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诸天万界 虾米XL

第六百七十一章 邙村

     于天邙山以南八百里有一处村落。

    这是一座非常古老的村庄。居住着许多魔族中闲散之人。

    村庄不大。占地几十里。纵横交错。鸡犬相闻。看起來就跟人族普通的村庄沒有两样。石墩子随意躺着。一些鸡鸭猪狗悠哉悠哉行走。

    由于这里接近天邙山。所以被称之为邙村。

    自从发生大战之后。有些人流离失所。漫无目的地逃跑。有些人死在了路上。有些人临近邙村。终于有了落脚之地。

    不少人闻讯而來。全部都聚集在邙村。所以在这阶段。邙村由于容纳不下那么多人。只能够去扩建。

    这一场由域外八大起源所发起的进攻实在太过可怕。让许多人都想本能的远离。

    因为天邙山此地太过诡异。自古以來不知道有多少的强者都会丧生于此。所以很多人都不敢去靠近。

    然而最近天邙山异象频出。惹得邙村里面的人都感觉到有些不安。

    在一夜。邙村里有一小孩睡不着。突然他看到天邙山上出现了一名女子的身影。在月光的照应下。显得特别的孤独。

    他忍不住尖叫了起來。想要让人來一起观看。但是那一名女子的身影却消失了。

    还有一日。自天邙山深处。传來粗大锁链的撞击声……那一种铁链碰撞之音传递而出。给人一种灵魂上的颤栗。

    还有一日。同样是从天邙山深处。传出诡异的呓语。迷糊不清。但却让老村长震惊不易。他知道这很有可能是來自最古老的魔音。

    每一日。天邙山都会发生各种各样不同的异动。邙村村长知道。再这样下去。只怕会给他们带來厄难。对于村民來讲只想安居乐业的生活。谁再也不想受外界的影响了。邙村传承无数的岁月。绝对不能够断在他的手中。

    原本正在扩建的邙村。只能够停止动工。因为天邙山异象频出必然会惹來一些人。到时候邙村如果太大的话。过于显眼不是一件好事。

    然而有一日。一道道华光破空而來。带着强大的气息。降临在邙村。

    黄泉起源为首的一尊名为秦浩的男子。他乃是黄泉起源秦氏一脉的嫡传。黄泉秦氏一脉乃是整个黄泉起源十殿之一。

    黄泉十殿。强大无匹。是整个黄泉起源核心力量的象征。一切都是以他们为尊。秦浩降临在邙村不远处的上空。道:“这里有一个村子。想必这里的村民对天邙山应该有一定的了解。就让他们來带路。也可以避免我们一些伤亡。”

    许道颜身为血之起源的人。虽然沒有拉帮结派。只是孤身一人。但现在八大起源都是联盟。自然也不会将其排斥在外。

    “看不出來。你还有点脑子。”來自碧落起源的凌霄殿。传承了三眼圣血一脉的弟子。杨龙嘲讽道。

    “嗯。那里有一些人。还想跑。”邙村一些扩建的部分。如今不打算继续建。自然会进行一些材料的回收。

    这些跑到邙村在避难的。不是黎民百姓就是一些逃亡战士。或是一些魔族宗派的弟子。一尊鬼神起源的存在。自其身上散发着浓烈的阴气。他的血脉同样了解。乃是传承了阴阳鬼神血。号称鬼神起源一脉至尊传承。 被称之为明尊。

    只见从地底一只只狰狞的大手。束缚住这些人的脚。使其动弹不得。这些人都惊恐到了极点。一尊來自诅咒起源的王族天骄。他嘿嘿怪笑着。在其身上刻画满诡异的符文。其本身就是一个巨大的诅咒。他名为天判。相传自其发出的诅咒。犹如上苍所判下的罪行。无人能逃。

    他体形高瘦。容颜诡异。举手投足尽是让人胆战心惊的气息。天判诡异地尖笑:“让我看看。他们脑子里有多少关于天邙山的信息。”

    “夺魂大法。”几乎在第一时间。那些被桎梏住的邙村村民只感觉自己的魂魄都要被抽离身躯一样……

    “隔断。”许道颜几乎在第一时间同时出手。他以自己的魂魄作为攻伐。圣雷灵的力量如同一道光幕。从天而降。

    瞬间隔断了夺魂大法对这些村民的影响。他知道自己这样出手很危险。但身为侠宗弟子。如果见弱小受难而不出手相助。这就是违背了侠道。

    “大胆。你想干什么。”天判惊怒交加。许道颜的意念所蕴藏着圣雷灵之威。劈得他魂魄都有种麻木的感觉。十分的危险。他本能地感觉出许道颜的神识克制他的。当然这也跟许道颜在其沒有丝毫防备下出手也有很大的关系。

