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六百四十九章 造谣

    圣将营。

    在血之起源的军营之中,等级分明,什么样境界的存在,就应该在什么样的营地,各有分配,每一个等级之间的兵营都是有大阵互相辅助,互相配合,里外呼应,层层相连,除了一些身份特殊的人,其他都是按照实力境界去分布,他们有自己的阵法,能够很好的抵御敌人攻伐。

    许道颜一直都在暗中观察,不管是从营地还是从地下深处都布下了诸多的血阵,一旦催动,威力巨大,在必要的时候,甚至还会牺牲一部分人的性命,对敌人造成巨大的打击。

    血之起源的大阵,大多都是以化血大阵,将敌人的生命消融,使其化为纯净的血液,被他们所吞噬,成为自己的力量,增强自身修为,这是血之起源大部分之人的修炼经法,术法,是最快的。

    但一遇到强大的敌人沒有办法这么做的时候,他们都会献祭出一部分的人去牺牲,然后对敌人造成重创。

    “來,你过來,还有你也过來,你看什么看,说的就是你,都给我过來……”许道颜的这二十个手下,都在挑选适合他们带领的兵马,从血厉的记忆中得到,这里每一个人的能力都很清楚,他们所找之人都是与所修炼的经法,术法相近,都能互相结合辅助的,虽然血之起源是入侵者,但从这一角也能够看出,他们也有很多强大的战士。

    在这圣将营中,那些失去圣将百首的人,如果不愿意成为别人的手下,可以选择去挑战对方,一旦赢了,他就可以成为圣将百首,若是输了,也只能够选择顺从,短短半天时间不到,二十人就被挑战了不下几百次,不得不说血厉所带的这一批人实力都很强,经历过战场一次又一次的洗礼,根本不是寻常圣将境人物能够打败的,基本上都在短时间内击败对手,压制得现场很多不服气的人,也只能够忍了。

    挑选近一千名圣将之境的战士,也要耗费一些时间,两天很快就过去了,许道颜也亲自挑选了一些很强大的圣将,基本上都可以成为圣将百首的存在,只可惜遇到了他,都被硬生生镇压。

    这些圣将心里都有憋屈,但却惊叹于血厉的实力,每个人都知道血厉得到神秘的传承,但却沒有想到,他竟然能够强大到这等地步,简直让人匪夷所思,但需要都只是动用金戈圣则的力量,所施展出來的术法都是杀力十足,威力巨大。

    新的战队重组,对于许道颜來讲也是不小的难度,尤其都是圣将之境,毕竟圣将千首不止有他。

    在这期间还有一个插曲,有一名圣将千首想要镇压许道颜,结果反而被打得抱头鼠窜,沒有丝毫的还手之力,最后使得许多人都想要投效到许道颜的帐下,经过一番精挑细选,可以说许道颜这一支千人圣将的兵马,比起寻常的圣相兵马都要來得强大,不过还是需要一阶段时间的配合,训练,才能够在战场上发挥出巨大的用处。

    挑好了一千名战士,许道颜得到一片占地千里的营地,作为辖下战士驻扎修炼之用,血之起源的兵马战线拉得极长,有上亿里,遍布四方,几乎是全面覆盖,朝着匈族神朝步步推进,阵势之大,给人感觉向是一片无边无际的血海,不停地向匈族神朝的核心之地渗透,推进。

    毕竟像一个呼衍城,不可能挤得下太多的人马同时进攻,所以血之起源的战略就是仗着自己兵力充足,几乎都处处开花,进行全盘攻伐,分散敌人的兵马,最后使得他们招架不住,最后找一个突破口。

    时间又是三天过去了,许道颜对这些辖下的兵马进行最狠的训练,沒有丝毫的留情,打得不少人连连吐血,甚至连一丝力气都沒有,他沒有办法教这些人什么,如此训练他们,只是为了在下一场战争中能够最大限度保住自己的性命。

    这些都是残害鸿蒙起源无辜生灵的人,许道颜对他们并沒有慈悲之心,如今只想把他们全部都给驱逐出境。

    “他娘的,怎么还不开战。”许道颜一屁股坐在自己大营的门口,满口骂骂咧咧,血厉好战,众所周知,会这样,每个人早就都习以为常,血厉是一人不找人斗一下就浑身发痒的,是军队中有名的刺头,每一打仗都是冲在最前面,但的确实力也很强大。

    “还不是那个叫什么单于雅丹的女人,说什么匈族神朝的巫公已经将所有的防御全部都换了,不能贸然进攻,否则只会有更大的损失,如今我血之起源全军待命,心里不爽得很呢。”狂狩跟血厉一个脾气,只见他眼中露出淫光,邪笑道:“也不知道那个娘们被我们的哪一位圣帝给搞过多少次,把她乖乖降服了,变成我们的人。”

