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六百四十一章 名家辩论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虽然有时候我们得到的情报是真的,但也要根据我们看到的情况去判断,有时候哪怕亲眼所见也不一定是真的。”许道颜与大羿流寒两个人离开了圣伐的内堂,如今來到了百家圣地。

    “根据情报上说,人族百家圣地如今吵吵闹闹分为保守与激进两派,一派想要静观其变,以静制动,另外一派则是说想要主动出击,要将那些藏匿在各氏族中的域外起源内奸全部都给抓出來。”大羿流寒明白,那些人很有可能就藏在保守与激进两派中,使得双方的矛盾计划,刺杀各氏族的天骄圣子只是一个引子,击杀之后所引发出來的矛盾,才是域外起源想要的结果。

    名家公孙氏。

    许道颜与大羿流寒來到他们所在的空间之内。

    公孙城。

    名家乃是整个人族的口舌,是口才最好,最擅长辩论的,这一次域外起源威胁到整个鸿蒙起源,人族到底应该是保守还是激进,展开一场辩论。

    名家,以公孙氏,惠氏为主,他们术随言出,以口杀人,兵不血刃。

    几乎百家圣地年轻一代全部都聚集在公孙城中,因为这一场辩论是公孙氏与惠氏两大名家展开。

    公孙氏主战,而惠氏主守。

    高台上,站着两名年轻的男子,他们目光矍铄,神采飞扬,就是这一场辩论的两名主角,许多百家圣地的天骄圣子一一坐在高台之下,静候两者的辩论。

    “公孙神龙,与惠恩,也不知道这一次辩论会是谁获胜。”辩论还沒有开始,整个高台之下就已是议论纷纷。

    “公孙神龙术随言出已经到达非常可怕的境地,年纪轻轻已踏入圣王之境,口舌如剑,可杀千军万马,他出战四方,非惠恩所能比拟。”

    “的确,惠恩常年以來都在惠氏空间之内,为人内敛保守,与公孙神龙大大不同,论经历只怕不及公孙神龙的一成。”

    “那倒不尽然,正所谓以铜为鉴,可以正衣冠,以人为鉴,可以明得失,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惠恩虽然从未出过远门,也不像公孙神龙那般征战四方,但他阅尽诸子百家众多典籍,纵观我人族兴衰之史,哪怕是孔氏家族孔子渊前辈都称赞惠恩饱读圣贤书,慧光已显,日后必是一代文圣。”

    许道颜与大羿流寒二人在暗中,静静观看着一切,他心道:“之所以会带你來此地,乃是因为这一场辩论很有可能会影响到诸子百家的一些决策,事关重要,不管是公孙神龙乃是惠恩,两人皆是天之骄子,可以为人族付出一切。”

    “我明白,不过在场的氛围可以感觉得到,似乎很多人已经因为主战或是主守这一件事上,闹得不是很愉快。”大羿流寒跟许道颜一起久了之后,观察能力也敏锐了很多,从人身上所散发出來的气息,以及一些细微的神色就可以看得出來,主战派与主守派所坐的位置,泾渭分明。

    “一代文圣,儒家孔圣一喝之下,亿万鬼神化为飞灰,浩然世界笼罩半个鸿蒙起源,使得鬼神起源无数岁月不敢入侵,孔子渊说他日后能够成就文圣,怕也只是激励之言,我看这惠恩不成为书呆子就已经不错了,如今鸿蒙起源都已经被各大起源的这些奸细骑在头上拉屎拉尿,如果再不做点反击,尊严何在。”有一尊激进派在一旁冷斥道。

    “域外各大起源早有布局,在各大氏族之中内奸所精英势力只怕已是根深蒂固,甚至有些人都不知道自己所效忠之人正是域外起源内奸,如何去行事,如果胡乱动手,宁可杀错一千,也不放过一个,只会让敌人得手,让人心好,到时候我人族不攻自破。”在第一时间,坐在左边的保守派立即进行反击。

    一时间,高台上还未辩论,高台之下已是无比嘈杂,现场一片乱哄哄,有一言不合就会马上动手的趋势。

    “诸位,今日乃是公孙神龙与惠恩的辩论,不妨听听他们二人有何高见。”许道颜在暗中以五行圣音传递,他曾经受大德圣光洗礼,言语之中自有威严,虽不具备震慑之力,但却能够让人静下心來。

    公孙神龙与惠恩有些诧异,在高台之上他们都沒有说话,而且术随言出乃是名家手段,许道颜的声音在第一时间就被他们所捕捉。

    “公孙兄,既然你主张先发制人,且让我等听一听你有何高见。”惠恩谦卑有礼,他一身书生服饰,温文尔雅,言语平淡,其气息给人感觉如古井不惊,难起波澜,其声音似有安神之力,使得原本全场的躁动稍稍平息下來。

