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三百一十三章 重明

    盗宗宝库。

    见许道颜一副天真的表情,想要见识盗宗宝库,这让聂沛儿感觉又好气又好笑,嘲讽道:“盗宗的宝库,不知道有多少人想打,都是无疾而终,更别说是你了,信不信你站在原地他们就能够把你的底裤偷走而让你沒有丝毫察觉。”

    “我不信,绝对不可能。”许道颜眼珠子一瞪,底裤穿在自己身上,怎么可能被偷走还会不知道。

    “少年,你经历的事情太少,还天真,在这个世界上沒有不可能的事,只有你想不到的,盗家的手段,太可怕了。”聂沛儿语重心长。

    “你倒是说看看,我听一听。”许道颜不相信了。

    “墨家的机关数,你应该是有所体会,曾经有一件至宝,放在墨家机关之内,可以说是铜墙铁壁,圣帝都无法打破其中的壁垒,在那机关里,墨天圣丝无数…”聂沛儿说到这里,就被许道颜给打断了:“什么是墨天圣丝?”

    “这是墨家所炼制出來的一种极细的丝线,哪怕是修炼到圣帝境界之人,都未必能够发现,千丝万缕,并且经最可怕的墨毒浸泡,哪怕是圣帝境沾染,想要抵挡住,也要费尽辛苦,除此之外,有墨天圣针,可洞穿圣帝境身躯,在机关之内,无时不刻都在激射,如狂风暴雨,密度之高,让人无法预料,想要盗走其中至宝,可想而知有多困难,可就是在外有守护,内有机关的情况之下,至宝依旧被道家的一尊无上圣帝给拿走了,为此那一尊建造机关的墨家圣者自闭百万年,从此都沒有再沒有出现过。”聂沛儿一言一语,让许道颜都感觉很是吃惊。

    “你说我们两个会不会真的被那个盗家的人盯上?”许道颜一下子对那个盗家的人感兴趣了,如果说他们偷盗之术如此厉害的话,他心中立即就有了一个想法。

    “很有可能,我也不知道,他们的手段变幻莫测,让人防不胜防,所以千万要小心,刚才我之所以不追是因为一旦追下去可能会发生难以预测的危险,谁都保证不了他是不是还有其他同伙。”聂沛儿郑重道。

    “你说是不是因为你长得太漂亮所以让那盗家的人给盯上了,刚才你自己可是说了,柳氏的人不会伤人性命,更多的是采花大盗,喜欢与女子欢好……”许道颜干笑了几声。

    聂沛儿眼珠子一瞪,此刻她的脸上已被黑布给蒙上:“你那只眼睛看到我的脸被他盯上了?”

    “啧啧,这你就不懂了,一个女人是否漂亮,看她的眼睛就知道,老实说我虽然与小蛮的关系极好,但与她至始至终,我都沒有见过她的真面目,但我总觉得她一定长得也很漂亮。”许道颜说得很认真。

    “那你说,我的眼睛跟石蛮的眼睛谁漂亮?”聂沛儿突然问了一句。

    许道颜顿时有一种想死的冲动,还真是自己挖坑让自己跳下去,他一脸的郑重,看着聂沛儿的眼眸:“嗯,这个嘛,你真的想知道?”

    “当然,你那么懂不让你品鉴一下怎么行?”聂沛儿不咸不淡地道了一句。

    “各有特色吧,沒有谁比谁漂亮之说,只能说,谁会去欣赏你们的独特之处,看待人的角度不同,看法自然也就不一样了。”许道颜抵着自己的下巴,蹙着眉,一副很认真思考的模样。

    “什么特色?”聂沛儿的好奇心也被勾起了。

    “要先说谁?”许道颜卖了一个关子,笑问道。

    “当然是要先说石姑娘了。”聂沛儿道。

    “小蛮她,毕竟是在红尘之中翻滚,难免会有一些世俗的气息,但她的眼神,给我感觉却是很温暖,于人情世故当中,她都能够做得面面俱到,如果成亲的话,小蛮的确是再合适不过的选择,她能够把家里的一切都打理得妥妥当当,根本不用操心,并且能够给人予家的温暖,让人在累的时候想要靠近,就好像每一次我回幽州的时候,总会往石龙商会走一趟的感觉一样。”许道颜沉思了片刻,这是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感受。

    “……”聂沛儿一时之间,竟不知道做何答复,的确站在男人的角度上來讲,这的确是成亲的不二人选,并且石蛮不管是从相貌,财力,才情方面都是当世一流,少有人能够媲美,天下间的男子很少会有不心动的。

    “你想听听你自己的吗?”许道颜带着一丝坏坏的笑容。

    “不用了,既然你都已经将石姑娘说得那么完美了,那我还有什么可说的。”聂沛儿冷淡道。

    “……”许道颜一阵无言,女人的心思还真不好猜,明明是聂沛儿让自己说的,现在又不想听了。

    “走吧,我们继续向前推进。”聂沛儿收敛了一下自己的心绪,在这一片死亡魔域注定不会有太大的建树。

    “沛儿……”许道颜突然有个想法。

    “别这么叫我,跟你沒那么熟。”聂沛儿冷冷道。

    “……喂,我这是哪里得罪你了?”许道颜一阵无语,自己不就是夸了一下石蛮吗?至于?

