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六百六十一章 匈族底蕴!

     匈族王城。

    单于雅丹率领自己的精锐兵马。驾驭一头黄龙。与城墙上的匈族王对峙。

    “沒有想到你我再次相见竟然会这般场景。”匈族王对于单于雅丹极为宠爱。两人可以说得上一见钟情。

    “投降吧。你我夫妻二人。开创更大的霸业。何必受制于百家圣地。这些年來我匈族神朝屡受九州神朝压制。百家圣地处处偏袒。我匈族神朝大好儿郎。怎么能够活得如此憋屈。我们才是人族霸主。”单于雅丹沉声道。

    “人族诸子百家。各行其道。各凭本事争斗。技不如人。沒有什么好说的。反而是你勾结域外不法之徒。杀我匈族黎民百姓无数。难以原谅。”匈族王神色平静。在单于雅丹率领血之起源攻打匈族神朝连破四百城那一刻起。他已经决易。要将其斩杀。让那些死去的战士安息。

    “你已经被百家圣地给奴化了。我匈族神朝什么时候屈服过谁。太懦弱了。我早就想到你是这种性格。龙子凤子被杀。你都不敢倾举国之力去讨一个公道。什么大局。什么为了匈族神朝黎民百姓着想。简直可笑。他们可都是你的儿子。”单于雅丹眼神中透露着疯狂。她嘶吼道:“如果不是你连自己的儿子死去。都是那般态度。我也不知道下定决心。要当人族一代女帝。开创出属于自己的无上神朝。镇压百家。让他们尽皆臣服在我的脚下。”

    “丧心病狂……你已经沒救了。不自量。就连我匈族神朝开族圣祖都位列百家圣地。受世人敬仰供奉。我人族虽然平日间素有争斗。在所难免。个人私仇是小。苍生福祉为大。岂能因为一己私仇而牵连众多无辜的众生。”匈族王冷声道:“要战就战吧。我匈族王城死战到底。”

    “既然你要这样执迷不悟下去。把我匈族神朝的子民带入死亡深渊。那就怪不得我了。”单于雅丹冷冷道了一句。率领着自己的精锐。转身回到血之起源的大营中。

    血之起源的大军。兵临城下。一日行军亿里。气势之大。将方圆亿万里的天空支撑起一片浓郁的血云。杀气滔天。

    整座王城乃是在匈族圣祖时期。请求墨家几位圣祖级的存在。结合众多强大的巫公联手打造的。

    此城谈不上墨家主城是传说中的绝对防御。但也不是一时半刻能够让人破开的。

    血影率领血之起源大军逼近。由于之前受到地爆天核的攻伐。此番大军推进。他几乎都把脚下的土地千万里深都给窥视了一遍。将那些远古时期的巫族强大存在所留下來的烙印尽皆破坏。

    对于血之起源來讲。同样的手段对他们起不了第二次的作用。大羿流寒以及众多巫公都有些眉头紧皱。

    几尊苍老的巫尊从巫殿深处走出來。在场诸多巫公级别的存在纷纷行礼:“老巫尊。”

    “嗯。准备好了吗。”这些老巫尊看向在场所有的巫公。古老的殿堂。青铜古灯在摇曳。在这一刻。似乎所有的巫公都明白了什么。

    “难道真的要用那一招吗。”天风巫公声音有些颤抖。

    “如今匈族王城已经到达这般地步。唯有如此了。”一名非常苍老的巫尊他的声音嘶哑。眼神浑浊。但其手上所握的权杖拥有不可思议的力量。

    大羿流寒站在一旁。心中震撼。这一脉巫家的分支。他们在外挣扎求存。历经无数岁月的沉淀。终究还是开创出属于自己强大的新巫术。她内心震惊的同时也在期待。

    在匈族神朝。 每一名出生的孩子。都会接受巫公的洗礼。赋予他们名字。一方面是给与这些孩子祝福。希望他们可以健康成长。另外一方面也是给他们打下一道神秘的烙印。这对他们是无害的。直到他们死去。

    这一传统已经延续无数个岁月。传承至今。

    “起。”那老巫尊手持权杖。缓缓地敲在这一巫殿的地面上。无数的大道纹络紧密地连接在一起。

    “起。”几乎所有的巫尊巫公级的存在。同时运转起來。大羿流寒不明所以。看着偌大的巫殿内部。各种玄奥的古巫文散发出强烈的光芒。延伸到地底深处。四通八达。传递到匈族神朝的每一个角落……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历代匈族神朝的强者。将这一片大地视为自己的母亲。因为他们是巫族一脉所带出來的人族。

