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六百三十五章 四圣龙王劫

    许道颜与大羿流寒在天麒山十万里之外,依旧受到劫云力量的影响,使得他与大羿流寒两个人都感觉到自身被压制着,极为不舒服。

    整片天空尽是被劫云的力量所掩盖,看到这一幕,大羿流寒与许道颜神色都异常震惊,因为他们从劫云之中感受到那四股龙威。

    许道颜与大羿流寒两个人视听共通,透过月眼阳眸,许道颜看到由风雷水火形成的四条巨龙。

    “四圣龙王劫。”大羿流寒眉头紧锁,这单于飞麟的实力异常可怕,否则的话,绝对不可能引下这等大劫罚。

    “你看,他的守卫开始后撤了,看來也怕受到劫罚的影响。”许道颜看着那一支布下大阵的兵马,开始后撤。

    “四圣龙王劫太强大了,如果他们还留在那里只会让劫罚认为是一种帮助他的力量。”大羿流寒双眼放光,知道也许真的有机会。

    那一万保护单于飞麟的精锐战士开始迅速后撤,有条不紊,可见训练有素,这些都是单于飞麟亲手所带出來的兵马。

    “四圣龙王劫会逼迫得众多强大异兽不敢靠近,他们只需要在单于飞麟渡劫完之后,对其进行保护就可以。”许道颜见那些匈族战士分别前往几个方位进行坐镇,防止单于飞麟被人偷袭。

    “也许不用我们动手,单于飞麟就会抵挡不住了。”大羿流寒看着那四圣龙王劫的变化,这是四种力量积蓄到达到一定程度后所爆发出來的力量,抽取天地间最原始之能,威力无穷,天麒山可谓是风水宝地,众多奇局环绕,紧密相连,然而在四圣龙王劫的威压之下,有些地方已经开始崩塌。

    “这劫罚的确很强,但不要寄托在它身上,如果能够我们亲自斩杀单于飞麟是最好不过。”许道颜看到那四条巨龙从劫云中冲出,发出震天的怒吼之音,使人心惊肉跳,如果自己踏入圣王之境,会引來什么样的劫罚,不得而知。

    各大巫公看到这一幕,也有些默然。

    “不得不承认,单于飞麟是一个很好的苗子。”玄鬼从鬼方部落远望天麒山上的劫罚,感叹道。

    “只可惜他的私心太重了,一心想要让单于王室将各大部落吞并,使得他们臣服,在这种关键的时刻,尤其伴随着他的成长,只会让匈族神朝陷入更大的危机之中。”乾鬼也不愿意看到单于飞麟死,毕竟自匈族神朝之中,很少有像他这样天赋的年轻一代出现,如果是在以前,单于飞麟还能够成为各大部落年轻一代的压力,促进他们的成长,但现在只会使得各大部落分崩离析。

    “错就错在,这鸿蒙起源这般动荡的时候,他不为大局考虑,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日后当了匈族王最整个匈族神朝也不会有太大的好处。”坤鬼也在为单于飞麟而惋惜。

    “不过许道颜与大羿流寒是否能够成功还是一回事,看來你们都巴不得单于飞麟快点死啊,要知道他可是整个战麟城年轻一代的骄傲。”黄鬼哈哈一笑,毕竟他们也不会出手帮许道颜与大羿流寒杀死单于飞麟,一切都要凭着他们的本事。

    劫云自下,单于飞麟身着战甲,威风凛凛,自其体内一条条圣道冲天而起,所谓圣贤就是已经形成了自己的圣道。

    单于飞麟的圣道其形如同麒麟,但又如黄龙,乃是两者的结合起,凶悍勇猛,霸道非凡,每一条圣道的威力巨大,甚至都能够与一些圣王道抗衡了。

    他意志坚定,目光锐利,面对四圣龙王劫毫无畏惧,只见其杀入劫云之中,与四圣龙王硬撼。

    许道颜在暗中观察:“这单于飞麟不同于寻常天骄圣子,每一步一个脚印踏出,历经无数生死,绝对寻常之辈,如果不是为了任务需要,真想与他在日后一战。”

    “的确,不过我们在圣将之境,就要刺杀他这样的存在,其实对我们更不利,就好像一尊圣者之境的人,想要刺杀我们一样,其实大部分都只会以失败而告终。”大羿流寒知道,许道颜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些卑鄙。

    “无妨,你不必安慰我,刺家一道,就是以弱胜强,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以杀止杀,我不会觉得怎么样,我会让单于飞麟的死得很有价值。”许道颜深吸了一口气,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心绪,全神贯注。

