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六百三十七章 匈族变革

    “你们两个,很有手段,不错,如果单于飞麟知道死在你们两个小辈的手里,只怕会死不瞑目啊,哈哈哈,一尊堂堂匈族神朝的绝世天骄,圣贤同境界在整个匈族神朝近乎沒有对手,却死在两尊小小的圣将手中,简直憋屈。”一道阴不阴,阳不阳的声音传递而出,他浑身被黑袍裹住,看不清他的容貌,但在他身上流淌出一股让人不寒而栗的冷冽杀气,一看就知道手刃无数生灵的存在。

    许道颜与大羿流寒此刻已经伪装成匈族人的模样,他们袭杀单于飞麟的时候,将一切的经法特征全部掩盖,内敛。

    “你是谁?”许道颜眉头一皱,心中戒备,但他能够感受到眼前男子的战力,异常可怕,至少是一尊圣贤,甚至是圣王,如果他与大羿流寒两个人想要抗衡,显然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他动手会更快。

    “我?我就是给你们下命令之人,虽然你们不是凭借着自己的实力杀死单于飞麟,但却能够懂得利用外力,借机刺杀,也可以看得出來,你们有资格进入圣伐内围,他的实力也不再你们所能够对付的范畴之内,你们却能够杀死他,很好,跟我走吧。”黑袍男子笑声尖锐刺耳,让人听着感觉都很不舒服,浑身汗毛竖起。

    “凭什么相信你是圣伐中人?”大羿流寒丝毫不掩饰自己的杀气。

    “就凭我能够轻轻松松捏死你们……”黑袍男子发现自己再说话的时候,许道颜与大羿流寒已经要同时出手对他展开攻伐,他顿了顿,轻声叹道:“果然是初生牛犊不畏虎啊,聂执事你出來吧,很好,希望你们能够保持下去,不要轻易相信圣伐里每一个人,从今天开始,你们就是我辖下的弟子…”

    “快跟他走吧,杀死单于飞麟,整个匈族神朝上下都会震怒,再拖延下去,到时候想要离开就沒那么容易了。”聂沛儿一直都在暗中监察,许道颜与大羿流寒双箭合击她也看到了,那一种威力的确可怕,只有两个人心意相通,无比契合才能够有这种合击之威,尽管她心里有些吃味,但不得不承认,许道颜与大羿流寒之间的默契,的确很适合当道侣。

    两人不再多说什么,直接进入那黑袍男子所开辟出來的门户之中,众人在第一时间离开了匈族神朝。

    匈族皇城。

    在单于王室的庙堂之上。

    在这里供奉着单于王室世世代代的先祖,除此之外,王室其他嫡传血脉的命牌也都会设于此处。

    单于飞麟天资过人,被委以重任,无数人看好,甚至有些人都觉得单于飞麟可能就是下一任匈族王的接班人,然而就是这样一尊天骄被袭杀了,整个匈族神朝会是一个什么样的态度,可想而知。

    砰…

    单于飞麟的命牌破碎,日夜看管命牌的守卫,连滚带爬跑到朝堂之上:“匈族王,二皇子的命牌碎了。”

    “什么…”匈族王神色震怒,心惊肉跳,满朝文武一片哗然,有些人甚至都觉得难以置信,单于飞麟就是整个匈族神朝年轻一代不败的神话。

    “怎么回事?以二皇子的本领怎么会突然死去。”

    “二皇子渡劫遭人偷袭而死…”消息几乎在第一时间传回,在战麟城里面有匈族王室的情报部。

    “是谁动的手…”匈族王拍案而起,轰的一声,可怖的道波震荡开來,满朝文武噤若寒蝉。

    “是圣伐里面的人接的榜,相传乃是中央神朝孙灵,许道颜的妹妹想要为其母报仇,在圣伐下的刺杀令,赏金高达十亿圣帝币…”圣伐有意流出这样的消息,以匈族王室的情报系统想要获得自然并不难。

    “可恶…”匈族王双拳紧握,这一件事永远都是匈族神朝亏欠许道颜理由,他想怎么报复都是对的,因为匈族王后被护了起來,难以找到,许道颜找不到匈族王后只能够找她的子嗣泄愤,人族有句话叫父债子还。

    “如今许道颜已经成长起來,并且被侠宗所看重,他觉得有资格跟匈族神朝叫板了,至少有人愿意替他出头,绝对不能够任由他这般猖狂下去。”有一尊文臣对于单于飞麟的死感到非常痛心,他郑重道:“我匈族神朝也不是可欺的,孙灵能够做出这等事必然是许道颜在背后指使,我们要去兵家孙氏讨一个公道。”

    “大胆,乱臣贼子竟然敢害我匈族神朝。”就在这时,战麟城四大巫公齐齐降临。

    天风,地火,龙云,谷水四大巫公皆在圣皇之境,在匈族神朝也有极重的分量,他们齐齐降临在匈族神朝之上。

    巫从來不参与到匈族神朝朝堂之上的事情,但如今情势危及,他们想要出头就必须介入。

    “天风巫公…”匈族王原本神色震怒,但此刻也只能够收敛,躬身行礼:“麟儿被刺杀,不知道几位巫公有何见解?”