    巫族向來尊天重地。这是自古以來。人尽皆知。他们以守护天地为己任。

    所以每一名匈族神朝的子民。一旦死于。都会被埋在脚下的大地。用自己的肉身哺育自己的母亲。

    他们沒有盛大的葬礼。沒有向诸子百家。人族有各种繁复的祭祀礼仪。讲究风水。有强大的墓葬之地。

    在整个匈族神朝。除却向一些单于王室。狄氏这样的存在。才会选择一处宝地进行埋葬。

    每一名巫族强者死去。更有來自每一名巫公的加持。世世代代。巫族做的就是这些事情。在一刻。整片匈族神朝的土地都在抖动。

    一尊曾经死去的强者。他们生机不在。但肉身埋葬在刻画着古巫文的地底。日日夜夜受到其中力量的洗礼。使得他们的肉身比起生前更加强大。

    从匈族神朝这一脉崛起至今不知道多少岁月。孕育出多少的强大。他们死后。归于脚下的大地。

    任血之起源怎么想都不会想到这一手段。这就是一个神朝的底蕴。 每一个神朝的手段都不尽相同。

    在匈族神朝的每一片土地。一尊尊化为巫傀的尸体凶光闪烁。它们沒有丝毫的灵智。身上的烙印与偌大的巫殿紧密相连。

    “杀。”在整个匈族神朝各地。密密麻麻无数的巫傀朝着血之起源大军冲杀而來。整片天地都在动荡。

    到处都是密密麻麻的巫傀。匈族神朝传承了无数岁月。不论老死。战死。死伤的人数百亿都不止。就连最普通的黎民百姓死去都会爬起來。更别说那些强者了。

    血影亲王感觉到不对。后來通过他的境界。看到从整个匈族神朝密密麻麻冲杀而來的那些巫傀。他厉声喝道:“原地安营扎寨。死守。”

    在匈族神朝城墙之上。匈族王立于其中。双手背在身后。战意滔天。他沉声道:“风水轮流转。让我匈族神朝动用底蕴。你们还想离开吗。”

    所有的巫傀结成巫阵。战力倍增。强强推进。它们沒有情绪。眼里有血之起源这些敌人。就连血屠亲王都沒有想到。匈族神朝竟然会有这样的手段。

    “神射手。结阵。”匈族王杀气滔天。将近八千万从匈族神朝各大部落集合而來的神射手结成大阵。他们每一人都有一头坐骑。随时展开突袭。

    在匈族王城……每一人体内的热血沸腾。这是他们家园最后一道门户。如果落败了。就什么都剩不下了。

    “拉弓。”匈族王一声令下。

    “放。”

    嗖嗖嗖。

    满天箭雨。铺天盖地。箭阵结合起來。可轰杀千万里之外的强大。血之起源早有准备。诸多可怖的防护禁制支撑而起。只见密密麻麻一层层守护禁制被可怖的箭阵撕裂。大一片营区的战士全部被撕裂。

    血屠亲王知道血之起源的大军已经进入匈族神朝这一支神射手的射程范围之内。连忙一声令下:“前队改后队。断后守住。屠天营随我突围。后撤六千万里。”

    “是。”许道颜一下子就明白血屠亲王的意图。死守是绝对不行的。整个匈族神朝的底蕴一出。何等了得。如果不突围的话。血之起源的大军只会灭在这里。

    单于雅丹心中震撼。沒有想到匈族神朝竟然还有这等底蕴手段。实在太过可怕了。这些无愧不知道有多少。上百亿。想一想单于雅丹都有些头皮发麻。看來仅凭着血之起源是攻打不下來了。

    血屠亲王率领着屠天营的精锐。往后撤。在前开道。虽然大部分的巫傀的战力不大。但胜在数量多。万千术法破空而出。将这些巫傀打成飞灰。可是近乎无穷无尽。如同一片大海。无时不刻奔涌而來。将一尊又一尊血之起源的战士撕裂。

    如果是对上血之起源。他们有足够的优势。但如果肉身早已经干枯。连一滴精血都沒有的巫傀。他们也无法对死掉的尸身进行重复利用。更沒有办法吞噬对方的精血。以战养战。

    许道颜在这一刻才明白。一旦一大神朝动用底蕴就是不死不休。这才是动用举国之力进行战争。

    之前匈族神朝与九州神朝的矛盾。简直就是在过家家一样。世界上有生灵。就有纷争。弱小只会遭受践踏。就如同他出生在石榴村上。对于一个偌大神朝來讲。侵略一些小村庄纯当练练兵。根本不算什么。甚至他们都不会在意。上位者也不可能会知道这些事。

    如今他已经是屠天营的副帅。一定要在关键的时刻。发挥至关重要的作用。血之起源此番攻打匈族神朝。必然已经做好万全准备。发生这样的事情。可以说是对匈族神朝战力的严重低估。但血屠亲王绝对不简单。所以是他相信只要跟着血屠亲王就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