    “惠兄,那我就大放厥词了。”公孙神龙身着战甲,腰间佩剑,气宇轩昂,双眸凌厉,杀机弥漫。

    “请。”惠恩淡淡一笑,伸手虚引。

    “域外起源,图谋不轨,布局百家,刺杀天骄,挑拨离间,人心浮动,互相猜疑,长此以往,鸿蒙休矣。”公孙神龙声音一顿,他与惠恩两个人只是辩论,并且生死搏杀,但一言一语,一字一句,铿锵之音,如金戈交集,震撼人心:“诸子百家,万众一心,上下齐动,共除奸细,安内攘外,使之同心,方能抗敌,如若不然,岂不闻,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如若不将这些虫蚁除去,到时候百家圣地哪怕有城墙万千也形同虚设。”

    “敢问,公孙兄,怎么除。”惠恩不急不躁,言语平静,虚心求教。

    “自小各大氏族,人人开放自己神思,于百圣庙前,引圣祖意志明察秋毫,谁是内鬼,一看便知。”公孙神龙双眸如剑。

    “如此自是可行,内鬼除尽,只怕我们也就被敌人一锅端了。”惠恩苦笑了一声。

    “嗯。”公孙神龙双眼杀机凛冽。

    “开放自己神思,众所周知,百圣庙积蓄无数岁月,乃是在关键之时,用來对抗外敌之用,而今却用來窥探每个人众多私事,敢问我百家圣地有多少人口,哪怕人人开放各自深思,也要消耗百圣庙多少能力,众人聚集在百圣庙,百家圣地谁來镇守,一批一批人前來进行检测,相信他们自有办法进行躲避,到时候只怕沒有查出几个内奸,我们早就自己兴师动众,伤筋动骨了。”惠恩言语开始慢慢变得犀利,厚积薄发。

    “哦,敢问惠兄,你想如何守。”公孙神龙知道自己所说的方法的确有所不妥,但如今只是两个人辩论进攻或是防守,所以无论办法有沒有实施性,只要理论上可行就可。

    “正所谓读书百遍,其义自见,我人族诸子百家,历代圣祖,留下众多典籍供我等后人研读,就是开启智慧,使自身能够对世间万物洞若观火,明察秋毫,到时谁身边是奸是忠,还不是当下立判。”惠恩字字珠玑,针针见血。

    “哈哈,我问惠兄,你如今捉了几个奸细。”公孙神龙言语间锋芒毕露,带着些许嘲讽:“你被孔子渊激励,日后能成就一代文圣,必然天资聪颖,资质过人,天下间几人能有你这般慧根,人人读圣贤书,谁來固守河山,儒家荀圣有云,人之初,性本恶,正因如此才需要修行儒学,抑制人之劣根,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诸子百家,各氏族不知道有多少内斗,你敢保证有人不会为一己私欲,暗害同胞,人人当下立判,一个个皆可指鹿为马,互相指对,谁黑谁白,谁是谁非,谁來判定,若是按照你这般行事,我人族早就崩塌,还需域外起源动手。”

    惠恩神色一变,的确如此,人心难测,在名家之内,别的不说,惠氏中尚且有不少人勾心斗角,只为治理家族见解不同,很有可能会趁此会互相暗害,他本着君子之心提这等提议,却不料人心险恶,正如荀圣所言,人之初,性本恶,他之前一直都在钻心研读圣贤书,与外界接触较少。

    公孙神龙在外征战多年,知人心险恶,世事无常,他沉声道:“我于域外斩杀鬼神之时,惠兄在读书杀敌吗,我斩杀众多奸细之时,惠兄在读书抓奸吗,若人人都像惠兄每天读书开启智慧,只怕用心一点的话,什么时候被敌人从背后抹脖子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我看惠兄你再这般读书下去,一代文圣未成,只怕先成书呆子。”

    “哈哈哈……”在场那些激进派笑声连连,许道颜听着公孙神龙与惠恩两人的辩论,沉思不语。

    “正是,最讨厌你们这些书呆子,天天以圣贤书來当挡箭牌,殊不知当年诸子百家众多圣贤乃是亲身经历,而后凝聚自己的毕生精神,写下圣贤书供后人参详,若是我人族都像你们这般,只知道纸上谈兵,早就毁于一旦,岂有今天这般基业。”在高台之下有激进派言辞刁钻,直捅人心,让那些保守派一个个面红耳赤。

    许道颜与大羿流寒相觑了一眼,这一场辩论似乎保守派落了下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