    “这些都是一些很外围。并且无法对我们造成丝毫伤害的人。你直接用夺魂大法。这些人还能活吗。再者。所有信息都被你夺取了。到时候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们岂不是任不摆布。有信息就要大家共享。这才合理。对不对。”许道颜有月眼阳眸。能够察觉得出天判有所私心。八大起源表面上联合。但实际上都是各怀鬼胎。

    “我觉得这个血之起源的小子说得很有道理。”元宝一对眼珠子滴溜溜直转。他此刻同样伪装成一尊圣相之境的黄泉起源战士。他感知非常的敏锐。与许道颜那么久。圣雷灵的力量他再熟悉不过了:“嘿嘿。沒有想到这小子居然也來了。正好。 本佛爷还愁找不到伴呢。有他配合的话。就会好办多了。他此举也是想要引本佛爷注意。啧啧。”

    经许道颜这一提醒。其他三起源的王族天骄一下子就对天判有了防备。秦浩颔首道:“这位血之起源的兄弟。要怎么称呼。”

    “我乃血屠亲王关门弟子。血厉。”许道颜手拿屠天令。作出一个身份证明。

    四大起源的王族天骄眼神之中都带着些许异色。包括他们背后的那些圣王境存在。也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血屠亲王的威名是众所周知的。屠天营的战力远播域外各大起源。从一开始血屠亲王就带着自己的屠天营横扫星空。树立下极高的威望。整个血之起源圣皇最好战的第一存在。单打独斗不敢说他是第一。但带兵打仗。在同一境界绝对是无人能够比拟的。

    “久仰血屠亲王大名。今日能够与其弟子一见。荣幸之至。”秦浩也会拉拢人。虽然血厉实力只在圣相境界。但却不可小觑。因为别的不说。从他的气势就非寻常人可比。秦浩行了一礼。笑问道:“不知道血厉兄弟有何想法。”

    “我有一门术法。既可以不伤他们性命。又可以让他们如实说话。毕竟我们身在鸿蒙起源。这些人不曾为难过我们。何必赶尽杀绝。”许道颜淡淡一笑。在一旁的天判那薄薄的嘴唇如刀般抿起。冷斥道:“哟。你们血之起源不是以吞噬他人精血提升自身的吗。这种鬼话亏你也讲得出來。”

    许道颜对于天判的嘲讽并不理会。而是直接施展威怒圣则。引动掌心之术。让在场所有的人都受其真实内心所牵引。

    各大起源的王族天骄纷纷派人前去询问。果然还是问出了一点东西來。但却沒有太核心价值的信息。

    不过却是一个不错的结果。天判很是冷傲。诅咒起源与血之起源一向不和。可以说。血之起源可以吞噬任何一起源弟子的精血。但唯独与诅咒起源沒有办法如此。因为他们体内的血。充满了诅咒。如果无法化开其诅咒的话。就是给自己找死。他冷声道:“你们用他的手段。我用我的手段。哼。区区一个村落。我想杀就杀。谁能够奈我何。”

    天判使出了一个眼神。近百尊诅咒起源的人。便杀进邙村之中。施展夺魂大法。只见不少村民的魂魄全部都被吞噬。

    许道颜眉头一皱。对着其他王族天骄道:“这里是天邙山。脚下乃是邙村。天判如此行为。如果邙山有灵知道我等同行。只怕深入天邙山会对我们极为不利。”

    许道颜此话一出。在场所有王族天骄全部动容。当他们想要出手的时候。突然邙村中爆发出无穷的华芒。

    各种可怖的魔族术法破空而出。冲在最前面的那些诅咒起源的圣相战士沒有丝毫抵抗之力。连连吐血。

    邙村之中。一道强大的阵法支撑而起。一尊尊看起來朴实无华的村民却拥有不可思议的战力。哪怕是天判贵为圣贤之境。血脉强横。身上至宝无数。但依旧被打得连连咳血。如果沒有他背后的就尊圣王联手为他抵挡的话。只怕都要重伤。

    天判一行人被逼得退了回來。原本上百尊强者上去。如今回來只剩下不到二三十人。显得格外凄凉。

    他的脸色十分的难看。觉得毫无面子。沒有想到竟然会是这样的结果。邙村有强大的阵法支撑。哪怕是圣王都攻打不进去。许道颜心中感叹。这邙村还当真是藏龙卧虎。他无奈道:“原本我们如果用柔和一点的手段。就不至于落得现在这般剑拔弩张。接下來只怕想要问出一点关于天邙山的信息都是不可能的事。”

    天判尖叫了起來。他手握令牌。击出一道圣光。沒入长空:“我要让大军踏平此处。圣咒营。听我号令。前來镇压。”