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六百六十二章 血帝降世

    匈族神朝的底蕴,的确强大得让许道颜都沒有想到。

    所谓的底蕴是需要无数岁月去累积的,比如这种巫傀的复活,一旦动用,就会将整个匈族神朝的手段展现在世人面前,敌人一旦有所防备,就难以起到奇效。

    如果沒有无数岁月的累积,根本不可能造就这种效果,整个血之起源被压迫在中央,根本不知道敌人到底有多少,根本是无穷无尽的,尤其他们擅长吞噬精血,以战养战,遇到这种巫傀攻伐根本是一点优势都沒有,只会被屠杀。

    一些吞噬精血的手段,术法对这些巫傀根本是不管用的,只能够硬生生用自身的力量将其击碎。

    血屠亲王对于战局的感知,非常的敏感。

    许道颜此刻一步不离,问道:“亲王,我们还有沒有其他的后手。”

    “一开始以为会有很多的内奸接应,但是谁都沒有想到,对方竟然会引动鸿蒙大愿这等手段,所以对匈族神朝的能力进行错误估计,包括这一手段也是我们远远沒有想到的。”血屠亲王看着如今从四面八方杀奔而來的那些巫傀,他们的肉身虽然腐朽,但是骨骼却如金戈,如长枪尖刀可贯穿一切,大部分都带着生前的武器,有些因为岁月太过漫长而腐朽了。

    “那就不管血影亲王他们了吗,我们杀出一条血路,与其他军队汇合。”许道颜紧随在血屠亲王左右。

    “沒办法了,我们突围就是,如果在此地太久会被生生困杀。”血屠亲王看着那数千万可怖的神射手从匈族王城结阵而出。

    这些神射手的实力非常之可怕,乃是精锐当中的精锐,更有无数强者坐镇其中,想要逼近他们都有些困难。

    “好。”许道颜不再多说什么,如果是这样的话,他还要继续跟在血屠亲王的身份,继续渗透。

    “血厉,你率领兵马,向人族域外突围,杀往魔族,我血之起源也有一大批军队在那里。”血屠亲王沉声道。

    “那亲王你呢,你不走我也不走。”许道颜一副誓死效忠的样子。

    “哼,与其这样被磨死还不如拼死一击,至少对匈族王城造成巨大损害,到时候再结合兵马來平掉匈族神朝。”血屠亲王摆了摆手,道:“我这里你不必担心,还是照顾好自己,你的统御能力很强,杀出去,记你一大战功。”

    “是。”许道颜杀气滔天,一声令下。

    整个屠天营上上下下的精锐都结成圣战帝阵与圣御帝阵,从最薄弱的一角杀出,一路上,这些巫傀强弱不一,但结起阵來,如果沒有圣战帝阵跟圣御帝阵的话,还真不好与自抗衡。

    许道颜被护在中间,他以月眼阳眸的力量进行调度,指挥若定,与此同时他在心里向大羿流寒发出警告,让匈族神朝小心一些。

    大羿流寒在第一时间就得到消息,沉声道:“不好,血之起源打算拼死一击,想要重创匈族王城,诸位老巫尊,请出手。”

    “原來如此,那诸位,就助我一臂之力吧。”一尊帝江氏的老巫尊嘶声道。

    “帝江昀,你难道打算动用帝心大挪移。”另外一尊苍老的巫尊神色有些无奈。

    “唯有如此,如果想要对抗血之起源拼死一击,显然已经不可能了,但如果牺牲我一个人的话,至少能够转移掉一大部分的攻伐,传令下去,神射手呈散雨箭阵,最大限度减少死伤。”帝江昀的声音传递而出。

    只见浩浩荡荡的神射手大军分散开來,每一名之间的距离至少有一里,他们井然有序地散开,占据了整片天空,铺天盖地的箭雨横贯长空,如雨飞落而下,血之起源的军队被众多巫傀围攻的同时,受到这等箭阵的压迫,非常艰难。

    偌大的匈族王城各种守护禁制都在第一时间支撑而起,而那一尊名为帝江昀的老巫尊立于匈族王城之前,已经做好一切准备了,他若隐若现,若有若无,在他体内的圣皇道已经近乎圣帝道了。

    与整个古老的匈族王城古老的巫阵结合起來,还有众多老巫尊,巫公级的存在为其加持,近乎使他拥有了圣帝之力。

    血之起源的军队之中。

    來自于血氏一脉的嫡传亲王,以及众多圣皇境人物加起來近三千多尊,血屠亲王与血影亲王达成共识。

    牺牲掉他们所有的兵马,对整个匈族王城造成致命一击,而后他们凭借着自身的战力,杀出重围,到时候凭借着他们的手段,匈族王城的神射手大军若是太远的距离,也无法奈何他们。

