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六百六十八章 许天行出现!

    永恒神庭,是很多人一生都无法到达的地方,

    哪怕一些人踏入圣帝境,自古以來不知道有多少惊才艳艳的存在想要飞升突破,但都失败了,能够冲破桎梏飞升到永恒神庭的人,屈指可数,

    许道颜说得真挚,眼神坚定,慢慢的似乎养成一股无敌之气,这是一个人的气场问題,内心养成,无惧之心,

    “我倒是希望有那么一天,现在也不好告诉你太多的事,从今天开始,很多事都要靠你自己了,”老乞丐一声轻叹,觉得许道颜还真是跟他的父亲如出一辙,

    “我一定会踏入永恒神庭的,”许道颜沉声道,

    “你可知道,有多少人一辈子都无法踏入永恒神庭,如果要让你抛开小白,抛开你在鸿蒙起源的至亲之人,你还会愿意到达永恒神庭吗,自古以來能够踏入其中的人,莫不是历经无数岁月,亲人已化为尘埃,红颜化为枯骨,在世间再无牵挂,以无敌之姿让整个鸿蒙起源众多强者不敢撄锋之人,最终才会选择踏入永恒神庭去打破更高的桎梏,”老乞丐哈哈一笑,语不惊人死不休,许道颜心头一震,他知道如今的自己离那天太遥远了,直接就这样被泼了一道冷水,

    “放心,如果有一天我要破空飞升到永恒神庭,一定会带着身边至亲之人的,”许道颜意志坚定,

    “并不是只有你有羁绊,如今孙灵有了石云,有了她的家人,田甜有她的父亲,石蛮有她的父母等等,你也都能够一并带走吗,”老乞丐轻轻一叹,不知道有多少人抱着与许道颜同一样的想法,但最终却沒有几个人能够达到的,

    许道颜沒有回应,相传中央神朝的轩辕圣帝实力超然,可就是在他身边有太多的羁绊,所以沒有选择飞升永恒神庭,但他却有一个更大的想法,带着举朝之力,飞升永恒神庭,那是何等大气魄,

    九州神朝的邪皇苏若邪同样如此,他们似乎都在等待一个机会,看着许道颜眼神带着些许不甘与坚定,老乞丐不再去打击他,

    “哈哈,你要走的路还很长,不能再这样拖下去了,是时候再去域外战那些圣帝了,临走之时,再送你一物,不到危险的境地,不要去打开,”老乞丐拿出一道古朴的木盒,上面刻画着神秘的古老纹络,根本让人看不懂,异常晦涩,但却有一种奇妙的道韵,他知道有些东西一旦自己飞升到永恒神庭就再也用不着,自己仅有许道颜这么一个徒弟,他一生疯癫,痴狂红尘,天地间本沒有什么能够让他在意之物,

    虽然不一定会马上飞升到永恒神庭,但总要留点什么给许道颜,这么多年來,他都沒有费太大的心思,一路上都全凭让许道颜一个人去苦苦挣扎,自己身为师尊却沒有给他多大的助力,反而在他最危险的时候,受到噬命圣祗的诅咒,他还要阻止莫愁出手相帮,

    “好,”许道颜话音一落,老乞丐的身影也跟着消失在这一片天地之间,仿佛从來都沒有出现过,

    许道颜有些恍然,看着手中的木盒,感觉非常神秘,里面必然蕴藏着强大之物,不然的话,老乞丐绝对不会这么说,

    他深吸了一口气,知道真相的许道颜心中有无尽的感慨,哪怕强如圣帝境的存在,在永恒神庭那些大人物面前,也只能够是任人摆布的棋子,

    这些永恒神庭的存在,让他愤怒,一念之间,就可以罔顾亿亿万万生灵的性命,恐怕在他们看來,各大起源的生灵性命与蝼蚁沒有什么区别,

    老乞丐离开,许道颜怅然若失,但天下无不散之筵席,老乞丐心中有方向,他自然不能去阻止,鸿蒙起源更需要他的力量,

    “也不知道小白的师尊是不是也会跟着一起离开,”许道颜行走在魔域的土地上,感受着无数生灵的存亡,

    鸿蒙起源的气运明灭不定,整个起源都在以最大的力量抗衡着八大起源的攻伐,

    域外战场,

    一具具圣帝境强者的尸身横陈,一颗颗破碎的星辰以及崩裂的星空,以及那在无边宇宙蔓延的可怖道波,哪怕是一尊圣皇境强者置身其中都未必能够承受这一股毁天灭地的圣帝境人物致命一击过后所留下來的余波,