    他发现,单于飞麟的每一次勾动圣道,整个天麒山就会有一部分的风水之力,为其所用,融入到龙麟圣道中。

    许道颜用自己的月眼阳眸更加深入地窥视,原來单于飞麟自小在此地修炼,让自己的意志与这一片天地的风水奇局交织在一起,天长日久,伴随着他对这一片土地的熟悉,只要是在天麒山他就能够完全占据地利,因为他所修炼的圣道能够与整片天麒山的风水齐聚之力结合起來,故而爆发出如此之强的战力。

    “看來如果想要杀死单于飞麟,就要先破掉那风水奇局。”许道颜的月眼阳眸的力量使得他窥透到真实。

    “可是如果你一靠近的话,被发现必死无疑。”大羿流寒眉头紧皱。

    “我会尽量远离,其实要破坏掉那一片风水奇局并不难,只要改变天地格局的结构就能够使其发生巨大变化。”许道颜看向大羿流寒,嘱咐道:“你见机行事,可以掩护我。”

    “好。”大羿流寒心情很紧张,要知道在天麒山可是有一万尊精兵守卫,许道颜这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许道颜踏入圣将之境,使得自己对于圣则的理解更加的通透,如今他的五行圣体已经能够成为天地的一部分,只见其直接融入脚下的土地,根本沒有人能够发现他的气息,许道颜不停地渗透到地底,然后朝着单于飞麟所能够掌控的那一片天地的风水奇局所在潜行,哪怕是在地底深层,许道颜依旧能够感受到那四圣龙王劫所产生的威压。

    单于飞麟渡劫,使得天地大道波动紊乱,他的精兵战士几乎都将精神集中在他的身上,哪怕是全心守卫的人也不会去关心脚下,就算有心留意这一片天地大地道紊乱的波动也足以让他们失去感知。

    越是接近那一片风水奇局所在的地底,许道颜于能够清晰地感受到磅礴的风水奇局之力被勾动,与单于飞麟的圣道完美地结合起來,使其实力大涨。

    他动用月眼阳眸看单于飞麟与四圣龙王打得难解难分,他知道只要让其硬撼过去的话,从劫罚中获得感悟突破,四圣龙王将无法对其造成太大的伤害。

    “就是这个时候。”许道颜通过自己的月眼阳眸,去发现整座天麒山的地质结构,那些坚硬,那些松软,凭借这自己的大地圣则开始进行破坏。

    “地陷。”这是最简单的术法,然而对于破坏天地自然形成的风水奇局也是最有效的,所以每一次元宝都要在风水奇局上面再布下自己的手段,使其被破坏也能够维持原有的威力,就是这个道理。

    对于单于飞麟來讲,他对风水奇术并不了解,只是能够看得出來,天麒山是他自小成长,修炼的土地,他已经与这一片天地相融,故而将自己的意志精神融入到风水奇局之中,使其成为自己的一部分,为己所用。

    那一片支撑的单于飞麟风水奇局,在许道颜的破坏之下,很多重要的地方都塌陷崩塌,一下子风水奇局之力大减。

    单于飞麟心头一震,厉声喝道:“有人偷袭,守住。”

    大羿流寒在远方冷汗溢出,他看到上万尊战士结阵守卫,天上地下将一切都围得密不透风。

    在战麟城的天风一行人看着这一幕:“这许道颜真是厉害,看得出单于飞麟乃是借助天麒山的力量帮自己渡劫,如今他将风水奇局破坏,使其能够借助到的力量微乎其微,四圣龙王劫只怕会使其很难渡过。”

    “只怪单于飞麟太过贪心,想要引大劫罚來淬炼自身,使自己突破到更高的境界,如今只能够自食苦果,如果他不借助天麒山的风水奇局之力,也无法引來四圣龙王劫,就不会让自己落入进退维谷的境地。”地火连连感叹,但不得不说,单于飞麟为了让自己成长是不惜一切代价的。

    “不过以单于飞麟心思之缜密,他应该是留有后手。”谷水声音柔和,他看着单于飞麟的身体血肉横飞,但却生机强劲,他战意滔天,与四圣龙王惨烈厮杀,可以感受得到,单于飞麟体内那圣道的变化。

    “如果被他撑过去的话,只怕就沒有那么好刺杀了,如今许道颜已经暴露出來,仅凭借着大羿流寒的力量,能够杀死单于飞麟吗。”龙云眉头紧皱,他们也看不见许道颜如今到底身在何处。

    许道颜只感觉四面八方都有可怕的力量波动,他引动大地圣则的力量,深入到大地之中,想要脱离匈族精锐战士的追杀,不得不说,刺杀单于飞麟,一步走错,就要死于非命,大羿流寒与许道颜心灵相通,她不敢妄动,如今虽然单于飞麟知道有人偷袭,但还不知道躲藏在何处,机会稍纵即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