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六百六十七章 岐黄古玉

     许道颜离开了血猿军队所驻扎之地。

    他在这一刻才知道身为一名刺客。内心需要多么的冷漠与决绝。对于情感与使命间。最终都要做出一个选择。

    他知道自己不是血厉。虽然如此。但哪有真正绝对无情之人。

    相传当然要氏圣祖斩杀一尊无上帝尊。耗费了十万八千年。日夜陪伴。推心置腹。最终找到一个最合适的时机。将其斩杀。

    那一名无上帝尊临死之前。很是诧异。但最终还是明白了。原本可以将要氏圣祖斩杀。凭借着他们那一族的大阵。要氏圣祖绝对沒有逃脱的机会。

    每一名刺客是绝对不会给自己留下一条后路的。 不是敌死就是我亡。

    但那一名对于要氏圣祖卧薪尝胆。深感钦佩。沒有人知道那十万八千年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那一名无上帝尊临死之际。让自己的族人放要氏圣祖离去。

    要氏圣祖身怀愧疚。灭绝自己生机本源的一部分。自断一臂。以谢其不杀之恩。自此天下太平。再无纷争。

    许道颜回想起來当日的云舞。也不知道心里有多少挣扎。原本萧彦派她來杀自己。但最后却落得那般结果。

    当日那一吻之后。再也沒有与云舞再见过一面。也不知道如今她到底身在何处。 人族大劫。她是否能够从中逃脱。

    许道颜看了看手中的星盘石。如果自己能够在这一次大劫中幸存下來的话。他想要找到云舞。只想见她一面。

    魔域非常之广泛。在这阶段时间里。许道颜也做出了一些了解。诸多魔族大派被灭。万魔古域强力支撑。当年的薛少帅竟然突破成圣贤之境。率领血云宗的子弟。大败四方。

    当然这跟血云宗底蕴尽出也有关系。在这一宗有十件圣帝级的战袍。上面绣着血帝云。乃是血云宗始祖所流传下來。

    这十件血云帝袍。本命相连。十人同袍。每人战力十倍叠加。被血云宗十尊圣皇巅峰境界的存在驾驭。他们又有大阵配合。一路横扫。近乎无人是他们的对手。圣帝也要溃败。薛少帅则是受到他们大力支持。杀得整片天地都要崩裂。血云宗可保无虞。但其他魔族大派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近乎崩溃。

    有一些活下性命的存在。或是投入其他还幸存的魔族或是前往中央神朝。希望寻求庇佑。整个鸿蒙起源各大族被攻破。

    中央神朝作为一个万族共存之地。收留了很多在大战中颠沛流离的万族子弟。也幸好轩辕圣帝曾经以自身的手段。在中央神朝炼制出一道天察之眼。虽然比不上鸿蒙本源的老天有眼。但却也能窥透虚妄。洞察人心。让伏敬轩与轩辕平盛有些头痛的是对这些人该如何去安置。

    最后的决定就是让这些人回归到自己本族的大城。让他们重新开始生活。只能够如此。大战无时不刻都在爆发。

    许道颜一路行走。哀鸿遍野。处处凋零。纵然魔域也有无辜子民。此刻伏尸亿万。战场一片荒凉。看着那一张张因为惊恐而扭曲的脸。残垣断壁。尸骨分离。无数家园破碎。处处死地。

    这一次域外起源的攻伐实在太狠了。许道颜远远的就能够感受得到。在远方万魔古域的方向。正有魔族强大存在抗衡着域外起源。他相信这么多年來……魔族。妖族。神族。与人族。太古万族纷争多年。始终不灭。亘古长存是有他的道理。域外八大起源联合想要在一时半刻攻打下來也沒有那么容易。

    “域外八大起源。实在是罪大恶极。”许道颜眉头紧皱。心中愤怒。

    就在这时。他在不远的山头。看到一个披头散发。衣衫褴褛的老者。手里拿着酒瓶。略显落寞地喝着酒。

    许道颜心中一惊:“老乞丐。”

    在第一时间。他就破空飞往那一个山头。老乞丐瞥了他一眼。感叹道:“你小子成长实在太慢了。”

    许道颜看着老乞丐身上的衣服染血。 那是从别人身上的流。幸好老乞丐安然无恙。但却也能够看出他双眼中所蕴藏的疲累。不知道经历过多少大战了。

    “你怎么來了。”许道颜有些难以置信。沒有想到老乞丐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出现。

