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六百六十六章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

    许道颜感受著圣相之气洗礼著全身,那是一种翻天覆地的变化,他感觉到自己的生命焕发全新的生机。

    如今只是踏入圣相之境就能够有这般感受,许道颜可以想象得到,当踏入圣贤之境,不知道会使得自己变得多强大,到时候将会是自己身上的五大圣则同时凝练成五大圣道,也不知道自己会遭到什么样的劫罚。

    为相者固然强大,但很少有人能够成为一代贤者,自古以来,所有的圣贤都是传承下很多利国利民之事,使得无数后人效仿与尊重,这样才能够被称得上是圣贤。

    基本上,每一名圣贤都有自己的道,一旦踏入圣贤之境,就是自己圣道的成形,使得无数后人效仿,去走那一条道。

    这是精神之道。

    但许道颜明白,自己想要变得真正的强大,一定要开创出属于自己的道,不能效仿前人,很少有人能够突破前人的路,变得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而且他从一开始所走的就是自己道路,根本没有去模仿,一切都唯心而行。

    许道颜内视自己的五大少帝,他发现进入圣相之境后,少帝领域变得更加的神秘,天空中垂临著太阳与月亮透发著神秘的气息,他觉得自己的月眼阳眸的力量又被激发出一些自己不为所知的力量。

    月眼阳眸是伴随著许道颜实力的提升而成长,之前他已经发现月眼阳眸能够施展幻术,掌控别人,或是让他人的意识陷入到一种让人难以自拔的幻境之中,如今伴随著他自身的蜕变,月眼阳眸的力量必然也会被进一步的激发出来。

    那些庞大的极品五行圣石一直支撑著许道颜修炼到极致,如今总算是被吞吐得干干净净,许道颜内视自己的生命本源那一株特殊的植物,如今已经从主杆上生长出四条枝桠以及叶片,如同冰晶般通透无暇,这到底是何物?他始终不明白,也摸不透,太过神秘了。

    除此之外,那一颗五行圣石也在慢慢地发生蜕变,这是一颗可以增强许道颜五行术法威力的圣石,同样都是伴随著许道颜成长的,如果变化成五行圣贤石的话,将会给许道颜带来更多的好处。

    那一缕圣雷灵本源也在不停的壮大,一直都在许道颜的魂魄当中进行滋养,互惠互利,如今许道颜一念之间,可产生圣雷之威,若是与人神识碰撞的话,触不及防间还能够使得敌人受到重创。

    时间一转眼,就是一个月的时间过去,许道颜突破所产生的天地波动都非常之大,屠天营的人都知道他在进行突破,没有人去打扰他。

    许道颜的突破都是非常的内敛,甚至都没有引发鸿蒙起源的异象,不过估计在圣贤之境估计也就掩盖不住了。

    他缓缓地睁开双眼,如今更懂得去统御自己体内的每一条圣则,使其威力壮大,如今许道颜的每一条圣则都非常的饱满,充实,给人一种深厚的底蕴,异常厚重。

    突破到圣相之境,让他对于《射日》《破天》以及《形箭》的结合,懂得更多,因为这是一种对于力量的运用与统御,是至关重要的。

    无形之中,让许道颜在《破天》这一境上,踏入到力破三重天的境界,如今他感觉自己凭借著纯粹的肉身力量,都能够与圣贤硬撼,这是非常可怕的,许多圣贤人物一旦大意轻心,很有可能就是被许道颜打得肉身破碎,死于非命。

    在《射日》与《形箭》上的结合,更多是许道颜内心的感悟,这只有在实战中才能够体现出来,不过他如今冒充的乃是血厉,绝对不能够施展一些属于鸿蒙起源的神通。

    许道颜吸纳天地间的力量,缓缓地睁开双眼,站起身来,知道是时候出去外面行走一番了,在他闭关的这一段时间里,他让整个屠天营对他改进一些的圣战帝阵以及圣御帝阵进行一次深层的修炼。

    果然使得整个屠天营的战力飙升了数倍,强大得无以复加,这让许多人对许道颜这一尊实力只在圣相境的存在更加的拜服。

    血屠亲王对许道颜更加的欣赏,无论如何一个人能够把自己所得到的秘密传承给展现给众人,这就不是一般人所能够做到的。

    当然许道颜完全不可能见圣战帝阵以及圣御帝阵的细节全部都显露出来,只能够以一个粗糙的框架,在一些边角的细致程度去展现,不然的话,一旦完全流传出去,很有可能会对鸿蒙起源造成巨大的威胁。

