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六百四十八章 血厉

    许道颜沒有立即混入到血之起源的军队之中。

    这一场大战,双方都死掉不少人,有些人奄奄一息,却被抛尸在路边,无人理会,在血之起源,几乎每一名战士都是生存在残酷的环境中。

    许道颜利用自己的术法,去抽取众多残魂的记忆,让自己深切地融入到整个血之起源的时代背景中。

    如果想要让自己不被发现,那就要彻底成为一尊血之起源的战士。

    在血之起源中,血是最高贵的姓氏,如今许道颜所衍化而成的这一尊战士,在实力境界与他相当,都是圣将之境。

    但凡血姓都是皇室血脉的后裔,虽然有嫡出跟庶出之分,但比起其他姓氏上都要高贵许多。

    整个血之起源内部之间,斗争非常激烈,血姓虽然乃是皇室血脉后裔,但同样还有一支血之起源的大势力,姓噬,他们不惧皇权,两派大姓氏经常斗争,包括这一次攻打鸿蒙起源,他们也因为很多问題而争执不休。

    这是许道颜所得到的有效信息之一,其二,匈族神朝被单于雅丹带出來的那一批精锐兵马也与血之起源的战士不合。

    文化不同,理念不同,他们之间互相防备,大家都知道,双方之间都只是互相利用而已,除此之外,沒有其他。

    但因为都知道双方之间的利用价值,所以很多东西都互相忍了许多,因为如今他们要面对更加强大的敌人。

    匈族神朝虽然被一连破掉四百來城,但就连血之起源的人都发现,接下來他们想要再进一步,都非常艰难,他们如今攻打到呼衍城。

    呼衍在匈族之中,乃是一个大姓氏,大部落,如鬼方部落就是呼衍氏一脉所开辟出來的一个大部落。

    呼衍氏其地位虽然不能够于狄氏并驾齐驱,但同样对于单于皇室也都是听调不听宣,自成体系。

    如今众多巫公将各大部落,整合起來,使得呼衍城的防御能力大大增强,结合了巫的力量,硬生生将血之起源大军全部都抵挡在外。

    许道颜心总感叹,自己混入到血之起源的军中,匈族神朝并不知道,如果大军展开强攻,以自己的实力想要战场之上幸存下來,机会并不大,但只有累积一定的战功,才能够一步步升上去,最后获取血之起源高位者的信任。

    许道颜所选的这一名血之起源的战士,乃是皇室血脉庶出,因为嫡出之人,都是身居高位,只有庶出之人,才会成为一名冲锋陷阵的战士。

    但在血之起源也是尊重强者的,不低的身份,累积的军功,当到达一定的位置,也会被人另眼相待。

    许道颜所冒充之人,名为血厉。

    会选他,不是沒有原因的,他沒有修炼血之起源的经法,术法,而是得到神秘的传承,杀力冲天。

    不是每个人都能够学到血之起源所传承下來的独特经法,术法,会根据人的身份地位不同,以及进入军中的情况,才会进行教授。

    一些身份地位之人,进入血之起源各军队之中,会教他们一些互相配合的血阵,完全就是为战争而存在的。

    这样的人往往很难身居高位,只能够伴随着自己的实力提升而地位增长一些,有些人则是用钱去收购属于合适自己的经法,术法,还有一些幸运的人可以得到一些神秘的传承,血之起源乃是以《血煞圣法》《苍源无血》等众多经法为核心,但只有皇室血脉,或是噬姓中重要弟子才有资格修炼。

    许道颜不可能学会血之起源那独特的经法,术法,自己所冒充的血厉所修炼的神通也许让他永远都无法成为整个血之起源的核心人物,除非他能够突破圣帝之境,并且对血之起源忠心耿耿,但这都不重要,他只要能够成为攻打匈族神朝这一部分血之起源的核心人物就行了。

    血厉已经累积到一定军功,如今他已是圣将之境,并且在上一场大战之中,他斩杀了不少匈族神朝的圣相强者,原本是率领着百尊圣将的首领,如今只要这些军功一上报,至少能够成为圣将千首。

    也就是说,他可以率领一个上千尊圣将级别的军队,许道颜一路骂骂咧咧,满身带伤地回到了血之起源一方营地。

    “你是谁。”就在许道颜想要进入其中的时候,便被一些圣者境的守营战士给拦了下來。

    “瞎了你们的狗眼,连我圣将百首,血厉都认不出來了。”许道颜一声大喝,吓得将自己拦截下來的那些圣者战士一个个噤若寒蝉。

    “他娘的,你们这一群王八羔子把老子从战场上丢下,现在还想躲在里面看吗。”许道颜从血厉的记忆中得知,如果活下來的兄弟,就在这一处固定的营地集合,这些跟着他的人,都是一些沒有高贵姓氏之人,也都是凭着自己的努力,不知道踩过多少尸体才走到今日这一地步的。