    “不是还欠你小子两个承诺吗。想要什么直接说吧。因为这一战再继续下去的话。有可能我就回不來了。”老乞丐瞥了许道颜一眼。郑重道。

    “那这个承诺就是带着你的命回來。”许道颜虽然与老乞丐沒有朝夕相处。但他心里知道。老乞丐对他有再造之恩。不管因为什么原因。但他都会谨记于心……

    “这是岐黄古玉。人族百家圣地有一处隐蔽洞天。乃是我岐氏一脉隐居之地。自古以來传承寥寥。天地大劫之时。你可带人进入其中避难。如果运气好。可以躲过一劫。至于能不能够得到其他的大机缘。就要看你自己了。只不过会很危险。随时都有可能丧命。”老乞丐将岐黄古玉交到许道颜的手中。此玉形如鹅卵。但看起來古朴非凡。气息纯和。触手生温。上面刻画两道极其古老的文字。岐黄。

    “我要你带着命回來。”许道颜手握岐黄古玉。认真地看着老乞丐。他知道身为一尊鸿蒙起源的无上圣帝。他无须名利。但必须为自己家园而战。必须为整个鸿蒙起源芸芸众生而战。如果沒有他们的话。整个鸿蒙起源早就被域外起源各大圣帝彻底碾压过去。

    “你以为我想死啊。你小子还是先顾好自己吧。”老乞丐白了许道颜一眼。沉声道:“关于你父亲的事。我不想多说什么。想必他自有安排。当年我欠他一个人情。所以才迫不得已才收你为徒。还传你《黄帝天经》。其实你也不用谢我。”

    “我父亲……”许天行这一个名字。许道颜听过太多次了。但他却从來沒有见过。一道黄符他所留下來自己的生辰八字以及自己的名字如今已经彻底消散于天地之间。 还有自己手上那大罗圣镯。如今自己都沒有办法运用其中太多的力量。也许等自己踏入圣贤之境的时候。能够发现得更多。

    “《黄帝天经》所教你乃是天地之始。五行之源。变化莫测。一切皆有你心去衍化。万人修炼都会衍化出一万种不同的《黄帝天经》。”老乞丐看着许道颜。对于他目前的状态还是比较满意的。顿了顿他沉声道:“这一次來。还想告诉你一件事。”

    “嗯。”许道颜知道。《黄帝天经》如今自己还只是修炼了冰山一角而已。当到达极致的时候。他还想要有进一步的突破。只不过现在自己力量还太微薄了。

    “这一次。 八大起源攻打鸿蒙起源。其实是有幕后黑手。”老乞丐眼神很冷。

    “什么。”许道颜心神一震。难道还有其他大势力凌驾于八大起源之上。

    “永恒神庭有人在从中挑拨。使得八大起源中有大人物受其挑拨。威逼利诱。他们却因为两界的空间障碍。无法到下界。只能够借这些八大起源之手。”老乞丐冷斥道。

    “为什么永恒神庭要这般针对鸿蒙起源。”许道颜心中充满了不解。

    “这些年來。尤其是中央神朝轩辕圣帝飞升到鸿蒙起源后。整合万族。虽然鸿蒙起源依然还是有战争不断。但有中央神朝从中调和。使得战争减少。不管是哪一族。他们似乎也都明白。大家韬光养晦。让小辈去纷争。无伤大雅。并且能够使得鸿蒙起源越來越强。使得整个鸿蒙起源的气运都庞大起來。无形之中。冲击到早已经四分五裂。日夜都在打得天崩地裂的永恒神庭。所以有人会担心最终鸿蒙起源会真正崛起。就利用这等手段來鼓动其他起源的圣帝。集合起來。攻打鸿蒙起源。”老乞丐这些时日大战四方。总算是看到了真相。他一直隐藏在暗中。甚至看到有永恒神庭的存在暗中出手。抹杀各大起源的圣帝收取他们的尸骨去炼制丹药。或是法器。可以说是一大手笔。

    “原來如此。不是有很多人都想要飞升到永恒神庭吗。”许道颜对于永恒神庭并不陌生。许多人都想要飞升到永恒神庭中。希望自己可以到达另外一个更高的巅峰。但想要跨越这一道障碍。难如登天。不知道有多少陨落其中。

    “不错。大部分人都失败了。但也有人成功了。”老乞丐眼神很坚定。似乎接下來他想要飞升到永恒神庭去。

    “难道你。”许道颜感到震撼。

    “不错。我想飞升到永恒神庭。抓出幕后黑手。给鸿蒙起源这亿亿万万。死去的无数生灵一个说法。”老乞丐在这一刻。体内涌出一股前所未有的杀气。直冲苍穹。惊得在远方进攻万魔古域的各大起源强大人物都有一种來自灵魂的颤栗与恐惧。许道颜知道老乞丐的战力惊人。必然不凡。虽然他从來沒有见过。

    “……”许道颜深知。每个人都有他自己想做的事。老乞丐也不可能一辈子在自己身边保护自己。他深吸了一口气。眼神坚定。郑重道:“那你在永恒神庭等我。总有一天我会到那里去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