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六百六十三章 突围魔域

     在这阶段时间。位于百家圣地的匈族忙得近乎不可开交。他们打开各大通道。将许多无辜的黎民百姓都给转移到百家圣地的匈族中避难。毕竟匈族王城虽大。但却也容不下那么多人。而且当时的情况。直接让所有人都明白。敌军很有可能到时候会直指匈族王城。要是施展出什么可怕的术法。可能一次可怖的大道波动就有会造成无数黎民百姓的伤亡。

    战争突然爆发。时间也太短。百家圣地的匈族也只能够最大限度。先把这些黎民百姓安置好。然后派出一部分的精锐死守匈族王城。不容有失。

    如今在匈族王城。众多精锐全力出手。死守王城。流光溢彩。 各种术法。铺天盖地轰落而下。打得天地摇晃。

    血帝率领众兵连连出手。血光冲天。满天红云浮动。他们的力量汇聚成一道滔天血海狠狠地冲击在那些术法之上。两股力量密集碰撞。

    此刻匈族神朝胜在人多。以及配合墨家所建造的王城机关。对他们造成极大的克杀。只见无数密集的攻伐落在他们的身上。然而这些像是不死的存在一样。身躯被撕裂都能够重新组合上。就如同以强大的精血组成。虽然难以将他们杀死。但是每一次将其击碎。都能够使其战力减弱不少。

    朱雀圣火海的力量。更是将他们的实力一点点侵蚀。 虽然如此。但是他们还是不顾一切的反击。血海冲击得整个匈族王城的禁制一层层崩塌。不过他们已经被牵制在这里。根本逃脱不得。

    匈族王城的神射手的一尊无上圣皇名为单于天刺。他手握一把圣皇境的道弓。战力滔天。双眸之中吞吐着冷光。杀气弥漫。盯着逃离的屠天营。只是一个眼神便让那些神射手想要追击出去。却被大羿流寒给拦截了下來:“不要冲动。守住匈族王城就好。”

    这些神射手都知道大羿流寒是什么身份。其实要说起匈族神朝的话。与大羿氏有极深的渊源。可以说就连匈族圣祖最开始所学会的术法。就是大羿氏的无上箭术。如今大羿流寒体内所蕴藏的乃是古羿寒血。他们更是倍加尊重。

    这也是为什么大羿流寒决心想要留在匈族王城死守的缘故。单于天刺看了大羿流寒一眼。最终还是沒有说什么。因为在整个匈族神朝最危险的时候。大羿流寒坚决留下來。并且请來数百万大羿氏的救兵。并且主动出击。对于血之起源造成不小的损伤。凭心而论。如果沒有大羿流寒提前激怒他们。让血屠亲王一下子灭了狄城。如果那一击打在匈族王城上的话。只怕整个匈族神朝就要崩溃了。

    从四面八方。众多巫傀围杀而來。使得血帝众多兵将腹背受敌。饶是如此。他们的战力依旧可怕……近乎不死之身。打得整个匈族王城的禁制层层崩碎。不少主持禁制的人都承受不住他们的力量。吐血裂身。死于非命。

    匈族王手持圣祖战弓。连连射杀血帝。贯穿其身躯。也只能够造成小小的压制。在匈族王城有一道匈族圣祖所留下來的一道帝禁。威力巨大。形成一道圣祖虚影。制衡着血帝。双方打得异常胶着。进入了一场白热化的大战。

    但是所有人都知道。这血帝只能够暂时性存在。拖住匈族王城。使得他们无法追击。只能够眼睁睁看着血之起源的高层核心杀出重围。

    “可恨。竟然就让他们这样逃走了。”天风巫公有些不甘心。 但这些血帝所率领的兵将着实又给匈族王城造成不小的压力。并且他们身躯近乎不死。每一次被破碎。都只是下降些许力量。如果沒有帝江昀拼死几击。只怕会让匈族王城死伤无数。

    “血屠亲王此人深谙兵家之道。他不可能不安排后手的。所以不要轻举妄动。”大羿流寒看向远方。她的眼力惊人。可以看到许道颜统御着屠天营的兵马。左突右冲。势如破竹。杀得巫傀连连溃败。

    这些巫傀都不像那些巫公。拥有强大的术法。仅凭着肉身之力。还有结成的巫阵。纯粹的物理攻伐是拦不住屠天营这一群精锐的。更何况还有许道颜的圣战帝阵还有圣御帝阵加持。 使得整个屠天营战力暴涨。

    许道颜拥有这两大阵。虽然很粗糙。但却让屠天营其他跟随血屠亲王的心腹不得不服。包括在战场之上的指挥。许道颜往往都能够看到破绽。一击必中。或者规避掉强大的攻伐。使得战士们幸免于难。

