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六百六十章 直指王城

    自狄城的上空,出现一道神秘的空间。

    只见一颗正常人头大小的血球从中坠落,不缓不急。

    当这一颗血球触碰到城墙的刹那,爆发出可怖的血光,轰。

    一声惊人巨响,如雷轰鸣,滚滚如潮,席卷方圆千万里,以那一颗血球为核心,一切尽皆毁灭,似乎害怕同样的情况发生,狄城脚下的每一寸土地都被撕裂千里之深。

    许多冲杀而出的匈族战士被这余波扫中的刹那,化为一团黑血,根本沒有丝毫的抵挡之力,天空中,血雨密集,飞落而下,一旦被沾染的人,身上就出现奇怪的血纹,身躯开始消融,可怕至极。

    这天血咒圣阵之威,骇人听闻,使得狄城精锐战士一时间损失大半,狄城众多巫公眼都红了,这血之起源简直就是丧心病狂。

    整个狄城上上下下,无一留活口,并且连残魂都沒有留下,远远的就连匈族王城都能够看到狄城的凄惨状况。

    “杀。”狄城所有的匈族战士,不顾一切,展开攻伐。

    每个人都知道自己必死无疑,在他们身上有将自己战力提升数倍,以消耗生命为代价的丹药,如今在他们看來,只有不惜一切,杀伤敌人。

    箭贯长空,数千万匈族神朝的战士,结成箭阵,横扫一方,其威势,乃是如今的血之起源,一时无法抵挡。

    大片血之起源的战士被撕裂,甚至有圣皇境的亲王人物在箭阵中被扫成齑粉,根本沒有丝毫的抵挡之力。

    哪怕是血屠亲王看到这一幕,都不由得眼角抽搐,他都能够看到这些匈族战士的体内生命本源燃烧到了极致,所以这些战士才会那般可怖。

    “咒杀。”几乎天血咒圣阵的力量,全部都集中向那数千万匈族神朝的神箭手,只见被那天血咒圣阵沾染的刹那,都会变成一团黑血,飞洒长空。

    “移。”满天的血雨铺天盖地而來,狄城那些强大的巫公以一尊巫公为核心,一道神秘的空间展现而出。

    将那满天的血雨包裹起來,横移到血之起源大军的上空:“放。”

    轰隆隆,无数沾染诅咒的血雨飞落他们的军营之中,无数血之起源的战士传出可怖的惨嚎之音,不绝于耳。

    施展完这一空间术法,那一尊为首的巫公,七窍流出黑血,死于非命,因为他以自身空间为转移,那些血雨所蕴藏的诅咒太过可怕,连空间都能够进行诅咒,渗透到他的生命本源,根本难以逃脱。

    众多匈族神朝的战士,眼泪纵横,这一战是他们最后一战,巫公为了保护他们先行陨落,数千万匈族神射手不顾一切,以及近千万匈族骑兵突袭而來,铺天盖地。

    血屠亲王神色冷冽:“杀。”

    那被血祭出來的空间,有落下一颗人头大小的血球,在战场中心,轰。

    血光弥漫,上千万匈族骑兵在第一时间化为血海,根本沒有丝毫的抵抗之力,天空之中,那数千万匈族神朝的神射手也收到一部分的波及。

    “啊……畜生。”狄城里的巫公看到数千万鲜活的战士生命竟然就在这一瞬间被抹杀,肝胆欲裂,他们在同一时间,吟唱起古老的咒语,上千尊强大的巫公,以自身为祭品,融入到神秘的空间。

    在众目睽睽之下,血之起源军营之中,一连开起六道异次元门户,一尊尊可怖的鬼神冲杀而去,在它们身上同样充满诅咒,骨骼上烙印着神秘的符文,这是來自更高位面的生灵,它们的战力之可怕,在整个血之起源内进行冲杀。

    血屠亲王立即率领众多亲王进行镇压,将这些鬼神一一撕碎,众多匈族战士连连射箭,结合箭阵,横扫一方血之起源的兵马。

    许道颜咬了咬牙,在第一时间组织起屠天营,展开致命的反击,他知道如果自己想要在日后有所作为的话,必须凭借着功劳上位,眼前是这些匈族战士毁灭血之起源军队的好机会,但毁灭多一点跟毁灭少一点,在数十亿血之起源的大军中,并沒有多少区别,如果可以直接引起内乱,使其互相撕裂,这才是最佳的选择,甚至挑拨血之起源与其他起源之间的关系。

    然而这一切必须建立在他在血之起源有足够的地位,才能够如此作为,屠天营的一批核心精锐,在许道颜的命令之下,组合成圣战帝阵,以及圣御帝阵,两者结合,威力无穷,哪怕是血屠亲王都对此阵赞不绝口,如今很多人都认为血厉将成为血屠亲王最大的心腹,就连他之前那些核心将领虽然实力境界比许道颜低,但却都愿意去听从,果然,他们杀入神射手的阵营中,左突右冲,凭借着强大的阵法,在匈族神朝的神射手大军中凶猛厮杀,打乱了他们的箭阵,使得许多血之起源的强者幸免于难。

