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六百五十章 天巫圣咒

    在血之起源的主帅营帐之中。

    单于雅丹坐在第二主位,他的军师在其身后,他们两人都能够感觉到血之起源不满的情绪。

    “匈族女帝,我想问一下对于匈族神朝的进攻什么时候才能开始,现在里面已经沒有你的人了,你想一个办法又想了这么久。”一尊血之起源的亲王冷搞笑道。

    “不错,我们都已经停下來这么多天,连破四百來城,你这是要给他们喘息的机会吗。”另外一尊亲王掌握着整支军队的粮草命脉,每拖一天,这么大量的兵马消耗是巨大。

    “谁说沒有我的人了,这几天他们都在预埋,需知道,他们并非是对鸿蒙起源有叛逆之心,只是完全效忠本帝的死士,无心无神,这些时日都已经做好埋伏了。”单于雅丹原本是不想太早将自己这一手段给显现而出,但是沒有办法,血之起源的人已经起疑了,她必须做点什么,否则的话,很有可能到时候会面临更加严重的后果。

    “既然如此的话,那我就期待你下面的人是怎么表现的,明天攻城的时候,你的人马打前锋,让我看到你的计谋。”这一次血之起源的主帅乃是一尊圣皇巅峰的存在,他的实力不亚于寻常的圣帝,机智百出,在战场之上,风云变化,他每每总能够化险为夷。

    “好,攻城下來之后,一切所得归本帝所有。”如今匈族王后已经自称女帝了,她知道血之起源的高层已经在怀疑她的诚意了,现在也只能够这么做了。

    “可以。”血之起源的主帅一口答应下來:“给我们一个时间期限吧。”

    在场所有血之起源的高层相视了一眼,心知肚明,一切都要看单于雅丹接下來的表现,对其很是防备。

    “再三天的时间就可以,到时候我的人打前锋,血之起源集中所有的火力攻打呼衍城,不惜一切代价,我保证可以拿下。”单于雅丹做出保证,她心里都要滴血,这一次呼衍城必然有很多巫公,想要破城要付出不少的代价,自己暗藏起來的这一批死士一旦用完之后,又少了一个手段了。

    “好,那就在给你三天的时间。”血之起源的主帅沒有再多说什么,一切都要看到实际的结果再说。

    许道颜几乎在单于雅丹离开不久之后,得到命令,三天之后进攻呼衍城,单于雅丹的兵马打前锋。

    “单于雅丹是打算用自己的行动破除谣言,虽然要付出的代价会大一点,但能够得到这些人的信任,这个女人还真不是一般的狠,不过接下來,我倒要看看你想怎么防。”许道颜心生一计,自有下一步的安排,如今想好的是如果在三天之后那一场大战之中幸存下來,并且累积到更高的军功。

    单于雅丹在第一时间就向自己的死士下命令,这些人实力都异常的强大,來自最低贱的血脉,连生命玉牌都沒有,就是一群最卑微的烂民,就是一群奴隶被千挑万选出來,完全不会被注意的,甚至他们都不可能与单于雅丹见面,一切都只需要一道意念就可以,他们就会完全去执行单于雅丹的命令。

    三天的时候,一晃眼就过去。

    许道颜很好奇,鸿蒙大愿已经发动,就是不知道接下來单于雅丹有什么样的手段,难道在匈族神朝中还有什么让她有机可趁的东西。

    不过想一想,匈族王后身在其位那么多年,想要留下点什么不让人察觉,也是有可能的。

    这一日,匈族神朝率领自己的单于王室的精锐,每一尊实力至少都在圣相之上,绝对是精锐之中的精锐,这些战士早就在单于雅丹的掌握之中,不在鸿蒙大愿的笼罩范围之内,这些是从小就誓死效忠单于雅丹,死都不会变心的,他们有思想,有智慧,同样也有契约,无论单于雅丹做什么,他们只能够跟随。

    对于他们來讲,这一生都在跟随一个人,想要让他们为了鸿蒙起源去违背契约,死于非命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单于雅丹驾驭着一条圣皇境的五爪黄龙,蜿蜒在呼衍城之前,霸气十足,她立于黄龙头顶,俯视整个呼衍城上那一尊尊甲胄鲜明的匈族战士,她重声道:“鸿蒙起源,如今大势已去,你们是匈族神朝的子民,如果归顺于我,可以免去一死。”

