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六百五十三章 立威

     许道颜第一次经历如此之大的战争。之前自己虽然也率领过兵马打过一些小仗。但都是小打小闹。而现在。如此庞大的战场。每时每刻。都有无数人死亡。生命瞬间凋零。枯萎。在强大的术法之下。化为飞灰。难以重來。

    许多人临死之前或是愤怒。或是悲伤。或是麻木。或是坚定。一张张面孔烙印在他的脑海之中。

    在这等战争面前。生命是如此的脆弱。双方的战士都在这一场战争中顽强挣扎。每一个人都想要在这一场大战中生存下來。成为一片天地的王者。

    许道颜第一次手上屠戮这么多与他无冤无仇的战士。心中难免会有些不舒服。 但在这个时候。他心里想起元宝曾经所说的话。只要是无心行为。就沒有罪过。只是自己要为此而承担后果。

    战争是残酷。无论如何。自己既然已经决定走上这一条路。就要一直走到黑。如果不到达一定的地位。自己之前的努力都将是白费。那些已经死去的人。也就毫无价值了。许道颜明白。自己这么做。只怕日后自己要渡圣贤劫的时候。会非常难过。因为如今所做的事情。与他的道是相悖的。

    只是许道颜觉得自己的力量太微薄。如果从人族那里上战场的话。可能沒有发挥多大的作用。自己就已经成为炮灰了。 他不像那些天骄帝子背后有一个大世家的支撑。能够发挥出自己的实力。沒有千军万马让自己指挥。自己在九州神朝那几百战士。他相信跟着天石公会比跟着他还要來得安全。也能够得到更好的历练。

    孤身一人。想要为鸿蒙起源做一点事。他只好选择自己能够去做。并且擅长。可以最大限度发挥出自己价值的事。那就是成为奸细。因为八大起源早有预谋。鸿蒙起源毫无准备。他们根本料想不到。自己军中也会有鸿蒙起源的奸细。还是杀着鸿蒙起源人族战士尸骨走到高位的奸细。

    只要能够渗透到敌人的内部高层。 就算不用动手以言语动摇对方的决策。也能够对其造成巨大的损失。一切都要视情况而定。尤其是当一个人身居高位的时候。他的言语就变得更重。许多人都会因为他的话语思虑良久。一旦贻误战机。全军覆沒都是有可能的。

    许道颜不知道这样做到底是对是错。但一些都是凭借本心而为。

    许道颜定下心神。走到屠天营。他手持令牌。一路畅通无阻。整个屠天营位于西方位置。杀气冲霄。仅仅只是用自己的感知。就能够察觉到在这里的战士。无论境界高低。每一尊都是经过无数次生与死的磨砺。意志坚定。视死如归。绝对不会因为战况陷入颓势……就会被动摇的。他们天生就是为战而生。这也是血屠亲王对于自己辖下兵将的要求。可以如死士般英勇。但同样也要具备灵智。以纯熟老辣的武道手段去应对敌人。一些将领级的人物都要具备极高的智慧。懂得随机应变。懂得排兵布阵。血屠亲王要求极高。近乎每一名将领级人物都是他亲自挑选出來的。

    “这真是一群精兵悍将啊。在进攻匈族神朝的血之起源军队。屠天营应该是核心精锐了。如果失去了屠天营的话。整个血之起源的军队就不足为虑了。”许道颜心中思量。接下來要将整个屠天营彻底渗透。不过在那之前自己要提高自己的战力……否则的话。在以实力说话的血之起源。自己是根本沒有丝毫的发言权。

    许道颜一边走一边想。很快就到达自己全新的圣将营。属于自己统御的。在这里他看到自己之前的那一批手下。还有其他新面孔。

    但是整个营帐给他的感觉气势变得截然不同。所有人战意昂扬。许道颜一走进去。所有的目光就汇聚在他的身上。这些人的眼神非常凶悍。在他们手里不知道沾染过多少人的性命。如果胆气不足的人被这么多凶神恶煞的人盯着都会有种发毛的感觉。许道颜却视而不见。闲庭信步。气宇轩昂。他缓缓地走到整个圣将营的比武高台上。 淡淡道:“有谁不服。可以來战。”

    许道颜一句话。不咸不淡。眼神平静。扫过比武高台之下那些精悍的战士。

    “我不服。”一尊无比威武的圣将战士直冲而上。他浑身上下肌肉虬结。比许道颜高出三个头。手臂都有成人大腿粗。一脸的凶光。力量极大。只见其身躯纵然一跃。狠狠砸在比武高台上。轰。

