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三百二十九章 心跳

    氛围极为沉重,这么多年以来,血龙宗与战虎宗不知道有多少争斗,每一次都是你来我往,双方都不曾占到什么便宜,唯有这一次,可以说是损失巨大。

    白奇跪在殿下,他目视殿上的宗主。

    无数人看着他身上鲜血淋漓,伤势吓人,他字字句句,铿锵有力,掷地有声,目光坚定,道:“爹,我从出生到现在,历经磨砺,一生未尝一败,今日总算是知道败的感觉,而代价也极大,不论如何,今天所发生的事,我一力承担,与神虎叔叔,天虎叔叔无关!”

    “诸位,你们怎么看,虽然白奇是我的儿子,但我也不能够徇私,如何处理还是得询问一下大家的意见。”战虎宗主看向在场的宗门高层,淡淡道了一句。

    “九千万亿神币,敢死殿的重建材料,这一次损失非常惨重,但这无妨,我却能够看到少宗主的担当,我战虎宗未来如此,有什么可担忧的?人总是要经历挫折才能够有所成长,只希望少宗主以后切莫再犯,希望这一件事能够一直警示你。”一尊战虎宗的太上长老出现,沉声道。

    “太上长老说得没错,赔给血龙宗便是,权当给少宗主一个教训,总比日后登上宗主之位再犯错,使得战虎宗踏入万劫不复之地好。”

    “让少宗主将功赎罪吧,年轻人总要经历点失败才好,不然的话一路太过顺风顺水,有害无益。”

    战虎宗主坐于高台之上,俯视殿下,缓缓道:“既然诸位如此意见,那就让白奇戴罪立功吧,你退下去好好养伤,接下来的事情你不必管了。”

    “是。”白奇嘴角溢血,他的肉身强横,刚才又服下了一颗救命的丹药,这才使得自己的伤势有所缓解,但所受到的金戈神则冲击,给他造成的伤害太大了。

    战虎宗主环顾殿下诸多高层,缓缓道:“诸位,你们觉得那言武会是什么来头?白奇我自小培养,同境界近乎无敌手,哪怕放在死亡魔城,在年轻一辈也是一流的存在,可是这言武似乎更加不简单,让我费解。”

    “这言武应该是哪一个大世家的子弟,来死亡魔域历练的,但从他所修炼的经法,又看不出具体是什么来头。”那一尊太上长老将白奇与言武一战尽数看在眼里,白奇没有出尽全力,许道颜同样没有,两个人都有所隐藏。

    “罢了,年轻一代的事,就交给白奇去处理就好。”战虎宗主重声道:“九千万亿的神币先交给敢死殿,需要重建的材料再与他们商榷便是,风虎长老,这一件事就交给你全权负责,不得有误。”

    “是。”

    血龙宗。

    大猪浑身上下圆滚滚的,一脸的与沉醉,这一次死掉这么多人,将他们身上残存的精元全部吞噬,已经足够让它进行下一次蜕变了,它的心情说不出的好,来到了死亡魔域,简直就像来到了天堂一样,若是在治安有序的地方,哪里有这么好的事发生。

    看着大猪如此的表情,许道颜心中期待,知道接下来只要给大猪一点时间蜕变就可以,也不知道它会变成什么模样?

    许道颜没有去等待血龙宗对自己赏赐,因为这些他都交给无殇了,他寻找聂沛儿,这一次发生的战争规模不小,他听敢死殿主说,聂沛儿一连斩杀诸多强者,也受了点伤,心中担心聂沛儿的伤势,立即催动万里传音符:“沛儿,你没事吧?我去看看你。”

    “没事,不用担心我,做你的事情去,你现在风光无限,有人在明处,就要有人在暗处,我们才能够很好的配合起来。”聂沛儿的声音传来,很是平缓,许道颜眉头一皱,总感觉有些不对劲,什么话不能够当面说。

    在敢死殿一处角落里,聂沛儿一身是血,这一次大战她对自己进行一次磨砺,行走在生死之间,一连斩杀十八尊运神境界的强者,重创了四尊命神境界强者,不过她也受到极重的伤,此刻正在疗伤,不想让许道颜发现,。

    这一次虽然受创了,但却让她收获不少,天石公传承给她的那些经验,亲身经历之后,使得她能够更好的运用,有些以前不能够体会的,经这一次能够把那些经验融汇贯通一些,哪怕只是一些对于自己的提升都不止是一星半点的,除此之外,对于聂家的经法,她有了更深刻的领悟。

    聂沛儿咬着牙,为自己疗伤,虽然许道颜为她疗伤会使得她恢复得更快,但她不想让许道颜担心,也不想让她看到自己这个样子。

    从小到大,聂沛儿已经习惯任务之后独自一人,舔拭伤口,她闭上双眼,准备为自己疗伤,不想再跟许道颜多说什么,生怕让他感觉到不对劲。

    这时,身上传来一阵阵暖意,慈悲仙道雨将她笼罩,许道颜轻声一叹,道:“敢死殿主可是说了,你神勇非凡,一连斩杀重创诸多运神,命神,战绩彪炳。”

    聂沛儿把头偏到一旁去,身体的动作下意识想要掩饰住自己的伤口:“你怎么知道我在这的?”

