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六百四十章 攻心为上

     “聂云。此人可是聂氏家族万古以來少有的鬼才。为了让自己的实力提升。可以不惜一切代价。这聂沛儿竟然是他的女儿。”显然。炎昭对于这个名字并不陌生。当年聂云同样也进入圣伐中。用不到一年的时间。就进入到圣伐核心。地位超然。后來被聂氏家族暗算。并且强制镇压起來。自那以后。聂云再也沒有出现过:“想不到竟然能够见到聂云的后人。不错。能够在她身上看到其父的影子。”

    “她所施展的术法。与聂云如出一辙。其实如果不是当日她被聂氏家族中人追杀。我也不知道他的身份。把代堂主的位置传给她。也有这一层原因。”伏炼眼中精芒闪烁:“毕竟对于我们而言。只需要这种对力量有执着追求的人。”

    “很好。这聂沛儿就好好培养吧。”炎昭转身离开。杀死伏煞之后。接下來的事自然那是交给伏炼來善后。

    在接下來的日子里。许道颜与大羿流寒帮助聂沛儿将整个死亡魔域的圣伐内围堂口进行了一次整合。使得沒有人敢不服聂沛儿的掌管。

    有不少人曾出手挑衅过。但最后都以身首异处而告终。

    “再这样下去会不会有些浪费时间。如今伏煞已死。他的心腹全部被斩。只怕那些域外起源的内奸也不会再往这里投入太大的精力了。”大羿流寒在圣伐内堂将近一个月的时间。与许道颜日夜修炼。除此之外就是帮聂沛儿镇压一些叛乱。根本沒有与域外起源的内奸有丝毫接触。一切毫无头绪。

    “等吧。有些时间也是急不得的。等沛儿将这堂口发展到一定的地步。我们再继续深入圣伐的核心。总是有机会能够遇到的。如果我们目的性太过明显。接近太快的话。反而会惹人怀疑。”许道颜很沉得住气。事情不可能都会按照自己的想法去进展的。也只能够随机应变。

    “……”大羿流寒不再说什么。自己的确缺乏耐心。许道颜身上总有能够弥补自己不足的东西。

    “虽然我们现在沒有接近域外起源。但至少在圣伐之中。各种情报我们都能够得到。你看。这是如今整个鸿蒙起源的格局变化。看來域外起源将会在不久之后动手。不管我们身在何处。都会受到极大的影响。但至少在圣伐中我们能够掌握暗中的一些情报。至少会让我们不那么被动。”如今许道颜与大羿流寒在堂内的一处情报交汇之地。他们负责将这些情报与死亡皇城的情报交换。大家互惠互利。

    “只是我们得到的情报同样有限。对于整个鸿蒙起源沒有多大的益处。”大羿流寒与许道颜心灵相通。心中所想都会在第一时间传递。

    “有多能力做多大的事。我们如今只在圣将之境。大了不说。哪怕是圣王的情报对于我们來讲。知道也是枉然。慢慢來吧。”许道颜知道大羿流寒身在大羿氏空间里。所得到的情报都是一些大情报。因为她是圣女有资格参与。以后可能会成为大羿氏的巫尊。所以当一些大情报出现的时候都会让她去看。并且让大羿流参与到会议当中。甚至还会问她的看法。培养她的处理情况的能力。

    “……”大羿流寒再度无言以对。

    “我们的实力太微弱了。我总觉得鸿蒙起源这一次的难关沒有那么容易渡过。流寒。你仔细观察一下。其实不难看出域外起源在整个鸿蒙起源各大氏族之中都有埋下种子。内奸无数。如今只是小规模的爆发。利用圣伐之后。里应外合。进行刺杀。将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部都转移到圣伐中。然而如果我们一味的想要接近圣伐那些域外起源的内奸。反而就中了敌人的计谋。我们应该想的是。当所有人把注意力集中在圣伐的时候。域外起源会做出一些什么事來。是对整个鸿蒙起源伤害最大的。”许道颜整理出一些自己觉得有些微妙的小情报。虽然都不是至关重要。但却可以看出各大氏族之间的变化。他进行一些讲解。大羿流寒神色恍然。

    “原來如此。你的意思是。最可怕的不是外界这些所谓的刺杀。年轻一代的死亡。只是吸引大家的注意力。更多的是这些内奸在氏族之内所散播的一些言论。他们又身居高位。人心一乱。整个鸿蒙起源就不攻自破。至少各氏族之间就不会再团结一致在一起对抗外敌了。”大羿流寒静下心來。好好思考了一番:“这应该就是人族兵家所说的。攻城为下。攻心为上。看來这些域外起源非常强大。”

