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六百六十四章 血猿

    许道颜清楚,自己要扮演好自己的角色,唯有这样在接下來才会在血之起源里受到更大的器重,否则的话,一旦暴露自己的身份将会死无全尸,所以他毅然决然带着屠天营杀出一条血路。

    血帝与众多兵将配合三千多尊圣皇,大部分都是一些亲王级的存在,碾压得数千万匈族铁骑都有些喘不过气來。

    虽然他们拼死反击,但对于血帝以及他的众兵将根本就是不死之身,杀死只是使得他们的实力减弱,在这过程当中这些存在还会对他们造成巨大的伤害。

    单于雅丹看着自己的兵马被连连斩杀,睚眦欲裂,这些可都是誓死效忠她的存在,是她成就一代女帝极大的筹码,她驾驭着黄龙,左突右冲,厮杀得特别惨烈,那些血帝所率领的兵将的气势也都被她给略微压制了,要知道在她背后可是有一尊圣帝的支撑。

    如今就看着自己的筹码如此被人斩杀,她异常愤怒,但是却沒有丝毫的办法。

    “血影,你要这么狠吗,好歹我们也会攻打匈族神朝做出不少的贡献,如今你们却过河拆桥,这是怎么回事,之前如果沒有我们的话,你们能够连续连破四百座大城吗。”单于雅丹咆哮道。

    “哼,你们还不是有所徒,而且从一开始我们就有布局在匈族神朝,所以哪怕沒有你也只是费劲一点而已,沒有丝毫的影响,再者以你这种六亲不认的人來讲,不狠的话,万一你们在背后捅一刀子怎么办,开弓沒有回头箭,既然你们想要离开就要做好受死的准备,血之起源的这一条船可四沒有你想象中那么好下。”血影冷冷一笑,整个血之起源做事风格是异常的狠辣,否则的话,他们也不会在战场上,毅然决然就可以将自己的生命献祭。

    “走。”在单于雅丹背后的这一尊圣帝境存在并沒有去参加守卫鸿蒙起源的大战,而是更多的想要趁虚而入,想要获得什么样的好处,从此寻求更大的突破,也许还能够意外获得一些至宝也说不定。

    不得不说他非常的强大,一人之力,竟然可以与三千尊血之起源强大的圣皇抗衡而不落下风,一边还要抗衡血帝的攻伐。

    他也知道如今的形势不对,再这样磨下去的话,整个匈族神朝的兵马都会跑不掉,他的意念一动。

    顿时在匈族兵马之中,那些将领级的精锐纷纷退离,实力至少都在圣贤,圣王之境,几乎就在这一尊圣帝的笼罩自下,强行离开。

    血屠亲王的手段非常血腥,三千圣皇境的存在合力一击,震死了不少人,但却也只能够仅此而已。

    这一尊单于雅丹背后的圣帝境存在手握一件了不得的圣帝器,这是他抗衡这三千尊亲王级的圣皇境强者最大资本。

    每一件圣帝器都是非常难得的,不知道有多少的圣皇器在蜕变成圣帝器的过程当中破碎,承受不起那天地劫罚的力量,最终都会化为灰烬。

    如今在这关键的时刻,他几乎调动了这一件圣帝器所有的力量,护住剩下來的这一批精锐,破空离去。

    血屠亲王一行人根本阻止不了,这就是圣皇与圣帝境之间的差别,而且这一尊老圣帝实力还是比较强的。

    许道颜表现非凡,生生撕开一条路子,因为更多的巫傀都朝着那些血帝血将围攻而去,根本沒想着要留下许道颜所率领的屠天营,所以到后面攻伐都变得很零散,不像先前那般集中了。

    这跟匈族王城所受到的压力也有一定的关系,他们需要这些巫傀的力量去消磨掉这些血帝所率领的众兵将。

    “杀。”整个匈族王城,杀声震天,两股兵马强烈地进行碰撞,疯狂厮杀。

    在许道颜这里,他统御着屠天营,杀出一条血路,与此同时他都不忘观察血之起源与单于雅丹的形势。

    只见一尊尊单于氏的王室精锐纷纷从天空中跌落,死无全尸,基本上都会被这些血帝血将血兵所吞噬。

    此消彼长之下,再加上有三千尊圣皇境存在联手坐镇,根本不是匈族铁骑所能够抵挡的,因为他们最擅长进攻。

    如今他们那些主要的将领都走了,使得军心溃散,瞬间兵败如山倒,一尊尊匈族神朝的精锐全部都被尽数吞噬,化为精血,滋养这些从其他空间所召唤出來的强大存在。

    “看來一时半刻他们也杀不死单于雅丹,难怪血屠亲王之前都会对她那般忍让,看來血屠亲王早就察觉在单于雅丹背后还是有一尊可怖的存在,所以也就一直都隐忍不发,今日这般结果应该早就在他的预料之中,不过能够杀死这一批匈族神朝的精锐,接下來应该就不足为惧了。”许道颜知道血屠亲王从骨子里是非常看不起单于雅丹这样的女人。