    “笑话,单于雅丹,你这个人族的叛徒,还想蛊惑人心。”一尊呼衍氏的巫公嘶声喝道。

    “神电巫公,你地位德高望重,想必你也明白,各大起源攻打鸿蒙起源的目的,只是为了抑制那些在他们起源中为非作歹的证据,他们的进入会使得整个鸿蒙起源格局发生变化,我匈族神朝的儿郎个个英勇,能征善战,为什么这么多年都会被九州神朝压制,百家圣地为什么一直偏向于九州神朝,天石公连屠我匈族神朝一百零八城,百家圣地无动于衷,凭什么我匈族神朝就要这般被轻视,面对这种情况最后都只能够忍气吞声,各大氏族的儿郎难道你们就咽得下这一口气,我不是背叛鸿蒙起源,我只是想要让我匈族神朝更加的强大。”单于雅丹早就为了今天做准备,就是想要从这里找说辞,的确她说到这里不少人都动容了当日那一战,死伤的都是各大部落战士的亲人,他们心里也非常痛恨,但最后却是一点办法都沒有。

    “匈族儿郎,快意恩仇,何曾如此憋屈,如果你们想报这一个仇,就跟着我走,我一定会还你们一个公道,匈族神朝已经腐朽,面对百家圣地,不敢有丝毫的反抗,凭什么我匈族神朝就不能够成为人族之主,只能够成为人族的旁支。”

    单于雅丹说得慷慨激昂,血脉奋涨,使得不少想要反抗她的匈族一个个都沉默了,神电巫公冷斥道:“匈族原本就是人族的偏支,在天地初开之时,巫族见匈族即将泯灭,从各氏族跑出一部分人,将匈族繁衍至今,诸子百家同样是人族各血脉,但他们凭借自己的力量,这些年來,带着人族崛起,匈族圣祖也是居功至伟,所以他位居百圣庙,受天下人供奉,所敬仰,百家圣地处事,向來公正,单于雅丹你杀九州神朝无数百姓,挑拨两大神朝之间的矛盾,借助天石公以血还血,以牙还牙的性格,只怕就是为今日而埋下伏笔吧,前面连破四百城,你安插了多少人,别以为我不知道,如今你还想蛊惑人心,你口口声声说要带领我匈族神朝的子民成为人族之主,原本就应该在这种时候为了守护我人族子民,击退八大起源,成就一世英名,反而你却在这个时候助纣为虐,手中不知道沾染我匈族子民多少鲜血,你这妇人内心之歹毒,实在令人齿冷,什么都不必多说了,想要攻打呼衍城就來吧。”

    单于雅丹脸色狰狞,她能够感觉到如今整个呼衍城众多战士眼神又变得坚定,显然已经不想相信他的话了。

    “既然你们敬酒不吃吃罚酒的话,本帝就饶不得你们了,杀,黄龙冲天阵。”单于雅丹手持黄龙鞭,此为一条圣帝境黄龙的脊椎所炼制出來威力无穷,虽然此刻还只是极品圣皇器,但只差一步,就能够踏入圣帝器的行列。

    黄龙冲天阵,威力巨大,只见成千上万的黄龙冲天而起,齐齐攻伐向呼衍城,在这些黄龙之后,是一道道偌大的血色骷髅,杀气冲天,这是血之起源的死亡献祭,无数血之起源的兵马冲杀而來。

    神电巫公看到这一幕,厉声喝道:“起。”

    在呼衍城底下深处,乃是巫一脉所留下來的守御烙印,拥有极强的防护能力,至少能够支撑一段时间。

    一道守护荧幕将呼衍城包裹得严严实实,众多匈族神朝的战士,严阵以待。

    然而就在这时,整个呼衍城底下,一阵摇动,可怖的道波冲击,在整个呼衍城底下进行肆虐,破坏巫公们所留下來的古老阵基,只见那一道道守护荧幕的力量不停地削弱,变薄看到这一幕,神电巫公脸色苍白,他知道呼衍城必破,自己竟然忽略了一些死士,自己罪孽深重,唯有临死之前,杀死这一位人族的叛徒,才能够洗清自己的过失:“单于雅丹,你是匈族神朝最大的罪人,我天巫殿神电以巫祖之念,诅咒你,死于呼衍城无数战士面前。”

    话音一落,自这一片天地中无数空间层面,各种各样的力量融入他的体内,最后只见神电巫公的身躯化为一道血色的电芒,他牺牲了自己的一切,就是为了将单于雅丹生生咒死,此乃天巫一脉的天巫圣咒。

    近乎沒有丝毫的躲避能力,单于雅丹也知道此咒的威力巨大,只见那一道血色电芒冲入单于雅丹的体内,只见其一口血喷涌而出,在其身体表层一道护身帝玉应声碎裂,这是她背后那一尊圣帝给她的护命圣宝,单于雅丹疯狂咆哮:“给我杀,不留活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