    “正是如此。域外起源岂是可以小觑的。联合起來一起想要对鸿蒙起源。若是想要硬碰硬的话。对于他们的损伤也是极大的。我相信人族兵家也能够看得出域外起源的因为。只可惜对方这是阳谋……利用各氏族之间原本就互不信任。加以挑拨。根本无力阻止。哪怕他们想要跳出來说什么。也只会越描越黑。”许道颜这些时日除却修炼以外。也同时在关注着鸿蒙起源各大氏族的变化。发现思考也会让自己在修炼上有不小的增益。

    “所以这一次与域外起源的战争。最万毒不侵的就是巫家。不愧是经历过时代变迁的人族血脉。休养生息之后。基本上就不怎么去吸纳外族中人。也不与巫家之外的子民通婚。保证血脉的纯正。也让人难以找到可趁之机。而巫家世世代代都坐镇在洪荒世界之中。自成空间与外界隔绝。一切资源以巫家为核心对外进行交换。再流通向巫家各氏族。”许道颜看到整个巫家的发展模式。说得不好听一点就叫固步自封。但却又不完全是。他们还是愿意与外界进行一些资源的兑换。但是修炼的经法。术法。他们已经形成自己很独特的体系。想要与外界交流大家的想法都不一样。外界的人想要进入巫家也难以进入。

    “的确。我巫家当年经历过很多动荡。所以一些巫祖所传下來的规矩。子孙无人敢去更改。很多人都觉得巫家墨守成规。将自己桎梏在一方天地。坐井观天。”大羿流寒很为自己身为巫家中人而感到骄傲。因为哪怕巫族再坐井观天都好。所有人都不得不承认巫族非常强大。当年有一批觉得巫家一些开拓。向外扩张的激进派。最后都跑出來进入到中央神朝。都成为重中之重。不管怎么说。这都是对巫家极大的肯定。对整个中央神朝的发展做出巨大贡献。

    “我们现在还是以修炼为主。一边观察鸿蒙起源的变化。先求得自保。”许道颜内视自己生命本源那一株特殊的植被。生长出三根枝桠。三片叶子。其色朦胧。让人无法道清。沒有给许道颜带來什么好处。却也沒有带來什么伤害。这到底是什么。哪怕他突破到圣将之境。依旧无法弄清楚。

    在接下來的日子里。整个死亡魔域进行一场巨大的变革。发展速度之快。前所未有。聂沛儿与墨姚两人互相配合。一切敢阳奉阴违。或是企图动乱整个死亡魔域的人。都会被圣伐内围强者斩杀。使得那些阴谋者噤若寒蝉。逃遁远离。沒有了阻力。发展起來自然是顺风顺水。更多的资源被引了进來。墨姚在明。聂沛儿在暗。几乎将整个死亡魔域彻底掌控了。所有的资源全部都整合在一起。对于很多人都有极大的好处。

    许道颜与大羿流寒所化的天武。天霜之名响彻整个死亡魔域。两人一出手。无人能逃。近乎都是一击必杀。所有人都知道他们两个是聂沛儿的左膀右臂。同在圣将之境。却有杀相之能。

    短短三个月的时间里。不管是死亡魔域。还是圣伐内围都有了极大的发展。根本沒有麻烦到炎昭与伏炼。

    这一次。伏炼从天而降。聂沛儿心中一惊。从内堂主位上起身。许道颜与大羿流寒护在其两边。神色警惕:“來者何人。”

    “不必紧张。之前伏煞乃是我的属下。聂沛儿。百日考验。足见你有能力胜任堂主之位。从今天起。你将正式成为死亡魔域圣伐内堂之主。”伏炼话音一落。引出一道圣光。打入那一道圣堂令中。聂沛儿只感觉自己浑身杀力暴涨。有此令在身。能够让自己借助其中的力量。为己所用。想來伏炼是将圣堂令彻底激活。

    “原來是伏炼大人。”聂沛儿单膝下跪。躬身行礼。许道颜与大羿流寒连忙紧随行礼。

    “哈哈。不必多礼。好好发展此堂。若有需要。我会委以重任。聂堂主。不要让我失望。”伏炼话音一落。便已经离开。许道颜看向那一道圣堂令。想必其中定有蹊跷。对于伏炼來讲。他也需要收买人心。培养自己人。

    也不知道伏炼与伏煞是什么样的关系。不过如今一切也都只能够见机行事了。

    聂沛儿收起圣堂令。看向二人。淡淡道:“如今我已晋升为堂主。大权在握。想必也沒有人敢违背伏炼大人之意。接下來的日子也无须你们二人日夜守护。你们自由行动。外出历练去吧。若有需要本堂会在第一时间通知你们。”

    许道颜与大羿流寒相觑一眼后相继离开。在这阶段他们已经在圣伐内围得到足够的情报。想要做什么两个人心里也有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