    三千尊圣皇很快就归來,进入到屠天营之中,还有血帝所率领的众兵将,他们大刀阔斧地开出一条道來,近乎无人能挡。

    花了足足三天三夜的时间才杀出匈族神朝的地域,不得不说这一招底蕴术法实在太狠了,哪怕用数量都可以生生能磨死敌人,这数量上的绝对优势沒得说。

    “血厉,你的表现非常好,当记一大功。”血屠亲王的心情很好,似乎沒有一丝战败的感觉,在他看來,战场之上胜败是正常不过的事情,所以他并不会介怀。

    “多谢亲王认可。”许道颜还是很谦逊,眼神中透露出一丝小小的骄傲,这都被血屠亲王看在眼中,他笑着看向众多亲王圣皇,道:“你们不是一开始觉得他不行吗,如果沒有他的话,整个屠天营的战士不知道还要损失多少。”

    所有的战士都被血祭了,唯有屠天营的战士沒有,因为哪怕是其他亲王也不得不承认,屠天营的战斗力是最强的,这一批的精英必须留下,否则的话,他们脸上会非常的难看,会被人瞧不起的。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血影意味深长地看了许道颜一眼,沒有多说什么,对于他來讲已经不是关注一个小人物的时候,而是接下來他们的进展,毕竟如今兵败匈族神朝,该以一个什么样的方式去面对这些强者。

    “去魔域中找血猿主帅,我与他交情不错,在魔族之中人心复杂,他们又沒有鸿蒙大愿这一手段,不少魔族大宗都覆灭了,只剩下一些魔族的超级底蕴还在支撑着,所以应该沒有多大的困难,我们就直接加入他们就好了,一切凭借实力说话,沒有什么的。”血屠亲王保住了自己的屠天营,他说话自然是很有底气,其他亲王脸色都有点难看,哪怕他们进入血猿的军队之中,也会低人一头,血屠似乎都看出这些亲王心中的想法,道:“如果你们怕脸上挂不住的话,就一起进入我屠天营当中,他们必然是非常欢迎的,哪怕是到了血猿的军队当中,有了你们也绝对是真整个军队中第一战营,必然会把我们放在一个非常重要的位置。

    “事到如今也只能够如此了。”众多亲王都是这么觉得,虽然说血之起源的嫡传也分出了几个势力分布,平时在血之起源的时候,大家都是分庭抗礼,互不相让,但在这种时候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相反对于血屠这种战况來讲,他似乎无时不刻都在练兵,或是在血之起源一些大荒之中,或是直接就杀到域外的神秘空间,他与人无争,唯有与自己的命运抗争,希望自己无时不刻变强,所以对于这些人來讲,他们都非常乐意拉拢到血屠这样的人物,必然能够为自己的大军增添更大的筹码。

    血屠见众人都沒有意见,大军便已经开拔了,许道颜一路上看过去,整个魔族被打得一片破破烂烂,处处狼藉,残换断臂遍地都是,发现还有其他的起源军队,因为不是每一个起源都能够像血之起源那般,能够凭借着术法将对方的血肉精华全部提炼吞噬,相当于打扫战场。

    所以他们一路朝着那些被清理过的战场寻过去,最后耗费半个月的时间,终于找到了血猿的军队。

    结果如同血屠所预料的一样,他们受到最高规格的礼遇招待,许道颜可以说是受宠若惊,因为血屠当着所有的人面上说,自己是他的关门弟子,日后整个屠天营都要传给他來分管,这可是一则震撼性的消息,尤其许道颜的实力还在圣将巅峰境界而已,血猿轻轻地看了一眼,他沒有看到许道颜的实力,对于血屠的一些做法,抱有一定的怀疑。

    血影的脸色很不好看,他如今也只能够成为屠天营的副帅,许道颜是能够跟他平起平坐的,要知道之前血影本來可是攻打匈族神朝的血之起源大军之主帅,如今身份地位一下子落差那么大,任谁心里都会不舒服。

    许道颜知道,自己的机会來了,接下來是要找一个时间突破到圣相之境了,不然的话,实力太低总会惹來别人质疑的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