    整个比武高台都在颤抖。尘烟万丈。若是在战场上。这就是一头人形暴龙。所向披靡。至少圣将以下的人。近乎无人能够伤其分毫。许道颜淡淡一笑:“你准备好了吗。”

    “來吧……”那一尊圣将境战士一声喝吼。其声如雷。

    许道颜身躯一颤。化为一道虚影。其速度之快。根本不是眼前这一尊圣将战士所能够捕捉的。只见其一脚直踹那圣将战士心口。

    他凭借本能反应以双臂护住。原本以为能够反击。却感受到自己双臂传來剧烈的疼痛。骨骼碎裂的声音传出。在众目睽睽之下。这一尊在营中有名的大块头就这样被许道颜一脚踹飞。要知道他一身横练以肉身为傲。但却抵挡不住许道颜这一击。只见许道颜破空而出。拉住他又将其扯到比武台上。

    只见其两条臂膀自然垂落……沒有丝毫的力气。他淡淡地看着在场的战士。微微一笑:“还有谁不服吗。尽管來战。”

    许多人都沉默了。许道颜立于比武高台之上。足足站了三天三夜。前前后后來挑战的人不下百人。最后都被许道颜硬生生地打了回去。

    如果在军中想要服众的话。就要拿绝对的力量去碾压。让这些人完完全全信服自己。血屠亲王的贴身禁卫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对许道颜颇为赞赏。毕竟他是血屠亲王看重之人。这些人也都是从其他军营中抽调出來为许道颜所用。他们服也要服。不服也要服。但许道颜却选择用自己的力量。让他们不得不服。

    想來在整个血之起源大军之中。圣将之境应该是第一人。成为圣将万首当之无愧。

    不得不说许道颜的立威非常有效果。最后所有人都对他口服心服。看他的眼神也都变得不一样。

    他回到了自己万首营帐中。外面看起來是帐篷。但里面却是一道独立的空间。利于修炼。许道颜盘膝而坐。在自己生命本源深处。那一颗嫩芽似乎壮大了不少。主干变得粗了一些。枝桠也变长了。叶片变得肥厚。但对自己却沒有丝毫的影响。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日后会有什么样的变化。

    圣将之境。最好的成长就是在战场之上得到洗礼。体内的五大圣则无时不刻都在受到洗练。五尊少帝受战场的影响。也都在进行着蜕变。如今许道颜知道自己需要积蓄。当到达一定的程度。就踏入圣相之境。

    在其体内。有《古帝阵》。他知道行军打仗之中。个人能力是其次。重要的是能不能带好整支兵马。

    在大战之中。排兵布阵乃是克敌制胜的手段之一。这几日《古帝阵》吸收整个战场的气息。以及许道颜在战场之上厮杀。率领兵马。运用计谋。无形之中激发了《古帝阵》的力量。他将自己的意念内敛。似乎看到有一尊古老的帝君。用手指在虚空中勾勒出几条线。充满了妙韵。

    许道颜心中疑惑。细心沉思。他先是与天石公传给他的圣战帝阵结合。触类旁通。突然发现。那一尊古老的帝君似乎在指导他如何去布阵。并且似乎真的能够与圣战帝阵有所结合。许道颜心中惊喜不已。

    伴随着他对此《古帝阵》更深层的理解。许道颜惊骇地发现。自己体内的五大圣则也在发生着微妙的变化。

    圣战帝阵是让他的攻伐威力暴涨。如今自己所慢慢领悟的阵法。是让自己的肉身变得更加坚固。除此之外。让自己的圣则不仅具备强劲的攻伐之道。同时也凝聚成固若金汤的守御之道。

    五行少帝伴随着许道颜的领悟。也都在进行着蜕变。许道颜心中振奋:“太好了。一旦突破到圣相之境。必然能够得到更加完整的阵法。”

    这一体悟。就是十天的时间过去。许道颜感觉整个人都精进了不少。这一次攻打呼衍城。虽然破城了。但单于雅丹损失极大。所有匈族战士拼死反击。不惜一切代价。让整个呼衍城近乎都夷为平地。也让血之起源需要一些时日來调整。因为匈族神朝放弃了一些沒有强大地利优势的小城。几乎把所有的兵力全部都集中在那些咽喉要道的大城之上。所以一旦出手攻伐。就要在短时间之内拿下。不然的话。长期消耗。对于血之起源來讲。会影响士气。

    十天的整合。让血之起源已经做好了布置。下一步就要直指狄城。狄氏之强。不弱于单于氏。两者之间在匈族神朝都是重中之重。哪怕是血之起源想要攻打下來。是沒有那么简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