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六百五十九章 天血咒圣阵

    匈族神朝自从被攻打以來,就沒有打过一次胜仗,基本上都是节节败退,整个匈族神朝士气异常低迷,近來也只有一仗在狄城守御成功,但这还是付出极大的代价。

    此番大羿流寒率领大羿氏精锐展开强袭,对整个血之起源的兵马造成巨大的损失,所有狄城战士全部都看在眼中,一时间狄城上下,士气大振。

    这是匈族神朝与血之起源首战告捷,这是一个好的开端,至少在匈族战士心里,血之起源不是那么不可战胜的。

    大羿流寒率领着众多精锐回到匈族王城当中,接下來也是要静待许道颜的信息了。

    狄城知道,血之起源遭遇到如此重大的冲击,必然要重整军营,等于给他们更多的喘息时间,在这些时日,他们紧锣密鼓,马不停蹄,都在修复狄城所受到的破坏,布下更多强大的禁制,以备接下來会发生的恶战。

    人族刺家展开全面的刺杀,不仅是匈族神朝的血之起源受到了重创,几乎整个鸿蒙起源中,域外八大起源的兵马几乎遭到前所未有的重创。

    原本在妖族之中,几个大族近乎濒临灭绝,白蛇殿中的白燕儿率领精锐,趁此机会,进行反击,整合其他诸多濒临灭绝的大族,展开强势的反击。

    在大战之中,白燕儿祖血返照,刹那间便化蛇为龙,整个白蛇殿上上下下都有前所未有的蜕变。

    金乌殿,妖月殿,星妖殿等众多强大的妖族全部都联合起來,大杀四方,对域外起源的兵马造成极大的损失。

    对于人族來讲,他们自然是希望鸿蒙起源各大族都能够支撑下來,不说他们能够反败为胜,但至少也要拖住这些域外起源的兵马,使得人族能够有时间将这些攻伐他们的域外兵马肃清之后,展开反击,不至于落得各族都被沒,最后人族被合围的下场。

    天地动荡之时,各族都有无数天才崛起,妖族也不例外,类似于白燕儿,月恒,星葵这些年轻一代都在大战之中,威名远扬。

    魔族之中,薛少帅有是让人值得称道,独树一帜,身为魔族天骄所擅长运用人族兵马,更让人难以置信的是,他居然还带着魔族的大军打赢了一场场胜仗,使得他自己的威名也传播了出去。

    神族也是杀机四起,知道有人族刺家相助,在第一时间集中所有的兵力,对域外起源兵马展开前所未有的碾压,杀得整片地域血流成河,根本不想给这一支域外起源兵马有丝毫反击的机会。

    太古万族同样如是,他们临时组织成一个万族盟,在第一时间肃清内部,然后展开反击,整个鸿蒙起源杀得天地都快要撕裂开來。

    原本域外起源占据各种各样的优势如今被刺家这一次展开的全面刺杀,弄得有些被动,当然因为有屠圣起源在的缘故,使得这一次人族刺家五大氏族都受到不小的损失,至少已经无法第二次发动如此庞大规模的全面刺杀。

    但对于人族來讲,他们的目的早就已经达到了,整个鸿蒙起源上上下下,战得如火如荼,许道颜窥一斑而见全豹,如今他好歹也是血屠亲王身边的红人,多多少少都能够得到从鸿蒙起源各地所传來的信息。

    血之起源遭到强大的反噬之后,迅速进行整合,中高层将领被迅速选拔出來,使得攻打匈族神朝这一支血之起源的兵马开始恢复了秩序,就在他们大军准备开拔,朝着狄城逼近的时候。

    忽然间,他们脚下的大地崩裂,可怖的地核连连爆炸开來,一股股可将人消融的岩浆冲天而我,除此之外,來自于域外星空的星核也连连坠落,每一颗都有千万里大小,威力之巨,哪怕是许道颜都不由得眼角抽搐,在第一时间喷着口水狂吼:“全军戒备。”

    从地下爆炸,所冲起的岩浆孕育着浓烈的地磁之威,近乎少有人能够抵挡,一下子就能够将先前所布下來的禁制冲随。

    炙热的气息席卷四方,众多粮草库遭到前所未有的破坏,天空中那些星核坠击而下,威力更是巨大,可使得一方天地坍塌崩裂。

    而这地爆天核两者之间力量凝聚的刹那,那深埋在这一片土地的众多强大巫傀全部从土地中杀出。

    这些巫傀乃是历代巫公死后,他们的身躯所化,需要以一种力量为媒介,将其唤醒后,会展开本能的厮杀。

    众所周知,巫族一脉肉身强大无匹,哪怕是死后炼化成无愧,杀力已经少有人能够媲美,成千上万的巫傀展开恐怖的屠杀,让许多血之起源的战士陷入了绝望,这些巫傀数量不多,但每一尊的肉身强度全部都在圣贤之境,并且有巫阵相辅,可勾动地爆天核的力量,为己所用。

