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六百三十九章 代堂主

    一尊圣王境的存在立于堂口中,他的气势极其骇人,哪怕是伏煞这样的人物,在他面前都沒有丝毫的抵抗之力,更别说他们了。

    只是他的目光而已,在场的三人都感觉自己身上的肌肤被一刀刀割开,疼痛无比,然而他们自身却沒有受到丝毫的伤害。

    许道颜此刻已经沒有心思感受身上的疼痛了,杀死了单于飞麟,好不容易取得伏煞的信任,如今一切都白费了,他心中一凉:“线索断了,原本还想要通过伏煞的关系,找到他上面的一些人,如今伏煞一死,换人來接手这一堂口,想要顺藤摸瓜找到根源这一件事,就要难上加难了。”

    “你手上拿的是什么?”那一尊圣王容颜英俊,脸上线条刚硬,眼光如剑,直透人心,他盯着许道颜手上所拿的信纸。

    “孙灵的情报,这是我刚从死亡皇城那里获得,原本想要回來向伏煞堂主汇报。”许道颜深吸了一口气,强行定下自己的内心,不管怎么样,如今已经进入到圣伐,总有机会在碰到域外起源的内奸,到时候再看看如何去搭线接近,如今还是要先把眼前这一尊圣王给稳住再说:“我不是域外起源的奸细,我只是受命接任务去刺杀单于飞麟而已,还请大人明鉴。”

    那一尊圣王将许道颜手上的情报看了一遍,淡笑道:“看不出來,你反应还挺敏锐的,放心,域外起源的内奸,不到万不得已是绝对不会自己动手的,哪怕动手也会找替死鬼转移别人的注意力,你们两个才进入圣伐内围不久,怎么可能是域外起源的奸细呢?”

    “大人英明。”聂沛儿躬身一礼。

    “从今天开始,这个堂口就会由我來接手,培养出一个可以成为这个堂口之主的人,我才会离开,你就是聂执事吧?他们应该就是天武与天霜,两个外围竟然利用单于飞麟渡劫将其杀死,很有胆识,也很有智慧,孙灵你们就不用去刺杀了,不过我要给你们一个新的任务…”这一尊圣王人物似乎早就对他们有一定的了解。

    许道颜与大羿流寒相觑了一眼,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也不知道这一尊新來的圣王打算给他们什么样的任务。

    “堂主请说。”许道颜行了一礼。

    “天道无常,如今鸿蒙起源动荡不安,我圣伐存在无数的岁月,经久不灭,自有其道理,你们初入圣伐内围,乃是新血,老一批被培养成伏煞的心腹,皆已被我尽数斩杀,但其他堂口无数,只怕依旧还是有不少的域外起源奸细,聂执事,我封你为本堂口代堂主,我不在时,代我处理一切事物,若有什么需要,尽管向我提便是,至于天武与天霜全力辅助聂堂主,你们的任务就是复兴本堂口,先销声匿迹一段时间。”这一尊神秘圣王言语平淡,吩咐下來。

    聂沛儿神色一喜:“多谢堂主。”

    “是。”许道颜与大羿流寒两人也只能够拱手称是,也不知道这一尊神秘圣王到底在打什么主意。

    “既然如此的话,我先会圣伐总部复命,我离开期间一切由聂堂主代为处理一切事物,此为圣堂令…”神秘圣王在第一时间,便将那圣堂令交给聂沛儿。

    “是…”聂沛儿在第一时间接令。

    神秘圣王瞬间消失,许道颜根本捕捉不到他的气息,伏煞一死,所有的线索全部都中断,苦心白费。

    “沒有想到你妹妹孙灵竟然那么厉害,竟然能够在第一时间展开反击,不费吹灰之力就杀死想要害她之人,如果她能够知道是我们的话,应该就不会那样做了。”大羿流寒心中感叹。

    “她那么做也是对的,不然的话很有可能会导致兵家孙氏与匈族神朝产生隔阂,不利以后对外抗敌,这是为大局考虑,而且她也不可能知道我们身在圣伐之中,这就是刺家,卧薪尝胆,有时候都有可能被自己人所杀而枉死,变数太大,所以我们所做之事,一定要慎重为之。”许道颜为孙灵的成长感到欣慰,她知道这是孙灵做给他看的,召开如此之大的会议,进行强而有力的反击,不管怎么样,她再也不是当初那一个需要保护的孙灵。

    尤其是进行反击之后,为了避免使得自己进入险地,她在第一时间就回到百家圣地的孙家进行闭关,一來是为了最大限度提升自己的实力,二來也是躲避不必要的危险,也不知道她的举动会因此而得罪谁,从头到尾,一步一步,已经能够看到孙灵已深得兵家孙氏的些许精髓,攻守有度,收发自如。

    聂沛儿沒有想到,自己竟然会成为代堂主,也就是说如今自己的一举一动,都会引來他人的注意,这就代表着她不能够与许道颜和大羿流寒太过接近,否则的话,必然会遭人怀疑,要适当保持距离。

