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六百四十五章 深入敌营

    “沛儿,”许道颜知道,这是聂沛儿通过极为特别的圣伐之法,联系到他们,如今他们已经都是圣伐内门弟子,并且乃是聂沛儿的左右手,得到副堂令,不管相隔多遥远的距离,只要有足够的力量,正堂令与副堂令之间可以保持语言上的维系,这跟墨家的墨牌有些相似,只是墨牌所暗藏的用处更多,

    “如今鸿蒙起源四处动乱,圣伐总部有令,所有的弟子都不能够到处乱跑,快点回到堂内,”聂沛儿的言语显然非常担心许道颜的安危,

    “沛儿,你注意点,我是不能够回去了,”许道颜郑重道,

    “为什么,鸿蒙起源发生天大的事,有各大氏族的无上圣帝顶着,你去逞能什么,”聂沛儿声音严厉,显然不希望许道颜去冒险,

    “并非逞能,我们先去匈族神朝,你就放心吧,重明的发展就交给你了,”许道颜言语郑重,

    “什么,如今你我皆已经得到应有的认可,还需要重明,”聂沛儿很不解,

    “你以为这一次鸿蒙起源遭到八大起源的联合,有多少人能够重见光明,也不知道这一场大战要维持多久,死亡魔域此刻应该也很危险,你一定要小心,”许道颜认真嘱咐,

    “如今域外八大起源联合攻打魔族各大宗门,死亡魔域乃是中间地带,有八大起源的人降临在此地,他们声明只要我们不去反抗他们,就不会波及到我们,这里是最安全的,我们还是要先保住自身,潜心修炼才是正道,”聂沛儿心里有些发慌,许道颜要去整个人族最危险的战场,她不担心的是假的,

    “放心,我会回來见你,”许道颜收掉了副堂令上的力量,只听到聂沛儿很微弱的声音传了过來:“你一定要回來”

    大羿流寒沉默了片刻,缓缓道:“我能够理解她的心情,”

    “我也能够理解,但我们有更重要的事要做,走吧,”许道颜与大羿流寒两个人只身通过传送大阵,降临在匈族神朝的地域之中,

    匈族神朝,

    大片的草原如今一片狼藉,伏尸亿万,天空之中一片片血云浮动,各种可怖的道波左突右冲,所留下來的残余力量依旧让许道颜与大羿流寒感到触目惊心,

    “也不知道小白如今怎么样了,”许道颜心里有些担忧,吴小白身为人族墨家器宗的弟子,尤其得到如此强大的传承,绝对不可能置身事外的,就跟元宝一样,他身为玄宗少主,中央神朝面临强敌,他也绝对不能够离开,

    “你就不要想这么多了,他们背后都有很强大之人的保护,必然会得到极大的磨砺,我觉得你还是多应该担心你自己吧,如今可是沒有人会顾及到我们,一切都要看我们的造化了,”大羿流寒翻起了白眼,沒有想到许道颜在这个时候还有心思去担心别人,

    许道颜摸了摸鼻子,想想也对,自己不要让吴小白,孙灵为自己担心才对,他看着偌大的匈族神朝,到处狼烟四起,攻打匈族神朝乃是血之起源,到处都充斥着血腥的气息,只见那些躺在地上的尸体,慢慢地化成一团团血球,缓缓地上升到九天之上,形成一片片雪云,组成大阵,碾压向匈族神朝那些还未破的城池,

    “血之起源,这未免也太过可怕了,我们所到的这一片战场,应该刚结束不久,看來这一次匈族神朝孙氏惨重,”大羿流寒看着地上那一具具尸体,全部都转化凝聚成血球,心中吃惊:“如今你有什么打算,看样子血之起源的人,极度嗜血,只怕我们一个不小心,都会死于非命,”

    “无妨,我先在暗中观察,如今看來匈族神朝的巫联合起來,凝聚了各大部落的力量,暂时稳固住防线,我先想办法攻入血之起源的内部,最后能够成为他们的高层,”许道颜引动自己五脏的力量,将自己的模样进行改变,在地上有一具血之起源战士的尸身,他将自己变成血之起源一族的容貌,包裹血脉中那一股狰狞的气息,

    命由己造,相由心生,如今许道颜掌控五脏,想要改变自己的容貌,以及自身气息的变化,是轻而易举,

    “好,那我要做什么,”大羿流寒眉头紧锁,

    “你回到匈族神朝之中,如今几乎所有的内奸都已经肃清了,你去找天风巫公,你可是流淌着古羿寒血之人,他们会相信你的话,我们心灵相通,我在血之起源一旦得到什么情报将会在第一时间通知你,”许道颜一方面是为了战略部署,一方面也是不希望大羿流寒跟自己一同身涉险地,