    可以说,屠天营准备得最为完善,各种守护禁制威力巨大,但就算如此还是遭受了一定范围的损失,如果不是许道颜位于核心地带,说不定还会遭到抹杀,这就是匈族神朝巫这一脉所留下來的可怕后手。

    其他血之起源的军营就更加不必多说了,在匈族神朝巫殿的众多巫公脸色发白,消耗巨大,大羿流寒通过一面天巫镜看到这一幕:“原來在他们脚下的土地有你们所布下來的手段,只是他们一直都沒有发现而已。”

    “不错,这些手段太多年都沒有动用了,乃是在非常久远的时代,我们的先辈为了防止匈族神朝被侵略所布下來的后手,此巫阵名为地爆天核,一旦催动,破坏力之大,就连圣皇都难以逃脱,在战场之上,威力巨大无匹。”天风巫公脸都开始深凹进去,这一次远距离勾动这可怕的巫阵,对他们來讲,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一件事。

    狄城在第一时间,催动他们的兵马,展开又一次的突袭,他们在弓箭一道上的造诣非凡,乃是传承大羿氏一脉,只见上千万的狄氏部落的战士,骑着大雕天鹏,组合成庞大的箭阵,隔着千万里就展开攻伐。

    可怖的箭阵覆盖之下,使得血之起源好不容易整合起來的兵马又遭受到巨大的打击,血屠亲王的脸黑得都可以滴下墨水了,沒有想到匈族一连串展开的反击,如此的可怕,近乎无差别地进行攻伐。

    他亲自出手,将众多肆虐的无愧碾压成粉末,就连单于雅丹那一片独立的匈族营帐也遭到突袭,她脸色非常阴沉,根本沒有想到脚下竟然还蕴藏着如此可怖的巫家手段。

    要知道巫族与匈族神朝的王权向來都是分开的,互不干涉,所以就连单于雅丹曾经贵为匈族王后,但对于巫族的手段也是知之甚少。

    血之起源不得不被迫停下行军的脚步,组织起來,毁灭无愧,催动禁制,对于脚下的地爆与星核的攻伐。

    狄城之中,大片的神射手全部都被号召出來,他们在外部开始对整个血之起源进行打压,使得他们损失惨重。

    血屠亲王彻底震怒了,他一声厉喝:“众多亲王,结天血咒圣阵,把一路上的所有俘虏,全部斩杀,进行血祭。”

    几乎在第一时间,众多血之起源的亲王连连进行相应,以屠天营为核心,他们一路连连破城,为了满足单于雅丹通知匈族神朝的要求,一路上诸多黎民百姓都被俘虏,日后充作新的匈族神朝作为人口。

    如今巫族的反击,将他们彻底激怒天血咒圣阵是一种非常可怖的阵法,要用无数生灵的精血以及他们的魂魄,进行献祭。

    如今血之起源损失惨重,许多人都血在流,魂魄在碎裂,众多血之起源的亲王一联手,顿时就把死去的人精血跟魂魄抽取,融入到他们脚下的血阵当中,从他们的空间法器当中,可以看到无数匈族神朝的子民身躯破碎,化为一团团的精血,融入到他们脚下所形成的血阵当中。

    每一尊血之起源的亲王以自身的力量形成阵纹,这是数百尊实力在圣皇境的血之起源亲王组合而成的无上杀阵。

    许道颜看到这一幕,都有一种胆寒的感觉,太杀人不眨眼了,这么多无辜的百姓,竟然就这么被当成猪狗一样献祭了。

    就连单于雅丹都有些心痛,但她也明白血之起源遭到如此可怕的反噬,如今已经恼羞成怒了,不将他们杀死都已经不错了。

    这一场大战,每个人都已经杀红了眼,狄城之主一声令下:“冲,杀他个鱼死网破,全军分散。”

    他一眼就能够看出,血之起源所凝聚而成的那种可怖的大阵,狄城必然无法抗衡,与其困锁在城中被杀死,还不如主动冲杀出去,众多巫公也能够明白这一点,在第一时间,率领所有狄城的子民,杀了出去。

    整个狄城上上下下所有的兵马,包括一切的死士,不顾一切,冲杀向血之起源的军营。

    大羿流寒看到这一幕,她知道狄城必破无疑,血之起源的血祭是非常可怕的,他们至少用数十亿匈族神朝的黎民百姓进行血祭,这等可怖的力量所激发的大阵有多么可怕,可想而知。

    “杀。”血屠亲王以自身为阵首,在第一时间将天血咒圣阵的力量,爆发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