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三百一十九章 灭堂

    夜,已降临。

    到处都是一片昏暗,哪怕是飞虎堂门口也都是点了几盏灯火,摇摇欲灭,并沒有太过明亮,其他的地方就更不用说了,都是黑灯瞎火的,透着阴森的气息,无数的罪恶都的夜间发生。

    但凡踏入力神境界,都有夜视的本领,不会太影响自己的视线,在死亡魔域这样的环境久了,哪怕是普通的修士都已经无所谓了,更何况是这些抱上战虎宗大腿的堂口,一般除了血龙宗,很少有人敢招惹他们,飞虎堂已经很久沒有大动干戈过了。

    在这死亡魔域中,不像别的地方,一旦到达夜间,都灯火通明照得犹如白昼,华灯高挂。

    当然,在死亡魔域这样的地方,处处都是修士,并且境界极高,但在其他的地方,是有一些不修炼的老百姓,哪怕是修炼了,也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到达神之境界,所以不能够一概而论。

    一股死亡的气息在弥漫,许道颜与无殇所率领的一百二十名敢死战士隐藏在暗中,每一尊战士都是杀气腾腾,对于他们來讲,这一战,以少对多,以弱对强,每个人都已经抱着必死的决心…

    “言武大人,我们动手?”无殇隐藏在暗中,手中的利刃隐隐之间,发出厉啸之音,他看着许道颜,等待回复。

    “不着急,等到他们最松懈的时候我们再出手,要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不能够有一丝的差错…”许道颜的眼力极佳,哪怕在昏暗的夜色当中,他都能够看得极远。

    飞虎堂。

    几名守卫头领坐在堂口大门的台阶上。

    其中一名男子啐了一口黄色浓痰,打在地上,轰出一个小坑:“昨天晚上那娘们真是够劲,差点把老子给吸干了,如果不是我昨天修炼过渡劳累的话,早就把她给降服了…”

    “哈哈,你可要小心点了,不要遇到那些采阳补阴的狐妖啊,一不小心,可真的就危险了。”另外一名守卫头领笑着调侃道。

    “怎么可能呢,我精元充沛,那些狐妖敢盯上我,到时候就让她们尝尝我的厉害,兄弟,今天晚上我要去降服那小娘们,你好好替我守着啊。”似乎在昨天夜晚与那女子大战之时,败下阵來,那一名男子心有不甘,想要再战一场。

    “沒问題,不过的话,我的事……”那替守夜的头领话还未说完就被打断了。

    “放心吧,答应你的事就会给你做到,我先走了。”话音一落,一名守卫头领大摇大摆的离去。

    看着那一名守卫头领离去,被迫留下來守夜的人心里多多少少有些不舒服,心中怒骂了几句:“他妈的,凭什么我就得在这里守夜,你却可以去逍遥?就因为你背后有人?如果不是要求你办事的话,老子才懒得理你…”

    许道颜将一切观察得一清二楚,在这飞虎堂通体都是以石木堆砌而成,守在门口的战士除了几尊气神境界,其他都在力神境界。

    时间一点一滴的流逝,许多力神战士都只是例行公事,并不是像正规军那般认真守夜。

    看天快要亮了沒有什么事,都一群人聚集在一起,聊天赌博,围成一拨拨,很是密集。

    “动手吧。”许道颜发现是时候了,他手握斩龙神弓,凝聚金戈神箭,无殇与一百二十名敢死战士也是齐齐拉弓射箭:“放…”

    嗖嗖嗖…

    一道白色流光划破长空,那一名气神头领瞬间到底,在他身边几十尊力神战士也都被射穿,哪怕这些敢死力神战士的箭术都不怎么准,他们都围在一起,想不死都难了。

    “神火油…”许道颜低声一喝。

    他一马当先,朝着飞虎堂口飞奔而去,其他人紧随其后,只见众人将神火油纷纷拿出,浇在飞虎堂的易燃之处,除此之外,将一些神雷符丢进飞虎堂之中,这些都是杀人放火必备之物,许道颜早对他们有一定的了解。

    “点…”

    百多名敢死战士将神火油点燃,呼…

    顿时烈焰焚烧,烟焰涨天,火光肆虐,一条条巨大的火龙冲霄,将漆黑的夜空给照得一片通红,方圆千里之外都能够看得清清楚楚,因为在这大城之中,早已经习惯了黑暗,如今火光冲霄,就给许多人都感觉到不对劲。

    在飞虎堂之中,诸多力神战士知道有敌人前來攻伐,如果不杀出去的话,就会被困在飞虎堂之中。

    就在他们冲出來的时候,一直隐匿起來,暗中观察的许道颜一声令下…

    “爆…”

    神雷符骤然爆炸开來,将诸多力神战士炸得支离破碎。

    “找死,竟然敢在太岁头上动土……”一尊慧神境界的存在,踏空而出,他乃是飞虎堂的老堂主,地位很高,境界只差一步就能够突破到运神的境界,这些年來,他一直坐镇在飞虎堂之中,威望很大。

    然而还沒有等他说完,只见他的身躯在半空之中,被聂沛儿一剑力劈,一分为二,鲜血淋漓,瞬间死于非命。

    在其他身后有三尊智神境界的强者,被吓得寒毛竖起,见聂沛儿的眼神扫在他们的身上,一个个吓得转身想要逃离。

    然而聂沛儿的剑寒气逼人,杀气笼罩四方,以他们的实力根本不能够抵挡?