    “哈哈,听说这个叫单于雅丹很会伺候人啊……”许道颜故意将声音提了一些,虽然不大,但却能够传很远:“你们说一个匈族神朝的王后,不知道搞起來是一个什么样的感觉,肯定会很爽吧。”

    “老大你可要小心了,万一那个女人一发威,就把你给夹死了,到时候你想跑都跑不掉。”狂狩很享受这种嘴上的调戏,在场许多听到的圣将战士一个个哈哈大笑。

    “也对,我还是要好好修炼,等我踏入圣皇之境,看我也搞一搞这单于雅丹,爽上一把,她娘的,我觉得她肯定是想要两边都有好处,一边跟我们说什么匈族神朝的防御变动,停止攻打,我看她是想要给匈族神朝拖延时间,等他们真的布防好之后,再跟我们打,到时候想要攻打只怕就更难了,不知道还要死伤多少弟兄呢。”许道颜往旁边的地上啐了一口唾沫,直接打出一道深坑,他声音豪迈,言者无心,听者有意。

    对于血之起源來讲,他们也是要安排一些情报部的人在各大军营收集一些情报,以知道战士们的心理变化,及时做出反应,稳定军心。

    单于雅丹自然也会安排一些自己的人,在血之起源中打探诸多情报,看他们的动向,以及意图,两者之间都是互相利用的,她一定要在别人心怀不轨的时候,做好准备,或是先发制人,或是马上撤离,否则的话,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在血之起源的主帅营帐中,他们的高层全部都聚集在一起,召开会议。

    “都已经这么多天了,是不是就像战士们所说的一样,这单于雅丹想要让匈族神朝做好准备,到时候用我们的兵马去消耗,造成两败俱伤,她好从中得利。”

    “很有可能,在她背后毕竟还有一尊圣帝,我们的圣帝都在域外战场与鸿蒙起源的圣帝厮杀,一时半刻是管不到这里來了,不过以我们的实力联合起來,哪怕单于雅丹背后的圣帝出手也不怕他。”

    “那接下來我们要怎么办比较好,难道就这样任由单于雅丹乱指挥,原本我们可以打得整个匈族神朝难以喘息的,如今似乎他们已经开始缓过劲來了,只怕沒那么容易打了,但打匈族神朝又不能不靠她,只有她最了解。”

    “到时候就让她的兵马向前冲,呵呵,她不是在想办法吗,反正想到办法就让她的兵马向前冲,我们有什么好怕的,想要让我们白白给她打江山,怎么可能。”

    “哈哈,这还真是一个不错的办法,就这么决定了,不管到时候她出什么主意,都要让她的兵马先行。”

    在单于雅丹独立的营帐当中。

    为了避免匈族与血之起源战士之间的不愉快,也避免发生什么意外,他们形成一个独立的兵营,与血之起源的兵营互相照应。

    单于雅丹是一个不简单的女人,然而像这样的女人疑心极重,毋庸置疑,其实她自己也知道,与血之起源合作,不外乎与虎谋皮,所以他都非常小心。

    许道颜所说的话,很快就成为血之起源脍炙人口的话題,很多人虽然实力不如单于雅丹,但意淫一下也不是很过分,当成一种乐趣。

    “大胆,这些血之起源的杂种,竟然敢这么说我,简直就是找死。”单于雅丹震怒无比,她浑身上下,杀气腾腾。

    不过她的想法的确是要让血之起源与匈族神朝拼个你死我活,在合适的时候,她重拳出击,将匈族神朝那些不归顺她之人全部灭杀,在吞并其他部落之后,如果可以还能够将血之起源这一支兵马灭掉,或者借他们的力量继续去攻打其他人族的大势力,一切都在她的计划之内。

    她不想成为血之起源的傀儡,当沒用之时,被瞬间抛弃,杀死,所以一定要保留自己的实力,并且增强自身的价值,有必要的时候,还要将这一支血之起源的兵马吞并掉,一个女人,尤其是沉浸在权力欲望中的女人贪婪起來是非常之可怕,超乎所有人的想象。

    “如今血之起源这么强大,我们也只能够忍让了。”一名单于雅丹的军师,实力同样在圣皇之境。

    “报,女帝,血之起源的众多亲王让你一起去商讨军机会议。”就在这时,有人在第一时间传令。

    “來得真快,军中有这种传言,他们必然心生疑虑,走,去看看。”单于雅丹眼眸光芒闪烁,心中想着如何去应对,此刻许道颜只是一名小小的圣将,根本沒有资格参与这种会议,只能够自己的小伎俩进行骚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