    “我鸿蒙起源各大氏族都有天骄圣子被人刺杀,我觉得此事必然是域外起源所为,你们身为匈族神朝之臣,不为大局考虑,只为个人荣辱,如果在这个时候去找孙氏家族讨公道的话,只会让匈族神朝陷入万劫不复之地,简直该死。”地火巫公对这满堂朝臣重声厉喝,使得无数人弯腰低头,不敢多说什么。

    “飞麟不听我们之言,引天麒山风水之力引來四圣龙王劫,急功近利,被敌人有机可趁,如今既然事情已经发生,再去追究已经沒有任何的意义,匈族神朝内忧外患,如今如果各大部落之间还不整合起來,一起将域外起源的内奸消除,只怕会有更多的人死去,到时候整个匈族神朝一片混乱,自身都难保,更别说对外抗衡了。”龙云巫公铿锵有力,掷地有声,匈族神朝的臣子都是來自各大部落,他们都握有一方重权,的确几位巫公所说出來的话,他们也听进心里了。

    “鬼方部落,多年以來,在外行走,如今他们已经抛开成见,融入到战麟城中,希望匈族神朝各部落可以结合起來,一起先将眼前的难关渡过再说,域外各大起源对鸿蒙起源虎视眈眈,如果此刻我们还在拘泥于私仇小节的时候,只会让自己走向灭亡,诸位,希望你们与各自部落之人,好好商议一番,做出一个正确的抉择,让飞麟的悲剧不再重演。”谷水的声音温和很多,但却让不少人意识到事态的重要性。

    “四位巫公,你们怎么就能确认,乃是域外起源的行事,我们都沒有见到域外各大起源的攻伐,这一件事最开始也是从巫家中传出來,是真是假,尚未可知,如今我匈族神朝的皇子,重臣连连遭到刺杀,不讨回颜面,何以在立足?”开口的乃是一尊匈族神朝的大将军,名为单于龙武,在圣皇之境界,非同小可。

    “沒错,龙武皇叔乃是我匈族神朝之重臣,这么多年來为我匈族神朝征战四方,殚精竭虑……”刚才那一尊原本被吓到的文臣在听到单于龙武的言语之后,立刻响应。

    几乎在第一时间,四大巫公同时出手,让单于龙武与那一尊实力在圣王之境的文臣根本沒有反应的能力,只见这四大巫公极具默契,口诵巫咒,将这一尊单于龙武与那一尊文臣的魂魄抽离出來,将众多的记忆展现在众人面前,果不其然,很快就找到域外世界的影子。

    “什么,单于龙武归为王室的皇叔,竟然接受域外起源的好处,想要分裂我匈族神朝?我还以为这兰琥为什么能够连连突破得如此迅猛,原來是受到域外起源的贿赂…”众多大臣看到眼前这一幕,目瞪口呆。

    匈族王也感到震惊不已,他从來沒有想到过,自己最信任的弟弟,竟然就是域外起源的内奸。

    “镇…”密密麻麻的巫咒形成锁链将单于龙武与那一尊文臣全部镇压起來,天风静静地看向匈族王,淡淡道:“一切都是为了匈族神朝的存亡,我们能够让单于成为王室,也能够让单于倾覆,希望匈族王你能够为这三个字把握,你是匈族的王,而不是单于的王…”

    天风虽然代表不了全部的巫,但至少也能够代表一部分,匈族王的神色苍白,自己的亲弟弟竟然是域外起源的内奸,这对他的威望冲击非常之大,所以他要绝对的公正处理:“这一件事,我毫不知情,既然我弟弟做出了这等事,就不能原谅,來人,将单于龙武永远镇压在邪塔之下…”

    “是。”來自于单于王室最精锐的黄龙圣卫凭空显现而出,带着单于龙武离开了。

    “匈族内部要开始一场大清洗了,來自域外的内奸,一个都不能留。”匈族王深深知道,这一件事危害性有多大,立刻下令。

    满朝文武也都深以为然,只见匈族王朝着四大巫公行了一礼:“多谢巫公为我匈族神朝指引,只是各大部落之间,有不小的嫌隙,还希望巫公们能够同心协力,让他们暂时联合起來,共除内奸。”

    “放心,我巫从不社稷匈族神朝政治,一切都是为了匈族神朝的存亡,还请诸位理解。”天风轻轻一叹,带着四大巫公转身离去了,其实从一开始他们就有些怀疑单于龙武,只是沒有证据,单于飞麟之死,让他露出了马脚,他们也是赌了一把。

    “飞麟虽然性格霸道,但并非域外起源奸细,此番他死得冤枉,但也要让他死得值得。”地火心中传音。

    其他三大巫公沉默不语,接下來匈族神朝将会有一场前所未有的变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