    许道颜通过自己的月眼阳眸,看着那一群人正围成一团,在血之起源如何能够成为圣将百首,就是通过自己的武力连续打败一百个圣将境存在,然后就能够成为真正的圣将百首,然后在接下來的战场之上,如果有其他的圣将百首阵亡的话,其他的圣将百首下面的兵马,就会被重组到其他圣将百首的旗下。

    这一次损伤非常严重,有不少的圣将百首全部阵亡,当然也有一部分活了下來,都成为了圣将千首。

    血厉在大战之中被冲散,并且身受重创,在当时那种情景,他的手下也沒有办法相救,再者血之起源中竞争非常的激烈,如果可以自己上位,根本沒有人也愿意去救他。

    不过血厉自己所组的这一支兵马,却还是可以的,原本他们就要被重组到其他的圣将千首的旗下,不过他们坚持要等血厉三天的时间。

    今天刚好第三天,血厉手下的兵马,死到剩下二十人,听到他的声音,这二十尊圣将境战士纷纷狂奔而出。

    吓得那些圣者守卫一个个悻悻然连忙躲到一旁,只见二十人齐齐下跪:“血厉百首,你沒事吧。”

    “行了,都给我起來吧。”许道颜清点了一下:“就剩下你们了。”

    “难道。”有一名血厉的心腹,狂狩明白了这几天做什么去了。

    “沒错,这都是他们的血魂珠,至于尸骨,都已经不在了。”许道颜通过血厉的记忆,知道感知自己辖下战士的方式,不得不说,这血厉身为庶出,但的确异常努力,得到神秘传承之后,所率领的手下各个不凡,仅次于他。

    血魂珠是血之起源战士每杀死一名敌人,都会抽取对方的一丝残魂,融入其中,记录成战功,以为凭证,许道颜所得到的每一颗血魂珠上面有匈族神朝战士的残魂至少上百,都是那些血厉的布下以自己的实力强强杀死的。

    听到他的话,二十尊战士一个个神态各异,显然有人悲伤有人欣喜,许道颜看在眼里,并不说破:“他们的功劳,都会归到我们的身上,到时候我将会升到圣将千首,你们其中战绩依次排列,前十人都能够成为百将首,我们自己原班的核心人马就好好辅助自己人,接下來好好管制这一批新进來的,走,去军功营。”

    在血之起源中,赏罚分明,一切都是属于强者的,只要对方血魂珠中有足够的战绩,就能够得到足够的奖励,也就是军中地位。

    每一颗血魂珠都是由军功营所发,为了防止军队之间,互相残杀,血魂珠都是有编制的,比如血厉这一支圣将小队,编制独立,只有同一个编制的人,得到这些血魂珠其中的军功才对他们有效。

    其他人得到根本沒有用,许道颜也是通过自己的血魂珠与他们之间血魂珠的感应,以他强大的感知,才能够追踪到,如果不是修炼了《神行道隐术》的话,时间上根本是來不及的。

    在许道颜的带领之下,众人來到了军功营。

    每个人都上缴血魂珠,军功营里面有专门判定功劳的人,他们的战绩极强,就连军功营里面的人都赞赏不已,可惜已经死到剩下二十人了,不过以血厉所累积的功劳,已经足够成为圣将千首,所以军功营同样要给他们分配,再加上其他死去的八十名圣将的功劳均摊下來,都可以使得血厉剩下來的每一个属下都成为圣将百首。

    但考虑到他们这并非是这二十尊圣将全部立下來的功劳,所以就分出了十个圣将百首的位置,一切都如同许道颜得到血厉的记忆,预判的一样。

    不得不说,这个血厉是一个很有能力之人,他跟军功营的人很熟,大部分的功劳都记在他的头上。

    只要在下一场战争里面,能够累积到更高的军功,很有可能成为圣将万首,地位极高。

    不过如果许道颜踏入圣相之境,就要凭借着自己的实力去打,如果打赢百名圣相战士,就能够成为圣相百首,如果打不赢的话,只能够成为一名普通的圣相战士从头再來,血之起源这种军中制度对于每一名战士都会有不小的磨练。

    军功营的一名主事,名为血通,拍了拍许道颜的肩膀:“血厉,你很不错,好好干,争取成为圣将万首,到时候我向血英亲王引荐你,他一直很重用年轻人。”

    “哈哈,好,这是一点小心意,请收下。”许道颜知道血通为人,非常贪财,他在战场上搜刮了一部分的财物,送给了血通。

    两个人相视一笑,心知肚明,许道颜心中松了一口气,总算是混入了血之起源的军中,接下來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