    血屠亲王一直都在观察许道颜。屠天营的兵马所受到的损伤远远低于他的预算。并且彼此之间的配合似乎变得更加的默契。经过此阵似乎可以大大提升屠天营的战力:“此子值得培养。”

    匈族神朝的地域广泛。无数的巫傀围杀而來。想要杀去沒有那么容易。终于血屠亲王率领众多圣皇开路。杀得整片天地都昏暗了。他们迅速朝着魔域的方向推进。

    匈族王城前。血帝的身躯只变成十万丈高下。众多血将血兵也都实力大减。从圣皇。圣王境界跌落到圣贤。圣相之境。已经起不了太大的作用了。

    看到这一幕。天风巫公沉声道:“是应该追击了。”

    匈族王城为了抵挡住血帝的攻伐。也付出了一些损伤。很多禁制被毁坏。所幸战士的死伤不是太大。

    “不行。死守在这里。”大羿流寒重声道:“血屠亲王绝对不会如此轻易的让我们击杀。”

    对于她來讲。在大羿氏空间里面修炼多年。拥有寻常人沒有的预感。再加上许道颜暗中传音。让她小心。

    “总觉得不甘心。我匈族神朝损失如此惨重。就让他们白白走掉了。这些可都是血之起源的高层。一旦放过他们就是养虎为患。”地火巫公沉声道。

    “话虽如此。但在这种时候还是要沉得住气比较好。”大羿流寒显得很稳重。与许道颜相伴多日。以及结合了《形箭》上的一些意志。她变得更加的冷静。

    轰。

    血帝以及众兵将都已经快要支撑不住的时候。突然从四个方位。杀出四道血色的洪流。一下子出现了三尊血帝。各自率领上千万的血兵血将。其中有两尊血帝齐齐攻杀向匈族王城。其威势之可怕。让在场众多人眼角直跳。另外一尊血帝则后撤与血屠亲王一干人等同行。听其号令。

    这一场血祭如此惊天。那可是十來亿的血之起源的兵马。不可能只出來这么多兵马。不同的是这三尊血帝的实力都只在二十万丈高下。沒有之前上百万丈大小那么骇人。饶是如此。也能够对匈族神朝造成不小的阻击。至少十天半个月是别想要追杀他们了。

    许道颜的目光很冷。统御着屠天营杀出一条血路。单于雅丹的脸色很是难看。她万万沒有想到竟然是这样一个结果。

    密密麻麻的巫傀竟然都沒有攻击他们。而是只击杀血之起源的战士。他冷声道:“单于雅丹。你怎么解释。”

    “我们身上流淌着乃是匈族之血。这些巫傀是会攻伐外族之人。这并不奇怪。我们这也不是在帮你们开路吗。”单于雅丹知道这血厉虽然实力只在圣将之境。但却是血屠亲王的关门弟子。看重之人。如今乃是屠天营的副帅。所以她说话也要客客气气的。

    “是吗。一切你心知肚明。”许道颜冷冷一笑。不再多说。专心指挥兵马杀出一条血路。单于雅丹脸色很难看。许道颜这种态度让整个屠天营的战士看向这一支匈族神朝的兵马。眼神都泛着冷光。之前是要攻打匈族王城是因为她还有利用价值。如今就连血之起源的大军都败走了。她想要统治匈族神朝的美梦已经破碎了。

    血屠亲王轻轻瞥了单于雅丹一眼。似乎心里已经有所打算了。她知道跟着血之起源离开。可以会遭到极大的危险。趁现在这些巫傀不攻伐自己。她一声令下。朝着不同的方向撤离了。

    “杀。”血屠亲王一声令下。与三千多尊血之起源的圣皇。还有血帝所率领的千万血兵血将。杀入两千來万的匈族兵马中。如屠羔羊。

    许道颜率领着屠天营。杀出一条血路。并沒有介入其中。他知道血屠亲王心中的想法。迅速往魔域的方向。

    可是一路上的巫傀实在是无穷无尽。幸好血屠亲王极其睿智。及时壮士断腕。不然的话绝对会被磨死在匈族王城前。

    单于雅丹发狂嘶吼道:“你们敢。”

    “有什么不敢的。”血屠亲王杀意滔天:“既然你都不打算与我血之起源同进退了。那就去死吧。”

    几乎就在这时。一股圣帝之威降临。乃是单于雅丹的祖父。他一直都沒有出手。在这一刻。一只大手印直接按了下來。只见那一尊血帝直冲而上。一拳硬撼。大道波动冲击而出。让十來万匈族神朝的精锐战士身躯炸碎。圣帝道威。就是如此惊骇。

    许道颜回头看一眼单于雅丹。他也很想亲手血刃这一个杀母仇人。但此刻的自身实力远远不够。也只能够做自己的事情:“恶人自有恶人磨。你就自食苦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