    “你们两个这几天就在堂口内看看,其他内门弟子又何异动,随时向我汇报。”聂沛儿坐在那伏煞原本该坐的位置上,气定神闲,发号司令。

    “是。”许道颜与大羿流寒在第一时间领命离开。

    圣伐里,哪怕是在内围,弟子一般都不会在堂口里面,大部分要么在外历练,刺探情报,或是接任务在外刺杀。

    所以堂口临时换了堂主,哪怕只是代堂主对于聂沛儿來讲,也需要一阶段时间的巩固地位,有人不服是可以对她进行挑战的。

    但其來讲,虽然是圣将之境,但除却圣贤境的存在,圣相境近乎少有人能够是她的对手,不过若是有人在背地里搞一些小手段,聂沛儿也是无可奈何,也幸好之前自己已经安排一部分的精锐进入圣伐内门,像无殇他们都已经成为内围的弟子,可以成为聂沛儿最好的耳目,在关键的时候也能够进行支持,不过接下來只怕也少不了墨姚的帮助,两个人一明一暗,必然能够使得整个死亡魔域变得越发的强大。

    聂沛儿在第一时间,就离开了堂口,去寻找墨姚,两者接下來强强配合,必然能够使得整个死亡魔城变得越发的稳固。

    许道颜似乎已经看到了整个死亡魔城的未來,这里地处各族边境,非常混乱,也少有人会往这里关注。

    而且在大人物的眼里,此地不成气候,他们也从來不关心,尤其是在整个鸿蒙起源动荡不安的时候,每个人都自顾不暇,这里更不可能被人所注意,所以死亡魔域最好就是休养生息,暗中蓄力,日后必然能够大有作为。

    许道颜与大羿流寒两个人将整个堂口都给巡查了一遍,想來那一尊神秘圣王杀进來在场的弟子都知道了,每个人噤若寒蝉不敢多说什么,看來他应该动用了什么手段让众人看到伏煞以及誓死效忠之人的下场。

    一转眼,十天的时间过去,许道颜与大羿流寒两个人基本上都沒有做什么事,聂沛儿早有布局,无殇一行人带动一批圣伐内围的人去支持她,一开始还有反对的声音,但聂沛儿行事作风,心狠手辣,很快就沒有人敢说话了,很多人亲眼看到聂沛儿一击秒杀了一尊圣相境的存在,不费吹灰之力。

    许道颜也感到匪夷所思,那一尊圣相之境若是由他來对付的话,还是要耗费一点功夫,看來之前在聂氏家族深处,聂云教给聂沛儿不少的东西,再加上她踏入圣之境界,血脉复苏,以及还有那古佛断臂的力量,也能够为聂沛儿所用,可想而知现在的她有多么强大。

    聂沛儿的行为,那一尊神秘圣王尽皆看在眼中,此番孙灵的反击惊动了圣伐内不少的人,他们也意识到,哪怕圣伐战力强大,难以捕捉,但是如果得罪整个鸿蒙起源的万族,一旦动起手來,圣伐必然走向覆灭。

    “伏煞这个废物,我早就说过,挑拨离间这种手段不要用得太过频繁,否则的话,必然会给自己招致厄难,是不是你下的命令?”那一尊神秘圣王冷冷看向一旁,也有一尊同样在圣王境的存在。

    “那也沒办法,我也是听上面的命令,难道我要抗命不成,所以我才在第一时间让你來杀死伏煞,避免有关于我们的一些信息泄露出去。”这一尊圣王,名为伏炼,他看向那一尊神秘圣王:“炎昭,这一次多亏有你了,不然的话,我亲自出手恐让人生疑,看來当初有意将你安排进圣伐执法殿里面是对的。”

    “哼,上面是上面的意思,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圣伐已经杀死太多的天骄圣子了,如今引得各大族都很针对,圣伐的众多核心人物的注意力都转移到内部了,一个不小心很有可能我们就会被连根拔起,当初他们安排我们进入圣伐,可不是为了这一个结果。”炎昭冷冷呵斥道。

    “你说得对,是应该好好隐匿一段时间,否则的话,随时都有可能小命不保。”伏炼自然不愿意自己走伏煞那一条路,在圣伐执法殿里的炎昭权力也远远比他都要大得多。

    “你说得这个姓聂的丫头怎么样?”炎昭对于已经发生的事,不再多说,他的目光集中在聂沛儿的身上。

    “此人身上有聂氏家族的传承,不过自小被聂氏家族通缉,其父亲聂云更是被镇压在聂氏家族深处,不共戴天,值得利用,她手段狠辣,能成事,我们可以将其培养成我们的人,给与她足够的好处,反正对于她來讲,整个鸿蒙起源根本沒有什么值得她去依靠的,还不靠自己亲手开辟出属于她自己的天地。”伏炼这几天对于聂沛儿的观察也可以说得上细致入微,从一开始将代堂主的位置给聂沛儿,就是最正确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