    虽然血影有点不服,自己身为一尊亲王竟然要跟一尊圣相境的存在平起平坐,但他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发现这些战士对血厉的信服程度比起他都要高出许多,血影此刻也只能够忍耐,在某种角度上来讲又不得不承认这血厉是一个很了不得的存在,怪不得血屠要这般拉拢,甚至让他当自己的关门弟子。

    血厉一旦成长起来,不会比起血屠亲王弱,众多亲王级人物都能够看到。

    许道颜在第一时间到达血屠亲王的营帐之中,躬身行礼:“师尊,我突破了。”

    “嗯,很好,看来你的战力又飙升了许多,果然没有辜负我对你的期待。”血屠亲王对许道颜突破时所产生的大道波动冲击也感到非常的讶异,深知道必然是得到强大的传承才能够有如此威能。

    “如今我们有什么事要做吗?”许道颜战意昂扬。

    “没有什么事要做,其实对于我血之起源来讲,这一次大战,其实就是让我们吞噬各大起源战士的精血,壮大我们自身,能够尽量不出手就不出手,攻打匈族神朝本是迫不得已的行为,如今不用打了,我们只需要去吞噬那些战死生灵的精血,强大自身才是正道,你有什么其他想法吗?”血屠亲王已经没有将许道颜当成一个小鬼看待了,虽然他还年轻,但已经能够让他对其进行平视。

    因为在很多时候,许道颜都能够认清自己的本分做最正确的事,这是一个懂得做事的人,并且还年轻会不停的成长,没有寻常血之起源天骄那等傲气与自负,这往往只会害了自己。“我曾经在血之起源血灵洞天得到不朽的传承,鸿蒙起源会这般强大也不是没有道理的,我想去碰一碰运气,看看能不能够得到同样强大的传承,碰一碰运气,不知道师尊有何想法?”许道颜很是认真,诚恳:“鸿蒙起源的人族兵家有句话,叫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我也想通过自己的力量去感知这一片起源的力量,这样才能够更好的去对付各大种族。”

    血屠亲王沉思了片刻,缓声道:“你想去的话就去吧,这是屠天令,如果有遇到什么危险的话,在第一时间催动屠天令,我会在第一时间去帮你,去飞吧,成长起来,你将来的成就一定不会在我之下。”

    许道颜有些错愕,但还是接过了屠天令,没有想到血屠亲王竟然会这般重视自己,就好像另外一个天石公一样,护短,宠溺,并且对自己异常重视,然而自己只是一个奸细,并非真正的血厉。

    但这一种关心,这一种保护,确确实实能够让许道颜感同身受。

    在这一刻,一些情感上的冲击,让许道颜心中有些感叹,身为奸细,自己混迹在这些人群当中,人与人之间,总会有情感的交集,哪有真正无情的人呢,强如血屠亲王,乃是整个血之起源杀人不眨眼的无上战魔,但却如此的厚待自己,可想而知,血屠亲王对于自己的亲信是有无尽的宠溺。

    自古以来,去成为奸细的人,有不少因为没有办法承受使命与情感的交集,最后的下场都非常的惨,要么能够坚持到最后一刻杀死目标,要么就是彻底反水,忘记掉自己的使命。

    “多谢师尊恩宠。”许道颜从血厉的记忆中得知,血屠亲王根本就没有这样去对过一个人,甚至很少,都没有听说谁能够成为他的关门弟子,能够得到屠天令的人绝对不会超出三指之数。

    “哪里,虽然我们接触不多,但这阶段你的天赋,你的潜力,自我出道以来就很少见到,我血之起源有如此好的苗子,我又岂能够白白浪费你的天赋,好好修炼,希望以后你能够有更加广阔的天地,甚至成为我的对手。”血屠亲王表面上说血厉是他的关门弟子,但他知道,血厉一旦成长起来,甚至都可以成为他的对手,只是时间的问题而已,所以他并不以师尊的身份自居。

    许道颜有些惶恐,半分演戏,半分真的感觉到血屠亲王这个人真的非常的可怕,越是这样他越要小心谨慎去对待:“我一定不会辜负师尊的重望,这是天战阵与天守阵的结合阵图,希望可以对师尊有所帮助。”

    一直以来,血屠亲王都没有主动向许道颜索要战阵图纸,一方面是对他的尊重,一方面也是血屠亲王为人处事地道,绝对不会以强欺弱。

    血屠亲王也对许道颜给他阵图有些诧异,不过还是收下,虽然只是一个框架,略微粗糙,但的确也有些神妙之处,也能够给血屠亲王带来一定的提升:“好,你去吧,如果需要你的话,我会用屠天令将你召回!”

    在这一刻,血屠亲王更加的信任他,而他知道迟早有一天,自己与血屠亲王会兵刃相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