令。”哪怕是八大巫公也不由得眉头一皱。

    “你是许道颜。看來你还对匈族王后杀死你母亲之事。耿耿于怀。你走吧。”乾鬼一下子就知道许道颜的身份。当日他与许无道一战。其实几大巫公都有到场。毕竟他是许天行之子。并且那一战事关匈族神朝日后的布局。虽然许道颜的实力只在圣之境界。但他父亲可是一尊无上圣帝。加上众多背景复杂。他们也不得不去多做一些了解。

    “此番杀死单于飞麟。与我母亲无关。一切都是为了鸿蒙起源。”许道颜言语郑重。

    “单于飞麟只是匈族神朝的一尊皇子而已。圣贤之境。与鸿蒙起源有多大的关系。”地火巫公冷冷一笑。

    “其中缘由。不宜向外透露。但我必杀单于飞麟。”许道颜眼眸中杀机盈盈……直透人心。

    “你们成功不了的。”龙云微微一笑。凭借着许道颜与大羿流寒的实力。哪怕合力起來也不是单于飞麟的对手。

    “那你们敢不敢跟我们打一个赌。”许道颜一字一句。铿锵有力。

    “你们的行为已经危害到我匈族神朝的发展了。单于飞麟一死。到时候必然会引起匈族神朝的动荡。我们又何必跟你们赌。”谷水声音温柔。想要将许道颜与大羿流寒送走。无他。许道颜不好得罪。此刻杀死他。天石公第一个跟匈族神朝沒完。身为匈族神朝的指引者。他们不会做出这么不明智的行为。尤其是此刻匈族神朝还内忧外患。 整个鸿蒙起源天地动荡。他们所站的位置考虑到是更深一层。如果许道颜落入单于飞麟的手里。必死无疑。

    “单于飞麟不死。整个鸿蒙起源都会更加动荡。你们信我吗。”大羿流寒开口了。她得古羿寒血传承。其声有祖巫之威严。虽然极弱。但却也让八大巫公都不由得陷入沉思。

    “大羿流寒。你乃是大羿氏无数年來。唯一一个得到古羿寒血传承之人。我们自然相信你。只是身在其位。我们是不可能亲眼看着你们刺杀单于飞麟的。”天风声音柔和。看着她。虽然他们在匈族神朝。但是对于巫家各大氏族的发展。同样也都有在关注。因为他们自身就是巫族的血脉。

    因为当初那一批自愿走出來帮助匈族神朝的巫家有各大氏族中人。伴随着岁月的变迁。各大氏族的巫都会通婚。以致于血脉都沒有那般纯正。但有一个好处。各氏族之间的巫家经法。术法他们都会互相融合。形成自己独树一帜的手段。

    虽然他们在匈族神朝独立了。但自认还是巫族中人。所以也不会向大羿流寒动手。就算不考虑这个。动手之后的代价。必然是整个大羿氏族的震怒。匈族神朝很难承受。就算它发展无数的岁月。但一招惹到大羿氏。身在巫族中的他们最清楚不过。來去如风。于亿里之外发动攻伐。横扫一方。说來就來。 说走就走。论远程攻伐之力。大羿氏说第二。很少有人敢说第一。

    玩弓箭的始祖。就连儒家六艺。《形箭》也有一小部分与《射日》有所结合。先有巫族各氏族。才有后面的诸子百家。

    “如果你们执迷不悟的话。我们也只能够先将你们镇压起來了。”坤鬼声色俱厉。因为在他看來。许道颜想要刺杀单于飞麟只怕更多的是私仇。只不过被发现之后就想找一个大而空的借口。