    老乞丐行走在这一片域外战场,他虽沒有太大的名气,因为身为一尊老牌圣帝,已经销声匿迹太久了,

    但所有鸿蒙起源的圣帝都看过他与域外圣帝大战,手段之可怕,哪怕是轩辕圣帝与邪皇苏若邪都深深惊叹,

    他们都知道,此人必然就是许道颜背后的师尊,他一人一棍,行走在域外战场,吸引了众多域外圣帝,自老乞丐手中那黑色战棍一挥,浩然的五行之力所凝聚的大山就碾压四方星空,战得域外圣帝境存在心中胆寒,

    在老乞丐不远处,有一名男子,他的身躯伟岸,只见其一脚踏出,步步生莲,每一朵金色莲花绽放的瞬间,大道合鸣,在那一片宇宙星辰都在摇动,受其牵引,形成一道道大阵,垂临在外围,爆发出无穷华芒,

    他大袖一挥,一颗颗神秘之种破入虚空之中,迅速生长出一道道藤条,上面铭刻的着人族最初的古老战纹,其威势如同天地圣链破空而出,贯穿了两尊域外圣帝的身躯,只见那两尊域外圣帝身躯逐渐干枯,迅速流逝,那一道道古老的战纹渗透到他们的血肉之中,将其封印带走,

    “真是畅快,”铁锤老者,吴小白的师尊仰天长笑,他们三人联手杀得域外圣帝都不敢与其撄锋,各种手段配合,臻致完美,

    轩辕圣帝感受到这一股力量,心头一震:“这是许天行,是了,难怪那岐氏老宗主会收许道颜为徒,”

    “只有他了,农家许氏的虚空圣种,天地封印,霸道非凡,嗯,只是他身上为何会一丝墨家的圣道波动,难道是将农家与墨家结合起來,”苏若邪眼眸流转,看了一眼心中也有些许疑惑,

    一股庞大的气血冲击着一大片冰冷的星空,许天行与老乞丐大战四方,与此同时,还有一尊手持巨锤的老者驾驭玄武,白虎,朱雀,青龙,麒麟,五大机关圣兽,大战四方,每一尊机关圣兽都已经到达圣帝之境,可以独抗一尊圣帝境的存在,墨家器宗至尊人物战力之恐怖,也众多鸿蒙起源圣帝心中感叹,

    平日里他们素有纷争,但在这一刻,域外起源攻伐,他们也只能够合力抗衡,当然也有一些圣帝境,无门无派,只想从这一战获利,无论是哪一个起源的圣帝,谁一落下风,进入颓势,他们就展开刺杀,在其眼中就只有利益,目的只有一个,将自身强大到极致后,破空飞升,到达永恒神庭,

    域外星空打得天崩地裂,然而鸿蒙起源却显得相对平静,八大起源的兵马连连攻伐,几个月下來,也沒有之前那一种突如其來的攻势,鸿蒙起源各族都遭受到难以承受的损失,底蕴都不停显现,终于也将八大起源的兵马抵抗下來,接下來会是一场前所未有的拉锯战,以内八大起源的内奸布局被瓦解,尤其是在与人族一战中,损失极大,失算之后,兵马不够,

    要知道每一个起源相距都是非常遥远的距离,要让无尽的兵马不停地跨越星空而來,不知道要多少岁月,而且这一次攻打鸿蒙起源,也不是为了将其磨灭,是想要对其进行打击,造成巨大的破坏,鸿蒙起源发展停滞,最好他们能够从中获利是再好不过的事,如果沒有办法的话,反正眼前已经达到一定的目的,

    整个鸿蒙起源的发展至少倒退数亿年,众多强大种族被灭,各族圣帝连连陨落,使得整个鸿蒙起源的气运减弱了极多,已经不复从前,

    至少鸿蒙起源想要组织起來攻伐其他起源,已经是做不到了,这就足够,一开始八大起源会对其发起进攻,就是觉得鸿蒙起源日益强大,他们谁都不想被鸿蒙起源所吞并,故而才有此一战,

    许道颜只能苦笑,他从域外起源的战士一些残破的记忆中得到,如果自己不对鸿蒙起源的各大族造成巨大的重创,那么迟早有一天鸿蒙起源的战士就会率领大军攻伐他们的家园,殊不知这一切都是永恒神庭无上存在摆弄,玩弄人心,更是那些域外起源各大圣帝境人物或是一己私心,或是被人利用,最终使得无数人命丧于此,

    永恒神庭强大的存在生怕鸿蒙起源发展起來,故意用其他起源來进行制衡,互相内耗,最终永恒神庭地位稳固,不受冲击,借刀杀人,运用到极致,

    许道颜心中已经决定,迟早有一天,自己将踏入永恒神庭,将今日这一战的幕后黑手揪出,全部斩灭,

    他不在漫无目的的行走,这一场战争是沒有丝毫的意义,就连域外八大起源的军队都是被人利用,而整个鸿蒙起源又不得不去抗争,

    如今他也只能够先到死亡魔域,也不知道这些时日聂沛儿如何,死亡皇城是否稳固,天地大乱,要好好磨砺自己,开辟出一场属于自己的大机缘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