    “那你要小心一些,”大羿流寒沒有多说什么,一切都听许道颜安排的,如此行为的确最合适不过,自己应变能力沒有许道颜來得好,也沒有办法能够像他那样会伪装,自己去了反而对许道颜有害无益:“那你自己一定要小心,如果需要我的话,一定在第一时间通知,相信以匈族神朝一些老巫公的能力,是可以救你的,”

    “放心,走了,”许道颜话音一落,破空而行,只留下了一个背影给大羿流寒,

    许道颜知道,单于雅丹必然就在血之起源的大军之中,但此番潜入必然是以大局为重,绝对不能够因个人私仇而坏了大事,

    墨家,

    这两个字,极大,丝毫不亚于儒家,整个鸿蒙起源各氏族所有的城池近乎有大一半都是有融入墨家技艺,

    墨家分为侠宗,与器宗,

    这两宗都独立的,不受墨氏主家的管制,他们只奉行墨家的宗旨,平日里沒有战争的时候,侠宗在外,行侠仗义,扶助需要帮助之人,器宗之内,潜心钻研机关术,建造坚固的城池,在战争的时候,可以将敌人抵御之外,

    吴小白被派到了九州神朝,这一次是跟着器宗大批的高手,抵御着域外八大起源联军的攻伐,

    一尊尊机关朱雀,喷吐着滔天烈焰,烧得域外起源各大兵马惨叫连连,墨油所过之处,难以扑灭,一旦沾染,少有人能够挣脱,

    一尊尊机关白虎身躯坚固,锋芒凌厉,冲入战场之中,左突右冲,如入无人之境,将大片敌军杀灭,

    满天的机关青龙在玄武的辅助之下,将伤者救治,时攻时守,配合极佳,天石公率领圣卫,横扫四方,血战数日,将大部分的八大起源联军锁在幽州这一片地域之上,动弹不得,想进进不了,想退退不掉,天石公的战力之可怕,吴小白有了极其深刻的体会,

    田甜与其父田文每天都有处理不完的内政,战争时期,黎民百姓心中彷徨,为了避免有人趁机造谣,引其恐慌,田氏家族的兵马还要维持稳定,保护百姓的安全,

    城墙之上,吴小白驾驭着机关玄武,这一次他回到墨家器宗,玄武的变化使其受到器宗极大的重视,

    他日夜研究第一代玄武的结构,希望能够让自己的机关玄武更上一层楼,铁锤老者心中欣慰,不过却沒怎么出现了,

    天石王城,乃是敌人想要攻打进幽州的咽喉要地,

    在城墙上,石蛮与吴小白两个人站在一起,看着远方驻守着密密麻麻的域外起源大军,

    “也不知道道颜现在在哪里,会不会遇到危险,”石蛮眼神之中,充满了担忧,她得到吴小白來天石王城,便在第一时间抽身而出就是想要知道许道颜的安危,

    “放心吧,如果道颜遇到危险的话,一定会勾动墨牌的力量,到时候一切我都会知晓的,”吴小白虽然心里也有些担忧,不知道许道颜如今在做一些什么,但见石蛮这般心神不定,他自然也要先安抚一下她的情绪,

    “那好,小白公子,这些时日,若有什么需要尽管跟我说,我石龙商会必然全力以赴,”石蛮知道,如今幽州很有可能都会毁于旦夕之间,所以上上下下必须齐心合力,唯有如此,才有希望可以将敌人抵御在外,

    “多谢,”吴小白目视前方,如今只差一步他就能够踏入圣相之境,也不知道如今许道颜情况如何,元宝虽然平日里与他处处针锋相对,但他心里也有些担忧,

    中央神朝,

    元宝一手抓着烤牛腿,上面金黄的油脂流了出來,他晃动着大腿,看着大片域外八大起源兵马的尸体,他抖着大腿,咧嘴笑道:“他娘的,就你们这一群孙子还想打我中央神朝的主意,简直就是找死,本佛爷一出马,轻轻松松把你们全部弄死,”

    一边说,他一边咬着烤牛腿,吃得满嘴油腻,在他身上尽是伤口,但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修复,他看向九州神朝的方向,心中感叹:“这世道还真是说变就变,就连本佛爷都得亲自上战场了,你们两个小子希望战后还能够活着啊,”

    “小子,这一片战场就交给你了,如果老子回不來,玄宗就要给你接手了,该传给你的,老子都给了,以后就要看你自己的造化了,如今鸿蒙起源存亡未知,你好自为之吧,”朋飞的身躯高大,拍了拍元宝的肩膀,而后一脚踏出,整个人都消失了,

    元宝突然间眼泪就掉了下來,他知道自己的父亲要跟轩辕圣帝出去,抗衡那些域外起源的圣帝人物,十分危险,有可能这都会是最后一次见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