    “你们可知道。匈族神朝的巫之中。也有來自域外起源的奸细。”许道颜突然说了一句。他其实也怕这八大巫公有域外起源的人。

    “……”八大巫公面面相觑……这他们不敢否认。因为匈族神朝近來一连串的刺杀。如果沒有内奸帮忙。根本不可能会连一尊圣皇被刺杀都沒有丝毫还手之力。

    “我以古羿寒血的力量引大羿圣灵立下血契。我们说出秘密。不管你们同不同意。都要保守秘密。否则的话。你们将会受到大羿圣灵的击杀。如何。”大羿流寒知道。时至今日。也只有这样做了。否则的话。他们这一次想要刺杀单于飞麟这一件事。根本是不可能成功的。顺便也能够用血契看一看。这八大巫公有沒有人是域外起源的奸细。古羿寒血所引动的大羿圣灵之力是非常可怕。沒有人能够逃得过。

    “好。”八大巫公也很好奇到底是什么原因。

    大羿流寒的手。在圣寒弓弦上一抹。鲜血流淌。而口中念诵着古巫之咒。体内的圣则不停地消耗。缓缓一道门户在这古巫之殿打开。无数古巫文在响应着大羿流寒。使得八大巫公都不由得心头一震。这些古巫文是历代巫族圣祖所流传下來。在关键的时候会加持在巫族子民身上。沒有想到大羿流寒引动大羿圣灵之血契。竟然得到巫族圣祖的加持。简直让人匪夷所思。

    一道古老的血色契约铺卷开來。八大巫公都引自己的精血融入其中。立下誓言。一尊大羿圣灵的虚影从他们身上扫了一遍。然后带着那血色契约消失在众人面前。大羿流寒长吁了一口气。满身大汗。体内的圣则近乎消耗一空。看向许道颜:“可以说了。”

    大羿圣灵之血契消耗极大。所以大羿流寒要好好恢复一下自身消耗。也就不多言语了。许道颜言语平淡。但双眸却不容任何人來阻挠:“单于飞麟本身沒什么错。我与流寒两个人进入圣伐之中。就是为了找出里面的奸细。与人族刺家配合。挖出里面那些來自域外起源的奸细。你们应该知道圣伐的力量。若是有心人在里面搅动起來。整个鸿蒙起源都会大乱。相信只要找到圣伐里面的那些域外起源的奸细。就能够使得鸿蒙起源能够平稳一些。单于飞麟就是一尊域外奸细向我们下达的命令。取他人头就是为了博取信任。挖出圣伐内更深层的域外起源高层奸细。”

    “这几次刺杀。都是圣伐中人下的手。”天风看向在场的人。匈族神朝已经有不少高层遭到刺杀了。并且是有人里应外合。许道颜与大羿流寒只是其中之一而已。

    “单于飞麟的命真的不能保吗。”玄鬼看向许道颜。毕竟那是匈族神朝的二皇子。如果一死的话。只怕使得匈族皇室震怒。

    “无论公私。我都有杀他的理由。一切我來承担这个后果。你们无须相助。只要隐瞒秘密即可。”许道颜拍着自己的胸脯。言语郑重。

    八大巫公相觑了片刻。显然都在进行意念上的交流。他们知道。在大羿圣灵的血契之中。是绝对不能够说谎的。哪怕是大羿流寒也一样。这一件事不会有假。

    “七天之后。战麟城外。天麒山。单于飞麟会选择突破圣王之境。那是他最弱的时候。但到时候守卫森严。能不能够得手就看你们了。”天风最终还是做出了一个决定。

    “天风。”龙云。谷水。地火神色都很是震惊。就连四鬼巫公都有些难以置信。

    “飞麟是一个很优秀的匈族战士。但如今他还是一心想要镇压各大部落。如果让他成长起來对于我们想要让匈族神朝各大部落进行暂时整合的计划不利。就借他们的手。斩杀掉飞麟。他们既能够搏得信任深入圣伐。我们也能够借助外界的压力。使得匈族神朝各大部落不得不整合在一起。”天风之言。哪怕是许道颜与大羿流寒都感到匪夷所思。不过的确如此。站在不同位置的人。想法都是不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