    并且圣皇之境的强大存在逼近,杀进杀出,甚至会给他们造成不小的损害,死掉这些血之起源的兵马,他们就等于抛开枷锁。

    “祭。”

    这些人一声令下,除了屠天营以外,所有血之起源的战士,都将自身血祭,整片战场,红芒一片。

    这一股气势哪怕是匈族王城里所有人在第一时间,都感到无比震撼,实在太可怕了,无数道血光汇聚在一起,撞击在一片空间之中。

    “血帝降世。”

    无形的力量在撕扯,有一道血洞慢慢张开,一支巨大的手臂从中探出,这一股力量令人胆战心惊,淡淡只是气息就压迫得众多巫傀身躯破裂开來,就算是匈族王城的众多强者都有一种心悸的感觉。

    一尊浑身血色的生灵杀奔而出,一脚踏下匈族王城前的土地上,密密麻麻的裂纹朝着四面八方冲击开來。

    方圆万里的巫傀都被他这一脚的力量波动给生生震碎,毫无悬念,在其背后,密密麻麻的血兵血将冲杀而出,每一尊血将的实力至少都在圣皇之境,每一尊血兵实力都在圣王之境,这一血帝降世,近乎是把十來亿的血之起源战士的力量给浓缩起來,以他们的生命进行召唤出这些强大的存在。

    只见这些血将血兵杀向天空中那些神射手大军,千万道箭芒将他们覆盖,然而这些血将血兵早已融为一体,而那一尊血帝更是降下一道意念,加持在他们身上,抵挡住大部分箭芒之威。

    “退。”大羿流寒一声令下,知道这些神射手大军在这一刻根本沒有太大的优势,而且他们还在匈族王城之外,很容易受创。

    那一尊血帝傲视天地,他身躯有百万丈大小,居高临下,冷视整个匈族城,只见其抬起大脚,踏向匈族王城。

    这一脚下來的大道波动碾压而下,一些最外围的禁制都有些承受不住而碎裂,帝江昀只身一人在匈族王城的上空。

    自其身上泛起一层淡淡的宝光,在这一刻,所有的巫族纹络交织在他身上的每一处角落,整个大城的阵法力量涌入他的体内。

    原本他已是老态龙钟,如同朽木,在这一刻,他焕发新生,变得年轻,体内气血沸腾,他一冲而上。

    他一掌对向血帝那一脚,所有的力量波动都在这一刻被压制,以帝江昀的身体为核心,所有的空间都在运转。

    一股力量在搅动,将血帝的身躯往那一片空间拉扯,只是一瞬间,血帝的一支脚直接被扯进了一片空间里面,绞成粉碎。

    帝江昀瞬间咳血,发丝散乱,双眼之中显出老态,就在这时,那一尊血帝一拳抡下來,大片的空间破碎扭曲,帝江昀一迎而上,又开辟出一道可怖的空间,将血帝这一拳给绞杀进另外一片空间之内。

    血帝一声怒吼,帝江昀主动发起攻伐,他直接冲到血帝的腹部,一掌按在他的肚脐之上,在众目睽睽之下,可怖的空间之力将血帝身躯扭曲撕裂,最后拦腰斩断,偌大的身躯从天空中砸下來,震得整片土地都在摇晃,整个匈族王城无数战士欢呼了起來。

    “好。”

    “赢了。”

    打出这三击,帝江昀大口喘气,连连咳血,整个人迅速变老,他知道这血帝并沒有那么简单,又打出一击,自见血帝的下半身有一大部分也被绞进一片空间之内,就在这时,一只手抓帝江昀,其力气之大,捏得他浑身上下筋骨碎裂,在这一刻,帝江昀将自身燃烧起來,把血帝另外一只手绞进另外一片空间。

    巫殿中一尊德高望重的存在,为了守护自己匈族神朝的战士,陨落在众人面前,整个匈族王城上下大恸。

    匈族王沉声一喝:“齐攻这血帝残躯。”

    血帝的身躯被绞碎,但在众目睽睽之下,还是与他身体其他部位相融起來,凝成一体,只是体形比起之前小了很多,只剩下不足二十万丈大小,但它依旧拥有圣帝之力,在这一刻,血帝震怒无比,众多血将,血兵都朝着它聚合而來,齐齐攻向匈族王城。

    “死守。”匈族王知道,帝江昀用自己的性命,这几击消磨掉这一次血之起源大部分的力量,不知道保住多少人的性命。

    整个匈族王城上,众多墨家机关全部被引动,朱雀圣火海一下子吞沒了城前那些冲杀而來的血将血兵。

    血屠亲王,血影亲王以及众多强大的存在看着这一幕,知道想要对匈族王城造成太大的伤害是不可能的,但是拖住他们还是沒有问題的。

    在第一时间,血屠亲王与三千多尊圣皇境存在结阵往屠天营的方向杀去,偌大的血之起源军队,如今剩下不足三千万,朝着魔域方向溃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