    “沒有,我只是不习惯别人叫我的名字而已,不要误会。”聂沛儿淡然道。

    “……”许道颜低头沉思,似乎顿悟了一半:“难道是我夸了石蛮,沒有夸她的原因?”

    “沛儿,你还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吗?”许道颜突然很专注的模样。

    “怎么?”聂沛儿眉头一挑,第一次是她去刺杀他,暗算他的时候,在这一件事上,她心中始终都抱有愧疚,自然也沒有给许道颜太坏的脸色。

    “你受伤的时候,我看到你的时候,感觉全世界上,基本上沒有女子能够跟你媲美的,你就像是九天上的星辰,让人感觉可望而不可及……”许道颜把自己毕生所能够说出來的溢美之词,都给吹出來了。

    “……”聂沛儿的眼角眉梢带着一丝的欢喜,只不过却沒有表现得太明显。

    “如今我们能够一路同行历练,我都感觉有点在做梦一样。”许道颜一声轻叹。

    “你以前,可不是这样,话很少,也很少说夸人的话。”聂沛儿看向许道颜,感觉有些奇怪,不过语气缓和了很多。

    “因为有些事情,我喜欢藏在心里,不想多说,你看我现在,虽然谈不上天下共敌,但是我相信许氏家族的同盟世家只怕不少,我不相信只有许氏家族会追捕我,其他不管是与他们同盟也好,或是想要讨好许氏家族也罢,只怕都会出手,我是一个看不到明天的人,所以觉得沒有什么可隐藏的,与其遮遮掩掩,还不如说自己想说的话,做自己想说的事……”许道颜原本只是想敷衍一下,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说着说着,就把自己心里的话,给说出來了。

    “我们一定能够看到明天的。”聂沛儿回头,认真看着许道颜。

    “希望吧。”许道颜眼神带着一丝的迷茫,自己如今所面对的敌人太强大了,如果说心里沒有丝毫的顾忌,那都是假的。

    “你刚才是不是有话想跟我说?”聂沛儿心情突然变得无比愉悦,刚才心里不爽,她自然不想多听,如今心情极好,自是不一样了。

    “我想,找一个根据地,我们开始招兵买马,在这死亡魔域建立出一个自己的势力,许氏家族的人,我估计他们怎么想也想不到,我这一个出身儒家的弟子,会在这种地方扎根吧?并且这里龙蛇混杂,他们想要查我的话,只怕也很难。”许道颜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來,静待聂沛儿的答案,因为这一件事如果沒有聂沛儿的话,他一个人是无法成事的。

    “真的吗?那我们要建立的势力叫什么好呢?”聂沛儿双眼一亮,似乎很有兴趣的样子,在哪里,对她來讲并不重要,许道颜是她觉得与自己世界贴近之人,跟他相处起來感觉不差,在这个世界上,她找不到一个自己可以信赖的人,而自己最爱的男人,她父亲却被关在刺家聂氏的最深处。

    “重明…”许道颜顿了片刻,脑中灵光一闪,眼神变得越发的坚定:“就叫重明,有朝一日,可以重见光明,不用生活在暗无天日的地方。”

    “好,就叫重明,走,我们去慧神所在的区域,那里的格局会大一点。”聂沛儿心中欢喜,两个人去建立出一个属于自己的势力,她突然想起什么:“那你在石龙城的兵马怎么办?”

    “放心吧,我相信石蛮,石云,还有天石公,会替我打理得好好的,总有一天,我会光明正大的回去,然后率领是他们,南征北战的。”许道颜豪言壮志,虽然他知道距离那一天,可能会很远,但他想要全力一搏。

    “那就好。”

    两个人在夜色之中,迅速推进,夜慢慢褪去,由于在这死亡魔域之中,常年乌云盖顶,阳光无法透进來,只能够穿如云层,让人知道白天已经到了。

    两颗光芒的种子,准备扎根在这一片土地之上,不知道会在多少年后,驱散着一片天地的黑暗,或者会在这一片黑暗中沉沦,堕落,一切都尚未可知。r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