    “这一场大战把此地的暗查殿都毁掉了,你不在敢死殿内,你还能在哪,要知道我现在可是敢死殿的大红人,想要找你难道还不容易吗?”许道颜一脸乐呵呵,盘膝坐在聂沛儿的面前,他问了一下,暗查殿总部是在血龙宗内,其他都是临时设立在城中的点,不为人所知。

    “……”聂沛儿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至于这么拼命吗?手给我。”许道颜伸出手,微笑道。

    “做什么?”聂沛儿看了他一眼,有些犹豫,迟疑。

    “给我就是。”许道颜淡笑道。

    “……”聂沛儿几经犹豫,还是伸出自己纤细的柔荑。

    许道颜牵着她的手,浓郁的生机涌入她的体内,站起身来,走向自己的修炼室,道:“你我二人,命运多舛,一路以来,互相扶持,同舟共济,有什么应一起承担,哪里有让你一个人面对的道理?”

    聂沛儿被许道颜拉着,看着他的侧面,一时间竟说不出一句话来,心头一颤,带着一丝的暖意,静静地看着自己与许道颜交握的手。

    在聂沛儿身上的伤,血已经止住,接下来需要的是许道颜将那些渗透她体内的神则,进行消除,并且让她不留一丝暗伤,完全恢复。

    两个人进入修炼室当中,浓郁的神气将两人包裹住,许道颜全力催动慈悲仙道雨,专心为聂沛儿疗伤。

    这时,大猪一脸的满足,从它身上开始进行吐丝,将自己的身体一点一滴的包裹起来,许道颜心中期盼,希望大猪这一次蜕变,可以帅一点。

    耗费了一天的时间,终于将聂沛儿身上的伤势,完全修复。

    “道颜,谢谢你。”她看向许道颜,声音温柔。

    他有些受宠若惊,聂沛儿很少以这样的语气跟自己说话,突然许道颜觉得,她温婉柔情的事情,极美,心跳忍不住加速跳动。

    聂沛儿精通刺杀一道,对于敌人的心率波动感知最为明显,感觉到许道颜心跳加速,她呼吸也急了一些,心也不能自控地加快,只感觉整张脸都红了。

    “你的脸怎么这么红。”许道颜有种想要对聂沛儿做点什么的冲动,他双拳紧握,还是忍住了。

    “你怎么流鼻血了……”聂沛儿将脸偏向一旁。

    许道颜摸了摸自己的鼻子,手上湿湿的,吃了一惊:“什么,还真有,我擦擦……”

    “没什么事我先走了,你好好修炼吧。”聂沛儿心中紧张,但又带着些许欢喜,有种感觉说不清,道不明,她感觉自己有点呼吸不了了。

    “好!”许道颜愣了一下。

    聂沛儿飞快离开了修炼室,许道颜半天这才回过神来,有些抓狂:“我怎么能让她走呢,我怎么就让她走了呢,把她留下来我又能说些什么,哎呀……”

    在一旁已经给自己包裹在蛹里的大猪四蹄乱打,捧腹大笑,发出唔哼,唔哼的叫声。

    许道颜一阵无语,深吸了一口气,刚才那种感觉很奇怪,但又说不上来。

    似乎,在那一瞬间,想到如果她能够一直陪在自己身边,那应该会是一件很好的事。

    他想了半天,最终还是决定先静下心来,开始体悟与白奇那一战的收获。

    自己的裂神手的确威力惊人,但许道颜想要精益求精,白奇每一招攻伐,都有一种白虎的神韵,这是一种动作上给他带来的感觉,就好像一尊真正的白虎在攻伐一样,给他带来不小的收获。

    裂神手虽然爆发力惊人,但在许道颜感觉总少那么一点神韵,这是至关重要的,韵是一招术法的精髓所在,如同画龙点睛的一笔,只为关键。

    他开始一点一滴开始进行演练,要使得自己的裂神手不仅具备白虎攻伐之形,还要融入神韵,相信在那之后,绝对会使得裂神手的威力暴涨,虽然自己已经突破到力神境界,但缓一缓,没有什么不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