    三道剑气破空而出,将他们的头颅撕碎,只见三具无头尸体从九天上掉落。

    那些原本想要冲杀出來的力神一个个都吓傻了,在他们眼中,至高无上的存在,副堂主,堂主,老堂主都被人一招斩杀了,顿时心中的支撑崩溃,如同无头苍蝇,四处乱撞。

    “逃啊,快逃,老堂主都被杀了,我们还死守在这里做什么?”这时一道声音传出。

    聂沛儿听到,不由得翻起了白眼,许道颜简直坑死人了。

    只见在飞虎堂口里面,诸多力神战士腾空而起,想要趁火势还沒有天大的时候破空逃离。

    然而就在他们冲天而起的时候,一道道冷箭破空袭來,被一一射杀。

    那些想要逃跑的力神战士一个个如同下饺子一样,从天空之中摔落而下。

    “不好,有埋伏。”当即有飞虎堂的力神小头领厉喝道。

    “有埋伏也要冲啊,不然的话,被困在堂中被活活烧死吗?”许道颜趁乱大喊:“杀出一条血路吧,一起冲,总有人能够活出去,不拼的话,都要一起死…”

    “说得沒错…”在这生死一线的关头,许多飞虎堂的战士,纷纷破空而出。

    不少人都被射杀,只有少数一部分人逃生,其实只要他们固守在飞虎堂中,很快就会有援兵來支持。

    只是几个堂主被杀,他们六神无主,慌乱之中,也不能够分辨敌我,很快就会被误导。

    许道颜知道,想要掠夺一笔财富是不可能的事了,当即一声令下,与众人奔袭逃离,不然的话,等到战虎宗更强大的人马赶到的时候,哪怕他与聂沛儿能够逃离,其他人也极为危险了。

    “这一仗,打得实在漂亮。”无殇心中感慨。

    “虽然我们叫敢死队,但不是叫赶死队,何必事事冲在前面呢?”许道颜哈哈一笑。

    那些跟着许道颜的敢死队战士心中复杂,他们以往就是如此,冲在最前面,与敌人厮杀,如今被许道颜带领打一仗,毫发无伤,并且都有极大的功劳。

    以前他们心里也米有真正服过谁,许道颜的出现,至少得到他们内心的承认了。

    一切果然不出许道颜所料,不到半个时辰的时间里,从四面八方战虎宗的诸多大队人马逼近。

    看着飞虎堂被人打地支离破碎,所有人几乎死得干干净净,活下來的人,不到十人。

    从今日起,飞虎堂已是不复存在了。

    “可恶,血龙宗竟然敢对我们下如此狠辣的毒手,简直就是不知死活。”

    “报仇,绝对不能够放过血龙宗…”

    “这一件事,回禀宗门,兹事体大,由宗主來裁夺。”

    大批的战虎宗人马纷纷转身离去,聂沛儿也放心了,飞速赶回血龙宗。

    许道颜率领百多名战士立下如此战绩,敢死殿主心情极好,笑得嘴都合不拢了,内门长老也极为惊叹,十倍弱于对方的兵力,却还能够打出如此漂亮的仗,实在太让人匪夷所思了。

    “那神虎魄果然沒有白给他,对言武辖下的战士,每一个都重重有赏,升许道颜为执事,送美女十名,神币千万。”敢死殿主一声令下。

    “是…”敢死殿的赏罚官领命离开。

    “还有,传令下去,开始在飞虎堂所在区域放出谣言…”敢死殿主心思缜密,环环相扣。

    “是…”敢死殿长老领命离去,心中欢喜,这言武可是他举荐出來的人物。

    第二天,在飞虎堂所在的区域,流言纷纷。

    “战虎宗已经保护不了我们,偌大的飞虎堂,一夜之间,说被灭就被灭了,那我们以后怎么办?”

    看着极其惨烈的飞虎堂,几乎沒有剩下几条性命,被烧成一片焦炭,一时间,人人自危。

    “血龙宗就从來沒有出过这种事,我们是不是要去血龙宗的地界看一看…”

    “不错,我们要好好看一下,不能够在战虎宗的地界做生意了。”

    “我还在这里置办了家业,这可怎么是好?”

    一时间,诸多商贩都担忧了起來,他们原本就很自由,不受束缚,言论传來,战虎宗对他们杀也不是,不杀也不是,只能够派人镇压流言…r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