    血屠亲王看到许道颜竟然在这关键的时候,镇定自若,在最佳的时机做出最正确的指引,杀得众多匈族神朝的神射手措手不及,节奏全部都被打乱,更多血之起源的战士一拥而上,让这些匈族神朝的神射手节节败退,再也难以发挥出自身的实力。

    神射手一旦被人接近,就沒有丝毫的优势,他们都知道,大势已去,所有匈族神朝的战士心有灵犀,几乎在第一时间,他们引动自身所有的力量:“爆。”

    连带着他们的坐骑,进行自爆,这一股威势可怖的惊人,在天空中上千万血之起源的战士被炸得血肉横飞。

    唯有屠天营的精锐有圣战帝阵与圣御帝阵守护,并且在第一时间抽离出來,损失一小部分的人,他们原本就是精锐之中的精锐,不过对于匈族神朝这一批战士的打法,的确也有一种胆战心惊的感觉。

    如果不是之前有各种内应,连破四百多城,凭借他们这种不要命的打法,血之起源攻打到狄城,自己的兵马也是所剩无几了。

    匈族王城。

    所有高层看着这一幕,眼神黯然,如今只剩下一个匈族王城可守了,几乎整个神朝上下的精锐全部集中于此。

    然而血之起源初步估计,经过这一连串的消亡,至少还有十二亿的兵马,只可惜中高层将领大部分都被猎杀,许多亲王圣皇境人物都毙命了,使得这一支军队的实力大打折扣,但却也不容小觑。

    “死守王城。”匈族王只淡淡道了一句,在敌方阵营还有与自己同床共枕多年的妻子,对他來讲真是莫大的讽刺。

    巫殿中,大羿流寒不言不语,一切都看在眼中,也不知道许道颜会什么打算,不过至少眼前血之起源还要搁置一段时间才能够继续攻打匈族王城,在狄城这一战,他们可谓是损失惨重,原本好不容易整合出來的兵马,如今又要重新整合。

    “在王城有匈族圣祖所留下來的可怖禁制,不会轻易被攻破,大家准备好拼死一战,务必要让血之起源止步在王城前,不得寸进。”一尊活了漫长岁月的巫公,从巫殿的角落中走了出來,他声音嘶哑,但却带着一股强大的气势。

    大羿流寒心中一惊,这一尊巫公已有圣帝之力,只是时日无多,可一旦爆发,必然有可怖的威势。

    许道颜在屠天营,收到众多强者的军中,他的统御能力仅次于血屠亲王之下,这一次多亏他才能够将这些匈族神朝的神射手在第一时间绞杀,虽然他的实力低微,但却让很多实力比他强的人,不服都不行。

    血屠亲王率领众多亲王联手将那些鬼神碾碎之后,回來的第一时间事就是提拔许道颜成为屠天营的副帅。

    地位仅次于血屠亲王,他可以号令屠天营每一支兵马,许道颜心头一震,沒有想到血屠亲王竟然一下子把他提到这一个位置,这使得他每一步行走都要更加的小心谨慎。

    在接下來的时间里,许道颜担任起副帅的职责,他将整个屠天营上上下下都做出了梳理,不分实力境界,挑选出一批统御能力极强的年轻人,然后传授整个屠天营自己那粗糙的圣战帝阵以及圣御帝阵。

    短暂的时间里,就使得整个屠天营的战力暴涨到一个寻常人难以想象的高度,这种临时的整合,让血屠亲王看得非常满意,他觉得自己都可以突破圣帝境,去域外一战,把整个屠天营交给血厉。

    但就是眼前血厉的实力不够,只在圣相之境,他怕自己离开之后,血厉镇不住众多亲王,所以还是选择压制自己圣皇境,至少要将血厉培养到圣王之境他才好离开,他也能够看得出來,匈族王城极难攻破,接下來必然是旷日持久的一场攻坚战。

    许道颜原本想要抽取时间让自己修炼,然而却发现忙得一点时间都沒有,但他不知不觉发现,在指挥大军的时候,尤其各种行军布阵的安排,让他把之前天石公教给他的许多兵法在实战中进行消化,形成了养料融入到他的血肉之中,使得他更加精进,比起之前都要强大太多了,只要找一个合适的时间,接下來突破圣相完全沒有丝毫的问題。

    整个血之起源上上下下的兵马进行前所未有的整合,将一切中高层将领选拔出來后,都已经是半个月后的事情,庞大的兵马再度被推动,朝着匈族王城寸寸逼进,这是整个匈族神朝最后一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